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决赛(万更)
    再说句更不好听的,如果今天赢了比赛的是凤幽雪,出事的是他们幽月,凤凌和凤擎这两个老匹夫还不定怎么乐呢。

    凤清岩将两个老头子狠狠鄙视了一番。

    凤擎气的胸口疼,五年大比的确是签了生死契,但打死他也没想到凤幽月能赢了凤幽雪。早在今日前,他还在做梦凤幽月身死、凤苍悲痛欲绝、凤家易主呢!

    “哼!大长老,五长老,老头子我虽然不是凤家人,但也知道同族不可相残的道理。但五年大比签的到底是生死契,不知在二位眼中,是凤家的规矩大,还是五年大比的规矩大?”夜不寻抖了抖胡子,开口询问。

    凤凌脸沉如水,心口气的生疼。他能说什么?说五年大比的规矩不如凤家大?公然藐视五年大比,他还没那个胆子!

    但是凤幽雪死了,若是让凤幽月就这样逍遥快活,他做不到!

    太阳穴砰砰直跳,凤凌在心中迅速思索着如何能坑凤幽月一回。

    “五年大比本就是血战场,若是玩不起,就趁早滚蛋。”轻飘飘的声音传来,带着戏谑的笑意,听得让人浑身发冷。

    凤凌后背一凉,呆呆的看着主位上的人。

    云陌老神在在的摆弄着手中的杯盏,扭头看向凤凌,微微挑眉,“怎么?没听清楚?”

    顿时,凤凌觉得一盆冰水从头泼到脚,淋了个透心凉。

    他看着云陌,张了张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其他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尊上这是什么意思?

    “尊上说的极是!”上官霍眼珠一转,连忙开口,“五年大比,生死有命,岂是世家家规所能摆布?凤幽雪学艺不精,又签了生死契,凤凌大长老,你若是计较,未免有些输不起吧?”

    吴准心中讶然,惊愕的看着上官霍,没想到他竟然为凤苍说话。

    他呆了呆,见上官霍忽然扭头看向自己,然后使了个眼色。

    吴准心思一动,眸光微晃,心中再不情愿,也不得不站了出来。

    “上官老哥说的在理,五年大比死伤无数,凤凌长老,怎的就你的孙女是宝,别人家的弟子都是草吗?”

    “就是!耽误了比赛的进程,你赔得起吗?生死契签下来是给你过家家的?”

    “前几日凤幽雪差点把一个世家弟子弄残,人家不也是什么都没说吗?玩不起就别出来晃,惹得人心烦!”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的指责起来。

    凤凌的脸黑的没法看了,他算是知道了,墙倒众人推啊!

    凤幽雪死了,大长老一脉的资本没有了,其他人自然是见风使舵。不仅能趁机示好凤苍,还能和尊上亲近几分。何乐不为呢?

    面对如此局面,云陌满意的勾了勾唇。

    早就听说凤幽雪那女人和他家幽儿不对付,还有那什么大长老,看着就来气。

    要是换作他,直接一巴掌,全都拍死。

    “继续比赛!”云陌随意一挥袖袍,心中甚是愉悦。

    站在他身后的泠风和惊雷默默的对视一眼:……

    沉浸在爱情中的男人啊!

    ……

    凤幽雪身死,凤凌和凤擎灰溜溜的走了。接下来的比赛,虽然也很精彩,但是比起凤幽月的那场,少了些热血和激情。

    郁晨是第四组上场的,今日,他没有召唤金足蛇。单凭一己之力,对抗护国公府袁文涛。

    结局丝毫不让人意外,袁文涛获胜。

    郁晨释然一笑,轻松的走下擂台。他只有玄士七阶,能够挤进前十强,已是意外。若是再凭借金足蛇获胜,未免太过胜之不武。

    “胖子,很厉害!”凤幽月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伸拳在郁晨肩上用力一捶。

    郁晨咧嘴笑了,“多亏了你。这下我能和你一起去七星了。”

