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满脑袋浆糊的肖扬
    ,精彩小说免费!

    让王副主席和三叔都这样做,看来这事还真有些意思。

    肖扬微微笑了笑,却不敢大意,转头对小七说到:“让兄弟们的速度快一点,到场之后注意一点,随时等待我的命令。”

    国内,如此做?

    小七弄不明白肖扬为什么会这么说,不过他早已不是刚从部队退伍到库托斯的那个他了,稍稍愣了一下,马上点头,拿起对讲机联系起跟在后面的小队成员,把肖扬的原话告诉了他们。

    前面的秘书和司机,心里有些震惊,但想到来时得到的叮嘱,两人很识趣的当作没听到。

    凌晨的京城,大街上车辆不少,但比起白天来还是要少太多的,一路警/灯闪烁,从机场出发到达目的地,居然还没用五十分钟。

    此刻原本应该是到处一片黑暗的地方现在是一片灯火通明,肖扬下车看着面前这栋并不如何显眼的大楼,心中颇有些感慨。

    当初来这里的时候,他可没想到再一次来时,会是这个场面。

    造化弄人,还是……

    “龙叔。”没有让他多感慨的时间,龙叔就出现了,在飞机上,他就知道三叔在进入大楼之后,龙叔就是这里的现场指挥,所以并不意外。

    龙叔的神色颇为凝重,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走向车里。

    肖扬见此,知道他这是有话和自己说,马上跟了上去。

    “这一路上有没有想到点东西?”两人上了车,马上就关上了车门,龙叔眼睛带着些许血丝,从兜里掏出一包烟,给肖扬散了一根,然后把自己那根点上狠狠吸了一口,这才开口说话。

    肖扬看着他这举动,听着他这话,就确定了自己刚刚的猜测是正确的,接过烟来点上,轻轻笑了笑,“之前还真没想到,不过下了飞机之后就想到了,看来事情不简单啊,你们这边有没有得到点消息?”

    “这只是一个意外,不过这个意外发生的挺好。”龙叔的眼神有些狠厉,原本在他看来只是一个普通的行动,却没想到中途居然发生了一些让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事,他心情如何能好?“现在不是说那些细节的时候,这么说吧,行动过程中有人要对方的命,被他躲过了,然后他利用以前准备的一些手段躲在了办公室里面,让我们的人不敢强攻,之后我发现有些不对劲,就和志云说了,于是志云提出谈判,就有了后来的事……”

    简单的把整件事解释了一遍,最后,他迟疑着补充道:“谭这个人,我接触不多,但志云和他关系算不错,他表明要见你,肯定不是没有原因的……志云没进去之前,他可没提出要见你……”

    三叔建议的?

    肖扬从龙叔的话里听出了这样的意思来。

    可三叔干嘛这么做?

    想来想去,没想到原因,他只好放弃,“那我进去看看。我的那些人,让他们自由活动,还是交给您来?”

    龙叔知道这不是不信任他,而是以防万一,皱眉想了想,说到:“自由活动好了,这样更灵活,说实话,我现在都不确定我自己下面的那些人中是不是有对方安排的人,等你们完了,提前给我一个信号,我会重新安排一下。”

    眼下的情况看似复杂,其实很简单:国内准备解决国安的事,但却有人坐不住了,想对谭部长灭口,而行动过程中谭部长凭着他自己的机警逃过了一劫,于是发现异常的龙叔和三叔则在不知道现场人员中还有谁是对方的人的情况下,三叔利用自己作为筹码让暗地里的人不敢轻易动手和谭部长去接触,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牵涉到自己。

    可以说他现在出现在这里,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不过枪林弹雨中过来的他并没有把这点危险看在眼里,谭部长,三叔,还有自己,等自己进去,对方要灭口的话,那必须把他们三个全部干掉,他们能安排多少人来干这件事?

    眼下,这里可是有数百龙叔带来的人。

    更何况,三叔已经进去十多个小时了,或许在某些人眼里,该做的,他都做了吧。

    所以说,看似有点危险,实际上危险并不大。

    对方如果聪明,这个时候就不可能再有什么动作了。

    和龙叔商量妥当,肖扬下车和站在车外的小七以及段虎交代了一声,然后就和龙叔一起走向大楼。

    进大楼,上电梯,到达八楼,楼梯口,龙叔停了下来,“你去吧,我就不过去了。”

    肖扬朝他点了点头,往谭部长的办公室走去。

    这里他来过一次,不用担心会走错,过走道最东边第一间,走道门口,隐约听到房间里传来一个声音,让他很是惊讶,不会吧?

    敲门,“是我,肖扬。”

    里面马上传来脚步声,然后就是门锁打开的声音,看着出现在门后的面孔,肖扬傻眼了。

    “看什么?赶紧进来。”胡志云瞪了他一眼。

    “哦。”肖扬点了点头,马上走了进去,当他走进房间,看着办公桌上面的瓶瓶罐罐,他再一次傻眼,原来刚刚在门外听到的声音不是错觉啊。看了一眼办公桌后看起来很是悠闲的谭部长,他转头看向锁门走过来的胡志云,“叔,你们这是在演戏呢?”

    “演戏?”胡志云摇了摇头,看向一脸笑意的谭部长,没好气的说到:“老谭,这可是你的事,你自己来说吧。”

    这话信息量有些大了啊。

    肖扬只觉得现在脑子里如充满了浆糊,让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思绪,眼前这场面,像是谈判?像是被挟持?任谁看到了,都不会觉得是啊。

    谭部长这个时候才朝肖扬点了点头,笑了笑,从办公桌上拿起一瓶酒丢给肖扬,示意他坐下,“事情说来话长,不急,先坐下来喝一口,你这马不停蹄的从非洲赶回来,想必一路也没休息吧,歇一下。我和志云认识三十多年了,坐下来喝酒的机会却不多,特别是最近这些年更是如此,找到这样一个机会,难啊……”

    这语气,这态度,肖扬发现自己越来越迷糊了,反正总会知道的,他也懒得去多想,打开瓶盖就灌了一口,这一路,光想着事情了,连水都没多喝,这会儿他还真有些口干了。

    “行,先喝酒,喝完了,再说事。”

    “好。”谭部长赞了一声,转头对已经坐下来的胡志云说到:“我早说你家这小子绝对是年轻人中的翘楚,我没说错吧,一般人,可不敢喝这个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