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八章 中东局势之变
    “我们不沾毒,并不代表这方面的事就不能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问心无愧就好,我从没想过要做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肖扬见他对自己有些误解,稍微解释了一下,“你这想法倒是有些新意,可以列入备用方案里面,反正现在还早呢,到时候我和阿曼讨论一下可行性再说。”

    “行。”资料全部打印出来,米麒麟收集在一起用档案袋装好递给他,“眼下资料库里面就这些,最近的一份是前天的,有新的了,我随时再传给你。”

    “好。”肖扬接过档案袋,起身往外走,走到一半,想起一件事来,“对了,后天晚上带欧阳来家里吃晚饭。”

    “有事?”米麒麟点了点头,有些好奇的问道。

    “刚子他女朋友正式接手他们家这边分公司的业务,算是给她接风,另外王明天正好靠港,大家一起吃顿饭。”

    “好嘞,到时候我让她早点去帮忙。”

    肖扬连忙拒绝,“那倒不用,这次的人有点多,我请了前面餐厅的老黄来帮忙。”

    “那行。”见请了人,米麒麟也不再客套,“我就带嘴过来。”

    “带嘴就足够了,稍微早一点。”

    …………

    叙国那边,对于is来说,局势越来越紧,整个国家,他们所控制的地盘已经不足一成,看着最新的资料,肖扬想起之前一个没有结果的问题。

    一个多月前,也就是在年前的时候,阿迪斯从叙国回来说is可能经济能力不足,因为知道is和阿勒德以及阿普杜拉他们有些关系,当初还想过要问问他们的,可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可没想到的是这两个月俄军和政府军以及反政/府武装组织同时对is加大了攻击力度,让他们损失了大量的地盘,同时从眼前的一些资料看来,也间接的证实了阿迪斯当初的判断。

    这其中出了什么缘故?他很是好奇。

    想了想,他拿起电话给阿勒德拨了过去。

    “这件事啊,我只能确定是有这么回事,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稍稍迟疑了一下,阿勒德还是说出了实话,“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那些人,原本并不是为了叙国而存在的,而是为了什叶派……”

    听到这个,肖扬不再多问。

    又是宗教!

    在他印象里,只要牵涉到了宗教的事情,就没有一件是简单的,就如在一些*国家,外籍女性出现在街头没有蒙面纱一样。这种事情,你在其他国家,只是一件最为普通不过的事了,可你在一些*国家,这就是犯禁忌的。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从阿勒德后面那句话里面听出了玄机,is的出现,最早出现在哪里?没关注这个事情,但他现在不用去查,也知道了,必定是伊拉克啊。

    阿勒德和阿普杜拉他们两个国家一向反对什叶派的,而他们两国的北面,东北有伊朗,正北有伊拉克,西北有叙国,伊朗政局稳定,他们无法做出过激的事,但伊拉克不同,战争结束之后,伊拉克被什叶派的主要教派瓦哈比派掌握了大部分的政权,而国内局势未能马上稳定,他们不选伊拉克,还能选谁?

    想必is最终能蔓延到叙国,并打下好大一块地盘,这是阿勒德他们没想到的吧。

    第二天没事的时候,和阿曼说起这事,阿曼沉吟了一下,说到:“也许叙国的is对阿勒德他们说是一个意外,你想,叙国眼下的情况,会对阿勒德他们有什么影响吗?叙国的混乱,对他们来说绝对没有坏处的,所以他们根本没必要针对叙国,is在叙国的举动,说不定是is自己的主张,拿钱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你还会继续给钱支持?”

    经过他这么一说,肖扬对这事有了一个大概的念头,摇摇头,“is在伊拉克那边的情况我没怎么关注,不过也知道他们占据的地盘不小,很可能叙国的is会被灭掉了,有俄国、米国在,很难抵挡得住啊,你说那边会稳定下来吗?”

    这个问题很重要,阿曼脸色凝重起来,没有马上回答,陷入沉默中。

    叙国的稳定,不仅仅是关系到这个国家的本身,还牵涉到了整个中东地区的局势,也涉及到了俄国和米国之争,更具体一点,也涉及到了他们的利益。

    是平稳?还是由三家之争变成政府军与反对派两家之间的争斗,重新回到几年前的内战?

