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章 没有任何记录
    沉吟了一阵,米麒麟又查了巴基斯坦、阿富汗两**方和政府那边,结果同样是没有任何的记录,这让他更加的好奇了起来。

    如此大的一件事,几方居然没有任何的记录,这有意思啊。

    地下世界圈子呢?

    网络上圈子里人常驻的几个论坛,然后又联系了几个人,倒是得到了一些零星的消息,无一例外,都对此事有所耳闻但不太详细。

    觉察到这其中的异常,他马上打电话给了刚分别不到一个小时的肖扬,这自己调查的结果告诉了他。

    “米国驻阿富汗军方根本没有此事的报告,米国国内也没相关记录?”事情居然是这样一个结果,肖扬相当的意外。

    米**队,别说被袭击死亡了数人这种事,就是有个枪支走火伤到了人员,也会被记录然后上报到国防部的,这么大个事,米国国内居然没有任何的记录,是此事被军方特意“隐藏”了?还是从一开始,消息就被传开?

    想了想,他问米麒麟,“这事你怎么看?”

    “可能性太多,我暂时也没什么看法,只是有些好奇。”米麒麟老老实实的说道。

    这种事情,虽然出乎他的意料,但以前并不是没发生过,老米驻外部队,经常会发生点事情,内部“烟吃烟”的事也不是没发生过,当年在非洲,就出现过几次这种事,因为一个小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现了上司和地方军阀勾结的事,结果被上司发现,动用“亲卫部队”把这支小队给干掉,向上报告遭遇当地军阀袭击死亡,最后要不是因为别的事情而暴露,说不定这个小队的死亡原因将被历史所掩埋。

    这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没有任何证据,他根本无从判断是哪种可能。

    “那看来我得给汉密斯打个电话?”

    “嗯,是该打一个,我也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我打个。”

    挂了和米麒麟的电话,肖扬看了一下时间,才意识到米国东海岸现在还是凌晨,没办法,他只好打消这个念头,准备晚上回去,等那边早上的时候再打。

    ……

    阿曼还需要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才能来公司,一直到正常的下班时间,肖扬才离开公司回了家里。

    小安儿带着弟弟在追着前几天从农场带回来的一条小狗,狗是冯家老爷子前些时候回来时从国内带回的乡下看山犬,现在个头虽小,但那速度是极快,两个小家伙怎么追也追不到,看到爸爸回来,两人连忙叫爸爸帮他们抓小狗。

    小狗来了几天,和屋子里的人倒是熟悉得很了,肖扬招呼了一声,马上就向他窜了过来,一把手把小家伙抱了起来,然后塞到小安儿是怀中,“要和小狗狗好好玩知道不?可不能欺负它。”

    两人点头,不过看着女儿顺手着提着小狗的颈部,就知道她根本没听进去,不过也没管他们两个,让秦欢看着一点,别惹急了小狗咬到他们,就进了屋里。

    “扬,和你商量一件事。”胡芸芸她们离开,艾丽思就返回公司上班去了,今天难得比肖扬还下班早,看到肖扬进来,她马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肖扬走了过去,“什么事?”

    “下个月女王的生日,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去一趟。”艾丽思还没说话,坐在旁边的赵楠就帮她说了出来。

    女王的生日,肖扬可没记这种事情,看向艾丽思,“具体什么时间?没有特别的事情,应该是没问题的。”

    “下个月十九日。”艾丽思说出了日期,马上又说到:“如果你有重要的事情,那也没关系,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

    三女里面,就她的性格像是华国古代那种讲究三从四德的女性,对于这个,肖扬有事也是哭笑不得,但不得不承认从她身上,可以得到满满的、属于男人的虚荣。

    “你啊,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总是这样。”赵楠再次抢话,肖扬还没张口,她就恨铁不成钢的把艾丽思拉了过去,“又不是去玩,是正事,如果你一个人去y国的话,像什么……”

    “确实应该一起。”从厨房出来的琳娜也点头说到,实在客厅距离厨房有一段距离,也不知道她的耳力那么好。

    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比艾丽思这当事人还急,肖扬哭笑不得,心道平时怎么就不能少比较谁谁谁穿哪件衣服更适合一点?

    “我可没说不去,只是说没有意外事件,你们应该清楚,我的行程本来就没有个确定的,再说最近中东局势震荡,咱们公司的业务主重心就在这一块,另外我们现在还和几个国家在情报方面合作,时间还有一个多月,我是真确定不下来。”

    说完,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一个星期后,阿曼重新回公司,一般情况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艾丽思轻轻点了点头,“那就到时候再决定吧。”

    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家里看电视,赵楠说起了一件事,“我今天才发现为什么我们家里的电视和国内的没什么区别,公司里面的却只能收到几个卫星频道?”

    这几年,库托斯在电视、网络、通讯方面算是走在了索马里兰的前列,不过就算前列,和国内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肖扬平时也没怎么关注过这个问题,不过对于赵楠提起的这个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咱们小区的电视,是通过自己的卫星进行网络播放的,公司和市区,是用的服务商信号,当然不同,你别问为什么不能一样这种问题,咱们的卫星可不是专业的通讯卫星,能够占用一点资源已经不错了,给普通用户提供这种服务,咱们会亏得连裤子都没得穿的。”

    赵楠原本还真想这样问的,听他一说,只能悻悻作罢,卫星的事,她不太清楚,但也知道阿勒德和阿普杜拉他们为此付出了数十亿美金的。

    不说地面设施、维护等高昂的成本,这个本金,用来给市民提供电视服务,真是不适合。

    她不再多说,肖扬也只当她是随口一说,看了一会儿电视,陪着女儿和儿子玩了一会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他进了书房,准备给汉密斯打电话。

    驻扎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的部队属于陆军,汉密斯一个海军的人不太熟悉,听到肖扬的问题,他想了想似乎没什么印象,“我去查一下,驻中东部队是国防部直属的,再说那边是陆军,我不清楚这个事情,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有些好奇而已,你先查一查,不出意外,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你了。”

    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汉密斯这下也有些好奇起来了,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个不简单?肖扬的情报能力,他丝毫不怀疑,这样一件事情还需要来问他,本身就说明了问题啊。

    “好,我马上查一下。”

    挂了电话,他叫来自己的秘书,正准备让他去查一查这个事,刚张开嘴又停了下来,挥了挥手让他离开,肖扬刚刚虽然没说其他的,但根据他的经验来看,事情还是小心点的好。

    想了想,他从身上掏出一个电话来,拨通了一个号码,把事情说出来,等待了几十秒钟。

    “什么?没有相关记录?好……就这样,没事。”

    电话打完,他有些明白肖扬为什么好奇了,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回复肖扬,而是拿着电话又重新拨了一个号码。

    一分钟后,得到同样答复的他意识到事情不简单了,心中冒出一连串的想法,却没有急着去实施,而是给肖扬回起了电话。

    “没有,国防部、陆军那边都没有想过记录,两种可能,一是国内没有收到消息;二就是国防部或者说是军方有意隐瞒这件事,把所有痕迹都消除了。这事和什么事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