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最坏的可能
    以米国人对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的保密程度,任何一件和其相关的事都不会简单,军舰停在库托斯期间死了人,米国人绝对不会把这事当成一件单纯的凶杀案来看待的,他们首先考虑的外部原因,排除之后才会考虑内部。

    不是说能够成为舰上服役人员的就是完全忠于国家的,一旦有人别有用心希望把库托斯拖进其中,或者泼点污水,那肖扬他们真是倒霉,发生眼下的事,肖扬都有些庆幸昨天为了表示双方友好关系作出虚伪的决定--马克派人巡逻,防止再次发生落水事故。

    要是没有他们第一时间发现尸体,今天这事该怎么说?

    港口海上安全巡逻的人全部属于马克的属下,接到消息,他第一时间吩咐他们要保护好尸体,现在尸体捞上来,除了打捞、并没有外人接触,绳结、白色床单,除了包裹头部位置的地方散开,其他地方没有任何的异常。

    肖扬和阿曼对证物检查都有一定的知识,唐德却只能依靠他属下的人,几人站到尸体旁边检查、拍照、收集证物一番,弄完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了。

    尸体由米国方面收敛,唐德安排了一下,却并没上舰,而是留在码头。

    “上校,此事我不要求我们插手调查,但我希望知道事情的进展。”三人走远一点,肖扬丝毫没有要婉转的意思,“发生在这里,我们就无法脱离关系,现在我们谁也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仅仅是谋杀,对我们双方都好,假如有人有别的图谋,我们必须弄清楚……”

    库托斯在索马里兰是特殊的,在白宫眼里,也是特殊的,军舰在这里发生这样的事,唐德当然不会把这是当初单纯的凶杀案来看待,但他也担心这事会不会牵涉到别的事情,考虑了一下才说到:“可以,但事情如果牵涉到另外的一些事,那么我们只会把结果通报给你们。”

    这一点当然没问题,他们又没刺探米军内部事情的想法,之所以这么要求,无非是第一时间掌握事情的调查结果,一但发现不好的情况可以快速应对。

    出了这种事,唐德也不能空闲,三人商量不了几句,然后就分开了。

    肖扬他们没有急着回公司,而是上了车往港口管理办公室而去,刚刚上车,肖扬就不免和阿曼说起此事的种种可能性,如果只是米军内部的问题,哪管他洪水滔天,可如果是有人冲着库托斯来的,这就有些头疼了。

    从一开始,驱逐舰出问题就不是偶然,而是被人安排的话,一切都不是不可能啊。

    不需要一定做出什么事,只需要给库托斯带来麻烦,引起他们和米军之间的隔阂,或许就达成了某些人的目的。

    “事情还真是麻烦,这事你得马上和米国那边打个招呼,军舰我们上不去,调查的事也不会让我们插手,现在我们看似掌握了主动,但真有人弄鬼的话,还是可以的……”一路说到多种可能,很快到达马克的办公室,阿曼也不忌讳马克就在旁边,和肖扬说起了自己的担心来。

    “是啊,如果事情是认为操纵,可能性就太多了。”肖扬似是感叹的说了一句,转头对马克说到:“派人盯着军舰,特别是晚上,不能让任何人离开港口,码头上,海面上,都给我看牢了。”

    马克一路听着两人的话,更加意识到此事可带来的严重性后果,马上点头,“我马上去安排,还有其他事吗?”

    细节问题,肯定是有的,这个时候唐德那边已经有所安排,这边就不用那么急,示意他先坐下来,三人好好的讨论了一番,这才分开行事。

    码头离公司只有那么点距离,也没让人送,肖扬和阿曼就干脆一边说着,一边步行回去。

    回到公司,米国那边也才凌晨,出了这种事,自然也没人顾忌这个了,直接给汉密斯打去电话说起这个事,汉密斯还颇为意外:他还没接到这件事的报告。

    肖扬也清楚,今天的死人事件不像昨天的溺水,唐德是绝对要为此担负一定的责任的,为了减轻他的责任,他肯定不会那么快把事情报告上去的,要报告,起码得等他知晓一些基本的情况之后,这个时候汉密斯没能收到消息也就不奇怪了。

    更何况,就算唐德把消息通报上去了,第五舰队、然后海军总部,一层层上去,等汉密斯接到消息,又会是什么时候了?