    俄国人来势汹汹,航母到达地中海,明面上是说为了打击is,暗地里是为了针对土国而来,有没有要和米国争苗头的意思?明眼人都知道。

    可米国呢,伊拉克战争之后,他们从中东撤出了大量的军队,这就造成了整体力量不足,可毕竟他们在这里经营了十几年,又怎么能没有点底牌?

    谁胜谁负,阿曼一时间也没有个判断。

    肖扬显然也是如此,就这样,两人沉默着,都没有急着说话。

    “你不是说过米国准备对阿富汗增兵?”老半天后,阿曼抬头对肖扬说到,“这件事可能会成为叙国局势变化最重要的一环,汉密斯那里有最新的消息没有?”

    肖扬意识到自己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对啊,米国增兵阿富汗。之前还只考虑着这事和叙国有关,现在眼观全局,事情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米国人只怕早看清楚叙国的深度变化了,汉密斯这几天没打电话给我。”

    “是啊……真不能小看他们。”阿曼感慨了一声,“米国人肯定早看穿了is,也预料到之后的局势,直接增兵叙国,他们没有理由,叙国政府也不会接受,所以他们增兵阿富汗,来带动地区局势……”

    理清这其中的玄机,肖扬反而放心了下来,“米国人那边现在只怕也不想叙国这么快稳定下来,所以才这样做,不出意外,他们在伊拉克也会有动作的……晚点我打个电话个汉密斯打听一下消息。”

    “这个事是需要早点弄清楚。”阿曼表示同意,叙国不仅仅是关系到叙国,而死关系到整个中东地区,而这里可以说是他们业务最重要的区域,局势的变化对他们来说是相当重要的。

    晚上,正好是米国东海岸的清晨,肖扬打了个电话给汉密斯,先没有问米国政府的事,“你对is知道多少?”

    汉密斯虽然不负责调查is,但他清楚白宫政府的动向,听到肖扬这样一问,他就知道肖扬已经知道或者猜到米国的动向了,稍稍迟疑了一下,选择了直言相告: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个,我可以直接回答你,你判断的是正确的,不要太久,伊拉克可能也会有动作,只是具体的情况我现在还不太清楚,更多的问题,我也回答不了你。”

    有了这样的回答,肖扬自然不会再多问,很快挂断了电话。

    “你估计有事要忙了。”第二天上班,把这个事告诉阿曼,阿曼在沉吟了一下之后对他说到。

    要忙?忙什么?

    肖扬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疑惑的看向他。

    看到他这个样子,阿曼笑了一下,随即给他分析:“is只是被打散,而不是被消灭,你想想is都是些什么人?欧洲人、中东人、东南亚人,其他人不用管,ydl那边,你肯定要负责的,可以想象到,现在开始,有些is成员只怕已经离开叙国返回他们的老家了……”

    肖扬愣了起来,这事他还真没考虑过。

    “你说的确实没错,is被打散,欧洲各国只怕会要乱一阵了,对于普通人来说,偷渡是个很大的难题,可对他们来说,从中东潜伏回欧洲,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各国情报机构也真不一定能够盯住这些人……这些人哪怕失败了,有些渠道肯定还是在的,这么一说,就算叙国这边政府军赢了,要防止这些人反扑也是一个很有难度的事啊。”

    “这些还是一说,你先考虑好你自己的事吧。”阿曼轻笑了一声,“欧洲诸国的外交签证对我们来说还是有些用处的,可别让他们收回去了。”

    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不说顾问的事,就是九头蛇这件事,ydl政府也不可能收回肖扬的那些特权的,不过这几年ydl政府那里对他还是不错的,肖扬觉得既然拿了人家的好处,有些事还是需要做的。

    “这事情牵涉太广,看来我的亲自过去一趟。”

    “也好。”阿曼点点头,“这边有我,你放心过去,正好可以带赵她们去玩几天。”

    肖扬不确定这是不是在揶揄他,仔细在阿曼脸色看了一会,这才笑着点头,“这是个好建议,可以考虑一下。”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ydl被称为欧洲四猪之一,但占着北约集团一份子这个名额,有些东西还是让人向往的,能够打着他们政府的旗号顺利出入欧洲诸国,对肖扬来说是有些诱惑力的,他嘴上和阿曼说不在意,但如阿曼所说,这种特权不仅仅只对他个人有好处,还是对他们公司行事有好处,所以,他很快决定亲自去ydl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