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身份和解释
    阿勒德和阿普杜拉是老手,根本不用多操心,大伊万对钓鱼没什么兴趣,弄了张椅子坐在船首陪着道尔他们,一个手上是酒杯,另外一只手上是雪茄,一口酒,一口雪茄,时不时和坐等着鱼儿咬勾的道尔几人聊几句,简直不要太惬意。

    肖扬赤着上身,下面一条沙滩裤,脚上一双拖鞋,挂了电话,顺手丢给旁边的小七,在李志伟旁边坐了下来。

    “f国方面来电话了,达索的那位高级副总库伦作为代表过来。”

    “那个胖子?”道尔马上偏过头来问道。

    这位库伦,并不负责和肖扬他们的合作,肖扬也只是见过这家伙一次,相貌方面,印象不深,但对他那个身形,还是记得停清楚的,“嗯,就他,怎么?你们熟悉?”

    “熟悉。”道尔点了点头,头转向另外一边看向大伊万,“大伊万应该也认识吧,这家伙可不是个简单的人。”

    面对肖扬疑惑的眼神,大伊万点了点头,“认识,这家伙二十年前就在达索,在这之前,他是一个军火商,不过他的业务是不针对个人的,而是各国政府,华国和f国的合作,其中就有不少是他促成的,很狡猾的一个人。”

    大伊万自己就是一个狡猾得不行的人,能够被他称为狡猾的,肯定不是普通的狡猾,再有道尔的话在前,肖扬意识到这个家伙还真有些能耐,否则不会被他们两个如此评价。

    有些好奇,却没有多问,只是想着晚上回去让米麒麟查一下就好,“看来这家伙深得f国政府一些高层的信任啊,他们会派达索的人来,我有预料,可没想到会是这个人,在这之前,我们可没什么交际……”

    “正常。”这时候道尔吐出一个秘密来,“有消息说这家伙在f国有另外一个身份,以前他周转各国政府之间,军火生意是次要,刺探各国政府一些情报才是最主要的任务……当然啊,这消息可是没人证实过的,真假我就不清楚了。”

    几人都没把他后面的话当回事,到了他们这种身份的人,说出来的东西都不会是无的放矢,这事虽然没人证实,估计也是**不离十了。

    反正从他们以前的行事和眼下的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不管他有没有人证实,f国现在能够派他作为代表,足以证明这个说法有很大的可能性。”小伊万和肖扬一个打扮,躺在沙滩椅上极为惬意的样子,吐了一个烟圈,施施然的说道,“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少见,很多外交人员之类的,隐藏的另外一个职业就是特工。”

    这话正解,几人很快忽略了这个话题。

    “对了,他们怎么办?”道尔向船尾的阿勒德两人挪了挪嘴。

    这两天里,几人也看出来肖扬并没有把九头蛇的事告诉阿勒德和阿普杜拉,这些年的交际不说,眼下即将到来的几方会面就可能引起他们的不满,似乎没看到肖扬有什么安排,几人有些好奇。

    肖扬对这事现在还有些捉摸不定,心里难免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把李志伟和道尔拉到这件事情里面来,要是他们不用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阿勒德和阿普杜拉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可现在事情都确定下来了,后悔也是迟了,他这念头在心中升起没一会儿也就消失无踪。

    “上次那个资源计划,本来就想和大家说个清楚的,等什么时候我找个机会和他们说说,政治上,他们和这件事并没多大关系,不过说不定在商业方面他们可以提供一些线索,也算是有理由让他们知道……”

    有些话他没说,这件事,他并不想让他们两国政府知道,最起码眼下段时间内是如此,怎么让两人不告诉他们的政府,这是他在考虑的问题。

    见他有所考虑,几人也不再多话,彼此之间有所交情是不错,但有些东西却不能用交情来说事的,交情不错,但并不代表彼此就不能有秘密。

    有在岸上采购的各种食物,再加上新鲜的海鲜,中午大家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稍作休息,一群女人继续她们的活动,肖扬他们也重新来到甲板上开始钓鱼。

    实际上大游艇并不适合钓蓝鳍金枪这类大型的鱼类,一上午,阿勒德和阿普杜拉有几次的咬勾,但结果却令人失望,每一次都脱钩而去,让他们两个一上午颗粒无收。不过两人并不气馁,信誓旦旦的说下午改变策略,一定要钓到大家伙。

    肖扬一直考虑着道尔说起的事,坐在椅子上陪着他和李志伟上了几条鱼之后,他还是决定跟阿勒德两人早点说出九头蛇的事,于是起身来到船尾。

    “还没咬口?”走到船尾,两人正惬意的坐在椅子上闲聊着。

    两人回头看了他一眼,阿勒德踢了踢另外一张凳子示意他坐,“吃饭的时候忘记让人散诱饵了,刚撒下去,没听到声呐有动静,估计要等一会儿。”

    肖扬看了一眼一侧正时不时往海里撒死小鱼的船员,心里在想着今天从码头买来的小鱼会不会够,朝他挥了挥手,坐了下来对两人说到:“和你们说点事,鱼等下再钓。”

    两人看了一眼放下小桶离开的船员,有些好奇的看向他。

    什么事需要这个时候说?

    …………

    十几分钟后,两人一脸震惊的样子。

    “难怪你先让我们答应不和任何人说,这事情够严重啊……”阿曼想了想,看了阿普杜拉一眼,然后对肖扬说到:“之前有些事我们不好和你说,现在我觉得告诉你也无所谓,还记得你曾经问过我们is的事?就是我们发现他们似乎和另外一个势力有牵连,才中断了和他们的联系,我们一直没查到这个势力的详细情况,听了你说的,我觉得可能就是他们。”

    “还有这事?”肖扬有些意外,这个情况,直到阿富汗的动静大了之后,他们才有所察觉的,阿勒德他们居然早就发现了?

    “确实是这样的。”阿普杜拉看到肖扬看向他,点了点头,“我们两国发现这个事情之后就进行了调查,发现事情超出我们的预料,所以马上中断了和他们的联系,你也知道,这个事情……所以没和你说过。”

    看着阿普杜拉尴尬的神情,肖扬笑了笑,这种事情,还真说不上什么对错,君主制政教合一的国家,现在全球也仅存那么几个国家,他们两国从这一点来说就有足够的条件来成为绝对密切的盟友,为了国家制度存在下去,弄出一些手段也不为奇。

    当然,要说让人非议的地方也不是没有,is的手段可真不是那么的好,臭名昭著绝对没有形容错,两国支持他们,从这一点来说,此事还真不能曝光,否则他们就是千夫所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