    两人说话间,最后一场对决开始了。

    上场的是凤无涯和南宫晨。

    南宫晨一身明黄色劲装,胸前绣着金龙图案,一派贵气凛然。反观凤无涯,一身白色劲装,颇为简单,却不失气度。那一身淡漠的清冷,更给他平添了一份魅力。

    在裁判的骨哨声中,两人很快就打了起来。

    虽然南宫晨性格有些刚愎自用,但毕竟是皇族出身,修炼资源和环境在万澜国都是顶级,再加上他天赋不错,又有名师指点,早在一个月前,已经进入玄士七阶初段。

    而这一个月,南宫老皇帝又咬着牙把各种天材地宝都喂给了他,硬是让南宫晨冲进了玄师二阶。

    这样的实力若是放在寻常人中,也算是人中龙凤。

    但很可惜,他遇上的是凤家的天才凤无涯。

    凤无涯十七岁时就进入了玄士七阶,这几年更是刻苦修炼,闭门不出。大比之前,四长老将自己的压箱宝贝给了徒弟,又从二长老那里抢来了几粒破阶的丹药。

    有了这些助力,凤无涯十分争气,一举冲到了玄师四阶中段。把四长老乐得见牙不见眼,大手一挥,将自己宝贝了多年的一阶灵器神风枪给了他。

    神风枪,一阶风属性灵器。

    凤无涯最擅长主动攻击,这杆风属性神风枪,弥补了他在速度上的不足。

    几个呼吸之间,凤无涯和南宫晨已经过了数十招。

    围观的大家从最初的热情,渐渐变成了沉默。

    他们都发现了,凤无涯似乎在有意针对南宫晨。

    前几日的比赛中,凤无涯虽然攻击力强悍,但下手很有分寸,从不轻易伤人。

    但今日,他招招致命,手中的神风枪更是舞的虎虎生风,好像恨不得将南宫晨捅成筛子。

    看到这一幕,大家不由得怀疑,凤无涯难道和南宫晨有什么过节?

    并没有!

    若非说有过节,就是因为凤幽月!

    郁晨和凤渊他们都清楚,凤无涯这是在为凤幽月出气。

    这些年南宫晨做的太过分,旁人都看不下去。若是换做以前,凤无涯自然是不管的。但如今,凤幽月救过他两个弟弟,经过这几日的接触,凤无涯更是对她崇拜了几分。现在,一看见这南宫晨,他就生气。

    生气怎么办?当然要打哭他啊!

    南宫晨的确快哭了,他的实力本就不如凤无涯,如今凤无涯又刻意针对他,招招下狠手,打的他浑身伤痕累累。

    “这傻子,为啥不认输啊?一会儿打的亲娘都认不出咯!”郁晨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凤幽月冷笑一声,“南宫晨心高气傲的,认输?不存在的!”

    郁晨连连摇头,忽然觉得有些庆幸。幸亏南宫晨当初不喜欢凤幽月,不然幽月若是嫁了他,实在是鲜花配牛粪。

    嗯,还是云大神更完美。

    擂台上,南宫晨连连后退,凤无涯招招紧逼。

    主台上,南宫无奇脸上挂着假笑,眼底的暗沉几乎拧成实质。

    反观凤苍,老神在在,看的兴致勃勃,只差没拍手叫好了。

    众人的目光在南宫无奇和凤苍脸上游来游去,气氛颇为诡异。

    就在这时,凤无涯忽然一个横扫千军,将南宫晨整个人掀翻在地,四脚朝天。

    “噗!”不知是谁,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南宫无奇的表情瞬间龟裂,假笑挂不住了,眼中燃起了熊熊怒火。

    坐在一旁的云陌不着痕迹的扫了他一眼,视线重新落在凤无涯身上,颇为欣赏的点点头,“不错。凤无涯,不错。”

    南宫无奇:……

    脸都绿了。

    最后的比赛结果没有任何悬念,凤无涯以压倒之势,完胜!

