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四章 杀手出现
    下午,两人和铁路项目的负责人打了个电话,然后就体验到了索马里兰的第一条铁路的风景。

    铁路本来是连接港口的货运线路,自然无客运线路的车站,而眼下港口还在建设当中,铁路的起点还没曾进入港口范围,大概还有一公里左右的距离。

    作为项目最大的投资人,他们想要坐火车,下面人可不会认为他们只是心血来潮,电话过去,项目部的人马上安排了火车,还特意把一直都没怎么动用过的客运车厢替换了货箱。

    其实肖扬他们哪里会在乎这些,他们完全就是想放松一下罢了,哪怕只是一个火车头,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全线很快就要贯通,人手早已没有之前那么多了,车速不过四十公里,一路离开库托斯地界,路上也就见到几波对线路进行最后检查的工人,等到一直进入现在已经更名的矿区范、那节还在进行最后施工的地段,这才见到了近千人一起忙碌的场面。

    外围四周是荷枪实弹的安保,铁路线两旁是黑皮肤、黄皮肤的两色人种,火车在安全区停下,一下车,肖扬就看到有个依稀有些面熟的人带着几个人在等着他们。

    这次两人只是想看一看,没想要惊动谁的,看到这个,就知道是项目部安排的,不过这种事情,也不能去怪他们,于是他和阿曼朝一行人走了过去。

    “肖先生、库尔先生……”

    交流了几句,肖扬才记起对方姓高,国内来的高级工程师。

    “老高,这边现在还有多长的距离?”尚未完工的,就只有这里一截了,根据老高的介绍,项目采用的是双向施工,可站在这头,却看不到另外那一边,这让他有些疑惑,这中间到底还有多长距离。

    “五百三十米,路基已经完成了,只要进行铺轨了,很快的。”老高指了指前面,回答了肖扬,“只是那边有个弯道,站在这边我们看不到。”

    库托斯少雨,路基被暴雨冲垮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地震倒是有过,但同样也是几十年一遇,而且铁路这玩意考虑抗震根本没多少含义,因为一旦地震起来,除非级数很微弱,否则的话,都是得停运进行检修,确认没问题之后这才重新开始,也就基本的防震规格就没问题了。

    如此一来,工程所需要的时间比起一般地方来说是要快上不少,老高在国内负责过不少的铁路工程,和肖扬他们闲聊,就不免感慨起来。

    “华北、华东一些地方还好,主要是华中和西南这些地方,丘陵地貌,逢山开山、遇水搭桥,那速度,你想快都快不了,几公里的地方,一两年完工是常事,哪像这里,五十公里,也就一年不到……”

    肖扬和阿曼可不知道这些复杂的东西,反正也就当趣事来听,一边听着老高和其他几个施工方的人介绍着、或者说着闲话,一边在工地上转悠了起来。

    实际上工地也没多少看头,毕竟这里不是车站,老高本来还问他们要不要去看看已经建成了的车站,两人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

    只是一个货运车站罢了,能有多少看头?

    …………

    回到市区,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两人没有再去公司,而是直接回了家里。

    今晚汉密斯那边的行动开始了,不过杀手不会傻到马上就行动,他们也就没心思要盯着,有米麒麟那边的人负责着就不错,回家吃过晚饭,米麒麟还打来电话问肖扬要不要过去,他很是干脆的一口拒绝了,说是明天给他说一声就行。

    倒是y国那边,他没有忘记给小伊万去了一个电话。

    “刚忙完。”电话过去,小伊万连声音中都透露着疲惫,也难怪,他可是连续忙了差不多二十个小时,要知道审讯可是个极为费脑力的事,身心俱惫啊。“初步有了结果,哪些人有问题,现在基本是知道了,不过也不排除有受过专业训练的,现在准备对所有口供再审核一遍,同时对那些有问题的进行进一步审讯……我把初步的结果给你?”

