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宫变,凤家之谜(二更)
    “情况如何?”少女轻声问。

    那人伸手将头上的斗笠摘下来,露出一张刚毅俊朗的脸。

    正是南宫晨。

    “安富回宫后果然调查你了。”他沉声道。

    凤幽月冷笑一声,并不觉得意外。

    南宫无奇病危,她却正好赶在这时候出门,保不齐有人会觉得她是故意避开的。

    不过,他们猜的也没错,凤幽月的消失,的确是她刻意为之。

    “你不担心?”南宫烈见少女一脸笃定,不由得问。

    凤幽月挑了挑眉,“一切我都安排妥当,安富就算查也查不出来。更何况,有

    韩萧子在前面挡着,他也没胆子深查。”

    南宫烈看了少女一眼,语气放缓,“这几天,辛苦你了。”

    凤幽月摇摇头,并不觉得辛苦。留着南宫晨,早晚是个祸患。如果趁着这次机

    会能将他一举除掉,未尝不是件好事。

    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南宫烈的心比她想的还要狠。竟然连南宫无奇都算计

    在内。

    南宫无奇重病,是她刻意为之。

    这老皇帝常年沉迷于酒色,和舒玉娇夜夜笙歌,早已经掏空了身子。

    凤幽月只是在舒玉娇寝殿的香炉中放了些料,南宫无奇就受不住了。

    这主意,是南宫烈想出来的。他认为,只要南宫无奇还能掌权,南宫晨就必然

    有翻身的机会。

    所以,南宫无奇必须倒下。

    凤幽月得知他的想法后,有些诧异,毕竟老皇帝是南宫烈的父亲。

    不过后来一寻思,便也释然了。老皇帝昏庸,对皇后萧吟不管不顾,对南宫烈

    更是烦之厌之。南宫烈怎么可能对这样的父亲有感情?

    左右与她无关,她也懒得多问。她的目的,只是南宫晨而已。

    “这几日你尽量不要来,若是有事,就联系我爷爷。”凤幽月叮嘱。

    南宫烈点头,迅速离开了暗道。

    ……

    两日后,深夜,三皇子南宫晨预谋造反,被大皇子南宫烈与夜不寻将军当场扣

    押,并在其府邸搜出了与袁天峰来往的信件。

    证据确凿,不得抵赖。

    满朝震惊,人心惶惶。

    皇帝南宫无奇抱病在床,神志不清,裁决南宫晨的事,自然落在了大皇子南宫

    烈的身上。

    南宫烈第一次展现出了及其狠辣的手腕。

    逆谋造反,死!