    南宫晨是被人抬下台的,一张脸肿成了大包子,真的是亲娘都认不出了。明黄色的华贵锦袍撕成了一条条,好似拖布一样挂在身上,被鲜血染得触目惊心。若是再仔细看去,那被破布条勉强包裹住的皮肤上,更是伤痕累累,一道道伤口深可见骨。

    凤无涯是真一点也没留情,若不是顾及凤苍和凤幽月的处境,他只想让南宫晨去找凤幽雪。

    南宫晨也是苦逼,刚开始他觉得丢脸,不想认输。到了后来,他很想认输,但是凤无涯把他打的连哭都没力气。

    几个小厮小心翼翼的将南宫晨抬了下去,一路走,一路流血,好不凄惨。

    凤无涯赢了,他那极为凶悍的攻击更是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崇拜,也让凤苍和郁晨等人狠狠的出了一口气。

    五年大比预选赛的最后一轮,在此正式落下帷幕!

    明日,便是万众期待、令人热血沸腾的总决赛!第一名的王座究竟花落谁家,明日便见分晓!

    ……

    夕阳暖黄色的光芒普照大地,橘红的太阳已经隐下了半边脸。

    大家陆续从比武场离开,一头扎进各个酒楼、酒馆、茶馆中,将今日的精彩互相吹捧一番。

    凤幽月随同凤家弟子回到凤府,一路上,获得了无数崇拜赞美的目光。

    凤幽月今日的表现,好似一股狂风,席卷整个洛城。

    从痴傻儿摇身一变,成为了玄师五阶的高手,太不可思议了!

    那擂台之上的火红英姿,被许多人牢牢的记在了心中。

    比武场那个破旧的赌坊里,凤幽月的名字上,玄晶币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

    而作为搅动这一切的中心人物,凤幽月吃过饭后,跟随凤苍去了他的院落。

    夕阳缓缓落下,一轮弯月悬于天边。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长廊四周,竹影幢幢,夜风吹来,带起一阵清香。

    凤幽月紧随凤苍身后,向长廊尽头走去。一路上,时不时有吃过晚饭的凤家弟子路过,纷纷向凤幽月投以崇拜的眼神。

    凤幽月苦笑着回礼,凤苍却是笑得见牙不见眼,连吃撑的肚子都消化了几分。

    很快的,在凤苍的带领下,凤幽月来到了院子的最深处。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凤苍的院子中竟然还有这样一处存在。

    古朴的二层楼阁,灰扑扑的墙皮,多年被风雨侵蚀的斑驳。小楼的四周,一扇窗子也没有,看起来已经废弃多年。

    凤幽月跟着凤苍的步伐,抬脚走上楼梯。

    木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发霉的味道和灰尘齐齐迎面扑来。

    凤幽月咳了两声,嫌弃的挥了挥手。

    “进来。”凤苍道了一声,拿出一颗夜明珠置于墙壁上。

    凤幽月走进去,木门在身后“吱呀”一声,关上了。

    在夜明珠的光芒下,凤幽月看清了屋内的陈设。

    光秃秃的墙面挂着灰尘,灰色的地砖许久没有打扫。偌大的房间中,只有一床、一桌、一椅,极为简单。

    凤幽月惊讶的环顾四周,挑了挑眉,“爷爷,这是……?”

    凤苍的眼神有些复杂,他悠悠叹了一口气,抬脚迈上楼梯,“跟我上来。”

    凤幽月摸了摸鼻子,只觉得今日的老头子有些古怪。

    红靴踩在木质老楼梯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听的人头皮发麻。

    凤幽月甚至觉得,她只要稍稍用力,这楼梯就会分崩离析。

    走过了长长的楼梯,两人来到了二楼。

    二楼的摆设更加简单,连家具也没有,在屋子的正中央,摆着一个石台,石台上面放着一个长长的盒子。

    凤幽月脚步一顿,望着那盒子,心中忽然一跳。

    “这是……”一个令人愕然的念头,浮现出来。

    凤苍缓步走过去,背脊笔直的站在石台前,恭敬的鞠了个躬。然后,缓缓伸出双手,将盒子打开。

    啪嗒——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房中,温润的红光,从盒子中散发出来,照亮了凤苍的脸。

    凤幽月看着那散发着红光的盒子,心脏跳动的有些快。她迈开步子,快速走过去,定睛一看——

    漆黑的盒子中,一把长剑安静的躺着。

    长剑通体呈红色,剑身上宽下细,最宽的位置约有四寸。火红的剑柄上,雕刻着复杂的图腾,若是仔细看去,会发现这把长剑是一只凤凰的形状。

    凤尾为剑柄,凤嘴为剑尖,剑身长三尺,散发着幽幽红光。

    “这是凤血剑。”凤苍忽然开口。

    果然!

