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医治皇后(四更)
    几日之后,凤府迎来了一位客人,大皇子南宫烈。

    自从上次宫宴之后,凤幽月一直忙于凤家事务,对宫内之事不甚了解。今日一

    见南宫烈,竟恍然发现距离五年大比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

    前厅中,南宫烈见凤幽月出现,连忙站起身来。

    “幽月。”

    “大皇子,坐。”凤幽月径直走到位置上坐下,水眸中隐隐带着一丝歉意,“抱

    歉,之前事情太忙,险些忘了约定之事。”

    南宫烈刚毅的脸上露出友好的笑容,“贵人事忙,没关系。”

    坐在一旁的凤苍,暗暗的用视线打量二人,心中疑惑他们何时如此亲近了。

    这时,凤幽月下了驱逐令。

    “爷爷。”她笑眯眯看着凤苍。

    凤苍轻咳一声,叹了口气,主动离开前厅,并且将门关上。

    “大皇子,皇后身体如何?”

    “托你的福,病情稳定。”南宫烈叹了口气,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最近父皇

    忙于政务,其他人又无暇分身。没人找母后的麻烦,她的心情也好些。”

    凤幽月笑了一下,所谓的其他人,指的就是南宫晨和舒玉娇吧。

    她听凤苍提过一次,自从宫宴后,南宫无奇便渐渐疏远了南宫晨。舒玉娇心中

    不忿,亲自闹了几回,却差点把南宫无奇惹怒。

    之后,这母子二人再也不敢作妖。

    后来,北辰学院二位长老命丧驿馆,南宫无奇忙的焦头烂额,根本无暇估计后

    宫之事。南宫晨这位三皇子,似乎被大家刻意遗忘了一般,竟然再也没人提起。

    “这是好事,大皇子可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凤幽月玩味的笑出声。

    南宫烈眉眼弯起,连眼角都带着愉悦的气息。

    “说起来,还是托了你的福。”

    凤幽月抿唇无声的笑着,这哪里是托了她的福?分明是云陌搞的鬼。

    亡国克妻之相,这登徒子倒是个能忽悠的。

    凤幽月愉悦的抿了口茶,抬头打量了南宫烈一番,微微挑了挑眉。

    “刚才还没发现,大皇子近日倒是清瘦了不少。”

    这话一说,南宫烈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他抬手揉了揉眉心,眼底的青黑显而易见,“别提了,还不是北辰那两个人闹

    的?父皇将这事交给我全权处理,可都好些日子了,却连凶手的影子都没看见。”

    估计你这辈子也看不见了。

    凤幽月垂眸,心中暗暗腹诽,偷笑不止。

    “大皇子,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请说。”

    凤幽月斟酌一下,缓缓开口,“能够悄无声息的杀死北辰二位长老,这人的修

    为,至少在玄灵阶以上。”

    玄王阶之上便是玄皇。成峰和木良二人的修为,比玄皇要更高一阶,是玄帝

    阶。再往上看,是玄圣阶和玄灵阶。

    凤幽月不知云陌实力几何,但能一巴掌把那两人拍死,至少也得是玄灵阶。

    南宫晨思索片刻,赞同的颔首点头。

    “玄灵阶的高手,万澜国得罪不起。即便你们查出来,也没命开口。我觉得,

    这件事还是算了。”

    南宫晨苦笑一声,“我当然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但北辰学院咬着我们要给个

    交待,父皇也是满心为难。再过几日若是还抓不住凶手,估计父皇就要找替死鬼

    了。”他叹了口气,满心疲惫。

    凤幽月心中冷笑一声,南宫无奇也就这么点能耐!

    “北辰学院的人不傻,替死鬼的办法,不可用。”她果断的否定了这个馊主意,

    “要我说,北辰的人醉翁之意不在酒。”

    南宫晨一愣,“这是何意?”

    凤幽月似笑非笑,“成峰和木良出自北辰,北辰学院能不知道二人的修为么?

    能一巴掌拍死两人,想必北辰对这个凶手的实力早有定论。他们明智万澜国无能为

    力,为何还要咄咄逼人?又或者说,他们的目的,震得是抓住真凶吗?”

