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计划漏洞
    领导人的饭菜,讲究的是营养搭配,而不是口味,肖扬习惯了口味重的饭菜,这顿饭吃得自然是没滋没味,好在煲的汤味道不错,两碗汤下肚,也是把他的肚子给填饱了。

    饭后,短暂的休息之后,和王副主席回到办公室,又说起上午没有说完的事。

    ydl、岛国之事,都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反正不该知道的,他也不知道,所以把他全部知道的东西说出来,也是无关紧要。

    两地之事,都不算复杂,一个来小时,就说了个通透,本以为到此为止,没想到王副主席又拉着他说起国安的事情来。

    国安在国内的位置不一般,他是不想插手,可是王副主席态度比较坚决,他也就只好说出了自己的一点想法。

    “其实真没什么好说的,国内准备了这么久,我想也没什么漏洞了吧,真要我说,那也就是防止有人困兽犹斗,国安里面可是有一些好手,这些人一旦第一时间没能控制住,就可能对社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所以我觉得行动的时候不妨多动用一些人手来以包万全……”

    “这方面我们是考虑军队和武警协同行动,地方不会插手中心事务,只会负责善后,有军队和武警这双重保险,应该差不多了。”

    如果目标只是文职人员,肖扬觉得这样的布置也是够了的,但如果是那种有境外行动经历的作战特工,那他就认为这不一定够了。

    特工被追杀这种是不仅仅是发生在电影当中的,哪怕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但长期敌后工作的经验,很多时候比枪战更危险,或许一个小小的动作,就可能给抓捕带来严重的伤亡,要知道国内的军队和武警,可没有和特工作战的类似经历。

    他不清楚这次针对国安的行动是否有这样的目标,想了想,为了避免无辜的伤亡,他决定还是说出自己的考虑。

    “我不清楚这次抓捕的有一些什么目标,但国安有那么一部分的人可和普通人不一样,我可以说,这些人的能力,他们的上级都很可能不清楚,他们的经历让他们知道如何才能够更大可能的活着,长久之下,这种警惕会成为他们的一种本能,如果这次的抓捕有这种目标,不是我说丧气话,咱们国内的普通部队和武警,哪怕最终任务成功,那必定也会带来不必要的伤亡……”

    王副主席知道行动的时间和方案这些情况,但肖扬所说的这种细节,那就是他所没有掌握的,毕竟他只是掌舵人,就像一个船长,不可能会知道发动机某个地方坏了而要去怎么修一样。

    不过对于有着境外行动经验的这些人的破坏力,他却是清楚的,听肖扬这么一说,他倒是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的忽视。

    点了点头,“让你说说你的建议果然是对的,这方面我是忽视了,下面人也没和我说这些,不知道他们是没意识到这一点,还是只是没把这些小细节写在报告上,不管怎么样,我还是问一声的好,免得出错了。”

    王副主席的话,让肖扬意识到自己似乎、可能要得罪人,想了想,问到:“我能不能问问这事是哪个部门负责的?”

    王副主席一眼就看穿了他这么问的用意,笑了笑,“没有哪个部门,军委的人负责的,你不认识,不过军方的人你是认识的,就是龙家的那位。”

    龙叔?

    肖扬一愣,龙叔不是到下面军区去了?转头一想,他又觉得正常了,因为国安的特殊地位,导致国安的人和不少部门有种各种关系,为了保密,动用地方的部队也就不奇怪了。

    “如果是龙叔,那这个问题是我多说了,我会的那点东西,可以说都是龙叔交给我的,有他在,不会有这样的疏忽的,您也知道龙叔那直性子,哪怕军委这边有没考虑的地方,只要他知道了,他也不会顾忌身份什么的会直说出来……”

    王副主席呵呵一笑,“你这话倒是没错,龙小子那性格,那是一点没变,不过我倒是觉得正好是他这种性格,是真适合在军队里面,咱们国内和平太久,有些人都忘记真正的军人该是什么样的……”说到这里,王副主席的语气已经是有些低落了。

    肖扬可没想到他突然会冒出这样一个话题来,这话题实在太大了,大得他都不想去接这个话。

    最近几年,国内把反贪工作当作一个重心来办,这不仅仅是政,就是军方也是一样,四年里,军方不说基层、中层军官,就是将级这类的,就出现三个,其中一个的级别更是上将级、相当于副国级,真正的国家领导人,这些事情对王副主席这位老军人来说是触动很大。

    据胡志云说过,当初那位上将“倒下”的时候,王副主席为此还情绪低落了好一阵,现在说起这个话题,你叫他如何想接?

