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意外的遇见
    轩辕战负责的安保公司,所有业务都是来自于集团公司内部,并不对外接业务,仅有的几次对外业务,也就是乔治的几次借人,更偏向私军性质。但齐昂负责的海上安保部分却不同,几年前开始,他负责的这部分就除了接海上的护航任务之外,还接一些私人安保,才算得上真正的安保公司。

    公司这两年召集了不少来自于各国的成员,国内的退役军人却一直占据着差不多三成的样子,从交流沟通等方面来说,国人肯定是最合适老张的。

    这方面的事,肖扬虽然没怎么去管过,但基本的一些消息还是知道的,来自其它国家的成员他不太清楚,可国内的那一帮子人,基本的来处他是清楚的,其中少不得一些实战部队的成员,这些人因为各种原因退役,可能不再适合于部队,但作为一个保镖肯定是没问题的。

    “还是住我那里,正好我这阵子一个人在家,无聊得很,人的话不是问题,安保公司那里有不少来自国内特种部队退役的军人,最少的也在这边呆了一年以上,实战经验比较丰富,对这边也比较熟悉,当然了,你想要那种人高马大、放到人前也能吓人的也有,非洲和俄国的大个子……”

    “我还是选国内的同胞好了。”老张嘿嘿一笑,“不说别的,起码沟通起来没困难。”

    肖扬失笑,老张如他自己一向都不忌讳的,他真是没读多少书,英语什么的,仅仅会那几个字母,连在一起就不知道啥意思了,安保公司那些个其它国家的成员,可少精通华语的,到时候交流确实是个问题。

    “那行,那就选国内的同胞。”

    到家里安顿好,两人就坐在客厅里面闲聊,肖扬也没和他客气,直接问他准备什么时间去哈尔格萨,“不瞒你,两个小家伙想我这个爸爸了,我得回国,要不是你要过来,现在我都在飞机上了。”

    “你是个好爸爸,我可比不上你。”老张向他竖了个大拇指,赞叹了一声,然后连忙抱歉,“是我耽误你了,我这边无所谓,你觉得今天合适的话,今天就可以走。”

    “哥几个就不说这么多客套。”肖扬挥了挥手,稍稍考虑了一下,说到:“今天是不合适了,我们明天早上出发,然后下午回来,这次主要是让你和迪卡总统见一见,另外就是一个政府方面的外商接待晚会,这个事你可以让你的那些伙计去,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这可是到处通用的,现在索马里兰政府贪污的现象要比原来好多了,但这种事情你也知道,是不可能杜绝得了的,这方面让你的人注意一下,不过呢,有一点注意,小打小闹,吃吃喝喝的没问题,真有人行贿,而且数量大的话,就不用同意,到时候跟我说就是……”

    老张上次过来只是来打打前站,和肖扬见一见,所以对索马里兰政府内部的一些情况没有太多的了解,这回不同,投资已经确定,而且资金都已经随时准备调动,有些东西自然需要和他好好说说了。

    这一说,洋洋洒洒就是大半个小时,整个过程里,老赵都是认认真真的听着,不同于李志伟,他这是第一次进行境外投资,而且地方还是情况比较复杂的非洲国家,哪怕之前有尽管详细的了解,但他不认为有人比肖扬更有权威。

    要知道投资本身和当地政府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不熟悉当地情况以及政府内部一些情况,投资失败是大有可能的事。

    肖扬现在说这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是在提点他。

    从草根一个能成就如今的地位,他很清楚面子这东西很多时候真不值钱,至于尊重,那也是在相互的基础上,他更清楚肖扬能够说这些,是完全把他当作朋友,所以眼下他尽管看起来在肖扬面前是低人一等的姿态,但他心里依旧很坦然。

    “老哥多谢了。”等肖扬说完,他抱拳拱了拱手,一脸诚挚的说道,“在非洲,以后老哥这百多斤就交给你了,至于到了国内,你比老哥的关系更靠谱,不过有什么跑腿打杂的小事,记得通知老哥一声,老哥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

    和李志伟这种根正苗红的不同,老张和肖扬都算是从底层爬上来的人,和人相处,往日里更多的是江湖气息,肖扬虽然不一定有什么事需要老张帮忙,但却在意他这种态度。

    除去那些经过特殊训练的人,一个人的眼神,是做不了假的,肖扬能够从老张的眼里看到诚恳,想必起那些心思深沉的人,他更喜欢和老赵这种人成为朋友。

    “没问题,以后肯定会有事找你帮忙的。”

    一个人在家,肖扬没想过要自己弄饭菜,到了时间,打了个电话给老黄,让他准备饭菜,然后就和老张开车出了门,至于老张的那些随员,他没有多关心,有小七在那里招呼着,他还需要操心什么?