    凤幽月心中一震,红唇微抿,这把就是凤家至宝,凤血剑!

    凤血剑,是凤家老祖最宝贝的武器,火属性二阶灵器。这在万澜国中,已属上品。

    当年,凤家老祖,也就是凤苍的爷爷,正是用这把凤血剑,开辟了万澜国凤家。

    后来,南宫皇室得位,百姓安居乐业。凤家老祖将凤家交给儿子后,便销声匿迹了。

    有人说,他离开了万澜国,去寻找修炼之道。

    也有人说,他未能成功冲进玄王阶,已然离世。

    总之,众说纷纭,连凤家弟子们也不知哪个是真。

    在凤幽月的记忆中,她并未见过这位老祖宗,甚至连他的儿子、也就是凤苍的父亲,也从未见过。而凤苍也从未提起过。

    如今,凤血剑现世,是不是就意味着,凤家老祖真的已经不在了?

    “凤血剑是老祖宗的至爱,当年他在离开凤家之时,将此剑留了下来。从那以后,凤血剑便成了凤家至宝。”凤苍幽幽开口。

    而凤幽月却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离开凤家?”

    凤苍一顿,点了点头,“对,当年他离开了凤家。”

    “后来呢?一直没回来吗?”凤幽月又问。

    凤苍忽然长叹了一口气,“在你太爷爷去世时,他回来了。不过后来……”

    太爷爷去世?!

    凤幽月心中一个激灵,爷爷的父亲真的死了?!

    为何她从未听人提起过?

    “爷爷,太爷爷的死,为何我从未听你提过?”

    “提他作甚?”凤苍脸色一变,冷哼一声,眼神颇为复杂,“若不是他,老祖宗也不会……”

    话说了一半,凤苍张了张嘴,最后只得一声叹息。

    凤幽月眉头缓缓皱起,难道凤家发生过大家不知道的事?

    “陈年往事,不提也罢。该你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凤苍僵硬的转移了话题,将凤血剑从盒子里拿了出来。

    “当年老祖离开时,将这把凤血剑交给我。他说,要我把它交给值得的人。幽月,现在我把它交给你,希望你不要落了老祖和凤血剑的名声。”

    凤幽月垂头看着凤血剑,缓缓伸手接过。

    “爷爷,你把它给我,那其他长老那里,该如何交代?”

    凤苍闻言,冷哼一声,“该怎么交代就怎么交代。你可知凤凌那几个老东西眼馋了凤血剑这么久,为何迟迟不抢?”

    凤幽月挑眉,一脸疑问。

    “因为这凤血剑上的禁制,只有我和老祖知晓。他们即便抢了去,也是一把破铜烂铁!”凤苍心中得意,眼角染上笑意,“老祖宗当年亲自下的禁制,就是猜到了会有人心怀不轨。凤血剑我有决定权,你无需担心!好好使用它,为凤家争口气!”

    凤幽月看着凤血剑,缓缓点下了头。

    ……

    深夜,凤幽月回到挽月苑中,将凤血剑细细打量了一番。

    “的确是个宝贝,以后若是能得到高阶灵兽的兽丹,将它融进去,更能如虎添翼。”凤幽月喃喃自语了一番,随手甩出几个剑花,在月光下甚是耀眼。

    满意的点点头,凤幽月将凤血剑收入空间中,转身上了床。

    忽然,她身形一顿,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凤血剑上的禁制是老祖宗下的,也就是说……他还活着?!”

    若是凤老祖已死,他下的禁制必定早就失效。如今看这把凤血剑,想来凤老祖一定还活着!

    但是,人呢?

    为何从未在凤家出现过?

