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醉酒(二更)
    上官玉脚步一顿。

    众人呼吸一滞,凤幽月要做什么?

    在大家的注视中,凤幽月抬步走向上官玉,目光落在她的右手上。

    众人的视线,也随之看过去。

    这一看,发现了问题。

    上官玉的右手,竟然在隐隐颤抖。而且,原本白皙的小手,已经变成了紫红色,极为肿胀,血管纵横交错,恐怖至极。

    大家心中一骇,难道这是凤幽月做的?

    “这是疗伤药,马上涂抹,你的手臂再耽误一刻钟,就废定了。”凤幽月拿出一个玉盒,递了出去。

    上官玉看了她一眼,苦笑一声,接过玉盒。

    到底没能瞒过去。

    在众人的目光中,她缓缓将右臂的袖子小心的卷起。

    嗬!

    大家齐齐倒抽一口凉气,眼前一黑。

    只见那本应该纤细白皙的手臂,竟然肿胀的如同一个三大五粗的汉子。粗壮的手臂上,紫红色一片,根根青筋暴起,几乎要将皮肉撑裂。

    上官玉也再也不掩饰,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片,身体摇摇欲坠,眼前一黑,彻底没了知觉。

    凤幽月手疾眼快,将她接住。一手拿过玉盒,将里面的药膏迅速涂抹在上官玉的手臂上。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有人弱弱的问,实在搞不清上官玉为啥忽然就晕了。

    主台上,韩萧子淡淡的看着上官玉的手臂,幽幽开口,“以一点之力,震全身经脉。没想到凤幽月的悟性竟然如此高。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

    在韩萧子的解释中,大家终于明白了。

    凤幽月以双指捏住仙月斩,此招看似平平无奇,但殊不知,她那一震,已经伤了上官玉的全身经脉。

    若是换成二十一世纪的说法,就是‘给我一个杠杆,我可以翘起整个地球’。

    看似只一点发力,但却祸及全身。

    怪不得上官玉会主动认输,浑身经脉都伤了,还打个屁啊!

    大家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看向凤幽月的目光,带上了浓浓的畏惧。

    就连那些已然达到大玄师阶的高手,也脸色齐齐一变。

    一力震全身,如此悟性,他们实在是羡慕嫉妒!

    上官玉被人抬了下去,擂台上,只剩凤幽月一人。

    大家面面相觑,心中的热血,渐渐开始澎湃。

    在众人无声的注视中,裁判迈步走上擂台。

    骨哨声响起,最重要的时刻,终于到来——

    “本次五年大比,第一名,凤家凤幽月!”

    裁判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比武场,一片安静。

    凤家弟子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脑中嗡鸣一片。

    “我们赢了?”片刻后,不知是谁,弱弱的问了一句。

    凤无涯一个激灵,难得的茫然,“赢了?”

    “我们赢了!赢了!凤家赢了!”有人尖叫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

    所有凤家人,身子一震,猛然清醒过来。

    “真的赢了?六小姐赢了!”

    “幽月小姐神勇啊啊啊啊!凤家、凤家终于赢回来了!”

    “呜呜呜……太他妈激动了!老子、老子要哭一场!”

    参赛区的凤家弟子们,被激动冲击的彻底失去了理智。互相拥抱,放声大哭。

    自从凤清萧不在后,凤家被人挤下宝座已有十数年。如今,终于再一次扬眉吐气了!

    主台上的凤家长老们,虽然没有失去理智,却也激动的不能自已。

    二长老和四长老紧紧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其他凤家人用力的鼓起掌来,手都拍红了也毫无知觉。

    “好!好!好!”凤苍眼中含泪,连说三个好字,满心满眼的欣慰。

    凤清岩眼圈发红,上前拍了拍父亲的肩膀,勾唇轻笑。

    这时,不知是谁带的头,凤家弟子一股脑冲上擂台,抱起凤幽月,直直抛入空中。

    “靠!”凤幽月被抛的一脸懵逼,大叫一声,笑得众人直不起腰来。

    郁晨笑眯眯的站在台上,看着被人众星捧月的凤幽月,双手放在嘴边,放声大喊,“凤幽月!凤幽月!”

    激动澎湃的心情,迅速蔓延整个比武场。

    “凤幽月!凤幽月!”

    “凤幽月!”

    “凤幽月!”

