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凤家老祖
    一方空间,弥漫着冰冷的白雾。寒气逼人,冲着着整片天地。

    这是一处用冰雪堆叠成的空间。

    凤幽月迈入石门,细细的打量着这一方天地。

    四面的墙壁上,围着厚厚的冰层。脚下踩的,也是光可鉴人的寒冰地面。

    冷气萦绕,即便是火属性的凤幽月,也觉得有一丝凉意。

    她运转玄力,扭头向一处看去。

    偌大的空间中央,摆放着一张寒玉冰床。

    冰床之上,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和衣而卧。

    男人的脸被一层寒气所笼罩,头发上也布满了白霜,无法看清相貌。

    他的身体很瘦,一双形同枯骨的手相叠放于胸前,异常惨白。

    这是一个活死人。

    凤幽月只用一眼,便断定了。

    这个人应该已经沉睡了许久,至少要有十个年头。而且,他受了很重的内伤,若不是将他的身体机能冰冻住了,早就应该一命呜呼。

    “爷爷,他是……”

    凤幽月刚开口,一阵轻而缓的脚步声隐隐传来,若是不仔细听,根本无法发觉。

    还有人?

    她顺着凤苍的视线,看了过去。

    偏僻的拐角处,出现了一只黑色短靴,紧接着,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身高中等,身材偏瘦,身着一身灰色布衣,头发花白,浓密的胡须有些凌乱。

    他的长相很普通,是放在人群中捞不出来的那一种。不过那一双眼睛,却让人印象深刻。

    苍凉、死寂。

    好似这世间万物,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燃起生机。

    令人心中酸胀。

    凤幽月看着那人,同时,那人也在看着她。

    “徐老祖。”凤苍沉沉开口,恭敬的对那人做了个礼。

    老祖?

    凤幽月心中一惊,能被称为老祖,这人至少也要有一百六七十岁了吧?

    她看着对方那张被胡子覆盖的脸,怎么也无法将他与一百多岁的老怪物联系起来。

    “这就是你的孙女?”徐老祖缓缓开口,略显沧桑却又温和的声音在空荡寂寥的冰室中回荡。

    凤幽月讶然,对方的声音,比他邋遢的外貌更令人舒服。

    “回老祖,是。她就是凤幽月。”凤苍说着,扭头给凤幽月使了个眼色,“幽月,快给老祖见礼。”

    神游天外的凤幽月回过神,深鞠躬拜了个大礼。

    “晚辈凤幽月,拜见徐老祖。”

    一股温和有力的虚劲及时托住了凤幽月的身体,使得她不得不直起身。

    她惊讶的看着徐老祖,一脸茫然。

    “上次的生灵丹,多亏了你。这里没有外人,不必多礼。”徐老祖说着,抬步向寒冰床走了过去。

    他先是拿过那人的手,细细的摸了摸脉搏,仔细检查了一番。之后,又用湿帕巾为那人细细的擦脸,擦手,按摩身体。

    那一双死寂苍凉的眼睛,浮现出一丝光彩,凄凉的身影也多了一分暖意。

    凤幽月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今日你带她来,想必是准备告诉她了。”这时,徐老祖忽然开口。

    “是。”凤苍连忙开口,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幽月已经长大,比任何人更担得起凤家的责任。弟子思来想去,才擅自做主将她带来,望徐老祖恕罪。”

    徐老祖直起身,将湿帕巾扔到一旁。

    “你何罪之有?”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我明白你的心思,也知你孝顺。丫头,你过来。”

    凤幽月看了凤苍一眼,抬步走了过去。

    “坐。”徐老祖指了指床边的凳子。

    凤幽月听话的坐下,无声的看着他。

    徐老祖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女,苍凉的眼中透出一丝欣慰和怀念。

    “你长得和你父亲很像。”

    凤幽月眸光一顿,抿了抿唇。

    “不过,你更像他。”徐老祖又说。

    他?

    是谁?

    躺在冰床上的人吗?

