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一生痴傻(二更)
    夜不寻深深抽了一口冷气,他不是炼药师,却也知道普通炼药师一炉能够炼出

    几枚丹药。

    凤幽月能炼制出数百枚来,这究竟是多么变态的精神力?

    凤苍和夜不寻的交谈声虽然低,但在场的都是有修为的人,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一传十,十传百,没多久大家就全都知晓了。

    凤家集体突飞猛进,竟然是凤幽月的功劳!

    她竟然在短时间炼制了数百枚丹药!

    亲娘咧!

    大家捶胸顿足,为何自己的家族就出不了一个凤幽月呢?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牛逼吗?

    ……

    在众人的纷纷攘攘之中,宾客坐满了整个观礼区。

    就在这时,一声尖细的唱和声响起——

    “大皇子到!三皇子到!”

    众人纷纷起身,拜了下去。

    凤苍大步走出去,亲自迎上南宫烈和南宫晨。

    “不知二位皇子前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凤家主言重了。”南宫烈伸手将凤苍虚扶起来,身旁的太监贾肖双手送上了厚

    礼,“父皇事务繁忙,未能亲自前来道贺,特派我二人前来送上一份薄礼。凤家

    主,恭喜。”

    凤清岩将礼物接了过去,凤苍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

    “皇上慈爱,我等之福。二位皇子请上座。”

    凤苍亲自带着两人入了观礼区,坐上了最前端的位置。

    南宫烈坐下来,视线迅速扫了一圈,问,“凤家主,幽月何在?”

    凤苍一怔,回道,“礼时未到,幽月还在准备。”

    南宫烈点点头,心中失笑。及笄礼本就如此,自己也是糊涂了。

    从入门到落座,一旁的南宫晨一句话也没说。即便是凤苍问候,他也只是淡淡

    的颔首示意。

    凤苍偷偷打量了他一眼,比宫宴时清瘦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眉宇之间,带

    着明显的阴沉,令人有些不舒服。

    凤苍不欲和南宫晨多言,简单寒暄了几句,便起身离开。

    很快的,及笄礼开始的时间,终于到了。

    众人就坐,在凤家总管的大声唱和下,扶苏和桑荷扶着凤幽月,出现在红毯的

    尽头。

    九幽大陆的及笄礼,和汉朝有些相似,却更多了一分豪迈,少了一些繁文缛节

    的赘述。

    凤幽月穿着一身短褂采衣,青丝披散在肩,抬步踏上红毯。

    随着她一步步向前,身旁,总管一声声念了起来,乐声响起。

    片刻后,凤幽月停在了一位老妇面前。

    按照及笄礼的规矩,应该由少女的亲近女子为其佩带发簪。但凤幽月的母亲容

    妤娴早已失踪,亲自之人只有一个爷爷和四叔。故,选择了凤家一位德高望重的老

    妇作为第一个环节的礼人。

    蒲团落地,凤幽月双膝跪在老妇人身前。

    老妇人一双苍老的手,灵巧的在少女的头上摆动。只是片刻功夫,便输好了发

    髻。她拿起一只红色发笄,插在发髻之上。然后轻抚着凤幽月起身。

    两名婢女从托盘中拿起一件浅红色襦裙,轻轻展开。

    凤幽月展开双手,将襦裙穿上。

    素色细带轻系腰间,勾勒出少女纤细有致的身材。

    老妇人打量着凤幽月,满意的点点头。

    “初加结束,恭喜你,孩子。”

    凤幽月眼眶莫名一热,勾唇浅笑。

    襦裙裹身,她对老妇人行了一礼,转身继续向前行进。

    管家的唱和声再一次响起,一句一句,带着浓浓的祝福。

    在众人的注视中,少女的身影渐渐走近,大家终于看清了她的容貌。

    惊艳、痴迷、羡慕、嫉妒等等神色,出现在众人的脸上。

    不论是见没见过凤幽月的,在这一刻,都为那倾国倾城的绝世之姿所倾倒。

    很快的,凤幽月又停了下来,站在了凤清岩面前。

    “四叔。”少女明媚的笑着,抬头看向自己的亲叔叔。

    凤清岩清俊的脸上露出愉悦的欢喜,伸手想要摸摸侄女的头,却在看到发髻的

    那一刻,收回了手。

    “幽月,这一礼,四叔替你爹爹和娘亲,为你戴。”

