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汉密斯的安排
    “那就告诉他。”借口都找好了,肖扬也没再多想,当即就拿出手机,给汉密斯打了过去。可拨号刚拨出去,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行,米国东海岸,现在是半夜,民用卫星,怎么可能有拍照的能力?”

    “呃……”阿曼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颇为尴尬的说到:“忘记这回事了,那就说偶然从某国的卫星管理中心搜集到的照片,他总不可能要求我们说出到底从哪个国家得到的……”

    也是,反正只是一个借口,或许汉密斯知道这是借口,但他也不会乱问。

    肖扬再次拨通了汉密斯的号码。

    今晚注定了是海军无数人的不眠之夜,哪怕已经是半夜,汉密斯这会儿也已经从家里到达了办公室,接到肖扬的电话,他还以为是来打听消息的。

    “我这边偶然得到了一个消息,我觉得非常有必要通知你一声,你在自己的办公室?”

    听着肖扬这话,多年的合作让他知道只怕又有什么了不得的消息,挥了挥手示意汇报事情最新进展的助理先出去,自己又起身把门给关好并反锁,“说吧……”

    “你打电话给我之后,我就让人开始调查这方面的一些事,偶然的机会,从一个卫星管理中心得到了一些照片,照片我等下传给你……事发位置附近海域,当时有几艘船,我们认为其中一艘游艇有嫌疑,所以间断的追踪了这艘游艇,而就在十分钟前,游艇突然转向驶往大西洋深处,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下面人大概能猜到方向,所以查了一下,发现你们在古巴的海军基地出动了两架战机……这事,应该是你安排的吧?”

    听明白他话中潜在的意思,汉密斯根本没心思去多想肖扬他们的“偶然”是个怎么的偶然法,也无心去追问怎么一查就查到两架战机紧急起飞的事,他只是用异常凝重的语气问到:“你确定这两件事有关联?”

    见他不问,肖扬也是松了一口气,心想就算他事后反应过来,想必也不好意思再问了吧。

    “我并不能确定,不过在那之前,那艘游艇是朝北航行的,但是古巴那边的命令到达,游艇马上转向。这中间是否有联系,又是否是巧合,我都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如果唐德的事件是九头蛇策划的,那么他们就有这个能耐,你是不是可以借这个机会好好查一查?事情才过去十分钟而已,应该能查到点什么东西的。”

    调查可能的内鬼,越快就越有可能查到线索。命令出去,对方就能够得到消息,汉密斯能够想象肖扬的话一旦成真,这个内鬼的位置会有多么重要,或许就在自己的身边,又或者海军总部某个高级官员?

    不管可能性有多大,这会儿他都决定不再耽误时间,“等下你把相关照片发给我,我先去安排。”

    放下电话,肖扬马上就让米麒麟把相关卫星照片给整理一下,给汉密斯发一份过去,“之前的不要太过详细,否则的话,他很难相信我们只是偶然得到这些东西的……”

    米麒麟笑了笑,这种事,他可不是第一次干了,可谓是驾轻就熟,“我知道了,放心吧,保证他找不出什么岔子来的……”

    要查出内鬼,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最起码对汉密斯来说是如此。

    因为第一时间知晓自己这个决定的,也就那么些人,只要盯着这些人,就能够发现端倪,挂了和肖扬的电话,他马上就用自己的口袋里面的另外一个手机发出了一条指令,吩咐自己那个一直隐藏在海底下的部门开始调查这件事。

    他这个部门,是有独立的办公场所的,但在那里办公的人,基本只是一些负责处理信息以及管理后勤的人,行动人员,是从来都不会去那里的,而所有的行动人员,如同cia一般,身份是各种各样,平民、政府人员、社会名流等等。

    海军内部,有他自己的便利,当然也不会缺少成员的,命令下达下去,他下面的人马上就开始行动了。

    当四十分钟后,两架战机在茫茫大海中发现游艇、并把这个消息汇报上来时,他同时接到部门成员的报告,说是发现了嫌疑人。

    ……

    肖扬是到中午的时候接到汉密斯的电话的,当他得知海军总部确实有人走漏消息,而且身份是海军部作战参谋,也是吃了一惊。

    这可是米军从觉察九头蛇这个组织到现在、发现身份最高的一个人。

    作战参谋,这可是将军级别啊。

    <

    br />

    “你现在准备怎么做?直接控制,还是……”他问汉密斯。

    既然证实有人走漏消息,那么那艘游艇有问题那也是肯定的,相比起怎么对付游艇,他更有兴趣知道米军怎么对待这个高级内鬼。

    “这件事,我现在没有告诉任何人,对我们来说,这个人是不会跑的,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处理那艘游艇,那里可是大西洋深处,海军最近的军舰,也距离他们有两天的航程……”

    这是放长线?