    少女心中猜来猜去,徐老祖的眼中,隐隐染上笑意。

    “你可知这里躺着的人是谁?”他问。

    凤幽月看了过去,对方的脸仍然被白雾所笼罩。

    她摇了摇头,“晚辈不知。”

    徐老祖将双手交叠于腹部,扭头望着那被白雾笼罩的脸,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是凤长昊!”

    凤幽月:“!”

    “就是你心中猜到的那个人,”徐老祖深深的看过来,一字一句,铿锵苍凉,“他就是凤家老祖,凤长昊!”

    凤幽月:……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却难以平复内心的震惊。

    凤长昊,凤家第一人,也是凤血剑的前主人。

    当年,万澜国并不姓南宫,凤家也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世家。

    是凤长昊手持凤血剑,同高祖皇帝共同开创了万澜国。

    凤长昊,在所有万澜国子民心中,就是神一样的人物。

    有人说他天赋异禀,三岁能出口成章,五岁能舌战群儒,十岁可以上阵杀敌。

    还有人说,他力大无穷,能一手扛鼎。

    更有人说,凤长昊风华绝代,一把凤血剑杀尽天下人。

    关于这位凤家老祖的故事有很多,凤幽月听过最靠谱的版本,便是凤长昊在开创凤家之后,悄然离去,只留下了一把凤血剑。

    即便到现在,也有不少凤家弟子会在私底下谈论这位老祖究竟是死是活。

    凤幽月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见到他。

    难不成……这些年凤老祖一直都躺在这里?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艰难的开口,声音略带沙哑。

    徐老祖长叹一声,小心的拉过凤长昊冰冷干瘦的手,放在掌心之中。

    “前些日子,你炼制的生灵丹,便是为了他。”

    凤幽月盯着两位老祖相握的手,心中一丝异样划过。不过很快的,徐老祖的话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老祖他的身体很差,很危险。”

    徐老祖眼神一暗,颔首点头,“五十年前……”

    在徐老祖低沉的述说下,凤幽月终于搞清了五十二年前发生的事。

    当初,高祖在位,万澜国四海升平,凤长昊护主有功,凤家摇身一变,成为了万澜国四大世家之首。

    之后的二十几年,凤长昊兢兢业业,一心将凤家发扬光大。而凤家也如他所愿,愈发强大起来。

    凤长昊感到无比欣慰,同时,也萌生了退隐的想法。

    他的大儿子凤振扬已经二十有八,完全可以担得起凤家的担子。

    于是,凤长昊将凤家家主之位交给凤振扬后,便离开了凤家,开始了江湖游侠的生活。

    原本,故事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

    但坏就坏在,凤振扬能力不足,野心颇大。

    他竟然打起了二等国一个小门派青锋门的主意。

    青锋门的镇派之宝——青锋双月斩,威力无穷,锋利无比。凤振扬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有幸见过一次,从此便惦记在了心上。

    于是,在他儿子凤苍十一岁那年,凤振扬脑子一抽,带着几个人做了一回梁上君子。

    青锋门再小,它终究是二等国的门派。高手如云,岂是三等小国可以相提并论。

    凤振扬的修炼天赋不及他的心思活络,刚潜入青锋门,便出动了机关,被发现了。

    他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提起长剑杀出了一条血路。

    那天晚上,青锋门百余名弟子伤亡,随同凤振扬一起的几个凤家人也全都身死,只有凤振扬跌跌撞撞的逃了出来。

    青锋门门主知晓此事后,日夜兼程赶了回来,誓要将凤振扬和万澜国凤家全部踏平。

    凤家危险,凤振扬知道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心中颤栗。

    无奈之下,只得修书一封,向父亲凤长昊求助。

    远在千里之外的凤长昊,接到书信的时候,当场就愣住了。

    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自己儿子竟然跑去做贼!堂堂凤家家主,为了一把灵器,跑去做贼!