    凤幽月晃了晃脑袋,只觉得个中关系太过复杂。

    还是睡觉吧。

    大被一掀,眼睛一闭,一室安静。

    ……

    第二天清晨,凤幽月是被一阵敲锣打鼓的鞭炮声震醒的。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一脸懵逼的看着窗外模糊的人来人往,鞭炮声好似在耳边炸开。

    “什么鬼!”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扶苏和桑荷一身喜气的走了进来。

    “小姐你醒啦?”

    “小姐起床洗脸啦!”

    两个小丫头一左一右,把凤幽月从床上拽下来,又是穿衣又是洗漱,打理的井井有条。

    凤幽月:……什么情况?

    一脸懵逼。

    直到被扶苏和桑荷推出房间,凤幽月终于看清了外面的情形。

    凤苍、凤清岩、二长老等几个关系较亲的凤家人都站在院子里,地上洒满了鞭炮的碎屑,喜庆的红色衬得阳光也灿烂了几分。

    “出来了出来了!快放炮!”

    凤苍大吼一声,一个小厮激灵的跑到挽月苑门口,点燃了鞭炮。

    噼里啪啦——一声声脆响,把凤幽雪震得目瞪口呆。

    她开始产生怀疑,自己究竟是去比赛还是去嫁人?

    “哈哈,这孩子,吓傻了吧?”凤苍好笑的咧开嘴,拍了拍凤幽月的肩膀,“这是万澜国的习俗。五年大比总决赛那天,参赛者都要走这一遭,吓走晦气,迎来喜气。”

    凤幽月嘴角抽了抽,轻松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

    既然是家人的好意,她自然不会忤逆。按照凤苍的安排,她一步步走了流程,最后终于在万众期待中,前往了比武场。

    今日的天阑比武场,比任何一天都要热闹。

    大街小巷的人们,纷纷步伐匆匆,想要去占一个好位置。

    当凤幽月随同凤家弟子进入比武场时,观众席上早已经坐满了人。密密麻麻的人头看起来颇为壮观。

    参赛区内,也已经坐了许多人。大家见凤幽月入场,纷纷向这边看了过来。

    凤幽月,在众人眼中,也算是个传奇人物了。

    几个月前,还是个傻子。而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了万澜国前五强。

    所以说,莫欺少年穷。说不定哪个你看不上的小透明,改天摇身一变成为主宰你命运的神。

    破旧的赌坊内,原本挂在墙上的十个玄晶牌,如今变成了五个。

    上官玉、凤幽月、袁文涛、凤无涯、吴群,五个人的名字,在玄晶牌上熠熠生辉!

    所有人都知道,能走到如今这一步,这五个人的前途,将会不可限量!

    赌桌上,原本十个名字上堆叠的小山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五个大名,上面密密麻麻的堆着无数玄晶币。

    此时,仍然有人大把大把的将玄晶币往外掏,砸在自己期待的冠军身上。

    很快的,比武场各个区域安静了下来。裁判们鱼贯而入。

    凤幽月、上官玉、袁文涛、凤无涯、吴群五人,坐在参赛区的最前端。

    一名裁判拿着一个竹筒走了过来。他将竹筒置于桌上,骨哨一吹,高声开口。

    “五年大比总决赛,实行打擂制度!”

    “两守三攻!形式不限!”

    轰——!

    整个比武场,好似忽然沸腾的油锅,炸开了!

    打擂制度,顾名思义,就是有人守擂,有人挑战。

    而两守三攻,意思就是两人负责守擂,三人负责攻击。攻击方若是赢了,则变成守擂者。而原本的守擂者,则再也没有机会进行角逐。

    这种比赛模式,极为随意。若说公平,也是公平。但若说不公平,也是极大的不公平。

    因为没有规定平均挑战。

    也就是说,两人守擂,另外三人随意挑选这两人中的一个为对手。若是这三个人同时挑选同一个人,同时攻击,也不算犯规。

    自然,有人会说,这不公平!人多欺负人少!

    但,战场之上,本就是不公平的。你若有实力,大可以以一敌百!若是实力不够,那输了就是输了,滚回家玩去!