    肖扬承认,如果是自己也会是同样的选择,一个未知的存在,可能带来巨大的破坏和损失,但一个已知的内鬼,能做什么?

    至于那艘游艇……

    “你可以想个办法把游艇给引诱回来,通过那个人,传递一些消息肯定不难的,你说呢?”

    没有把这事告诉任何人,汉密斯下意识的只是考虑不去动他,却没想到可以利用他,听到肖扬这么一说,他笑着说到:“在打电话之前,我就在想着和你说一说这件事,可能会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果然没让我失望。”

    肖扬可不会觉得这主意有多么了不起,汉密斯之所以没想到,那只是暂时性的当局者迷而已,静下心来,说不定就是分分钟钟考虑到的事,有什么好得意的?

    “那是因为你的事情太多了,安静下来,你也很快就能想到,尽快安排吧,我是真想知道,游艇只是攻击飞机的道具,还是我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

    “说不定两种可能都存在的。”汉密斯应了一句,没等他有什么回复,就说自己马上去安排,有消息会通知他,然后挂了电话。

    ……

    如肖扬所说,既然知道了内鬼的存在,要通过对方释放一个假的信号引诱游艇靠近海岸线,确实不是多难的事。相比起横渡大西洋,无论是北上进入加拿大,或者南下中美或南美,显然更实际。

    往东,再无补给之地,其他地方则不同,沿线不管到哪个国家,都能找到补给的港口,大型游艇虽然有远洋能力,但海上并不是没有风险的,完全有机会去避开这个风险,游艇上的人会怎么去选择?

    不管是汉密斯还是肖扬,他们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应该选择东向之外的线路,而只要他们有了其他选择,米军完全有能力在他们前方布下口袋。

    船不同于战机,数百公里的距离一个小时或者几十分钟就能到达,而是需要上十个小时或者几十个小时,加上安排的话也需要时间来反应,肖扬知道汉密斯听取了自己的意见,也就不着急了,安心的等待了起来。

    汉密斯和肖扬聊完,脑子里面就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放下电话之后,他只是考虑了三五分钟,然后就开始安排起来。

    他和肖扬有同样的想法:这事应该不会太难。

    不过这么想却并不代表他就不重视此事了,把事情交代下去,同时也交代事情有任何的变动,第一时间报告给他,这才处理起别的事情来。

    赛尔号的事,就是他眼下必须处理的事,唐德是离开了赛尔号,但事情远远说不上解决了,眼下还不清楚赛尔号上是否有唐德的同党,所以肖扬说赛尔号是个不稳定因素,也不是凭白之言,而且当时肖扬都说了希望赛尔号能够尽快离开库托斯,难道还真等库托斯市政府发出正式的照会?

    当初肖扬答应他赛尔号可以靠港,完全是因为双方的私谊,他不可能为了公事而损害了彼此之间的关系。

    让赛尔号加快维修进度,并且调动另外一艘驱逐舰靠近库托斯海域准备随时接应,一通通电话下去,确定该安排的都安排了,这才让他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波顿的死亡,让驱逐舰的维修工作也停了下来,不过在这之前,维修工作已基本进入尾声,重新启动,也不需要太久就结束了。

    当肖扬接到消息,说是驱逐舰准备离港,请求港口方面协助,他还有些意外,当然更多的是放松,一直以来,他和阿曼等人都认为当初答应汉密斯是个错误,眼下终于要离开了,真是太好了。

    尽量压抑着心中的欢喜,他淡然的说自己知道了,可给港口管理处那边马克的电话里却是说到:“你马上安排他们离港,要人给人,要拖船就安排拖船,没有拖船,从新港那边调,其他货轮,可以暂缓一下没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