    凤长昊这个气啊,恨不得一鞭子抽死凤振扬。

    但气归气,凤家上下几百条性命,他不能不救。

    凤长昊回了凤家,第一件事便是将凤振扬打了一顿。之后,孤身一人提着凤血剑,前往青锋门。

    徐墨凉,也就是徐老祖,被他以保护凤家的名义,强留在了万澜国。

    之后的事情,谁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待徐墨凉赶去青锋门时,看到的是凤长昊浑身鲜血被人扔了出来。

    徐墨凉心中又怒又惊,拎着剑便要冲进去。

    却被凤长昊死死的拽住了,他说,“以我一己之力,换凤家全族平安,足矣。”

    “青锋门高手如云,我等不敌,凤家亦不敌。”

    “让振扬退位,苍儿继任家主。”

    “墨凉,带我回家。”

    从此,凤长昊再也没有睁开眼睛。徐墨凉带着他回到凤家,一脚将凤振扬踹了个半死。

    凤振扬没有反抗,他在看到父亲没有生机的‘尸体’时,便已经懵了。

    他没想到,自己的一时贪念,竟然让父亲赔上了性命!

    凤振扬心中悲戚,在徐墨凉让他交出家主令时,他连挣扎也没有。

    从那以后,年仅十一岁的凤苍继任凤家家主,徐墨凉从旁辅助。

    又过了十年,凤苍成年。徐墨凉在为其培养出了二长老凤林、四长老凤森、以及八长老凤关后,悄然离开,只留下了一把凤血剑。

    而凤振扬在退位之后,心结难解,十一年之后,于一次修炼之中走火入魔,抱恨离去。

    从此,知晓凤长昊和徐墨凉下落的,便只剩凤苍、二长老凤林、四长老凤森、以及八长老凤关四人。

    除了他们,凤家其他弟子甚至不知道曾经经历过那样一场危机。也不知道凤家老祖为了全族人的安危,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

    “当年,我将长昊带回来,他的内脏已经全部被震碎了。情急之下,我用自身玄力打造出了这个冰室,将他彻底冰封起来。”徐墨凉声音嘶哑,沉沉的回忆着当年的事情,“但是,他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即便冰封也阻止不了生机流失。我用尽了办法,只能留住他最后半口气。八年前,他的身体又出现了危机。凤林小子知道后,开始潜心研究烈阳丹,却一直没有成功。丫头,多亏了你炼制的生灵丹,才救了长昊的一条命。”

    徐墨凉抬起头,温和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古井无波的眼中带着一丝感激。

    凤幽月摇了摇头,心中又酸又胀。

    她从未想过,那个意气风发的凤家老祖会以这样的方式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被人一身是血的扔出来,这对一个天之骄子来说,是多大的折辱?

    为了儿子犯下的过错,他赔上了自己的性命。为了全族人的安危,他……

    “徐老祖,当初老祖为何会受伤如此惨重?”

    徐墨凉的气息一顿,垂头用力握了握攥着凤长昊的手。

    “青锋门门主和他打了个赌。若是长昊能以一己之力扛下他十招,青锋门便饶了凤家全族。”

    “青锋门门主是玄皇六阶。”

    凤幽月狠狠倒抽了一口凉气,玄皇六阶高手的十招!

    那简直是直接送死!

    “当时长昊只是玄王五阶,别说十招,就是一招也扛不下来。”徐墨凉苦笑一声,低声呢喃,“这个傻子……”

    凤幽月奇怪的看了徐墨凉一眼,心思一动,抿了抿唇。

    她攥了攥手,对凤长昊又多了几分尊敬。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样的长辈,让她心服口服。

    凤幽月忽然想起五年大比时,凤苍将凤血剑交给她那天,两个人的对话。

    当时她问了一句‘太爷爷何在’。凤苍的表情和语气中充满了愤恨和厌烦。

    是的,一个为了一己私欲害死了自己父亲的人,连他的亲生儿子都打心眼里厌恶。

    即便之后十几年,凤振扬沉浸在的自责之中导致走火入魔,却也救不回凤长昊的性命。

    他造下的孽,报应在了父亲身上。

    凤幽月长叹一口气,心中带着浓浓的惋惜。

    “徐老祖,幽月会全力以赴,将老祖救醒。”

    徐墨凉的手一顿,勾唇笑了笑,“你有心了。丫头,你可知你的长相在凤家弟子中,是和长昊最像的。”

    凤幽月抿抿唇,扭头看向凤长昊。不知何时,他脸上笼罩的雾气已经渐渐散去,露出了真容。

    虽然已经沉睡了多年,但她仍然可以看出凤长昊年轻时的模样。

    意气风发,风华绝代!