    如此简单粗暴的比赛规则,让大家的热血渐渐沸腾起来。

    而各个世家的人们,脸上都流露出担忧之色。

    在裁判的安排下,抽签时间到了。

    竹筒里有六只签子,两支守擂,三支打擂。裁判们将签子拿出来,给大家检查一遍后,重新放入竹筒,盖上盖子,猛烈晃动。

    很快的,竹筒落桌,盖子打开,露出相同的五支签子。

    “可以了,抽签吧。”

    凤幽月五人互相看了一眼,均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很快的,凤无涯第一个动了。在众人的注视中,他走上前,随手抽了一个签子,看也没看就交给了裁判。

    “凤无涯,打擂!”裁判高声大喊。

    凤家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凤无涯淡定的回到椅子上,随即,凤幽月站起了身。

    在众人的注视中,她稳步走到竹筒前,水眸一扫,抽出一个签子。

    翻开一看,挑了挑眉,勾唇笑了。

    大家被她莫名其妙的微笑搞得浑身发麻,特别是凤苍,恨不得亲自替她看一看。

    “凤幽月,守擂!”裁判高喊。

    “靠!”

    “卧槽!”

    “好手气!”

    有人惊讶的大叫,有人可惜的摇头,有人激动的大笑出声。

    凤家弟子一片哀叹,恨不得把签子塞回去,再帮凤幽月重新抽一次。

    作为当事人,凤幽月可以说是很淡定了。她回到位置上,懒洋洋的坐下,还不忘感叹一句,“啧,手气不错,一会儿让扶苏去帮我押一万玄晶币,赌我自己赢。”

    众人:……你这么自恋,凤家主知道吗?

    在一片绝倒声中,另三人也很快抽了签。

    最后的结果是:上官玉和凤幽月,守擂!凤无涯、吴群、袁文涛,打擂!

    这名单一出来,凤苍眼前一黑。

    尼玛吴家和护国公府,都和凤家有过节!特别是护国公府,可是杀子之仇啊!

    凤苍一脸忧心,很怕袁文涛和吴群会同时选择凤幽月。

    ……

    凤幽月缓缓走上擂台,一身红色劲装,在阳光下分外夺目。

    她走到擂台正中央站定,背脊笔直,双手负于身后。

    这时,在一旁的擂台上,上官玉飘然而落。

    凤幽月扭头看过去,正好和上官玉的视线对上。

    一明艳,一淡雅,两道视线在空中相交。

    上官玉颔首点头,凤幽月勾唇一笑,打了个招呼。

    两人就这么并肩站在两个擂台上,颇有些同病相怜的意思。

    在裁判的哨声中,三名打擂者上场。

    凤无涯没有任何犹豫的走向了上官玉的擂台。而吴群和袁文涛,互相看了一眼,齐齐向凤幽月的方向走去。

    众人‘轰’的一声,一阵喧哗。

    凤幽月双手环臂,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个人,挑了挑眉。

    “二位是想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上?”

    袁文涛看着姿态轻松的少女,长眸微眯,“吴兄先请吧。”说着,推到擂台边上。

    吴群也不推脱,冲凤幽月随意抱了一拳。

    吴家和凤家因为凤清岩和吴倩的婚事,积怨已久。吴群是吴倩的侄子,按理说,应该偏帮自家才是。

    但他一直对上官龙那个姑父喜欢不起来,对凤清岩倒是有几分欣赏。经过这几日的接触,对凤幽月也是另眼相看了几分。

    至于他的妹妹吴雪,他虽然疼爱,但却也没那么是非不分。

    但,对凤幽月的埋怨还是有的。

    吴雪毕竟是姑娘家,吴群责怪凤幽月太过斤斤计较。

    他在心中感叹了一番,面上不显,礼貌的颔首点头。

    “六小姐,得罪……”

    话还没说完,一个火红的身影好似离弦之箭,飞快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浑厚的玄气铺天盖地向自己落下,吴群胸口一滞,动作迟缓了几分。

    就趁这时,凤幽月素手翻飞,化为虚影,落下一连串巴掌!

