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六章 送礼第一人
    三天之后,鉴定结果终于出来了,国内物价,有三件是属于绝对不能在市面流通的,另外还有四件属于比较麻烦的那种,用金老等人的话来说,那就是最好自己收藏。

    肖扬二话没说,把这七件东西放到了另外一边,然后询问他们想购买哪些东西。

    通过几天的相处下来,金老等人也知道肖扬不喜欢废话,尽管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很快说出了他们最想要的两件东西。

    “说实话,其实我们最想要里面那几件最贵的,可是博物馆的经费紧张,能买下这几件,有一部分还是我们自己凑的。”金老苦涩的说道。

    有的时候,肖扬是一个比较心软的人,不过那也只是有的时候而已,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心软,金老说得可怜,他也相信老人家的话是真的,同时也敬佩这些老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低价把东西出手给他们。

    这些东西并不是一个人的,而且,该放弃的东西他也准备放弃了,还要如何?

    所以,尽管他心里对金老等人的做法很认同,可没有要把东西降价处理的意思。

    “您老说说,几位能给出一个什么价?”

    金老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小声的说到:“我们最多按照估价和你购买。”

    估价?

    所有鉴定的物品,他们都有给出一个估价,这个价格就等于市场的预期成交价格,肖扬有问过这个价格,老黄告诉他,这个价格在一般物品上比较合适,但对于某些稀少或者贵重的物件来说,就可以有些低了,往往实际上所拍出的价格要比它高出几成,一旦碰到几个人竞争,也可能会是成倍。

    金老他们看中的物品都不简单,放到拍卖会上绝对会是受人热捧的物件,按照估价来购买的话,和最终成交的价格可能区别就有些大了。

    肖扬不说话,金老等人有些忐忑,没办法啊,谁叫他们没钱又想买东西呢,如果是别人,说不定他们还能够卖点面子出来,或者说点大义的话,再把故宫博物馆的名头拿出来用一用,可在肖扬面前,这个大院面前,这些话他们哪能说得出来?

    “咳咳……小肖,你觉得怎么样?”

    老半天后,金老终于忍不住再问道。

    这个时候,肖扬其实已经有了决定,于是说到:“您应该清楚,几位选的东西都不简单,一旦上拍的话,价格肯定会高于估价的,这些东西比较不是我个人的,所以我呢,想个折中的办法,几位这次的费用我就不给了,东西就按照估价给各位,这样的话,我也算给其他人一个交代,怎么样?”

    之前并没有谈鉴定费用的事,但他怎么可能会让金老等人白忙活?特别是从老黄那里得知,这几位可都是行业里的大咖,每次出手,哪怕是件小物件,没有个三五万的费用是不可能的,至于上了级别的宝贝,那更是没个三五十万都不可能让人家出手。

    这次东西数百件,就算不按照件数来算,每人不给个三五百万还真说不过去,按照估计来算,他的损失太大了一点,只能从这方面来补了。

    而金老等人根本就没想到肖扬有给他们计算费用的想法,当初金老答应肖扬,为的就是感谢他把头盖骨交给博物馆,而他那些老伙计,纯粹就是卖他面子,也没想过这么一回事。

    现在听肖扬这么一说,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意外之喜。

    不过本来答应肖扬,只是为了感谢他把头盖骨送回来啊。

    金老等人个个都是行业内德高望重之辈,可不是那种只会占人便宜的人,心里虽然高兴,可脸面上下不来啊,于是一个个都憋着没反应。

    最后还是金老再次说到:“小肖啊,本来呢,我们几个老家伙是给你免费帮忙的,算是感谢你带回那件东西,根本没想过要和你谈什么钱……不过这几件东西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可以填补博物馆的空白,而且还对历史的研究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我们几个老家伙不要脸一回……”

    肖扬看着几位老人脸上的尴尬,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挥手说到:“您老快别这么说,一码归一码,那件东西本来就是要送回来的,您老几位放下手中的事忙了这么些天,怎么能让你们白忙呢,就这样定了,东西可以今天拿回去,到时候钱的话,我让黄三去找您就行。”

