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夜探铁骑营(三更)
    “阴寒之气已经除去大半,接下来的几日,娘娘务必按照我说的服用。”说着,

    她转过头,挑眉看着张川,“张药师,来看看?”

    张川犹豫了片刻,最后对医道的渴望控制了他的理智。

    将巾帕盖在萧吟的手腕上,他小心翼翼的落下手指。

    脉搏,在指尖下跳动。一下一下,略显有力,再也没了之前的衰弱。

    张川的眼睛缓缓睁大,愈发明亮,一脸浓浓的震惊。

    他抽回手,忽然起身,抱拳对凤幽月行了一个大礼。

    “姑娘天资聪颖,张某眼拙,错把珍珠当鱼目。还望姑娘恕罪!”张川倒也是个

    实在人,老老实实的认了错。

    凤幽月惊讶的挑了挑眉,对他又高看了一眼。

    “宁华夫人,这局我赢了。不知你答应我的要求……”她目光一转,看向萧清。

    萧清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青,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到底还是没笑出来。

    “娘娘,天色已晚,妾身就不打扰了。先行告退。”说着,不待萧吟开口,她慌

    慌忙忙的离开了金凤殿。

    凤幽月嗤笑一声,翻了个白眼。

    赢了这种家庭妇女,连点兴奋感都没有。

    萧清走了,却忘了把张川带走。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一脸苦相的站在原地,留也

    不是,走也不是。

    凤幽月对这老头有些好感,索性开了口,“你先留下,稍后同意一起出宫。”

    张川松了一口气,连连道谢。

    萧吟服用了天阳丹,身体舒服了许多。没过多久,竟然觉得腹中饥饿,多了些

    胃口。

    南宫烈高兴极了,连忙吩咐厨房做了一桌子菜,并热情的招呼凤幽月一起吃。

    凤幽月婉拒了他的好意,南宫烈也不执意要求,陪着萧吟吃了些清淡的食物。

    之后,凤幽月又给了萧吟一些丹药,并且开了几副药方,细细的叮嘱她该如何

    使用。

    冷月高悬,夜已深。

    南宫烈轻轻关上寝殿的门,领着凤幽月和张川向宫外走去。

    “幽月,母妃的病,大恩不言谢!”月色下,男人刚毅的五官多了几分柔和,一

    向理性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感激和亲切。

    凤幽月笑着摆摆手,“举手之劳。”

    长廊中,两颗夜明珠散发着幽暗的光。少女立在红柱之下,浅笑的眼中漾起阵

    阵涟漪,明亮而又璀璨。

    南宫烈深深的看着凤幽月,声音不由得柔和了几分,“母后很喜欢你。”

    “哈!”凤幽月笑了一声,邪气的摸了摸鼻子,“本姑娘人见人爱。”

    南宫烈脚步一顿,又扭头看了一眼,郑重的点了点头,“的确。”

    凤幽月轻咳一声,稍显尴尬。娘的,夸过了。

    跟在两人身后的张川:……

    金凤殿距离宫门不算近,几人走了许久,才堪堪走出后宫。

    这时,凤幽月脚步忽然一顿。

    “怎么了?”南宫烈疑惑的问。

    凤幽月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她一把拉过张川,闪身躲进拐角

    里的阴暗处。

    南宫烈见此,立刻跟了上去。

    浓重的夜色下,皇宫好似一只巨大的怪兽,盘踞了半个洛城。

    灯火幽暗,时不时有巡夜的士兵来回走动。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悄无声息的穿越在宫殿之间,向军营的方向狂奔而去。

    南宫烈缓缓眯起眼睛,那个身影他十分熟悉。

    “是南宫晨。”凤幽月肯定的说。

    南宫烈微微颔首,“事有蹊跷。”

    凤幽月看了他一眼,扬了扬下巴,“跟去看看?”

    “好。”

    凤幽月笑了一声,一把抓起张川,几个飞跃,向宫外急驰而去。

    南宫烈唇角一扬,长袍一抖,紧随其后。

    ……

    宫外,快要吓出心脏病的张川被凤幽月一松手,扔在了地上。

    “拿着令牌,去凤府等我。”

    一块带有一个‘凤’字的金色令牌,被塞进张川手中。凤幽月撂下一句话,跟着

    南宫烈向南宫晨的方向紧追而去。

    张川:……你倒是告诉我凤府在哪儿啊喂!