    老黄和老杜几人合伙的酒店也有餐厅,和他原来那家餐厅相比更加的高档,不过肖扬还是喜欢去海滨路的餐厅,来到餐厅,小黄已经在门口等待,一见到肖扬,就领着两人上了楼上除了肖扬之外从不对外开放的那个包厢。

    “怎么,小志,你认识这位张总?”和老张介绍着这个小店,肖扬发现走在前面的小黄借着上楼梯和进门的机会瞟了老张好几次,于是随口问了一句。

    肖扬来得多了,小黄也不再像当初那样面对他时那么紧张了,听到肖扬的问话,他稍稍迟疑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又摇摇头,“我有点印象,不过我不确定。”

    哦!

    肖扬这才想起老黄这一家子也是东北的,老张在国内名声不显,但在东北的名气还是不小的,或许小黄这是在某个场合下见过老张。

    这么一想,他就没多在意,“哦,那你可能是在哪里见过,张总也是你们东北的。”

    异乡碰到老乡,老张也来了一丝兴趣,于是问小黄,“小兄弟,你是哪里的?”

    听到这一声小兄弟,小黄连忙红着脸摇了摇头,没有马上回答老张的话,而是用带着地方口音的语气试探着问道:“您是牛叔?”

    咦?

    这下肖扬和老张都愣了。

    牛头张这外号可不是谁都能叫的,而牛叔这个名字自然也是,既然能叫这个名字的,那肯定是很熟悉的人,可真要熟悉,老张怎么从没听说过有熟人在库托斯?

    也许是觉察到了两人的诧异,小黄马上又说到:“我是张庄黄老四的儿子,以前小时候见过您。”

    老张眼睛一亮,大笑了起来,拍了拍小黄的肩膀,然后双手比划了一下,“原来老四家的小子,我见你的时候,你才这么点点高,自从你们家搬走后就没见过了,没想到这一眨眼就成大人了,这么一说,这小兄弟你还真当不起……”

    说着,转头对肖扬解释到:“老四,也就是他爸,就我家隔壁庄子的,年轻那年月,哪里放场电影都能跑个几十公里去看,老四比我小几岁,不过也是同一个年代的人,没读书了就四处溜达,一来二去就认识了,不过后来我先出来混,然后老四一家子搬走了,就这样没联系了,没想到居然能够在这异国他乡再见到,你家老子呢?”

    最后这句,是问的小黄。

    肖扬早知道老黄和老张都是东北的,可压根没往两人会是同乡,中断联系十几年,居然在距离国内万里之外的地方碰到,这事巧得……

    “下面厨房……”

    “你下去让他上来,事情交给别人就是。”这下不用老张发话,肖扬就直接说到,“对了,记得让他把他那泡的药酒拿点上来。”

    “好嘞,我马上就去。”

    小黄嘴上是这么说,可手上还是给两人倒了一杯茶,这才下楼,等他离开,肖扬笑着说道:“这还真是缘分,十几年没见的老乡,在家里见不得,居然在这里碰到了。”

    老张点头笑称没错,“老四这人是不错的,因为家里一些特殊情况离了庄子上之后就没再回去,不过庄子里有老乡去找他帮忙啥的,他都二话不说会帮,每年还会捐一些钱财给庄子里的贫苦户,我每年都会庄里一次两次,倒听说过这些事,前些年听说他去了国外,也没人知道详细位置,也就没打听过,倒不知道他就在库托斯,早要知道,上次就过来了。”

    上次?想想上次没来这里吃饭,而是让老黄安排酒店里面的厨师去的家里,否则的话,两人估计早碰上了,“现在也不迟……”

    正说着,包厢的门被推开,老黄手里拿着一只酒瓶走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