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阳谋
    以肖扬的身份,别说眼下索马里兰政府有这个政策,就是没有,问迪卡要几个企业的投资待遇,那也是跟玩似的。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对于老张的到来,他也是更加的期待。

    老张过来的心情是听迫切的,不过他没有肖扬他们的私人飞机,只能是坐民航班机,事情不凑巧,国内飞这边的航班最近的一趟都是在第二天的下午,所以等到他过来,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李志伟一早去参加会议,只能是由肖扬一个人去接了机。

    对此,老张颇有些意外,他可不认为自己能那个让肖扬亲自来接机的面子,在他看来,就算李志伟没有时间,肖扬派个司机或者属下,那也是正常的,所以一出机场的口子看到肖扬,他是满心的受宠若惊。

    “怎么还劳烦肖老弟?随便找个人来给我领下路就行。”

    “那怎么行?”肖扬示意小七帮对方拿着行李,领着老张往旁边停着的车走去,笑着说道:“你老哥可是头一回来这里,怎么说我也算是主人,那样的话,那像什么样子……”

    “哪里,哪里……”

    不是才认识,几句话之后,好久不曾见面的那些生疏感就消失了,几辆车开动,肖扬负责开着前面一辆拉着老张,小七则是开着另外一辆拉着老张的几个随从,车子进入市区,肖扬看到老张对外面的环境颇有兴趣,特意放缓了车速。

    “不怕你老弟见笑,我这些年一直在国内小打小闹,还真没来过非洲,以前光听人说非洲很穷和乱,可看现在这个样子,似乎和穷、乱沾不上边啊。”老张感觉到肖扬的举动,主动说起了一个话题。

    肖扬笑了笑,解释道:“这话也没错,穷和乱是非洲大多数地方的普遍现象,六七年前你如果到这里,你能看到的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那时候还有战争呢,路上随处能碰到背着枪的人,士兵、部落成员,什么人都有,那时候就没有外人敢来这里……”

    从他的话中,老张想象出了一个城市的模样,再看看窗外这个城市的样子,他很是感慨,“六七年而已,居然这么大的变化?这实在太不可想象了,想必当年国内的深圳速度,也不过如此了吧……”

    肖扬年纪小,没见识过所谓的深圳速度,自然不好去比较,笑了笑,慢慢开着车,给老张介绍着这个城市,等到到了小区,这才停了下来。

    “先去我家,中午吃一顿便饭,李哥中午不回来吃饭,晚上我再好好陪你们喝一点。”

    “客随主便,没问题。”老张一边感慨着小区的环境,说是拿到国内,那也是数一数二的豪华住宅小区,对于肖扬的安排,更是一点意见都没有,“你也知道老哥我不是那种穷讲究的人,有口饭吃,有个地方安顿就行,你真要弄得太浓重,我下次就不敢来了。”

    肖扬喜欢人随意,老张这种态度算是正合他的心意,“行,那就先这样安排。”

    带着人回到家里,知道有客人来,赵楠等人都在家里,也许是从李志伟这里打听过,老赵给孩子和黄丽琴都带了礼物,是一些玩具和来自东北的特产,肖扬看了看,里面除了一支人参贵一点之外,其他都还好,也就没有拒绝,点头收了下来。

    聊了一会,带着他参观了一下房子,就到了午饭的时间,说是便饭,但黄丽琴等人还是弄了不少菜式的,得知赵楠等人亲自下厨,老张心里又是一种感觉,一顿饭吃得自然是舒坦。

    李志伟中午和相关股东一起吃饭,不过饭后是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在返回和众人聊了一会儿他就赶了回来,和老张聊到两点,这才重新去了港口那边开会,而下午,肖扬就领着老张在市区转悠了一圈,一个白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阿曼等几人过来,肖扬就没再让黄丽琴亲自动手,直接打电话给老黄,让他派了几个人过来负责整了一桌饭菜。