    有了初步的结果,肖扬就非常满意了,最起码有了继续调查下去的线索,所以这会儿他对进一步的审讯并不太在意,说到:“接下来的事你可以交给y国人来,你别傻到什么事都揽在自己身上,你把资料给我和大狗都发一份,然后好好休息。”

    这会儿小伊万也是有些支持不住了,审讯这玩意不像玩命,要说有个什么任务,他一天二十个小时不休息说不定还不会觉得这么累,毕竟那不需要费这么心思。

    “我可没那么傻,你不来电话,我也准备给你打个电话然后睡觉去了,玛德,好久没弄过这么长时间没休息的了,都快挺不住了。”

    “那你赶紧把东西发给我,然后去休息。”肖扬想起这家伙的精明,轻笑了两声。

    挂了电话,很快就收到了小伊万发过来的东西,他马上打开看了一遍,然后又发给了阿曼,之后又打电话给米麒麟,让他安排人验证一下。

    y国的事,不是小事,阿曼那边,收到资料,很快就打电话过来了,肖扬看着时间还早,干脆就说去他那里说,又出了门。

    眼下的口供虽说还只是初步的,但线索已经很明显了,最主要的一条,是涉及到y国政府的一名高官,而且这家伙级别相当不低,乃至于在国际新闻上,都时不时能看到其身影。

    阿曼之所以要和肖扬说一下,就是为的这个人。

    “我估计y国那边以前根本没发现这个人,乔治那些动作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他知道,这家伙可是亲米国的铁杆,现在想想,还是有另外的意思在里面的……”

    尽管还只是线索,但是在肖扬的脑海中,和阿曼一样,已经基本确定这消息的真实性了,对这样一个人,他也是有些担心,对方在y国政府的位置太重要啊,国防、外交很多的事务他都可以插手。

    “十有**是没发现,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这次的事了。”他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更担心的是根本找不到证据来证明,要知道到了他这个地位,y国政府想要把人随意拿下,根本不可能,除非直接干掉。”

    资本主义国家,法律对于上层人士的保护是展现得淋漓尽致的,像埃及当初那样轻轻松松对前总统进行审判?根本不可能。

    没有十足的证据,哪怕你知道对方卖国,在除了实施非法手段之外,你只能是看着。

    所谓的民主,还真是不好去评价。

    阿曼自然明白这一点,乔治为代表的皇室对国内调查了这么些年都没能发现对方的异常,就足够说明这人的小心和谨慎了,如果这次找不到证据,还真有些难办。

    “让乔治他们来,还真不好弄,不过……这种事情上没必要讲究那么多吧。”

    肖扬摇了摇头,“出了这种事,对方一定会有所准备,起码在明面上不会让乔治他们有动手的可能的,想用非法手段,只怕都会有难度。”

    “也是这个道理啊……”

    两人说到最后,也没能拿出个章程来,主要的是才收到消息,对方眼下什么情况还不知道,说多了也是白说,在米麒麟那边没确切消息之前,他们也就没多费那个功夫了。

    第二天到达公司,一会儿,米麒麟就打来电话,说是汉密斯那边有消息了,问肖扬要不要过去看看,或者是他把资料发过来。

    当然是过去啊。

    有人解说,肖扬是很不在意自己去看资料的,马上出了办公室,就往信息中心而去。

    “我就说那家伙一直在盯着汉密斯,这才第一天,这家伙就冒头了,看来这家伙还真想趁这机会下手。”一到办公室,米麒麟就招呼着肖扬往他办公桌前面坐,“你看看这段监控视频,昨天一天就冒头了三次,每次都化妆了,不过他还真以为没人会看出来呢……”

    肖扬坐在电脑面前把上面的视频仔细看了一遍,笑道:“你这也是占了设备的便宜,如果是普通的设备,你能看出这三个人就是他伪装的?”

    说实话,三个画面中的三种装扮,还真不是一般的水平,如果不是监控画面足够的清晰,他都不认为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发现这会是同一个人。

    米麒麟可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当初提议汉密斯用上这些设备,不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说起来,这还是他的功劳,“设备是一回事,可如果不是我坚持要用这些的话,说不定就漏掉了,这点总不会错吧。”

    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肖扬忍住笑点头,“行,这是你的功劳,不过你还是先给我说说这家伙的去向吧。”

    说到这个,米麒麟得意的神情瞬间消失,“这家伙太小心了,我查了沿途的监控,可是画面太模糊,他半路又几次伪装,现在还没能确定他的最终落脚点……”

    肖扬这就有些意外了,米麒麟的能力他实在太清楚了,监控画面模糊这是一个原因,可对方居然能够逃过他的追踪,这可真是难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