    南宫晨听得一愣一愣的,摸着下巴反复思索,越想越觉得凤幽月说的在理。

    再回想一下双方交涉时,北辰学院说的话,南宫晨眼睛一亮。

    “我明白了!”他一拍桌案,脸上的郁色淡了不少,“幽月,还是你聪明!”他眼

    睛明亮,对少女伸了个大拇指。

    凤幽月轻笑一声,慢条斯理的从椅子上站起来。

    “待夜幕落下,我便随你去皇宫。如今天还大亮,不着急。”她挥了挥手,抬步

    走出大厅,“走吧,我请你搓一顿。”

    一顿便饭结束,夜色也浓了。

    凤幽月跟着南宫烈,悄无声息的进了皇宫。

    金凤宫,皇后居住的地方。

    金碧辉煌的宫殿,镶嵌着无数大小不一的夜明珠。在夜色下,夜明珠散发着皎

    白光辉,柔和的笼罩在宫殿四周。

    雕梁画栋的长廊,一眼望不到头。三步一潭,十步一柳,随意一看,便是一副

    美景。

    然而,如此秀雅的景致,在这夜色中却显得有些凄凉。

    凤幽月皱了皱眉,细想一下,发现这里缺少了人气。

    人太少了。

    她走了这一路,竟然连宫女太监也没碰见几个。

    “母后长年缠绵病榻,性格愈发喜静。人多了,勾心斗角的破事儿也多,所以

    母后便将多余的太监宫女遣走了。”似乎看出少女的疑惑,南宫烈沉声开口,好听

    的声音好似陈年酒酿,醇醇绵厚。

    凤幽月点点头,当初在宫宴上,她见过皇后萧吟。是个聪慧的女子,但却绝不

    单纯。

    不过想想也是,能在这吃人的皇宫中独善其身,并且独自将南宫烈抚养长大,

    萧吟又怎会是简单的女子。

    很快的,拐了个弯,两人终于到了萧吟的寝殿。

    比起之前的前殿,这寝殿四周,更加冷清了。大门口只有两名宫女守着,夜色

    中凄凄凉凉的,有些令人心生悲伤。

    凤幽月随着南宫烈,进入了大殿。

    “母后,我已将幽月小姐请来了。”隔着层层帷幔轻纱,南宫烈恭敬的开口。

    寝殿内,隐隐传来阵阵咳嗽声。紧接着,萧吟温柔的声音传了出来。

    “快请进来。”

    一名宫女走了出来,引着二人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凤幽月便闻到了明显的药香。虽然这香气被熏香所覆盖,却仍然清

    清楚楚。想来,这殿内,定是长年被汤药的味道所熏染。

    “民女凤幽月,见过皇后。”凤幽月走到床前不远处站定,垂眼做了个礼,并没

    有下跪。

    “六小姐不必多礼。”萧吟并不在意,她半倚着床头,清丽的脸上带着病态的

    白,“多亏了六小姐的神药,本宫才苟活至今。你是本宫的救命恩人,今日,有劳

    你跑一趟了。”

    这一番话,萧吟的姿态放的极低,凤幽月对她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的确是个聪明的女人。

    “皇后严重了。”凤幽月的语气又温和了不少,“治病救人,乃炼药师之使命。

    举手之劳,不值一提。”

    萧吟温婉的浅笑出来,眼底温和了几分。

    早在前些日子,儿子向她说了凤幽月的事。当时,她只觉得荒唐。一个不到十

    六岁的少女,怎会是炼药师?那枚救了她性命的丹药,说不定是巧合罢了。

    后来,宫宴之上,她亲眼见证了少女的英姿与机智。心中不由得信了几分。

    直到前几日,她才知道,自己竟真的眼拙了。

    凤幽月,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想像。年仅十六岁,已然成为了一名三级炼药师。

    惊讶之余,萧吟不由得感叹,如此天赋如此成绩,小小年纪却丝毫不见骄傲。

    那一身傲骨和稳重,竟是让许多长辈都自惭形愧!

    如今,再一次见到她,虽然只是三言两语,萧吟却对凤幽月的印象更好了几分。

    还在找”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