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飞机失事
    全部安排好,肖扬也可以放心的睡个觉了,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更大的意外还在后面。

    回到家里,家里人早已睡着了,也没想要吵醒谁,他一个人睡在了自己的书房,为了应付这种情况,书房里面也是安放了床的,他也不是第一次睡书房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老天爷居然下起了雨。

    “这也真是怪了。”雨势不小,也就没办法出去跑步了,和小七段虎站在进门的台阶上,三人脸色颇为怪异,这时候是索马里兰的旱季,往常数个月都不会见到一滴雨,这会儿居然下起雨来了?

    肖扬看了看天,阴沉沉的,看样子还有阵子下,“昨晚看起来天上都没什么变化,看这样子还会落一段时间,莫非今年雨季提前来了,不管了,今天就在健身房动一动就好了,你们随意。”

    在屋内自然不需要两人跟着,不过小七他们也是活动惯了的,早上起来不活动一下反而浑身没劲,于是三人转身回了屋内健身房。

    活动开来,屋里赵楠等人也陆续起来了,问起肖扬昨夜什么时候回来的,一家人闲扯了一下,然后各自洗漱弄早餐、吃早餐。

    出门的时候,也才八点不到,让小七先不去公司,肖扬准备到码头上去看看,昨夜善后的事交给下面人,结果什么个情况也不知道,反正没事,去看看也好。

    到达码头,正好碰上马克从家里过来,昨夜的事他也参与了,于是没有再去找谁打听,把他招呼过来询问了一番,得知赛尔号上并无异常,他心里也就有数了。

    “虽然是没事了,但该有的警惕还是要有的,盯紧一点,别出什么问题。”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他也没有多留,和马克聊了一会儿就回了公司,而就在他回到公司、车子刚在停车场停下,还没来得及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电话响起来了。

    一边打开车门下车,他一边掏出了电话,看到是汉密斯的号码,也没多想,马上接通了起来。

    “你说什么?”当听着电话里面汉密斯所言,他惊呼了出来。

    “你听得没错,就在二十分钟前,押送唐德的飞机在维尔京群岛西北海域失联,刚刚我们得到消息,证实飞机失事……”

    意外?还是人为?

    “是意外还是……”

    “不是意外。”汉密斯语气很冷,“虽然是公务机,不过有经过改装的,在失联之前,我们接到机组人员的通讯说有导弹锁定了飞机……”

    米国的军政部门财大气粗,拥有自己的公务机并不是多稀奇的事,cia之流,可是拥有十架以上的私人公务飞机的,海军自然也是有的,昨夜吉布提那边的海军军法处人员过来,正是动用了第五舰队的公务机,这一点肖扬非常清楚。

    而对于公务机改装的事,他更不意外,因为他们的几架公务机,都有过这种类似的改装。他意外的事,飞机的航线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他们这边也有几架商务机,所以对商务机的飞行也是相当的熟悉,在别国领域不说,公海之上,公务机可不存在什么固定的航线的,也就是说如果有什么人想要弄到飞机的航线,那是相当有难度的,导弹为什么能锁定?

    加勒比西北海域上空,可是有着民用航线的,对方为什么能准确找到这架飞机?

    除非对方一直有跟踪这架飞机,不过这似乎也说不过去啊,从汉密斯决定对唐德采取措施到军法处的人过来库托斯,中间也就几个小时而已,对方的速度能这么快?

    可不是这样的话,那又是什么一个情况?

    这事,怎么看都有种诡异的感觉啊。

    “我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准确的找到这架飞机的。”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告诉你这个消息,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的意见?”肖扬迟疑了一下,考虑是不是要把自己心中的怀疑说出来。

    “嗯。”汉密斯重重的应了一声,也不担心肖扬会怎么看,自曝其丑的说到:“这个事情的发生,让我太意外了,这个时候,我不认为谁适合商量这个事情。”

    肖扬咧嘴无声一笑,暗道原来这家伙也想到了自己考虑的那些东西。既然这样的话,倒也不用担心他接受不了,于是说到:

    “我现在考虑三种可能,第一种,问题出在唐德身上,有人知晓他的行踪,而他知道的东西,背后的人不希望被你们所知;第二种:军法处的人有问题,或者不小心泄露了消息和行踪;最后一种:那就是你那边有人出了问题。你应该知道,从你做出决定到军法处的人到库托斯,中间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这几个小时里面,没有极为准确的消息来源,对方不可能弄到飞机的行踪的。”

    汉密斯听了之后久久没有言语,前两种还好,如果是最后一种可能,那问题就大了。

    自己这边,知道这件事的,都是自己的亲信,其中任何一个出问题,后果是相当的严重,对方假如是最初怀疑的九头蛇,自己这几个亲信属下,除了极少的顶级机密,他们都是知道的,那岂不是等于这些年的工作,绝大部分是白做了?

    “千万别是最后一种,我想你也不希望是吧?”

    “当然。”肖扬苦笑,他怎么可能希望是最后一种可能?如果消息真是汉密斯那边泄露的,不用想都知道,也就那么几个人,而这几个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汉密斯和自己这方合作的事,那样的话,岂不是等于自己这边也正式暴露了?

    “我们肯定不希望是这样,可是对你来说,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是一个很严重的事。能确定飞机坠毁的确切位置吗?黑匣子,应该会对调查有一定的帮助吧。”

    无论有没有帮助,黑匣子的打捞是肯定的,而且残骸也能够帮助判断致使飞机坠毁的导弹是什么型号,说不定从这方面能得到一些线索。

    “打捞是肯定的,但前提是找到坠机的地点,海上不同陆地,想要找到……这边现在还不能确定。” 就算知道失事的空域准确位置,但要找到坠机的地点却并不容易,海上不同陆地,根本没有太多的痕迹可寻。

    陆地上,无论坠落在无人荒野还是原始森林,都会有很明显的痕迹,可海上不同,先不说飞机当时的飞行姿态、速度等必要因素,不能精确确定的风、海流等等,足以让坠机位置偏移数十公里或者数百公里,再加上海里深度的问题,想要打捞,何其的艰难?

    在未得到详细的情况之前,打不打捞,现在汉密斯也无法确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