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无法拒绝的老黄
    到了公司,肖扬直接把两人给赶走了,“没事别呆在这里,去矿业公司门口溜溜,那里漂亮的妹子不少,说不定就有看对眼的……”

    这话当然是开玩笑,不过他在公司的话,两人确实没必要呆在这里,公司里都有安全问题的话,那哪里还有安全的地方?

    不过两人也不会把他这话当真,就算没事,随时有一个人跟着,那是规矩,不是安全的问题,说不定临时有点小事需要他们去做的呢?

    规矩就是规矩,肖扬说完之后也不管他们到底怎么着,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有阿曼在,公司几乎没什么事情需要他处理的,每天来公司,无非就是了解一下公司的一些事情,比如进、发货,各地业务情况等等,照常在电脑系统里面看了一下仓库那边的安排,他倒发现了一个问题。

    给南美那边的货,又要发了,不过这次和上次不同,这次居然全部发的是乌克兰那边的货。

    有些好奇,于是他来到阿曼的办公室。

    “超出我们的意外,乌克兰那边的货受到市场的热捧,马丁收到消息,马上打电话到这边要求调节一下,电话是前天傍晚才打过来的,你不知道。”

    市场的反应来源于对产品的使用,一把枪好不好,三两天的时间是肯定体验不出来的,加上物流等时间,马丁才收到这样的消息是正常的,只是肖扬有些疑惑,那些人到底觉得乌克兰的货哪里好?

    要知道从枪本身来说,不说枪管寿命这些,起码的外观等一些细节方面和米国货是有一点差距的,根本不存在比米国货还好。

    “是不是觉得怪?”看着他的表情,阿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脸上有些怪异的说道:“接到电话,我也疑惑,后来我想了想,觉得应该还是外观的问题,米国货有一部分零件是二手的,但乌克兰货不同,所有零部件都是全新的……”

    黑市的交易对象都是非法人士,不用于民间市场,购买者是合法的,同种枪型,各个国家、各个公司生产的货,他们有不同选择,外观上有磨损,他们肯定不会选择,而黑市不同,客户根本没有太多的选择,只要的零件没有对性能方面有磨损的情况下,货物就作为好货来算,至于外观稍有磨损,这根本不计算在内。

    当这种情况潜移默化成为一种普遍现象的时候,自然没有人再去考虑客户是否对外观这些有着需求,而现在马丁那里的情况,显然让阿曼意识到了这一点。

    想通这些,肖扬顿时明白刚刚阿曼的表情为什么有些怪异了。

    这事确实有些意思啊。

    “呵呵……你不说我还真一下子想不到这个上面来,这个……很有意思啊,这样一来的话,米国那边的货以后只怕有问题了啊。”

    米国的货源,一直是来源于军队,以双方现在的合作,他们是不可能突然提出不要的,可南美那边一旦全部都要乌克兰的货,那这些东西就有问题了,非洲或者中东,对米制枪械的需求量少,如果南美那边不要了,岂不是说他们得砸在手里?

    “不是什么问题。”阿曼摇了摇头,指了指电话,“我今天早上和马丁通过电话了,这次可以全部给他发乌克兰的货,但下次必须要有一定量的米国货,他可以对乌克兰货涨价,但绝对不能对米国货进行降价处理。”

    这样的要求对于马丁来说或许有些过分了,但生意就是生意,有的时候是没什么情面可说的,而且这种要求也算不上过分,每个行业,多多少少都会有这样的一些规矩,实在很正常,更别说他们这种特殊行业了。

    当买方市场大于卖方市场的时候,卖方有些要求或者规矩,这些都不是事,买方只能是选择接受。

    这是很多行业所出现的现象,而像军火这种特殊行业,更是如此。

    肖扬和马丁的私人关系不错,但并没有觉得委屈了他,“嗯,这样才没错,否则的话米国那边又不好交代了,而且咱们也的考虑乌克兰那边,可不能让他们有奇货可居的想法。”

    阿曼不屑的瘪了瘪嘴,“放心,他们不敢,像他们这个价格的货有点难找,但并不是找不到,他们不会那么蠢,好歹现在我们这边销量稳定,让他们有赚……”

    想想也是,乌克兰那边现在就靠这个生产线养活工厂大部分的人,而据他们所知,眼下除了他们这边,似乎还没找到稳定的销路,真要放弃这里,那只能说是自毁长城,应该不至于那么蠢。

