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公子心,美人情(三章合一)
    安静的屋子里,月色朦胧。黑暗之中,桌边隐隐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凤幽月脚步一顿,若无其事的走进屋,将门关上。

    “怎么不点灯?”说着,她掀开盖着夜明珠的巾帕,皎白的光辉照亮整个房间。

    然后,凤幽月便呆住了。

    偌大的房间中,轻纱漫舞,微风徐徐。

    窗边、地上、高柜上,摆满了盆栽的海棠花。

    海棠花开的正好,雪白的花瓣上,带着浅浅的水粉色,花团锦簇,乍一看去,

    好似一团团雪色的团子,散发着阵阵清香。

    一室海棠花,一室醉人的香气。

    凤幽月略微眨眨眼,发愣的看着这一切,似乎已经沉浸在这花的海洋之中。

    早已等候多时的云陌,从桌边站了起来,抬步走到少女面前。

    暗紫色的衣摆摇曳,在充斥着海棠花香的空气中漾起妖冶的涟漪。

    男人高大的身影将女子纤细的身子笼罩,好看的唇勾起轻浅而温柔的笑。

    “幽儿,生辰快乐。”低沉悦耳的磁音,缓缓流出。酥酥麻麻,惹得少女的耳尖

    微红。

    凤幽月眨眨眼,清醒过来。

    “你……”她张了张嘴,却好似有东西堵在喉咙里,说不出话来。

    心脏莫名的剧烈跳动中,隐隐带着不知名的酸涩。

    凤幽月闭了闭眼,将那难以控制的异样感压在心底,深吸了一口气。

    “你这是做什么?”

    云陌挑眉,墨眸中漾起卷卷缱绻的,“幽儿的成年礼,自然要好好过。”

    他伸出手,拉住少女的柔荑,“过来。”

    懵怔的凤幽月被他牵着,走到了桌边。‘’

    这时,凤幽月才注意到,的黄玉圆桌上,摆着几盘色泽鲜亮的小菜,和一

    碗热气腾腾的长寿面。

    “这是……你做的?”她傻傻的看着云陌,有些愕然。

    云陌勾唇一笑,“尝尝?”

    凤幽月被男人按着肩膀,坐在椅子上。然后又被塞进一双筷子。

    她好似游魂一般,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长寿面,似乎要把它盯出一朵花来。

    云陌坐在少女身旁,单手撑着脸颊,含笑看着她。

    忽然,凤幽月动了动筷子,抬起了头。

    “你不会是在面里下毒了吧?”她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云陌:……

    俊脸‘唰’的一下,全黑了。

    “幽儿……”他磨了磨牙,恨不得伸手在小家伙的屁股上好好揍几下。

    凤幽月嘴角一抽,也知道自己的脑洞有点大,呵呵讪笑了两声,赶忙夹了一筷

    子长寿面,吃进嘴里。

    然后,眼睛瞬间亮了。

    好吃!

    好吃到哭!

    凤幽月一口将面吞进肚子里,双眼明亮的看着云陌,“你在哪家酒楼要的长寿

    面?好好吃!”

    云陌:……

    这个不解风情的小丫头!

    凤幽月见男人又黑了脸,瞬间一脸讶然,“这不会真的是你亲手做的吧?”

    说着,她好像不认识男人一般,重新打量了了他一番。

    云陌轻咳了一声,有些别扭的扭过头去,露出一只微红的耳朵。

    “第一次做,你凑合吃。”

    凤幽月愣愣的看着他,筷子上的面条掉进了碗里也不自知。

    这男人……亲手给她做菜?

    这个认知,让少女的心跳又有些失控。

    凤幽月嚅了嚅嘴,“这面和上次你煮的味道不一样……”

    “嗯……一回生,二回熟。”云陌眼神发飘,语气有些发虚。他看着少女明亮的眼

    睛,明智的转移了话题,“尝尝别的菜。”

    凤幽月点点头,夹了一口酸辣肉丝放在嘴里。

    微酸而清新的味道充斥整个口腔,舌尖被辣的麻酥酥的。肉丝嫩滑,咬一口汁

    多味美,配上脆口的椒丝,更填了几分清香。

    “好吃。”凤幽月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

    云陌眼睛一亮,眼中的笑意几乎要溢出来,缱绻的柔色愈发迷人。

    “再尝尝这个?”他用公筷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凤幽月碗里。

    这世上没有啥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来两顿。

    美食,是最能拉近人心的手段。

    更何况云陌做的菜是真的超好吃。

    一顿饭下来,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几分,从万澜国的形势聊到七星学院,从

    血罚之森聊到九幽大陆,倒是更多了几分老友知己的味道。

    云陌不仅准备了菜,还备好了上等美酒。

    这是他特意吩咐人连夜带过来的,滋味自然不是万澜国的酒可以相比的。

    凤幽月尝了一口,便爱上了。

    心情一高兴,喝的便有些多,整个人透着微醺的迷蒙。

    少女的小脸红扑扑的,好似刚熟透的红苹果,恨不得让人好好咬一口。

    云陌强忍住品尝香甜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发丝。

    “我去收拾碗筷,你别乱动。回来我有东西给你。”