    ……

    凤幽月和南宫烈紧追南宫晨的脚步,很快便来到了目的地——铁骑营。

    两人躲在阴影中,目睹着南宫晨交给侍卫一个东西,然后被人领进营帐之中。

    “南宫晨何时与护国公府的人有来往了?”凤幽月疑惑的嘟囔。

    南宫烈摇摇头,脸色沉了下来。

    铁骑营最初是袁老将军袁凛的亲兵,后来袁凛去世,便成为了护国公府的亲

    军。经过这些年的苦心经营,铁骑营的势力已经极为庞大,占据了万澜国兵力的二

    分之一。

    身为皇子,最忌讳的便是和满朝文武私交甚密。但凡稍有不察,便会被人认为

    是居心不轨,想要篡权夺位。

    当今皇上能力平庸,却心思多疑。南宫晨和南宫烈二人更是百般小心,生怕触

    了父亲的逆鳞。

    只是不曾想,南宫晨竟然深夜拜访铁骑营。若说只是闲聊,南宫烈打死也是不

    信的。

    眉宇间染上凝重,他总觉得南宫晨来者不善。

    “想要了解情况,那就进去看看。”凤幽月带笑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着跃跃欲

    试的激动,“正好,我也好奇。”

    南宫烈一愣,低头向少女看去。

    明艳的小脸上,眉宇间尽是坚毅。一双水眸清冷通透,隐隐带着几分好奇和算

    计。红唇微挑,勾着慵懒的邪笑,笑得人心中发痒,欲罢不能。

    南宫烈看愣了,凤幽月盯着营帐,等了许久,疑惑的转过头。

    “想什么呢?”

    南宫烈激灵一下,回过神来,心虚的移开眼睛。

    “你真的要去?”刚毅的脸上浮上一丝不赞同,“铁骑营高手如云,万一……”

    凤幽月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嘴边的话硬是咽了回去。

    好吧,她是大玄师一阶,整个铁骑营都不是她的对手。

    南宫烈无语的揉揉眉心,到底还是妥协了。

    “走吧。注意隐匿。”

    ……

    夜黑风高做贼时,两名毛头小贼,鬼兮兮的潜入铁骑营之中,隐匿在主营帐的

    角落里。

    营帐之中,灯火通明,一名身着银色铠甲的男子坐于桌案之内,在他的身后,

    挂着巨幅地图。身前的桌案上,摆放着一本兵书。

    桌案一侧,一名身着夜行衣的男子坐在椅子上,这人正是南宫晨。

    凤幽月眯了眯眼,望向桌案内的人,只觉得几分眼熟。

    “是袁天峰。”南宫烈无声开口。

    凤幽月了然,袁天峰,护国公府的二爷,袁天哲的弟弟。

    据说此人城府颇深,手段和才智丝毫不属于大哥袁天哲。只不过由于是庶出,

    所以注定与将军之位无缘。

    这样的人,真的甘愿屈居于大哥袁天哲的光辉之下吗?

    凤幽月缓缓眯起眼,若有所思。

    ……

    南宫晨和袁天峰谈了许久,直到深夜才离开。

    待南宫晨离去之后,袁天峰在营帐了坐了片刻,便和衣而眠。

    凤幽月见此,和南宫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铁骑营。

    “真没想到,南宫晨还不死心。”铁骑营不远处的湖边,凤幽月痞痞的叼着一根

    树枝,坐在大石上,懒洋洋的瞧着二郎腿。

    南宫烈蹲在湖边,双手搂过一捧清澈的湖水,一把扬到脸上。

    水珠肆意飞舞,皎白的月光下,刚毅俊朗的脸上,水丝缓缓滑落,分外性感。

    “南宫晨野心一直很大,如今父皇因为一句‘亡国克妻’疏远了他,他怎能甘

    心?”南宫烈甩了甩头,双手插在腰际,眯着眼望着湖面,“更何况,舒玉娇那个女

    人,本就不是个安分的。”

    夜风袭来,吹得枝叶沙沙作响。

    凤幽月忽然轻笑一声,“你们家真是有意思,原本我以为凤家就够闹了,和你

    一比,我好像该知足了。”

    南宫烈苦笑一声,愿不生于帝王家,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奢侈。

    还在找”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