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不是意外
    ,精彩小说免费!

    “你不是已经有决定了?”阿曼头也不抬的回答。

    肖扬嘿嘿一笑。确实如此,如果没有决定,怎么可能会如此快速离开,还让吴思安做出种种安排?为的就是避免消息泄露。

    “我觉得这事并不像单纯的凶杀案,这人一看就知道不是蠢货,为什么会选择在军舰上动手?而且,当他确定我们人的身份之后马上就放弃了抵抗,这似乎也有些不正常啊。”

    “确实不太正常。不清楚我们这边安排的情况下,以他的能力,不可能不试着突围的,最起码要是我的话,我绝对不会直接放弃抵抗。”阿曼说着自己的想法。

    一个多次历经战场的人,绝对不会是那种怕死的人,在他们看来,被俘是比被杀更可怕的事,对方的履历里记载得很清楚,伊拉克、阿富汗两地服役超过三年时间,期间经历大大小小的战事数十场,其中受伤数次,毙敌几十人,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轻易放弃抵抗?

    肖扬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产生了暂时瞒住米军的想法,和阿曼聊了几句,车子就到达了训练基地,于是两人停止了谈话,和先一步回来、已经站在门口等待的吴思安进了众多营房中的一间。

    营房里,目标已经坐在了椅子上,三人走进去各自拿椅子坐下,吴思安示意看守人员把目标的头套取掉,又让把他的绑着的手给松开,然后示意他们出去。

    “好了,这里没有其他人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说了。”等着对方活动了一下手腕,阿曼这才慢慢的说到。

    对方眼神中依旧没有特别的波动,只是在三人脸上转了一圈,然后说到:“十年前,我在伊拉克见过你们,佣兵组织里面鼎鼎大名的血狼和黑曼巴……”

    听着他似是回忆的自我介绍,肖扬几人并没有出言打断他,只是安静的听着,表达出了足够的耐心来,而这人也没有说太久,很快就话锋一转,脸上带着一丝神秘的笑意说到:“你们是不是在想着我到底是不是杀了波顿的人?哦,波顿就是那位船舶维修工,不过我估计你们也应该知道了吧……”

    “没错。他确实是我杀的。你们是不是又在奇怪,我为什么会选择在军舰上动手?明知道自己很难逃脱调查……那是我没办法,我很早就想干掉这个家伙了,只是找不到机会啊……”

    听着这家伙的话,肖扬心中在想:这家伙脑袋是不是有些问题?说起话来,挺神经质的啊。

    不过想是这样想,他的脸上可没表露出来什么不对的表情。

    “说太多都是白说,有一个消息,我说出来,你们就知道这个人是该死的,很多人以为波顿在退役之后就当他的船舶工人,实际上这只是他的一个身份而已,他还有一个cia秘密特工的身份,而他曾经策划了埃及民众和军警之间的冲突,那一次,埃及国内死亡人数达数百人,我妹妹当时在埃及旅游,然后没有再回去,我父亲和母亲在十二年前出车祸去了天国,妹妹是我唯一的亲人……”

    难怪这家伙拼着自己会被抓都要把人给干掉,唯一的亲人间接死在对方手里,他怎么可能会放过?听他的话,他这些年一直在筹划此事,只是没找到机会啊。

    不过cia秘密特工,这又是怎么回事?之前米麒麟那边对那个叫波顿的人做了详细的调查,可没有发现这个,要知道就算秘密特工,那也是有档案的,不可能查不到啊。

    这些疑问,不可能当着这人的面来说的,两人只能先压在心里,先处理起眼下的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这些可不能让我们不把你交给米军。”

    对方笑了笑,说了一句:“当然有我的理由,而且我能肯定你们不会把我交出去的,”然后又停了下来,只是看着两人。

    谈条件?筹码足够的话,肖扬他们肯定是没问题,和米国人合作归合作,但有足够好处的话,他们也不建议做点小手脚的。

    肖扬看了一眼阿曼,朝他点了点头,微笑着说到:“那就看你的理由值不值得我们这么做。”

    “绝对值得。”对方信心满满的样子,也不用两人催促,接着就说出了他的理由;双方达成了协议,自然就看他的筹码够不够了。

    “赛尔号最初出现问题的时候,你们知道在哪里吗?那时候距离柏拉培不到四百公里,而距离也门的亚丁港,不到三百公里。”

    亚丁湾这片区域,肖扬他们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听他一说,两人就能大概知道当时赛尔号驱逐舰是在亚丁湾中部区域主航道上,这个位置,距离库托斯超过五百公里。

    为什么舍近求远?柏拉培港,只要和索马里兰政府沟通,他们是会同意军舰靠港维修的,另外也门的亚丁港,这个港口是米军的一个备用补给港口,为什么不进入这两个港维修,而跑到更远的库托斯港口来?

    看着对方一副卖关子的模样,肖扬恨不得给他脸上来一拳狠的。

    “好吧,说出你知道的,然后你可以离开了。”

    “不,我不能离开,最起码现在不能离开,军方会找我,cia也会找我,在非洲,我没把握逃脱他们的追踪。”

    驱逐舰的到来不是意外。肖扬和阿曼都没心思和他多说,也不在意他要在库托斯待一阵时间,“可以,你可以呆在这里,不过不能出去,现在你可以说了,对了,别再提条件,我们的忍耐性是有限的……”

    对方这次不再啰嗦,马上脸色一整,说到:“驱逐舰当初出现问题,按照海军处理手册,应该是马上返回港口或者就地进行维修的,但当时舰长并没有重视,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当他是没有重视,而问题出在轮机部,轮机部的人全部是舰长安排的,这些事情我当时并不知道,就在要靠近索科特拉岛海域的时候,我偶然听到舰长和某个人通话,才知道军舰舰体出现了问题,中间也提到了库托斯……我有个伙计,对库托斯有些了解,当时我觉得奇怪,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后来到达这边,却没想到见到了波顿,所以我才赌了这一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