    也不知是听没听懂,醉醺醺的凤幽月点了点头。

    云陌叹了口气,袖袍一挥,桌上的碗筷全部收走。

    待他从小厨房回来时,推开门走进屋,看到的便是少女倚着床边睡着的一幕。

    皎白的夜明珠光下,少女一身红衣,头上的发饰已经卸下,青丝肆意披散。微

    红的脸上,带着精致的妆容,染着丝丝醉意,透着青涩的诱惑。

    云陌脚步顿了一下,将门关上,走到少女身旁。

    他定定的看着她,缓缓伸出手,轻轻的触摸女子柔嫩的脸颊。

    “幽儿……”声音绵远,带着浓浓的宠溺。

    许是睡觉被打扰,凤幽月皱了皱眉,不耐烦的挥舞着爪子,打在云陌的大手上。

    云陌轻声笑了出来,大胆的伸手掐了一下她的脸蛋。

    “坏丫头。”

    凤幽月忙了一天,先是早上被人挖出来折腾许久,然后又是行礼又是迎宾,一

    天下来,连顿饱饭也没吃上。

    此时,卸下一身疲惫,美美的用了一餐,又喝了酒。疲惫之感涌上来,自然是

    睡得深沉,就连云陌为她细细擦脸,将她抱上床,也毫不知情。

    一夜好眠,分外香甜。

    第二日清晨,喜鹊叽叽喳喳的在树枝上跳跃,悦耳清脆的鸟叫声混着树枝花木

    的清香,顺着微风吹了进来,窗边的海棠花花枝摇曳。

    几瓣雪白的海棠花花瓣在风中吹落,掉向窗边的窄桌,散在了一只古朴的白玉

    盒上。

    床上的人,眼皮缓缓动了动,睫毛轻抖,睁开了眼。

    凤幽月茫然的盯着床顶,呆了片刻,缓缓清醒过来。

    昨晚……

    她皱了皱眉,从床上坐起来。揪了揪头发,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云陌呢?

    转身环顾屋内,并没见男人的身影。桌上的饭菜早已被收走,若不是一室的海

    棠花,她甚至以为昨晚只是一个梦。

    叩叩叩——

    敲门声轻轻响起,扶苏娇俏的声音传了进来。

    “小姐?醒了吗?”

    凤幽月掀开被子,走下床,“进来吧。”

    房门推开,扶苏端着洗脸水走了进来。

    刚一抬头,吓了一跳。

    “嗬!怎么这么多花?”扶苏一脸懵逼。

    “唔,朋友送的。”凤幽月含糊其辞。

    朋友?

    难不成是郁公子?

    扶苏一头雾水,将洗脸水放下,转身去整理床铺。

    凤幽月将头发随手束起,扬了一泼清水,瞬间清醒了不少。

    “咦?小姐,这是什么?”这时,扶苏惊讶的声音传来。

    凤幽月擦干脸,扭头一看,窗边的窄桌上,放着一只精美的白玉盒。

    她挑挑眉,拿过盒子轻手轻脚的打开。

    啪嗒!

    一声脆响,露出了盒中的东西。

    一只玉钗。

    玉钗通体血红,内部隐隐流动着红色的脉络,应该是由稀有的血玉灵石制成。

    玉钗样式简单素静,顶端雕刻着一只小巧的狐狸。狐狸惬意的眯着眼睛,将大

    尾巴团成一团,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这狐狸的神态,好像小姐你呀?”扶苏惊讶的说。

    凤幽月一怔,又看了看那狐狸,似乎……真和自己懒洋洋的模样有几分神似。

    这是云陌送的?

    凤幽月努力回忆着昨晚……

    “盒子里的血钗是给你的生辰礼物。上面有我亲手设置的禁制,危急关头可以

    救你一命。幽儿,一定要随身携带。”云陌是这样说的。

    当时,她太困,迷迷糊糊就点头答应了。

    如今想来,这血钗应该是男人亲手做的吧。

    不知怎的,心中忽然漾起暖融的酸涩。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凤幽月

    将手贴在心口,想要按住乱跳的心。

    她这是怎么了?