    饭桌上肖扬没有喝酒,让小伊万、阿曼几人陪着李志伟和老张两人喝,不过都不是那种混人,自然没人喝醉。

    饭后,一行人坐在后花园凉亭里面闲聊,没一会儿,李志伟就提起了水泥厂的事。

    彼此都是熟人,肖扬也不会讲究什么矜持,不用老张说什么,他就主动说到:“西部那边有石灰石矿藏比较丰富,我这些天有些事,不能离开库托斯,所以到时候我让老三陪你实地去看一下,合适,你就掏钱,不合适那就当出来玩一趟好了。”

    数亿的投资,要考虑的问题实在很多,他没有说任何一个问题,老张的心里反而很是欣喜,因为这代表肖扬的态度,除了他的投资确认之外,其他都不是事啊。

    他知道这是真给了他面子,爽快的说到:“行,不过我就没必要去了,反正就算我去了,也看不懂什么东西,另外也不用麻烦轩辕兄弟,随便找个人,领着我那些同事去看看就行了,你们的话我还能不信?说实话,如果不是需要一些比较详细的数据,直接拉人过来开干就是。”

    这是绝对的信任啊。

    肖扬心里有些受用,嘴上却是笑道:“那还是去看看的好,这可不是几块钱的投资,到时候打了水漂,你可别怪我们……”

    “哪能?”老张不以为意的挥了挥大手,“这里都是自己人,所以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我自夸,我这人,文化不高,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眼睛不瞎是占据了很大的原因的,你们几个,是那种坑我的人?真要是,那我也认了。”

    “那感情好,要是什么时候我破产了,也不用找谁,直接坑你一把就不担心后半辈子的问题了。”李志伟笑着说道。

    “哈哈……我想你就没那个可能了。”老张散了一圈烟,收起脸上的笑容,一脸认真的说到:“钱这玩意就是王八蛋,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留给下一代?要是出个败家子,一世名声就毁了,你埋在土里还得遭人骂,真要哪个朋友落难了,我尽最大的能力去帮,只是钱而已,没了就没人,钱这玩意买不到的东西太多,朋友就是其中之一,人生短短几十年,真要完全被金钱给奴役了,那人生还有个屁的意思?”

    话粗理不粗,众人都能听懂华语,听着他这么一番话,各自感慨。

    金钱不是万能的,但却万万不能没有钱。

    一个人能够如此,真只是说这个人的豁达。

    这个世界上,为钱翻脸的朋友、兄弟不知几凡,可真正能够为了朋友而视金钱如无物的,又有多少人?

    “老哥仗义。”肖扬向他竖了个大拇指。“如今这年月,你这样的人可不多见了,难怪你能够混的风生水起……”

    老张确实如他自己所说并没有多少文化,往日里说话间也多有市井之间的气味,和他见过没几次,但肖扬也熟悉这一点,所以说话间也没那么多注意。

    “那是……”而老张对于他所说的“混”,不但没有介意,反而显得颇为得意,“不是你老哥我自夸,不说别的地方,东北那块地,不管黑白,随不给我几分面子?没别的,咱老张就是仗义……”

    商场无父子,这话不是没有道理,老张这种性格,在商场上可以说是另类,不过谁知道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能有如今的地位?不过很显然他也不是那种烂好人,否则的话,早被人算计得体无完肤了。

    肖扬觉得他能够成为朋友,但绝对不可能就因此掏心掏肺,他身边的很多事情,老兄弟们都得分级别的知情权,何况外人?所以,不管怎么样,一定的时间里,哪怕两人再性格相投,那也只会是普通生活中的朋友。

    绝对不会像和李志伟这般,双方彼此熟悉的。

    ……

    第二天,在老张的要求下,肖扬派人领着他的一帮子手下离开库托斯前往西部,而自己则是陪着老张和李志伟玩了一天之后,就把老张丢给了李志伟,然后处理自己的事情去了。

    “叙国那边,恩济确实把自己摘身事外,政府军那边现在忌惮着他的威信没有动他,不过有这么一出,想必以后他肯定会受到政府得打压……”刚到公司,阿曼就告诉了他一个消息,“另外还有一个事情,这家伙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派人和我们在叙国那边的人接触,希望和阿迪斯见个面,阿迪斯临时去了阿富汗,让我问问你的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