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又一个硬骨头
    打完电话仅仅不到二十分钟,之前从吉布提过来的调查员之一就出现在了公司外面,听到岗哨那边的消息,肖扬当即安排人把他送去了训练中心。

    调查处的人自有他们的一套行事依据,见面半个小时,对方就离开训练基地回到舰上,而很快,汉密斯的电话打过来了。

    “会从吉布提调集人手过来宣布对唐德的解职,当然这只是一种手段,为了防止海军机制的失败,你的人还是需要准备,我从吉布提那边只能指派合适的人过来,不会调动太多人手……时间上,你认为什么时候合适?”

    任何部队防止最高指挥官作乱,肯定是有预防机制的,米军在这方面是什么样的制度,肖扬没有去关心过,但想想也知道,无非是派出合适的人真面提出对唐德的解职并控制起来。这种手段,正常情况下是没问题的,但要考虑唐德只是个人、还是已经全部掌控了正艘舰。

    如果是后者,所谓合适的人派过去,只是让人家正式叛变而已,这种情况下,武力控制整艘舰就成了最后的保障。

    不说汉密斯不可能一下子从吉布提抽调几百人甚至千人来此,就算他有这个想法,库托斯这边也是不会允许的,他很识趣的没有提起,肖扬当然也在这方面配合他。

    “没问题,我马上开始召集人手……时间,我觉得还是晚上吧。”

    晚上肯定更利于人员的调动,这一点是无需置疑的。

    汉密斯本来也是倾向这个时间,只是考虑这里并不是他们的地盘,需要确认而已,“ok,那就晚上。”

    商量好具体的时间,两人各自开始准备。

    反正时间足够充足,肖扬也没急着打电话召集人手,而是和阿曼交流了一番,这才给小伊万、吴思安几个打电话。

    当然,汤健那边也是不会忘记的,他们这边的行动一旦失败,那么汤健他们那边就成了最后的保障,不管情况怎么样,最起码可以让事情不会到最坏的程度。

    时间很快到了傍晚,一切准备妥当,就等吉布提来人和五个小时之后的行动了。

    正常的下班,肖扬几人在一起商量了之后各自回家,就如往常一样。

    …………

    事情不需要肖扬和阿曼出面,不过到了快零点,他们也没在家里睡觉,而是从家里出门,来到了码头。

    这些天军舰上实施了管制,这个时候除了值班人员,其余人早已休息,而港口也在刻意的安排下,已经没多少人在了,数百人在夜色的掩护下从训练基地来到港口码头,并没有引来太大的动静。

    具体事情由吴思安、小伊万几个指挥,两人在公司呆了一阵,看着预定的行动时间将近,码头也传来消息说人员已经到位,于是他们也离开公司,来到码头。

    港口管理公司的安保部临时作为行动指挥中心,几个小时之前临时从吉布提调过来的米国海军人员也在这里,他们之前是由阿迪斯接待的,这会儿也是肖扬和他们初见,海军方面对此事的事件颇为重视,派过来的人地位相当的高,带队人为第五舰队军法处的一位大校。

    别看军法处的人全部是文职,似乎都没什么实权,实际上他们在军队内部的权限是相当高的,就连胡子没剃干净这种小事,他们都有足够的权限来管,而且还不用考虑对象的职衔,小到最底层的士兵,上到将军,他们都可以直言。

    当然了,这也只是比喻而言,米军对这种剃胡子的事情并不严格,就算有相关军容的规定,军法部的人也不会如此生硬的去监督,之所以这么说,只是说明他们的权限而已。

    整个第五舰队,军法处最高负责人也就是少将而已,这次能派出一个上校来,已经足够说明他们的重视了。

    这样一个人,肖扬他们不需要巴结,但也不会刻意去轻慢,和对方虚伪的客套了一会,就说起行动的事情来。

    而对于军法处的人来说,此次的事情还需要肖扬他们的大力配合,自然也不会摆什么姿态,哪怕已经和阿迪斯等人商量过其中细节,这会儿还是和两人再次说了起来。

    拾遗补漏,再次说了一遍,时间也就到了。

    各自看了一下手表,“行动吧。”

    军法处的几人点了点头,看了看阿迪斯等人,得到他们的回应,挥手出门上车,出发。

    …………

    事情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军法处的身份足够震慑普通的士兵,到达码头,他们很顺利的通过岗哨,然后登舰,在海军调查处人员的带领下,第一时间进入了舰长舱室,并且控制了对方。

    目标被控制,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说了,让xo接任临时舰长,全舰通报并处理善后,调查处的人协助处理,军法处带着人第一时间离舰。

    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肖扬等人,唐德并不意外。

    他知道,如果没有库托斯这边地头蛇的允许,军法处的人是不敢轻易登舰的,“真是没想到再一次见面会是这种情况,现在我后悔没坚持当初的建议……如果有选择,我一定不会来库托斯,我想事情和你们有很大的关系吧?”

