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警察、凯特的变化
    在库托斯,港口依靠肖扬他们得很多,肖扬他们得势,港口也更稳定,当然,港口的存在,也是在一定程度上震慑了肖扬他们的敌人,双方彼此的利益可以说已经融合在了一起。

    一句俗话,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肖扬他们不是一个国家,可影响力、实力都是不可小觑,任何一个国家,不一定要求他们什么,但能够成为朋友,这绝对不是一件亏本的事。

    冯国峰不用说,汤健能从万千军人当中选中而派驻这里,关于肖扬的一些事,可是军委直接找他谈话的,如何处理彼此之间的关系,他是心中有数,以前他们相处不错,但阿曼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表态过,不得不说,今天四人之间的谈话,是他的意外收获。

    要知道这个表态的意义可不一般的……

    肖扬和阿曼离开港口基地,跟随着凯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我方没有任何伤亡,政府军方面,伤十个,伤势都不重,其中两个还是行动中不小心自己摔伤的,其余不是被流弹擦伤,就是被击中了不重要的位置,弹药什么的倒是消耗不少……自由军那边,击毙近百人,受伤的不少,重伤、轻伤起码上百人,估计这还是一个麻烦,另外就是交火当中有一车货被摧毁了,不过我想迪卡应该可以接受……”

    这样的战果,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要知道政府军方面,最开始展开的就是炮击,虽说已经尽量精确打击了,可炮火怎么会没有一点误差?车队中运送货物的车辆,居然只有一辆受到炮击,这绝对是最好的结果了。

    至于人员,伤十个,可以说,索马里兰政府军,这次是一战成名。

    上千人的战斗,二十分钟解决,仅仅伤十人,绝对令人惊奇的战绩。

    “有没有其他事?如果没有,那我今晚回来。”介绍完所有的情况,凯特最后问道。

    肖扬摇了摇头,阿曼就说到:“没事了,你回来吧,然后休息一天,我们去南半岛。”

    回到公司,刚坐了一会儿,迪卡的电话过来了,这家伙没什么事,无非就是行动如此顺利,打电话过来表达一下他那高兴的心情罢了,毕竟他如今的身份不同往日,能够肆无忌惮说话的人不多。

    听着他话里的那个得意劲,肖扬也是失笑,这家伙这些年变化太多,但总有些东西是没变的,想当年他作为军阀时,每打一次胜仗都是如此的开心,现在依旧如此啊。

    或许,从某些方面来说,他就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这是好事,不过你可不能真认为他们就天下无敌了,要知道,自由军的一部分精英不在这边,否则的话,什么结局还不知道呢。”肖扬担心这家伙太过自满,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迪卡有些恼火,但也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无奈的说到:“你就不能让我先高兴一下吗?”

    听着他似委屈的口吻,肖扬再次失笑,“不是让你高兴了老半天了?你身边说好听话的人不少,可不少我这么一个。”

    “可我就想从你嘴里听到几句好话。”

    “……”

    两人开过几句玩笑,肖扬就认真了起来,和迪卡说起自己早想说的一个事,“有个事情你要注意一下,军队方面,有华**官的指导,现在算是走上了正规,可你不能忽略那些执法机构,特别是警察,最近我听到一些消息,说警察对外商进行索贿、和当地势力勾结等问题,这些问题看似小,可一个不好,或许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索马里兰的发展,现在离不开外商的投资,一旦让投资人认为投资环境有问题……”

    后面的话,他没再说了,因为他相信迪卡知道自己所说的意思。

    确实,迪卡是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索马里兰独立才短短几年,法制、体制等各方各面有些弊端他也很清楚,想当年,他所在的部落虽然名义上属于索马里兰,可实际上,政务和国家政府根本没什么关系,完完全全的各自为政,长年累月下来,地方上都形成了一种习惯,现在国家真正独立了,可一些地方上种种毛病并未完全改过来。

    “这是我忽视了,我会让警察部尽快拿出一个合适的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是事实,所以他并没有要掩饰。

    肖扬也是能够理解的,一个国家新独立,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作为总统,索马里兰能有如今这个模样,可以说迪卡是绝对称职的,瑜不掩瑕,他可并没有要批判的意思。