    然而,判决的决定还未落下,舒玉娇带着免死金牌跪在了大殿之外。

    这块免死金牌,是先皇赐予舒玉娇父亲的。见金牌如先皇亲临,任凭南宫晨罪

    责再大,却也捡回了一条性命。

    南宫烈大手一挥,南宫晨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禁闭晨王府,剥夺一切权利,

    非召不得外出。

    在舒玉娇哭哭啼啼的闹声中,南宫晨被关进晨王府之中,一扇大门,将他彻底

    与王位隔绝。

    自此,万澜国南宫皇室,皇上南宫晨缠绵病榻,南宫烈代执监国,以雷霆手

    段,收服满朝文武。

    一场宫变风波,只用了六天,便轰轰烈烈的落下帷幕。

    而‘外出游历’的凤幽月,在一日后终于‘回来’了。

    南宫烈知晓此事后,亲自前往凤府,请凤幽月为南宫无奇医治。

    凤幽月随同进宫,给南宫无奇开了些药,然后留下一句‘不得操劳’,飘然离去。

    至于不得操劳的是房事还是国事,那就见仁见智了。

    总之,南宫无奇生病的原因,到底还是从宫里流了出来。

    酒色掏空,病倒在女人身上。大家议论纷纷,甚至有叫嚣者要求南宫无奇退位。

    九幽大陆的皇帝,不比凤幽月上一世历史上的朝代。在这里,以武为尊,皇族

    的地位并不太过崇高。

    于是,让南宫无奇退位让贤的呼声,越来越大。

    对于这些事情,凤幽月不甚在意。此时,她正坐在凤苍的房间里,双手撑着下巴。

    “袁天峰和南宫晨密谋造反,证据确凿。如今南宫晨被软禁了,袁天峰被削了

    职关进大牢。倒是袁天哲这个老狐狸,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

    回想起当日,造反之事刚刚发酵,袁天哲便将袁天峰绑上了大殿。对着南宫烈

    和满朝文武跪地痛哭,张口闭口说着自己对不起皇上,对不起父亲。实在是令闻者

    伤心,见者落泪。

    “袁天哲和他父亲袁凛不同。若说袁凛是英雄,那袁天哲就是奸雄。他那一肚

    子坏水,袁天峰根本斗不过他。若我猜的不错,袁天峰和南宫晨私交之事,袁天哲

    一定知晓。”凤苍沉声说,手指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

    凤幽月赞同的点了点头。袁天哲统领整个铁骑营,耳目众多,他怎么可能不知

    道袁天峰与南宫晨私下有往来。

    说不定,他也是故意纵容袁天峰。好借着这次机会除掉这个弟弟。

    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一个比一个黑。

    凤幽月感叹一声,将清茶一饮而尽。

    “不过现在都过去了,老皇帝卧病在床,南宫晨被软禁。如今这万澜国,也算

    是南宫烈的天下了。”

    “你就不怕南宫烈变成第二个南宫晨?”凤苍反问。

    凤幽月动作一顿,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

    “不会。南宫烈比南宫晨聪明的多。”

    凤苍不赞同的摇摇头,“人心是会变的。南宫烈蛰伏多年,忍气吞声,他的野

    心,比南宫无奇和南宫晨都要大。如今,他一手掌控朝野。若是以后**膨胀,幽

    月你和整个凤家,都会变成他的眼中钉。”

    凤幽月没有说话,似乎在思索凤苍这话有几分可能性。

    半晌,她摇了摇头。

    “在我去七星之前,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说着,她话锋一转,“对了爷爷,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前段时间我为二长老炼制的丹药,就是是给谁的?”

    凤苍眸光一顿,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

    空气,缓缓变得沉闷。凤苍沉默久久,没有说话。

    凤幽月眼中闪过讶然,语气放缓,“若是不方便说,我便不问了。”

    “不,”凤苍忽然摇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件事情,也该告诉你了。”

    说着,他站起身,“你随我来。”

    凤幽月惊讶的挑了挑眉,起身追上凤苍的脚步。

    两人穿过前院,径直走到了院落的最深处。

    这里凤幽月来过一次,当初的凤血剑,便是放置在这一处僻静的木屋之中。

    “爷爷,您这是要去哪儿?”

    凤苍沉默不语,打开木屋的门,抬步走了进去。

    凤幽月摸了摸鼻子,闷头跟上。

    这一次,凤苍没有领着孙女去二楼,而是走到楼梯之下,蹲下了身。

    凤幽月看着凤苍在地板上轻轻扣了几声,随后拿出一只奇怪的香,将其点燃。

    很快的,怪香散发出了淡淡的香气。凤幽月动了动鼻子,心中有些惊讶。

    这香气中,包含了数十种天材地宝,应该是一种药香,而且及其贵重,万澜国

    绝无仅有。

    爷爷怎会有如此珍稀的香料?

    就在凤幽月纳闷之时,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板,忽然露出了一个方形的黑洞。

    她讶然的瞪大眼睛,这是……暗道?

    “随我下去。”凤苍看了她一眼,顺着楼梯,率先走了下去。

    凤幽月连忙跟上,随着凤苍走下去。待她彻底进入暗道之后,头顶一暗,那个

    四方黑洞,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结界!

    两个大字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结界,并且利用了奇门遁甲来做障眼法。

    这样的手段,在万澜国这样的三等国是不存在的。

    凤幽月也从不知道,凤家竟然还有一处如此神奇的地方。

    这结界,会是何人所为?

    难不成凤家还有一名高人存在?

    凤幽月的脑洞越来越大,简直快要飞出天际。

    她随着凤苍,亦步亦趋的向暗道深处走去。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狭窄的通

    道柳暗花明,出现了一道石门。

    这一次,她亲眼看着凤苍双手飞快掐诀,一道道玄力打在石门上。

    是禁制!

    又是万澜国不该存在的东西!

    凤幽月抿了抿唇,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轰隆隆——

    沉闷的石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在凤苍的努力下,石门缓缓打开。

    另一番天地,直直映入凤幽月的眼中……

    还在找”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