    ……

    凤幽月的及笄礼结束之后,最明显的变化,便是拜访凤府的人更多了。

    这些人前来都是相同的目的——求亲。

    凤幽月已经成年,和皇室的婚约又解除了,于是,各大家族便动起了心思。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卯足了劲想要提亲的,都是各大家族中的长辈。至于和凤

    幽月同辈的各位公子们,倒是兴致缺缺。

    毕竟,凤幽月的修为太强了。

    年轻一代第一个冲破大玄师的人,谁敢娶?

    万一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她,以凤幽月狠辣的手段,搞不好能把你给阉了。

    更何况,娶一个比自己强太多的女人,实在是有些没面子。

    于是,各个家族的长辈们撺掇的厉害,而年轻人们却是躲得远远的,生怕长辈

    相中自己,给选了出去。

    不过,大家都想多了。凤苍根本没有要嫁孙女的意思。

    一来,他觉得孙女的年纪还是太小。二来,他是真没觉得这些公子哥配得上凤

    幽月。

    他家孙女,配得上最好的,也该走入更广阔的天地,而不是被这些鸡毛蒜皮的

    破事束住了手脚。

    于是,在询问过凤幽月后,凤苍便将所有求亲的人都给推了。

    有些人不死心,还打算再套套近乎。

    结果被凤苍一句话给怼的死死的。

    “幽月说了,想要娶她,就先打败她。”

    这一下,大家都死心了。

    ……

    两日之后,南宫烈亲自接凤幽月进了宫。

    自从萧吟服用了天阳丹后,身体是一天比一天好,精气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南宫烈开心极了,连带着这几日走路都是步步生风。

    “娘娘的身体已经没有危险,剩下的便是一些并发症,抽丝剥茧循序渐进的治

    疗就好。”凤幽月抽回手,写了几份药方交给南宫烈,“按照这三张方子煎药,早中

    晚各服用一次。可以适当增加运动,多呼吸新鲜空气。”

    “另外,娘娘这些年忧思过重,凡事想开的好。”

    萧吟叹了一口气,点点头,笑了。

    “本宫晓得了,定会遵循幽月姑娘的叮嘱。”

    凤幽月满意的勾了勾唇,不再多说。

    今日,金凤殿依旧是只有两三名宫女守着。不过许是皇后的身体好转,空气中

    没了之前的冷清,反倒多了一丝幽静和雅致。

    “你尝尝这个,御膳房新研制的糕点。”南宫烈伸手端过一盘浅粉色的点心,放

    在凤幽月面前。

    凤幽月挑了挑眉,伸手捏过一枚,放入口中。

    “味道不错,甜而不腻,似乎有竹子的香气。”

    南宫烈眼睛一亮,刚毅的五官柔和了几分。

    “这点心是包在竹筒中烹制的,你倒是会吃。”他打趣道。

    凤幽月笑了一下,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那日云陌做的长寿面。

    萧吟靠在贵妃椅上,柔和的目光时不时在南宫烈和凤幽月身上停留片刻,最后

    落在自己儿子身上,若有所思。

    “幽月,今日多谢你了。”待两人说完话,萧吟缓缓开口,神色和蔼,“前几日

    是你的及笄礼,本宫体弱,不能出宫。今日为你补上一份贺礼。”

    说着,她吩咐宫女取来一个玉盒。

    “这是本宫的父亲为本宫寻来的南海珊瑚珠,世间仅此一颗。珊瑚配美人,拿着。”

    凤幽月一愣,低头看着玉盒中流光溢彩的珊瑚珠,委婉拒绝,“娘娘的心意幽

    月领了,但这份大礼太过贵重,幽月不能收。”

    萧吟笑了笑,执意将玉盒塞进少女的手中。

    “什么贵重不贵重的。你救了本宫的命,还配不上一枚珊瑚珠了?姑娘长大

    了,自然要多置备几样拿得出手的饰物。凤家主和凤四爷都是男人,心思粗,想不

    到这些。以后你若是不嫌弃,就常来金凤殿走动。本宫倒是希望能有个女儿。”

    南宫烈眼中划过一抹诧异之色,母后虽然性情温婉,但一向待人疏离。像今日

    这样有意亲近的举动,更是从未有过。

    这是怎么了?

