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来自宁华夫人的挑战(一更)
    南宫烈一直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二人说话,此时见萧吟的神色愈发柔和,不由得

    松了一口气,心中轻松了几分。

    “母后,先让幽月给您把把脉?”他轻声询问。

    萧吟颔首,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健康的红晕,“那就麻烦幽月小姐了。”

    凤幽月客套了一句,走到床边坐下,伸出了手。

    葱白的手指刚刚搭在对方的脉搏上,一名宫女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

    “娘娘,宁华夫人带着张药师来了。”

    南宫烈眉头一皱,“宁华夫人?她来做什么?”说着,他转头看向萧吟,一脸疑惑。

    萧吟也是一头雾水,宁华夫人是她娘家妹妹,乃侧室所生。以前她未出阁时,

    和几个庶出的弟妹关系很一般。后来进了宫,见面的机会极少,关系也更是疏远了。

    不过话说回来,也是萧吟有意为之,她实在对这几个爱闹事的弟妹没有好感。

    宁华夫人原名叫萧清,成年后嫁给了一名包衣佐领为正房。虽然只是个从四品

    官员的夫人,但却也配的上她庶出的身份。

    后来,丞相府在朝廷的势力愈发坐大,南宫无奇为了笼络人心,将萧吟的几个

    妹妹都赐了夫人的名号。

    平日里,宁华夫人很少和萧吟来往,今日怎的忽然就进了宫?

    萧吟满心疑惑,却也不想失了礼数,立刻吩咐人将宁华夫人迎了进来。

    “娘娘有客来访,若是不便,幽月可先……”

    “不必。”萧吟果断的打断了了凤幽月的话,“幽月小姐是贵客。”

    凤幽月笑了笑,起身退到一旁,和南宫烈并肩而立。

    很快的,宫女带着一名华服女子和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走了进来。

    “拜见皇后娘娘!”二人齐齐跪地。

    萧吟抬抬手,示意两人起身。

    “妹妹深夜来访,不知所为何事?”她直截了当的问。

    宁华夫人站起身,抬头对萧吟笑了笑,目光一扫,看到一旁的南宫烈顿了一

    下。随即,又看到凤幽月,眉心微微一皱。

    “原来大皇子也在。”宁华夫人做了个礼,看向凤幽月,“不知这位姑娘是?”

    萧吟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南宫烈更是干脆利落,淡淡的瞥了宁华夫人一眼,“夫人,夜已深了,母后需

    要休息。”

    言外之意就是,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宁华夫人的笑容一僵,干巴巴笑了一声,“妹妹深夜前来,实在是无奈之举。

    姐姐,田松前些日子外出,寻了一位有名的炼药师。他时刻惦记着姐姐的身体,就

    让妹妹连夜带着张药师入宫了。”

    田松,便是宁华夫人嫁得那名包衣佐领。

    炼药师?

    萧吟和南宫烈都有些惊讶,宁华夫人这是抽了什么风,竟惦记起她的病情来了?

    母子二人对视一眼,均一头雾水。

    不过,这宁华夫人来的不是时候。若是平时,张药师来了就来了,让他检查一

    下也无所谓。但是今晚南宫烈刚把凤幽月请来,如今忽然又冒出个炼药师来,未免

    让人多心。

    萧吟只是犹豫了片刻,天平便倾斜了。

    “妹妹有心,不过烈儿已经为本宫寻了最好的医师。有她在,相信本宫的病情

    定能好转。”

    宁华夫人面容一怔,张药师脸色微微一变。

    “最好的医师?”宁华夫人的视线在屋里扫了一圈,只觉得萧吟是在搪塞她。

    萧吟略微颔首,“这位幽月姑娘,便是烈儿找来的炼药师。她的医术卓绝,是

    难得一见的天才。”

    说着,萧吟伸出手,凤幽月笑了一下,走过去将手搭在对方的掌心。

    宁华夫人的脸色由青转红,由紫变黑。

    “姐姐,你莫不是在逗我?”她柳眉竖起,语气中多了几分不悦,“这明明是个

    黄毛丫头,怎能担得起炼药师的身份?”