    吴群没想到凤幽月会如此不按套路出牌,一时间被打的无力还手。

    “无耻!”他大怒道。

    凤幽月无所谓的轻笑一声,一挑二,谁有心思跟你谦谦君子?管他什么缺德阴损,赢才是王道!

    吴群虽然被打的措手不及,但实力到底摆在那儿,很快就稳了下来。

    他心知自己玄师二阶的实力不如凤幽月,迅速唤出了武器和契约兽。

    一阵紫色光芒大盛,震耳的咆哮声起,一头大熊凭空而出。

    大熊体积巨大,好似铁塔一般,浑身覆盖着紫色皮毛,双目赤红,那巨大的熊掌甚至比凤幽月一个脑袋还要大。

    五阶玄兽!紫火雷熊!

    紫火雷熊,拥有火和雷双重属性。这头更是即将步入灵兽阶,是吴家耗费了巨大人力才猎到的。

    此兽一出,整个擂台跟着晃动了许久。

    凤幽月看着那铁塔般的紫火雷熊,莫名的有些心痒痒。同样是雷属性,也不知这笨熊和玄冥狼比相差几何。

    不过想归想,她并没有把小冥拿出来的打算。

    毕竟,神兽太过刺眼,她还是小心为上。

    吴群站在紫火雷雄的头上,快速向这边冲来。紫火雷熊的身体虽然笨拙,但速度却是很快,只是眨眼之间,便冲到了凤幽月身前。

    “小火!”一声娇喝,红光大盛,小火从空间中滚了出来。

    它的头上挂着几片树叶,嘴里正吧唧吧唧的吃着东西,很显然,刚刚正在吃东西。

    品尝美食被打断了,小火很生气。

    毛茸茸的小爪子一叉腰,小火‘吱吱吱’愤怒的叫了几声,小嘴一张,一连串火球冲向紫火雷熊。

    吴群深知这些小火球的厉害,脸色一变,立刻命令紫火雷熊离开。

    然而,小火哪里允许。

    它一个闪身,身形一晃,眨眼间爬到了紫火雷熊的身上。

    一连串火球吐出来,紫色的皮毛瞬间烧焦一片。

    小火犹嫌不够,锋利的爪子乱飞,带下一片紫毛。

    凤幽月趁此机会,飞身一跃,将吴群从紫火雷熊身上拽了下来。

    吴群心中恼怒,甩手一个暴击,和凤幽月缠斗在一起。

    袁文涛站在擂台边上,一直沉默的观察着两人的情况。

    很快的,他发现吴群开始败落。

    凤幽月的攻击凶猛无比,招招下死手。最让人在意的是,不知她是跟谁学的招数,有些袁文涛根本连见都没见过。

    此时,凤幽月一掌拍在吴群的后背上,随即化掌为指,随意在他身上一戳。

    吴群身上忽然一麻,险些没有站稳。

    凤幽月借此机会,欺身而上,幻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身子好似无骨之蛇,诡异的拧到吴群身前,匕首紧紧铁柱吴群的喉咙。

    吴群大惊,身子向后退去,可凤幽月却好似附骨之疽,紧随而上。

    吴群被缠得一时没了章法,手动的动作更加慌乱起来。

    而另一边,小火和紫火雷熊打的如火如荼,不可开交。

    紫火雷熊不愧是即将成为灵兽的五阶玄兽,实力比之孙庭杉的帝王蛇,还要高出一筹。

    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小火,虽然只是四阶玄兽,但速度奇快,攻击也极为骇人。每每出手,必定见血。

    两兽打的难分伯仲,吴群又逐渐败落,袁文涛脸色一沉,心中微动,跃然冲到台上,手中长剑直逼凤幽月的后背。

    雾草!偷袭!

    众人大惊失色,破口大骂,太缺德了!