    肖扬盯着唐德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突然一笑,“可惜说这个已经太迟了,我想问一个问题,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这次赛尔号来库托斯,目标是我们还是?”

    唐德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这个我不能说。”

    看着他眼神中的坚定,肖扬知道自己的问题是得不到答案了,不过从他这话也能判断出来他的目的肯定和这边是有关系的,他倒是有些庆幸,如果不是波顿过来,换个人的话,那就没有凶杀案了,他们也说不得根本发现不了此事。

    岂不是说唐德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这次真是有些巧合啊,老天爷站在他们这一边啊。

    这些天,他对唐德这个人也有了一些了解,基本能确定他不会是那种偏激心思的人,走到这一步应该更多是被迫挟或者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心里有些惋惜。

    海军总部要求立即把人带回本土,机场那边的飞机也已经在等待了,他们也没有再耽搁军法处的人,派人开车送他们去机场,留下几个副手安排这边,阿迪斯建议去吃点东西,于是几人开车来到海滨大道找了一家还在营业的餐厅进了里面。

    “这又是一个难啃的骨头啊。”这时候餐厅没什么人了,但几人还是找了个小包厢,点好东西等服务员离开,阿曼就叹气说到。

    小伊万点头,“这个人,想让他开口是很难的,我想应该是某种原因让他不能开口,而且我看他,也不是那种……误入歧途的人。”

    几人听着他说话说一截停了下来还奇怪,直到他用华语说出后面半截,才知道他一时间没想到英语该用怎么样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纷纷轻笑了几声。

    确实,不管事实的真相如何,起码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唐德也算是误入歧途了吧。

    要说对此事感触最深的当然还是马特,毕竟他们两人是旧识,尽管没多少私谊,这会儿他不免情绪不高,“我是真没想到会这样,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当年在舰上,军官当中,他是最受士兵欢迎的……”

    话题可不是讨论唐德这个人的人品,听着他感叹了几句,肖扬又把话题转了回来,“我估计米军那边,也不太可能从他嘴里得到太多的东西,除非我们能够查到他这么做的原因……可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大狗那里,今天查了一下午,没有查到一点有用的东西,查来查去,都是些明面上的……”

    不管唐德背后是有个人还是有个组织,他绝对不会是那种忠诚于背后之人的人,之所以不会开口,肯定是别的原因,这些是肖扬他们能够肯定的,只是这一切都只是他们的分析,一时间根本找不到可查的线索,实在让人有种无力感。

    闲扯一阵,吃过东西填了下肚子,他们也没有多呆,除了餐厅然后就分道扬镳,有事的处理事情,没事的就回家了。

    肖扬一上车,就拿出电话给汉密斯拨了过去,事情结果不需要他来通报,但有些事是可以沟通一下的。

    “唐德背后有个组织应该是可以肯定的,之前我们有过短暂的交流,我觉得想让他开口,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不会忠于什么人或者什么组织,而是有什么另外的原因……波顿死亡,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让他开口,才能知晓他们这次的目的,所以啊,我们要想办法查清楚背后是不是另有什么事情让他顾忌着不开口,比他自己未来的生活更重要的事,我想应该不会太多吧,我们这边不会放弃,你那边也加紧一下,我想最有可能的还是你那边,毕竟很多事,你比我更方便去调查……”

    汉密斯并不知道唐德的态度,但不会去怀疑肖扬的判断,考虑了一会儿之后,他就点头了,“我知道了,等下我会让军法处的人就在飞机上对唐德进行问询,结果如你所说,那么调查马上开始……”

    “嗯,这样最好。军舰的事,你尽快派人弄好,我现在是怕了这玩意,多停在这里一天,我就多担心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