    萧吟脸色一沉,有些不悦。

    “皇后娘娘,草民斗胆,有话要讲。”这时,一直沉默的张药师忽然开了口。

    萧吟眼睛微眯,声音微冷,“说。”

    张药师抬起头,“万澜国炼药师极为珍贵,草民如今六十有三,穷极一生,也

    只是一名二级炼药师。不过,虽然不如宫里的炼药师见多识广,却也游历大江南

    北,见过许多疑难杂症。娘娘的病,草民有信心能够治好。”说着,他顿了顿,看

    了一眼凤幽月,眼底流露出一丝不屑,“素闻大皇子对娘娘孝顺有加,今日一见,

    果然令草民感动。不过大皇子,恕我直言,您怕是被骗了。这位姑娘如此年轻,最

    多也就是一名学徒或者一级炼药师。不堪大用。若是大皇子是真心为娘娘身体着

    想,用人定要斟酌再三才好。”

    这一番话,说的极为不客气,却也符合一名炼药师的傲气和稀有的身份。

    南宫烈眯起眼睛,深深的看着张药师一眼。

    萧吟的脸色微变,担忧的握了握凤幽月的手。

    凤幽月收回看向张药师的视线,冲萧吟一笑,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宁华夫人偷偷打量着几人的神色,眼珠子一转,轻笑出声,“要不这样吧,姐

    姐让张药师检查一下如何?既然这位姑娘也是炼药师,倒不如让他们二人比一比。”

    南宫烈的脸色,瞬间黑成锅底。

    凤幽月是什么身份!张药师有什么资格和她相比?

    心中莫名燃起熊熊怒火,南宫烈眼睛一瞪,便要赶人。

    “宁华夫人的提议倒是有趣。”凤幽月忽然开口,说出的话让大家齐齐一愣,

    “不过既然是比赛,那就该有些彩头。宁华夫人,你觉得呢?”

    宁华夫人怔了一下,随即干笑一声,“对,这位姑娘说的在理。”

    “既然如此,那不如这样。我若是赢了,宁华夫人便答应我一个条件。张药师

    若是赢了,那就让大皇子答应宁华夫人一个条件,如何?”凤幽月三言两语,迅速

    掌握了主动权。

    宁华夫人一听,眼睛骤然亮了,“好。”

    萧吟和南宫烈互相递了个眼神,都看出了宁华夫人今晚来的目的。

    想来她是冲着南宫烈来的。

    凤幽月似笑非笑的扬了扬眉,一双水眸将萧清这女人看了个通透。

    她松开皇后的手,退到一旁,看向张药师,“张药师,请吧。”

    床边的帷幔缓缓落下,将萧吟的身影隔绝在内。张药师拿出一方巾帕盖在萧吟

    的手腕,手指小心翼翼的落下。

    片刻之后,他抽回了手,眉心紧蹙,眼中是化不开的凝重。

    “张药师,如何?”宁华夫人急忙问。

    张药师沉思许久,缓缓摇了摇头,“娘娘的身体,很奇怪。”但是哪里奇怪,他

    却说不出来。

    宁华夫人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急的直跳脚,不耐的问道,“你能不能治?”

    张药师一顿,犹豫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恕草民无能,皇后娘娘的病,草民只能缓解,无法根治。”

    宁华夫人一听,急了,“你不是说有信心治好吗?!”

    张药师表情一僵,脸上流露出一丝羞愤之色。

    没用的东西!

    宁华夫人心中怒极,恨恨的咬咬牙,暗暗咒骂了一句。

    本以为今日能通过张药师达到自己的目的,可谁知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张药师,转头看向凤幽月,眼珠一转。

    “张药师虽然无法根治娘娘的病,但能令其缓解,也是好的。只是不知这位姑

    娘,是否也有这个能力?”

    凤幽月勾唇,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抬步走到床边。

    “娘娘,请把手伸出来。”

    女子号脉,不用那么多礼数。凤幽月摸了几下,便将手收了回来。

    “怎么样?”南宫烈大踏步,紧紧的盯着少女,眼底流露出紧张之色。

    还在找”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