    好在王副主席并没有要把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很快调整了情绪,发现肖扬的神情,也只是微微笑了笑,并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

    …………

    从大内离开,时间已经快四点了,回去差不多要一个来小时,他也就没有再耽误,开着车子直接去了赵庆峰那边。

    回到家里,李志伟和老张居然在,有点意外两人怎么来了,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们今天在外面办事碰上,而地方就在这边不远,办完事后就跑来这里了。

    “本来是打你电话的,可没打通,另外一个电话又没人接,所以干脆叫着老张直接杀过来了,看能不能混顿饭吃。”

    肖扬散了根烟给两人,笑着对李志伟说到:“我这里还能少了你们的一口饭?上午就去了大内,手机关机了,小七和段虎我让他们两个回家了,另外一个电话丢车里,回来的时候根本没看。”

    “原来去了那里。”李志伟也是经常出入大内的,对那里可没什么敬畏之心,仿佛肖扬去那里是最为正常不过的一件事,笑着说道:“问你大小三老婆,都只知道你去办事了,不知道具体去了哪里,我还开玩笑说你是不是在外面还养着另外一个小四、小五的。”

    “滚蛋……”肖扬笑骂了一声,转头看向老张,“你不是说要会东北一趟,怎么没回去啊。”

    老张可不同于李志伟,听说肖扬在大内这一呆就是差不多一整天,心中很是震惊,他以前是知道肖扬在国内关系很广,可是不清楚他能够进入大内如平常地方一样,要知道大内的那几位,平时召见某国大使或者政要都没这么长的时间啊。

    听到肖扬的问话,他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那边的事已经解决了,我也就不用回去了。”

    三人闲扯着,不一会儿,在里屋看电视的几个小家伙出来了,看到各自的爸爸,于是围着几人转了起来,于是三人的话题又转到了儿女的身上。

    三人里面,老张年龄最大,虽然比李志伟大不了太多,但他结婚早,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大儿子已经二十五岁了,现在正在他的公司学习,而小女儿也在留学读研,和小安儿这几个小家伙差距太大,所以三人的话题,还是基本上锁定在眼下这三个小家伙身上。

    小妞妞出生的时候,李志伟算是中年了,中年得女,自然是宝贝得不得了,而肖扬这里,更是不用说,在家里,只要有点时间,他都是陪着两个小家伙的,话题在几个小家伙身上,三个大男人居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聊得兴致勃勃的。

    “现在日子好了,哪里像以前?我记得我第一次出门的时候,看着我家小子,心里想的就是回来的时候,一定得给他买一双好点的鞋子,咱们东北,一到秋末就开始冷起来了,家里穷,我小子的棉鞋都是我老婆从外面捡回来然后给他改的,现在想想,那日子真是……”

    老张一边说,一边感叹。

    他三十岁才开始出门闯荡,真正发家,也就最近这十几年的事,前几十年的人生是一直呆在乡下那穷地方的,是过了一些苦日子。

    不过,国内现在他这个年纪的人,几个出自农村的人没有这么一段生活经历?

    “时代不同,大环境不同,现在就算最穷的地方,也不至于鞋子都穿不上的。”李志伟笑了笑,想起那个年代自己来,“那个时候,我们这种人虽然不至于吃穿不上,但也不是那么好过的,你们应该知道,那段年月,可是特殊啊,下乡、回城,四九城里,突然一下就冒出大堆的同龄人来,没工作,没收入,还得讲究面子,怎么办?熬呗,熬不住的,那就乱伸手,后来为什么有严打?不怕你们笑话,那时候,我一段时间里都是过得心惊胆战的……”

    肖扬不用说,他出生的时候也就抓住那段岁月的尾巴,至于老张,那时候他还在乡下每天和泥巴打交道,自然都没这样的经历,不过多多少少还是听人说起过那段历史来的,只是不清楚就连李志伟这样的人都得如此小心,也是不禁唏嘘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