    他疑惑的看向萧吟,却正好见到萧吟给他使了个眼色。

    南宫烈一愣,轻咳一声,开了口,“幽月,母后送的你就拿着吧。你是她的救

    命恩人,若是不承了这份礼,她倒是还多心了。”

    凤幽月抿抿唇,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多谢娘娘。”

    凤幽月收了礼,萧吟开心的笑了。她揉了揉额角,挥了挥手。

    “本宫有些乏了。如今御花园的牡丹花开的正是好时候,烈儿,你带幽月去转

    一转,切勿怠慢了。”

    南宫烈深深看了萧吟一眼,颔首道,“是,谨遵母后令。”

    ……

    从金凤殿出来后,南宫烈带着凤幽月踏入长廊之中。

    走着走着,凤幽月觉察到不对。

    “等等,这不是出宫的路?”

    南宫烈笑着看了她一眼,“母后不是说了?去御花园赏牡丹。”

    凤幽月眼皮跳了一下,无语的看着男人,“你觉得我是个会赏花的人吗?”

    赏花她不会,辣手摧花倒是在行。

    南宫烈摇摇头,果断的否定了她的爱好。

    “罢了,左右你也不喜欢,御花园就不去了。不过我带你在宫里转转,免得以

    后再来迷了路。”

    凤幽月一想,觉得也好。总不能以后每次都让南宫烈去接她。

    两人一前一后,在宫里四处游荡。此时已是下午,宫里的主子们都在午睡。宫

    女太监们则小心翼翼的放轻动作,整个皇宫都是一片安静。

    “那位最近如何了?”凤幽月问。

    南宫烈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摇了摇头,“大动作没有,小动作不断。过不了

    多久,应该就能成了。”

    “那你打算如何做?”

    南宫烈看了凤幽月一眼,下巴为抬,双眸眯了起来,“既然要做,就要一刀切

    断,永绝后患。”

    凤幽月脚步顿了一下,轻笑出声。

    “怎么?是否觉得我心太狠?”南宫烈看她,眼底涌动着深色的暗潮。

    凤幽月缓缓摇了摇头,“意料之中。”

    南宫烈眸光一缩,细细的看向少女。

    少女的容颜明艳,水眸之中含着笑意,并没有任何嫌弃之或者抵触。这让他心

    中松了一口气。

    她说这是意料之中,是不是意味着,她是了解他的?

    如此一想,南宫烈的心跳忽然乱了几分。

    男人想的出神,凤幽月也不喜说话。两人走了一段路,忽然,齐齐放慢了脚步。

    凤幽月眼睛微微眯起,冷冷的看向迎面走来的男人。

    “皇兄,幽月。”南宫晨一身浅黄色锦袍,走到两人身前,视线在两人身上一一

    扫过。

    南宫烈冲他点了点头,语气极淡,“皇弟。”

    凤幽月更干脆,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直接将头扭到一旁,装作看风景。

    南宫晨的目光追随者少女的身影,见她完全无视自己,面色一沉。

    “呵呵,真是没想到,幽月竟和皇兄走到了一起。”他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南宫烈眉头一皱,觉得这话听着别扭。

    凤幽月更是直接面色一冷,无声的看了过来。

    南宫晨眼神阴鹜的盯着她,声音略带沙哑,“幽月,我竟不知你解除婚约是因

    为另有新欢。看来,皇兄的身份更适合你。你的野心,比我想的要更大呢。”

    南宫烈脸色一沉,“南宫晨,你说话注意点。”

    南宫晨嗤笑一声,“皇兄,幽月的胃口可不小。就是不知以你的身份和地位,

    能否满足她。”

    话已至此,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

    南宫晨连脸面功夫也不想做了。

    凭什么他被人奚落嘲讽,而南宫烈却被众星捧月!凭什么他被父皇打入冷宫,

    而凤幽月却意气风发!

    他不甘心!

    南宫烈被他令人作呕的话激怒,大步就要冲上去,却被凤幽月一把拽住。

    “不过是个听不懂人话的手下败将,你跟他置什么气?狗咬你一口,难不成你

    还咬回去吗?”凤幽月冷冷的说。

    南宫烈没忍住,笑了一下。南宫晨脸色一沉,狠辣的视线似乎要将凤幽月生吞

    活剥。

    “三皇子,脑子不好就要治,自己心里脏,就以为别人和你一样不堪么?”凤幽

    月丝毫不惧对方恶毒的眼神,红唇一张,说出的话极为尖锐,“我和南宫烈的交情

    光明正大,用不着你来置喙。退一万步讲,就算我真对他有意,和你又有什么关

    系?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若是有那精力,还不如想想怎么别让自己亡国克

    妻吧!”