    只是一眼,凤幽月便为他的长相所惊艳。

    怪不得徐墨凉会说她像凤老祖,仔细看去,竟然真的有六七分相似。

    “我听你爷爷说了很多你的事,你很有长昊当年的风采。甚至,比他更优秀。”徐墨凉又说。

    凤幽月唇角微扬,摇了摇头,“老祖心胸,我辈不能及。”

    徐墨凉笑了笑,那张被胡须覆盖的脸上,多了几分夺目的风采。

    凤幽月看的有点愣神,如此温和的男子,当初应该也是一个风华绝代的人吧?

    “徐老祖,我可否帮老祖把把脉?”她转移话题。

    徐墨凉点点头,无声的将凤长昊的手放在了冰床上。

    在徐墨凉和凤苍的注视下,凤幽月将手指摸上了凤长昊的脉搏,缓缓闭起眼睛。

    随即,眉头越皱越紧。

    最后拧成了一个死疙瘩。

    凤长昊的身体,比她预想的还要糟糕。

    连活死人都算不上了。

    若不是徐墨凉用冰封住他最后半口气,凤长昊定早已化为白骨。

    凤幽月叹了口气,睁开眼睛。

    “丫头,如何?”凤苍急忙问。

    凤幽月皱着眉,摇了摇头,“不好。老祖不仅是内脏被打碎了,他的识海和元神也都分崩离析。若是身体死亡还得好救,但是识海和元神……”她欲言又止,但凤苍和徐墨凉已经明了。

    识海和元神,相当于一个人的魂和魄。魂魄都没了,留着身体也只是一副躯壳。

    徐墨凉闭了闭眼,即便早已死心多年,可心却仍旧坠入深渊。

    “一点办法也没有吗?”凤苍担忧的看了他一眼,不死心的问。

    凤幽月沉默片刻,忽然点了下头。

    “有。”

    徐墨凉猛然睁开眼睛,定定的望着她。

    “办法的确有,但是以我如今的修为,还做不到。”凤幽月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歪头看着凤长昊,“内脏破碎,我可以直接修复。但是识海和元神,我至少需要到达大玄师五阶才能一试。”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迎面扑来,随即,她的胳膊被死死抓住。

    “丫头,你说的可是真的?!”一向温和的男人,死寂的眼中迸发出夺目的光亮。

    凤幽月被徐墨凉吓了一跳,连忙点了点头。

    “是真的。我的确有办法,但是不能确定是否实用。不过我可以试一试。”

    “好好好!”徐墨凉激动的双手发抖,“只要有希望就好!有希望就好!”

    凤苍担忧的看了徐墨凉一眼,不确定的问凤幽月,“你要用什么办法?真的能救醒老祖吗?”他很担心,若是凤幽月的办法不靠谱,会让徐墨凉再一次心死如灰。

    凤幽月懂他的意思,犹豫片刻,肯定的点了点头。

    “理论上是可以的。在我修炼的功法里,有一套是专门修炼魂体的玄技。可以修复识海和元神。但是老祖沉睡了几十年,我不确定能否完全修复。”

    凤苍皱了皱眉,心中疑惑孙女何时有了这样一套玄技。

    不过也想到尊上,他就释然了。

    “又是尊上给你的?”

    凤幽月一愣,眼神飘到别处,心虚的点了点头,“对,他给的。”

    云大尊上:……专业给媳妇顶锅一万年!

    ------题外话------

    今天公子有事,没办法多写,只一更哈。五千字。送给大家。

    话说,我特别喜欢凤长昊和徐墨凉!特~别~喜~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