    “我也知道你的难处,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很多事情需要一步一步的来,可眼下某些地方的警察问题已经很严重了,所以我才提醒你,我会把相关一些消息传给你,你自己看看吧。”

    成为总统,迪卡的心态有所变化,但这两年的经历让他知道肖扬他们是真的对这个国家并没有太多的想法,所以他并没有认为肖扬提出这事是在干涉他,或者别有用意,没说别的,马上应了下来,“我知道的,你把资料传给我,我让人好好去查一查,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那些作恶的人……”

    事实上,肖扬确实是收到了这方面的消息,而且影响还不小,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这个时候说出来,“好的,等下我就让人传给你,你派人调查的时候,让你的人小心一点,那些人手上有人命,如果知道有人调查他们,或许他们并不介意多杀几个。”

    迪卡的性格绝对说不上好,虽然说不上独断专横,但也不怎么喜欢见到有人对着他干,当初的相关律法,都是他首肯之后颁布的,而对于警察也是有警察内部的相关条令,肖扬所说的这些警察,在他看来就是没有听从自己,再听说居然有胆子杀掉自己排除调查的人,他就怒了。

    “好的,我一定会让他们小心。”

    听着他冷冰冰的语气,肖扬没有再多说,说了几句港口和华国领导人访问非洲的事,然后就挂了电话。

    ……

    凯特回来之后休息了一天,然后带着人和阿曼飞往南半岛,事情赶早不赶晚,原本港岛公司有些事情需要处理的,他们也没有多停留,仅仅在港岛机场中转给飞机加油了一次,然后又马上起飞,去了南半岛的首都。

    有之前反导系统的业务往来,这次他们过来是联系了南半岛政府装备部的,飞机于傍晚在机场降落,就有装备部的人前来接机,并给他们安排好了酒店。

    不过为了安全考虑,阿曼他们拒绝了,而是自己选了一家。

    “金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转达我和部长先生见面的请求?”

    装备部派来给他们接机的金先生正好是阿曼发展的线人,所以阿曼说起话来就没那么委婉了,出了机场车子刚开动,他就问到。

    拿人手短,十几万美金存进自己在国外的银行账号,金先生可没有想法要去计较阿曼这么急切,马上点头回答:“是的,库尔先生,我已经照您的意思和我们的部长说了,可是部长并没有回复。”

    也许是觉得这个答案不能让自己的大金主满意,他马上又说到:“不过您放心,我收到消息,这两天还有其他一些人同样想见部长,但是部长一个都没答应,我一定想办法您会是部长第一个见的人。”

    听着前面的话,阿曼确实有些不满意,可听了后面的话,他就点了点头,不管眼前这家伙有没有那个能力让自己最先见到那个部长,但他透露出来的消息还是不错的。

    其他一些人,想来也是和自己有着同样来意的人。都没见面,很好啊,起码眼前彼此都处于同一条起跑线上。

    两人一路聊到酒店,阿曼从这家伙口中得到了不少之前不知道的消息,其中一些消息看似普通,实际上却是非常有用,倒是让他对此行的目的增添了一份信心。

    “那家伙走了?”

    金先生并没有在酒店多停留,和同事公式化的说了几句之后,然后就以不打扰众人休息为借口离开,阿曼是巴不得他们早点走,反正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过还是让凯特作为代表,送了几人下楼。

    “走了。”凯特不屑的瘪了瘪嘴,学了一个米麒麟的经典动作,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那家伙眼里就只有钱,一万美金,就让他笑得眼睛都没缝隙了,说明天派车来接他们到处逛一逛。没见识……”

    阿曼笑了,真以为政府工作人员就收入高?平时信息费不说,见面就是一万美金的现钞,然后事成之后还有,或许这一趟,就是他数年的薪水,他能不高兴?

    他的高兴,可不仅仅是这一万美金啊。

    “那是因为你变了,要是十年前,有人给你一万美金,你都愿意去杀人了。”

    凯特摸了摸脑袋,讪笑起来。

    因为阿曼这话说得没错啊,真说有钱,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从他们到达库托斯之后,以前有点钱,但都是打死打活得来的,那个时候,他可都没那么大方能够把一万美金不看在眼里,至于十年前?有一万美金,别说杀一个人了,就是杀两个、三个的,他都愿意干啊。

    说起来,阿曼这话说得算客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