    最终,金老等人离开,带走了四件东西,事情就够一段路了。

    送走金老等人,肖扬就和老黄进行交接,一件件东西单独用盒子或者箱子装上,然后拍照坐标记,数百件东西可不是一下子就能弄完的,最后花了大半天的时间,这才清整完毕。

    “肖兄弟,那我就先走了,银行那边已经在等了,我得赶紧送过去。”东西清理装车,老黄带着人很快离开。

    马上就要到下班时间了,到那个时候,路上怕堵车,肖扬没有多留,“好,后天我就离开国内了,事情就交给你了,钱的话,你看能不能想办法给我换成美金,如果实在不行,那也就算了。”

    老黄拍了拍脑袋,刚刚他有统计,就算按照金老等人的估价卖出去,这些东西都可以卖到二十多亿,算起来就是三亿左右的美金,这么大一笔数目,可不那么简单啊。

    “能是能,不过得时间长一点,估计得最少一个月。”

    以国内的金融制度,不和银行打交道的话,想弄出大笔的外汇肯定是难度相当大的,几亿美金,对于京城这些公子哥也是一样,现在不急着用钱,只要能够在半年之内搞定,肖扬就觉得没问题,“没关系,东西拍卖和换成美金,给你半年时间,这应该没问题了吧?”

    “那肯定没问题,我保证。”听说有半年的时间来操作,老黄又开始拍胸脯保证了。

    这两天,都不知道听到他多少次保证了,肖扬哭笑不得的说到:“得了,你也别动不动就保证保证的了,干好事比什么都强……”

    东西都安置妥当,不过有些事还是要做的,第二天,肖扬拿着几件东西就去了大内,主席、总理、王副主席那里溜达了一圈,最后在每个人那里留下了一件东西。

    三个人那里,王副主席那里是最后去的,一来他原本就是按照职位高低来的,二来王副主席和他打交道最多,讲究少一点,自然最后来他这里。

    一进门,王副主席就看着他手中的东西哭笑不得的说到:“现在这大院里面谁都知道你是送礼来的,送礼送到这里来了,你估计是第一个。”

    肖扬嘿嘿一笑,直接把东西放到办公桌上,“大公无私那种鬼话不去说,有些事是做给别人看的,我找到的东西,拿出一部分出来或者不拿出来,反正会有人有话说,如果是我个人,一件东西都没得出来,谁还来咬我?老爷子发话了,我得照办,你也别怪我拿你们三位当挡箭牌,真要说不管是我爷爷还是我父亲、三叔,还真不欠这个国家什么,我爷爷和三叔,享受了国家给的特权,但他们付出的也不少,我父亲更不用说,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有享受过什么特权。

    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之类的话也不说,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说什么,我个人真不在乎,库托斯一呆,谁来找我?我答应爷爷,胡家不能倒,那有些事就得做,您应该知道我,对政治、权势这些,我是真没半点兴趣,但是我三叔那里,是不能丢的,倒不是贪权,而是有些东西必须守护,这次的事,看起来不大,但如果我铁公鸡一样,少不得有人出来兴风作浪,到时候又是一个麻烦。

    我一有麻烦,那不还是得麻烦你们几位?所以啊,为了减少麻烦,您几位就委屈一下得了。”

    王副主席被他这一番话说得更是哭笑不得,示意他坐下,又出声招呼外间的秘书泡茶来,“你这一进门就叽里咕噜的说一大堆,还让我怎么说?东西放这里,到时候会送到博物馆去,站在私人的角度,我是能够理解你……”

    秘书很快泡来茶,王副主席示意他喝茶,等到秘书关门离开,才又说到:“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其他事我不好说,志云那边你不用多担心……对了,有个事,你那里面有几件是泰国皇宫里面的东西,他们找了很久了,你能不能便宜一点转让给国家?”

    肖扬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到这件事情上来了,好奇的问道:“不是说那边现任总理似乎对国内的态度比较暧昧?有必要讨好他们?”

    “说什么讨好?”王副主席可不喜欢听他这话,瞪了他一眼,不过说完之后,又叹了一口气,“东南亚诸国,他们国家和咱们国内的关系算是不错的,而在东南亚地区,因为南海问题,我们需要合适的盟友,最近菲国有些不太平,军方准备在泰国基地增加人手,这个事需要得到泰国政府和军方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