    可袁文涛哪里管别人说什么,他飞身而上,长剑直取凤幽月后背心口处。

    吴群已然看到了袁文涛出手,他只是犹豫了瞬间,便欺身而上,将凤幽月紧紧缠住,使得她无暇分身。

    锋利的长剑在阳光下泛着冷光,凤幽月的后背,完全暴露在袁文涛面前。

    袁文涛勾唇一笑,眼底暗色渐浓,速度更是快了几分。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手臂一伸,长剑猛然一刺,直直刺入了凤幽月的身体!

    凤苍‘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凤清岩的茶杯几乎捏碎。凤家人脸色一变,紧紧握拳。

    云陌坐于太师椅上,轻轻扫了一眼得意的吴家老爷子吴准,不屑的轻笑一声。

    长剑刺入凤幽月的身体,袁文涛得意一笑。

    而就在下一刻,他的笑容僵住,表情开始龟裂。

    面前的凤幽月,身形渐渐变淡,最后化为无数碎片,消散于空气之中。

    而在吴群的身后,一个完好无损的凤幽月,嘴角勾着冷笑,好似来自九幽地狱的魔鬼。

    袁文涛的眼睛蓦然睁大,还没来得及提醒吴群小心。凤幽月的拳头,便落了下来。

    冲天一拳夹杂着属于玄师五阶强者的玄力,直直落在吴群的后背上。

    一口鲜血喷出,血花漫天而起。

    刺骨的疼痛蔓延四肢百骸,吴群一时愣住了。

    凤幽月并没有就此停住,娇小的拳头化掌,双掌齐落,一连串巴掌翻飞,带着火红色的火焰。

    华贵的锦袍被混沌火烧毁,小麦色的皮肤散发出烤肉的味道。

    吴群猛然间一个激灵,终于清醒过来。背后的皮肤,剧烈的疼痛。

    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生命受到威胁,紫火雷熊更加狂躁了。小火虽然体积小,却丝毫不落下风,将紫火雷熊缠得紧紧的。

    袁文涛没想到凤幽月竟然来了个金蝉脱壳,他甚至没看清她是如何逃脱的。

    “想偷袭?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凤幽月轻蔑的笑了一声,右手在虚空一握,抓过烈火鞭,猛然挥出!

    赤红色火焰散发着灼人的温度,浑厚的玄力汹涌而出。

    袁文涛心中大惊,连忙向后退去,想要躲开凤幽月的攻击。

    然而他只有玄师五阶,哪里是凤幽月的对手!

    啪——!

    一声脆响,烈火鞭落于袁文涛的身上,顿时皮开肉绽!

    袁文涛身体一疼,心中燃起熊熊怒火。

    不识好歹的女人!

    心中大骂一声,袁文涛忽的一个转身,手中长剑光芒大盛!

    同时,刺眼夺目的金色光芒忽然从他的身体炸开,一声清脆嘹亮的长鸣响彻天际!

    “唳——!”

    金光缓缓消散,一只金色的大鸟出现在袁文涛的头顶。大鸟通体覆盖着金色羽毛,双翅坚硬如铁,坚硬的鸟喙在阳光下散发着点点寒光。一双鹰眼更是凌厉冰冷,不见丝毫人气。

    金翼鸟,四阶金属性玄兽!擅长近身攻击!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金翼鸟仰天长鸣,冲天而起,随即俯冲而下,坚硬的鸟喙直冲凤幽月的头顶。

    而袁文修,则手握长剑,同吴群一起,和凤幽月缠斗起来。

    “吱吱吱!”小火看到凤幽月被缠住,心中大急,叫个不停,火球更是吐得迅猛。

    紫火雷熊的皮毛已然全被烧焦,紫熊彻底变成了焦熊。

    擂台上,颜色各异的光芒交织成一片,耀眼夺目,却又危险非常。

    大家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几个人的身影,不想错过任何精彩的瞬间。

    而另一边,凤无涯和上官玉的打斗,已经进入了尾声。

    上官玉如今是玄师六阶,凤无涯并不是她的对手。

    不过,凤无涯并没有草草认输,而是借此机会,试图打破自己的瓶颈。

    两人互相抱拳,在裁判宣布了比赛结果后,一脸淡定的走了下去。

    输的一脸淡定,赢得也一脸淡定,唯有观众很不淡定。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还在找”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