    说罢,凤幽月一把抓住南宫烈的衣袖,拽着他离开了此处。

    南宫晨气的头顶冒烟,一句‘亡国克妻’直戳他的痛脚。

    他恶毒的瞪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拳头缓缓发白。

    “凤幽月,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臣服在我的身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凤幽月拉着南宫烈离开,直奔宫门口的方向而去。

    南宫烈大步跟在少女的身后,脑海中不断回荡着刚刚她说的话。

    “退一万步讲,就算我真对他有意……”

    心跳又乱了几分,虽然知道凤幽月只是打个比方,但南宫烈仍然控制不住心中

    的喜悦。

    他不知自己是何时对她有了不同的心思,许是上一次夜探铁骑营,又许是更早。

    但,即便心中再茫然,可只要知道自己有意的是她,就会不自觉的心生喜悦。

    似乎,钟情于这样的女子,是一种骄傲。

    南宫烈嘴角上扬,垂头看着那只拽着自己袖子的柔荑。

    若是能拉住这只小手该多好……男人的心中涌起冲动。

    这时,前方的凤幽月忽然停了下来,拽着袖子的手,自然而然的松开。

    南宫烈心中一空,抬起头看向她。

    “我到了,告辞,不送。”凤幽月干脆利落的挥挥手,抬步向宫门走去。

    “幽月!”南宫烈心中一乱,想也没想,沉沉开口。

    凤幽月回头望他,“还有事?”

    没事,只是不想让你走。

    南宫烈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声,定了定神,“当心南宫晨。他如今撕破了脸,容

    易狗急跳墙。”

    “哈!”凤幽月挑眉一笑,眉宇间尽是傲然,“就怕他不来,只要敢来,我就脱

    了他一层皮!”

    说着,好似想起了什么,她走了回来,递给南宫烈一个玉瓶。

    “宫中人多眼杂,南宫晨工于心计,你还是小心为上。这里是三枚解毒丹,只

    要不是罕见的奇毒,都能适用。你拿着吧,以防万一。”

    南宫烈怔怔的接过玉瓶,心底蓦然涌出一股热流,将身体烘得暖洋洋的。

    他抬起眼,定定的看着眉眼明艳的少女,沉沉的说道,“谢谢。”

    “都是朋友,无需谈谢。走了。”凤幽月挥挥手,转身大步离开。

    南宫烈站在原地,出神的看着少女离去的身影。的阳光洒在身上,将他的

    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

    三日之后,皇宫忽然传出一个噩耗——皇上于昨夜吐血晕倒,如今情况危机,卧

    床不起!

    宫内的两个二级炼药师和一群太医连夜被召去贤云宫,忙的鸡飞狗跳,却束手

    无策。

    无奈之下,几个重臣以及太监总管亲自前来凤府,试图向凤幽月求医问药。

    然而——

    “幽月?她两天前就已经离开万澜国了。”凤苍一脸懵逼。

    太监总管安富一个哆嗦,差点把拂尘扔出去。

    “离开了?!她去哪儿了?怎么偏要这时候离开?!”他掐着脖子尖叫着问。

    “五年大比之后,七星学院韩萧子长老对幽月颇为喜爱,如今幽月奉了长老之

    名,前去一处宝地闭关修炼。不知几时才能回来。”

    安富张了张嘴,脸憋得通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凤幽月不在!是韩萧子约她出去的,他根本没胆子怪罪凤家!

    万澜国唯一的一名三级炼药师出了远门,皇上的身体该如何是好!

    安富急白了头发,几个大臣也一脸苦相,却又没胆子埋怨凤幽月。

    几人风风火火的来,一脸沮丧的离开。凤苍看着几人离去的身影,冷笑了一声。

    “通知下去,从今日起,凤家闭门谢客。”

    挽月苑中,一片安静。扶苏和桑荷时不时出入于院中,却不见凤幽月的身影。

    凤苍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家主。”扶苏桑荷连忙起身。

    “嗯。幽月不在,你二人要仔细守着挽月苑,切勿让闲人随意进出。”说完,凤

    苍便离开了。

    ……

    洛城,某处宁静雅致的宅院,一个头戴斗笠、身着黑色披风的人快步走进院中。

    他走到一处小门前,在门板上轻轻敲了几下。

    房门打开,他闪身走了进去。

    幽长的暗道,光线昏暗。带着斗笠的男人走了许久,在墙壁上敲击几下。

    轰隆隆——

    一扇石门凭空出现,缓缓打开。

    男人大步迈了进去。

    石门内,四方空间极小,只能容得下一张玉床,和一把椅子。

    玉床之上,一名红衣少女盘膝而坐,水眸微睁,幽深的目光看向来人……

    还在找”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