    一声接一声,震耳欲聋,热血滔天!

    从今日起,凤幽月这个名字,将传遍整个万澜国!

    她再也不是令人耻笑的痴傻儿,她是凤家的骄傲,是万澜国的骄傲!

    ……

    大家闹了一阵子,终于平复了心情。

    凤幽月被扔的七荤八素,即便是大玄师的修为,也眼前发黑。

    她晃了晃脑袋,跟随裁判登上了主台。

    “恭喜幽月夺得桂冠,从今日起,凤家重新登上四大世家之首。”南宫无奇笑眯眯的看着凤幽月,宣布了这一好消息。

    凤幽月挑了挑眉,连跪也没跪,淡淡道,“多谢皇上。”

    南宫无奇似乎并没在意这些,挥了挥手,一脸慈祥,“以后都是一家人,何必拘礼。”

    凤幽月似笑非笑,没有接话。

    一股冷厉刺骨的寒意,忽然从南宫无奇脚底蔓延开来。他一个激灵,慌乱的看向四周,却只看到一脸漠然的云陌。

    见鬼了!

    南宫无奇心头砰砰直跳,抹了把冷汗,换了个话题。

    “三日之后,朕将在皇宫为尊上接风洗尘,并为幽月颁发奖励。请诸位家主务必前往。”

    大家精神一震,尊上也在?

    他们对给凤幽月颁奖可没兴趣,但是若是能有机会跟尊上套套近乎,岂不是美哉!

    众人连连开口答应,恨不得三日后立刻到来。

    ……

    五年大比,在欢呼声和掌声中,终于落下了帷幕。凤幽月这三个字,好似一股龙卷风,迅速席卷大街小巷,向洛城之外蔓延。

    凤幽月夺得桂冠,凤苍激动无比,大手一挥,凤家彻夜狂欢。

    这一夜,是属于凤家的,是属于凤幽月的。

    凤家人,无论男女老少,都激动万非,兴奋非常。

    要知道,在被打压了十数年后的今天,再一次翻身做主,扬眉吐气,是件多么痛快的事!

    凤幽月今日也是高兴,对凤家人的敬酒来者不拒。

    幸亏她酒量不错,再加上体质特殊,一圈下来,竟然还能站的笔直。

    只不过,凤家人太热情了,即便是她,也喝的脸色通红。

    凤幽月又干了一大碗酒,一屁股坐下,晃了晃脑袋。

    一阵夜风吹过,酒劲上头,脑子里昏沉沉的。

    凤幽月也懒得驱散酒意,偶尔醉一次,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宴会持续到深夜,整个大厅里,酒坛子横七竖八的散了一片,人也横七竖八的躺在桌上桌下。

    扶苏和桑荷扶着凤幽月,踉踉跄跄的回到了挽月苑。

    两人为她简单的擦了擦脸,换了身衣服,将她塞进被窝里,缓缓退了出去。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柩,洒进屋内,洒在床上。

    夜风徐徐,轻纱曼舞,床上的少女,小脸酡红,睡得深沉。

    空无一物的墙壁上,忽然闪过一道黑影。暗紫色衣角在月光下翻飞,床边一沉,高大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

    少女喝的太醉了,仍然沉睡着。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缓缓伸出,轻轻落在她的脸颊上。

    脸颊酡红,肌肤细嫩,好似剥了壳的鸡蛋,令人爱不释手。

    修长的手指在少女的肌肤上缓缓触碰,好似情人的抚摸。

    似乎感受到了不适,少女在睡梦中皱了皱眉,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一巴掌打在那只大手上。

    修长的手指顿住了,一声温和的轻笑,从男人唇中流出。似靡靡梵音,勾的人心里酥痒难耐。

    “幽儿……”一声呢喃,似宠溺,似叹息。

    高大的身子缓缓底下,如墨的眸子中,倒映着少女娇小的身影。

    薄唇,缓缓落下,轻轻吮吸着少女带着酒香的粉唇。

    空气中,莫名多了一丝旖旎和柔情。

    男人缓缓闭上了眼睛,似乎沉浸在这靡靡旖旎之中。

    就在这时,少女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迷蒙,眸光涣散。

    随即,她皱了皱眉,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受,醉酒的不适愈发浓烈。

    然后——

    “呕——!”

    云陌:……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还在找”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