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三章 送礼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事情处理完了给我打电话,我介绍嫂子给你认识。”车旁,肖扬帮沈冰整理了一下有些乱的长发,轻声说着,语气就如对待自己的家人一般。

    沈冰眼睛微红,点了点头,突然扑进肖扬的怀中抱紧了他,“杨子哥……”

    感受到怀中女孩的轻微颤栗,肖扬这一刻悟了,之前自己几人的避开是多么的懦弱,他们三是逃避了,可是让这个女孩十几岁就一个人生活,那时候的她,心中又有多少彷徨?

    心中暗恨,轻轻拍了拍沈冰的背,“是哥不好,让你吃苦了,放心,以后再也不会了。”

    沈冰没有接话,只是轻轻的哽咽着,良久之后才平息下来,抬头从肖扬怀中起来,她点了点头,退后两步,“杨子哥,我等你电话。”

    “好。”

    看着女孩快步消失的背影,肖扬心中沉重、高兴,万分复杂,呆愣着盯着大楼看了一阵,这才上车离开。

    “老四,我刚见到小冰了,去我那里让人收拾一间房间出来,需要什么就买什么,不知道的话去问云渺渺。”车子开动没一会儿,他就拿起电话给轩辕战打了过去。

    轩辕战一下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小冰是谁,连忙说到:“好,急吗?我马上让人准备。”

    “会和我一起过去,应该还是一个星期左右,不是很急,另外找阿勒德,定一辆车,女孩子喜欢什么样的车,你也问问云渺渺,另外记得通知一下你二哥。”

    “好嘞。”

    轩辕战没有问起两人是怎么见面的,也没有问起沈冰为什么会同意来库托斯,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没必要问那些了,挂了电话,他马上开车往训练基地跑去。

    这个事,必须第一时间告诉二哥。

    比预期的时间晚了一些,刚刚进入京城地界,肖扬就接到王副主席办公室的电话,说是让他去一趟,不得已,他只能告诉对方,现在自己估计需要两个小时左右才能够到达。

    对方请示了王副主席一下,很快给了他回信:“肖扬同志,王副主席两个小时之后还有事情要处理,所以问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有的话让你去他家。”

    和王副主席打交道这么久了,双方的关系也算密切了,但除了过年,肖扬还没去过他家,这是不是表示双方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他马上就表示自己没问题,“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准时过去。”

    回到大院,已经是四点多了,去后院和老爷子聊了一会儿,杨柳和胡志云相继下班了,和胡志云说起晚上去王副主席家的事,胡志云告诉他自己也会一起过去。

    “我是顺道,国内准备重启亚丁湾护航编队,舰只会从国内抽调,另外这次的动作会大一点,航母会出动。王副主席的大儿子王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今天从北海舰队回来述职,我正好和他见见,说不得以后你们会有交道,正好认识一下。”

    随着也门局势的稳定,国内不需要再有政治选择,重启护航编队是预料中的事,但这次会出动航母,这可是肖扬没想到的,国内航母已经具有远距离作战的能力了?

    “航母也出动?已经形成战斗力了?”他诧异的问道,“另外好像最近没出什么事吧,用得着让航母出去溜达一圈?”

    “上半年已经进行过了一次渤海湾到南海的航行任务,远距离作战已经不是问题了,和马来西亚、新加坡那边现在正在沟通,航线应该不是问题。”胡志云先解释了他前面的问题,“至于事情,其实不少的,俄国为了阿山那里的事,岛国为了南海的事等等,仅仅这两件,上面就觉得有必要展示一下咱们的肌肉,这次航母预计半年返回国内,如果有必要,还会一定的延长,到时候活动范围大概就是印度洋。”

    航母在印度洋范围,可想而知补给的话肯定会在库托斯完成,这样的话,肖扬还真和编队会有交际,而从他本人来说,对航母还是很有兴趣的,要知道他各**舰见识过一些,但航母还没上去过呢。

    “这倒好,我还没上过航母呢,到时候可以好好见识一下了。”

    吃过晚饭,两人就出门了,王副主席就住在办公不远的地方,车行半个小时,他们就到了,登门拜访,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肖扬都没有空手的习惯,这次过来,他是带了一包茶叶,两瓶酒,茶是不值钱的山茶,酒却是从切尔西那里弄来的顶级红酒。

    在院门口登记,在警卫的带领下,两人进了别墅的门,客厅里,王副主席两夫妻和一对中年夫妇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在聊着,看到两人进来,包括王副主席都站了起来。

    “婶子,我带了点乡下的茶叶过来给叔和婶子试试味道。”打过招呼,肖扬朝王副主席妻子递过了手中的袋子。

    王副主席妻子笑眯眯的看着他,却是没有马上接过去,而是看了一眼王副主席,别人送礼,她马上就会拒绝,但她知道肖扬不同,其他人都知道他家是从来不收礼的,哪里会上门带东西,只有肖扬,每次都会堂而皇之的提着那么一个袋子过来,可哪怕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作为妻子,她还是得看丈夫的决定。

    王副主席看到妻子的眼神,做了个无奈的表情,示意他妻子接过来,却没有让她收起,而是说到:“先打开看看,这混小子说山茶未必就是山茶。”

    肖扬接过保姆端来的茶,嘿嘿一笑,“除了茶还有两瓶酒,您还担心有人说我贿赂?要贿赂也不会只这点东西啊。”

    “说得轻巧,上次你送的那酒,我后来才听人说外面卖两百万一瓶……”王副主席正说着,眼光扫过妻子打开的袋子,看到里面的两瓶酒,哭笑不得,伸手指了指肖扬,“你又拿两瓶来了,这得多少钱?换成国内的货币,两瓶酒就得两千多万,你这不算贿赂算什么?真要贿赂,你还不如给我弄两千万的军用物资来,这玩意喝了就没了,一泡尿的事……”

    一泡尿……

    肖扬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问题是两千万我得掏钱,这酒是我f国岳父自己酿的,不花一分钱,两千万送起来心痛,不花一分的送起来不心痛啊。”

    “……”

    众人被他这强大的理由给打败了,王副主席也知道不可能推辞,而且这酒哪怕上交,也不可能变现,看了看儿子和儿媳,说到:“得,反正你理由多,说不过你,现在开一瓶吧,大家都试试这一口值几十万的酒是什么滋味,剩下一瓶什么时候高兴再喝。”

    “这就是了嘛,这酒本来就不是市面流通的,我拿来也就是让大家尝尝鲜,要去算价值,那可就落了下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