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老黄的消息
    第二天一清早,胡志云和赵庆峰分别打来电话询问事情的结果,肖扬实事求是的把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也没有隐瞒cifa他们的存在。

    两人并不关心这些,他们关心的只是不会有什么影响就好,听了之后都没有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直接在街边的餐厅吃了早餐,正准备去公司,餐厅的老板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进来,直接走向了他。

    “老黄你这有事?”肖扬停了下脚步。

    这个老黄是最早来库托斯的一批国人,经过几年的发展,他现在除了眼下这个餐厅,还和人一起在对面西街那边弄了一栋酒店,当初赵楠怀孕的时候,他还从国内老家弄来了人参,肖扬一直记着这份情。

    肖扬经常在这里吃饭,有时候宴请客人也来他这里,老黄因此很感激,一来而去,他也知道肖扬的事多,没有客套,轻声说到:“昨天碰到了那么一件事,我又不敢和别人说,所以我让我家小崽子守着这里,看你能不能来吃早餐……”

    其实没他后面这句,肖扬也不会多想,自己在库托斯的行踪本来就没想过要多隐秘,在自己的地盘还藏着躲着,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听着老黄这话似乎有什么难事,他指了指楼上,“去楼上说说?”

    “嗯。”老黄一点头,走到收银台前问他口中的小崽子拿了一串钥匙,然后领着肖扬走上了楼。

    两人走上楼进了一个小包间,他儿子很快送来一壶茶,然后又快速下去。

    肖扬看着这主动,倒是没急着问到底什么事,而是先喝起茶来,“你准备让你家小子接你的班?”

    老黄一听,就知道肖扬不急,也就没急着说了,笑了笑说到:“娃读书成绩不好,家里老娘管他不住,让他早点来学着点好,家里就他一个,我这点家当总不能带土里去,让他败光,我也不想,起码现在知道来客人了给端个茶,要是以前,能看一眼就是烧高香了。”

    肖扬只知道老黄的儿子现在也就不到二十岁,来了有半年了,几次见他,确实有些改变,心想着环境真是改变人,笑道:“现在大部分的年轻人家里条件都不差,有点个性也是正常的,咱们也算老熟人了,说句见外的话,你真想他改变,改天让他去军营呆一段时间,要说变化,军队里面是最能改变人的,反正他年纪还小,去军队里面呆个一年半载,然后找个地方学点东西,酒店经营,可不是你这小店这套路,库托斯眼下的发展不停,外来人口只会越来越多,你的酒店也找不到会亏本的理由,说不得以后还得当成一份传家的产业,你说呢。”

    老黄可知道肖扬说这种话是难得,海滨大道上华人产业这么多,几个老板有听他说这些话的机会?连连点头,“你是大人物,说的肯定不错,不过军队我不太了解,现在参军好像挺严格,来过非洲的,不一定能够进去吧。”

    肖扬摇了摇头,自嘲似的笑道:“我算什么大人物,你觉得如今这大人物,能够和你坐在一起闲扯?不是我贬低你哦,大人物都是在天上飞来飞去,哪有空理会平民百姓。”

    老黄张了张嘴,然后笑了起来,“好吧,你说得有道理,如果你真是大人物,还真不会理会我这样的小角色。”

    两人相视而笑,端起茶杯碰了碰,喝茶。

    “对了,你刚说的话,军队不一定国内才有,我那安保公司不是军队,但和军队没什么两样,你要舍得,让他去我那里呆个半年一年的肯定没问题……我那是正规的公司,国内也是有备案的,就算成为正式员工,对于你们以后在国内没有任何影响,你要同意,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带你去一趟就是。”

    安保公司是正式挂着牌的,老黄在这这么些年了,对此清楚得很,知道公司有不少国内的人在,也知道那里是军事化管理,只是没去过而已,他自然不会怀疑肖扬有必要骗他,马上高兴的点头:“行,我现在是头疼,库托斯现在治安什么的是好,也不用多担心他会更学坏,但我和我家那口子现在心思都在酒店那边,没多少时间看着他,还真有些担心他哪天闹出点什么事来,更重要的是希望他以后能有个出息……我随时都有时间,就看你有没有时间。”

    可怜天下父母心。

    肖扬摇了摇头,“不急,你晚点和嫂子商量一下,和他自己也说说,先说清楚,我那里可有点苦,到时候你们两口子别心疼。”

    “哪能?”老黄从身上掏出烟来,散了一根,提高了一丝声调,“以前老话说棍棒之下出孝子。我和你嫂子也不是溺爱孩子的人,怎么会那么不懂理?安保公司也有不少人在我这店里吃过饭喝过酒,他们能做到的,我们家就做不到?真要做不到,那只能说明他低人一等,那我也不多指望了,到时候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肖扬向他竖了个大拇指,“老黄你还真豁达,孩子嘛,多些耐心就好,别象我,我父母早逝身边也没人管,现在想做点正经事,也没那个耐心……”

    “算了吧,你这话太酸了……就你这样还想这么着,平时你不嫌弃叫我一声老黄,你知道我多少岁了?快五十了。快五十了就这点家当,你还说你没做点正经事,那我是不是这几十年活到狗身上去了……”

    ……

    “好了,咱们也被互相在这里侃了。”扯了一阵,肖扬这才问起老黄原本要找他的事,“等下我就有事去了,你给我说说你刚说的那事。”

    说到这事,老黄严肃了起来,下意识的搬着凳子向肖扬旁边靠了靠,这才轻声说到:“其实也不是我碰上的,是小杜,这家伙有些怕你,把事情告诉了我……”

    小杜是老黄的一个合伙人,以前在国内涉黑,最开始来这里的时候,他还想着把国内那一套给搬过来,被吴思安给狠狠整了一回。

    “怕我干什么,早和他说清楚了,国人团结不是错,只要别把那些不好的习惯带到这里来就行,我真要拿他怎么着,他现在还能在这呆着?”

    “这家伙野惯了……”老黄尴尬一笑,心想着总不能说上次被你们的人那么一弄给吓着了,“还是接着说事,应该是昨天中午的事,这小子在他那个小酒店给客人送东西的时候经过一间房间,隐隐约约听到了房间里面的客人说了一些话,当时他也没怎么在意,一直到晚上,听人说起最近警察局会查居住证,才觉得有些异常,于是把事告诉我了,我这考虑了大半夜,觉得说不定对你有用,这才来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