    “现在九头蛇的事太复杂,所以任何一件事,都不妨碍我们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驱逐舰出问题如果是有人刻意的,人员死亡也是刻意的,那这中间是不是有我们需要特别关注的?如果今天的尸体,不是我们的人第一时间发现,是不是有更多的可能?”

    只要关系到九头蛇,汉密斯从来都不认为多奇怪或者严重的猜测是没有必要,对于肖扬所言,他很是重视:情报工作方面,现在双方合作很紧密,如果有人知晓这一点,意图破坏双方的关系,是很有可能的。

    他明白肖扬所言这是在表态,同时也需要自己的态度,稍稍考虑了一下之后,他就给出了正面的回答:“此事我会让海军犯罪调查处负责,正好有人在吉布提那边,到时候还需要你帮忙沟通一下。”

    海军犯罪调查处,只是米国众多执法部门中的一个,但和其他不同,这个部门比cia之流不知道低调了多少倍,但说能力,却是相当不低的,米国庞大的海军,每年初发生不少事情,涉及到内部、国际事务都有,而调查处能够把这些事情一一处理好,就可以其能力。

    再者,汉密斯私下所掌握的那个部门,就是由调查处的部分力量上发展起来的,而现在这个部门的相应人员或者小队,就等于他们的团体力量,用来负责今天这件事的调查,已经是明确表达出了汉密斯的态度。

    不管结果怎么样,汉密斯有这种态度,肖扬就已经满足了。

    “没问题,出入境方面我会打好招呼的,对了,我觉得你可以更小心一点,多一份安排。”

    汉密斯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这话中的意思,“你是说有人会盯着调查处?”

    “我只是觉得有这个可能,事情真有人操纵的话,对方不可能不知道调查处,说句实话,我现在都后悔答应你让驱逐舰在这里靠港了……”

    像这样一艘驱逐舰,携带的弹药是足以把库托斯这样一个小城市毁灭一大半的,舰上真有不怀好意的人,丧心病狂之下谁知道能干出什么来?说后悔的话,肖扬真不是说假的,他现在就担心眼下的事就是一个开头,后面还有什么阴谋在酝酿着。

    汉密斯早已习惯了华人云里雾里的说话方式,这下没有任何迟疑的就明白了肖扬的心思,心里同样有些凝重,事情只是一个偶然的话还好,死个把人真不是什么事,可假如从驱逐舰出问题开始就是一个布局,那真正的结果又会是什么?

    “唐德这个人是可靠的。”想归这么想,但他绝对不会把这些话说给肖扬听,只能努力找些好的东西来说,也算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安慰自己,不过想着这一句话也安不了自己的心,更何况肖扬?于是又说到:“我马上联系他,让他注意一点……我想你那里也可以做点准备,真发生意外,那就不用顾忌什么吧。”

    最后这话,让肖扬相当的惊讶。

    准备?什么准备?

    无非就是最后的手段,而最后的手段又是什么?先发制人而已。

    无论是控制驱逐舰,还是直接用火力摧毁,这都是会让米国脸面无存的事,汉密斯能说出这句话,可是要担很大的风险的。

    不过想着事情不走到最坏的地步,似乎这样才是最好的选择,加之这样做库托斯不会有什么损失,有损失的只会是米国,肖扬自然不会提出反对。

    “这只是没办法之下的处理方式,我想谁都不希望看到这种局面,你那边小心安排吧,我也准备一下。”

    挂了电话,肖扬马上来到阿曼的办公室,说起汉密斯的态度。

    阿曼对此也有些惊讶,不过想到彼此合作的重要性,也就不认为一艘军舰是否值不值了。

    “真要应对这种事情的话,我们的力量似乎有些不够?”

    “确实没错,所以我打算等下去一趟华国基地那边。”库托斯的防卫力量其实是比较薄弱的,应付最坏的局面,但总不能把装甲车和坦克弄到码头上来吧,更何况这些东西对庞大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有多大的打击力,这还是一个问题。

    要想第一时间把可能发生的最坏局面控制下来,无疑只能借用港口基地那边的力量。

    这些年里,他们虽然没有刻意的去了解过港口基地到底有多少武装,但想也能想到肯定不会太少的,毕竟这可是华国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而且还在亚丁湾这个局势复杂的地方,没有怎么没有足够的武装力量?

    “也好。”阿曼并没有太多意外,轻轻点了点头。

    港口基地存在这里,真出现最坏的情况,他们也是责无旁贷的,当初同意他们建港,何尝不就是也打着这样的主意,一旦他们有力所未逮的时候,就让港口基地出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