    家里没人,中午肖扬也就没有回家吃饭,拒绝了阿曼叫他去他家,也没有留在公司,而是去了前面老黄的餐厅。

    老黄现在的主要精力在酒店那边,餐厅这里就交给了他儿子当是练手,不过今天很凑巧,走进店里,正好看到老黄在柜台前和他儿子在说着什么。

    “咦,肖兄弟今天怎么来了?怎么,家里没人啊。”他儿子面对着门口,一眼就看到肖扬了,马上提醒自己的父亲,老黄回头看到肖扬,有些意外。

    肖扬朝和他打招呼的两父子点了点头,“回国去玩了,家里剩下我一个,懒得回去弄饭了,跑你这里来对付一顿,随便给我炒两个小菜。”

    “行嘞。你先上去坐,我马上给你去弄。”老黄走进柜台里面,拿起搭在一个架子上的厨师装就往身上套。

    “不用、不用。”肖扬连忙阻止了他,对小黄说到:“按照规矩来就是,老黄,咱们先喝杯茶,正好碰上你,我问你点事。”

    老黄知道肖扬这人随意,但他却不敢真随便,放下手中的白衣裳,交代了儿子一声尽快把菜端上来,这才端着一壶茶和肖扬上了楼。

    肖扬也知道正如赵楠所说,自己现在也算是“上流人士”,自己再怎么不讲究,可别人也不可能真把他当普通人来看待,听着老黄吩咐儿子多上点用,要用小冰箱里面的菜,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往楼上走去。

    上了楼进入包厢,老黄很快倒出了两杯茶。

    “老黄,我最近也没关心你们那的事,有没有什么麻烦,正好碰到了,有问题的话,你就和我说。”肖扬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然后慢条斯理的问了起来。

    老黄当然不认为肖扬这么忙的一个人没事会关心这种小事,摇了摇头,说到:“没什么麻烦,小事,哪里需要惊动你?最近咱们团体举行了几次活动,眼下差不多绝大部分的国内华人都家人我们这个大家庭了,另外还有些港岛、宝岛等地的华人也对我们这边透露出有意加入……”

    之所以提起这个话题,肖扬主要是为了华人社团最近的动向,所谓的解决麻烦,当然只是客气话而已,不过真有麻烦,那他也不会介意出手帮忙解决,老黄这人也够精明,不用他明说,就主动说了起来,这也正合了他的意。

    一番介绍,他心里还真有些意外,没料到是个社团发展的速度超过自己的想象啊。

    眼下库托斯人口已经达到十五万了,而华人也将近有七千多,要知道这个华人指的只是来自国内的华人,而不包括来自宝岛、东南亚或者其他国家的华裔。

    近万的人,拧成一根绳的话,某个时候,发挥出来的能量那可是很惊人的。

    用得好,可以成为手中一把剑,用得不好,说不得就是一颗会随时爆炸的炸弹,这也就是他为什么特意打听此事的原因,只是这个结果,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罢了。

    “老话不多说,你们这几个理事要心里有数,有人吃亏了不用太小心,不过如果是有人闹事,想动用社团的力量,这就是绝对不允许的,在库托斯赚钱可以,但捣乱,绝对是不可以的……”

    这个城市建立之初,不服管教的人大有人在,最初那一年多里,库托斯唯一的监狱曾一度人满为患,至于被枪毙的,差点就达到三位数,而当时为了震慑四方,死刑直接是公开处置,以此来证明政府在法律方面严格执行的决心。

    老黄到库托斯比较早,正好赶上了这波事的结尾,很是清楚当年的事情,而现在更是知道肖扬等人在背后推动着这一切,听着肖扬眼下透着一丝冰冷的话语,他可不敢把这话当玩笑看,马上点头说到:“放心,这事我们都很清楚的,谁出了问题,那就是谁的全部家当和性命……”

    “嗯,那就好,权利迷失人心,我就担心日子久了发生些不想见到的事,所有人里,我和你是走得最近,所以也不说假话,社团可以弄,可以赚钱,可以用正当手段去抢占别人的生存空间,但绝对不能乱,一切都必须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而这些事,就需要你们这些理事去把握,而你,需要帮我看着其他理事……”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老黄苦笑,但也知道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他能在库托斯有眼下的地位,不都是肖扬允许和在背后推动的?更何况这个社团,本来就是在人家的计划里,他拒绝,凭什么来拒绝?

    所以,他最终是郑重的点头接应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