    凤幽月抿唇轻笑,双膝弯曲,跪在凤清岩面前。

    凤清岩从盘中拿起了一根金簪。金簪通体呈浅金色,顶端有双凤振翅,梧桐叶

    子环绕其中。

    凤清岩小心的将金簪插入凤幽月的发髻之中,将她扶了起来。

    然后,展开嫩红色曲裙深衣,为凤幽月整齐的穿上。

    束腰带,配罗帕。

    “好了。”凤清岩满意的看着侄女,笑弯了眼,“若是你爹娘看到这一幕,定会

    十分高兴。幽月终于长大了。”

    凤幽月心中酸胀,眼中聚起丝丝雾气。

    “傻丫头,今天是好日子,不要哭。”凤清岩笑得儒雅,到底还是忍不住揉了揉

    侄女的头顶,“四叔很高兴。去吧,你爷爷在等你。”

    凤幽月抽了抽鼻子,点点头,向凤清岩行了个大礼,继续向前走去。

    少女迈着碎步,缓缓经过了观礼区。

    凤家人以及宾客们,纷纷向她投以或惊艳或好奇的眼神。

    南宫晨坐在首位,视线定定的落在少女身上,惊艳、后悔、愤怒等各种情绪在

    眼中交织。

    藏在袖袍中的手紧紧握拳,指甲刺入掌心,却不如心中的疼来的痛快。

    这个惊艳的女子,本应该是他的。

    南宫烈定定的望着从自己面前走过的少女,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两人初见时的情

    景。一身红衣,肆意潇洒,好似夺目的阳光,使得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莫名的,南宫烈的心‘砰砰’的狂跳起来。深邃的长眸中,清晰的倒映着女子的

    身影,痴迷却又迷茫。

    凤幽月终于走到了凤苍面前,脆生生的叫了一声‘爷爷’。

    凤苍‘哎’了一声,笑得见牙不见眼。

    “好孙女,终于长大了。”他感叹了一句,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手一挥,“来!

    爷爷为你加礼!”

    凤幽月跪了下去,笑眯眯的看着凤苍将最后的钗冠落在自己的头上。

    凤苍粗大的双手小心翼翼,手指十分灵活,一看就知道练了许多次。

    钗冠带好后,他细细的看了一番,满意的将孙女扶了起来。

    随后,大手一挥,从托盘中展开一件大红色双凤祥云广袖长裙。

    “丫头,这件衣服是你母亲亲手缝制的。”

    凤幽月一怔,视线定定的落在红裙上。

    “当年,你母亲说,即便月儿一生痴傻,却也值得全天下最好的一切。”凤苍深

    深叹了口气,将长裙为凤幽月穿上,“若是她知道你在及笄礼穿了她亲手缝制的衣

    服,定会非常高兴。”

    凤幽月垂着头,伸手在衣服上细细的抚摸。衣服的做工及其精致,一看便知是

    用了心。纯金线绣的双凤图案,大气高贵。在裙摆处,一朵朵祥云似乎寄托着制作

    者的浓浓祝福。

    凤幽月能够想得出,容妤娴是如何一针一线的将这件衣服缝制出来。那时,她

    一定没想过自己不能陪着女儿长大。

    心中的酸胀涌上眼睛,雾气凝为实质,终于从眼中滑落。

    凤幽月,你可看到了?这是母亲为我们准备的礼物。

    少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垂头将眼泪擦干。随后抬眼含笑的看着凤苍。

    “谢谢爷爷。”

    凤苍眼圈一红,连连点头,大手在脸上抹了一把。

    “好孩子,以后你就是大人了。凡事三思而后行,切勿鲁莽。不论何时,你都

    要记得,爷爷和整个凤家,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凤幽月重重的点下头,向后退了几步,双手合上,向凤苍行了个大礼。

    至此,及笄礼三重加礼都已结束。接下来的节目,便是众人道贺以及宴席。

    在吵吵嚷嚷的祝福中,凤幽月一直忙到夜幕降临,终于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了

    挽月苑。

    房门推开,海棠花香拂面而来……

    还在找”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