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三章 锡金的意图
    没有拒绝就是好事,两人大喜,谢老真要接下了此事,凭他的人脉,他们两个要少了多少事情?

    “您老慢慢考虑,我们不急。”肖扬马上说到,“咱们也是知根知底,所以有些话不说假的:技术上的事我们不懂,项目真要成了,除了正常的管理,技术方面我们不会插手,钱方面也没问题,保证不会出现什么资金短缺的事情……”

    要让人过来,条件什么的当然不能不开出来,不管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既然谢老接下了此事,肖扬自然要说个明白,很快,他就把之前和李志伟商量好的说了一遍。

    谢老是知道肖扬为人的,自然不会去怀疑他所说话的真实性,这些东西,他未必在意,但却是其他人在意的,肖扬说着,他也就静静的听着。

    “行,你们的意思我知道了……”

    中午,三人吃过午餐,谢老就提出了告辞,肖扬把他送回去,又回到了会所和李志伟聊了一阵,到将近四点,这才回了大院。

    回到大院,表弟已经从研究所过来了,看到肖扬,有些腼腆的打着招呼。

    肖扬对自己这个情商不够高的表弟还是颇有好感的,拉着他聊了一阵,打听了一下他的工作,得知他对现在的状况很满意,这才放他离开。

    “小姑、姑父,这下你们可以放心了。”进了屋内,一众长辈,包括胡志云都在,小姑和姑父坐在靠门的位置,早看到他和儿子在外面聊了半响。

    “放心,放心。”姑父笑着回应,言词间还是有些放不开,从身上掏出一包烟来准备给肖扬散烟,动作都是一顿,很明显是担心肖扬不习惯抽他的便宜货。

    肖扬对这些可从不讲究,连忙接过来点上,顺手拿了一把椅子就在旁边坐下,和众人聊起了家常。

    胡芸芸和欧景天订婚的日子终于到了,肖扬有意把场面弄得隆重一点,所以该有的场面一点都没少,当天,收到请柬的宾客绝大部分都是自己亲自到来,就算没有时间的也安排了人代表,场面不说比他结婚当日更甚,但也差不了太多。

    而如此热闹的代价,就是整个下午他都在昏睡着度过。

    没办法啊,作为胡家三代现下的掌门人,再加上他自己本身的身份,宾客里认识他的人不要太多,每人找个喝上那么一小口,就是酒神也得醉啊。

    “小姑、姑父,现在表弟也在京城,你们就搬过来算了吧。”晚上,他没敢再沾酒,在酒店里面吃过饭,安排了那些原来的宾客去了酒店,就回来了。

    小姑和姑父相互看了看,眼中尽是迟疑,胡志云和肖扬他们都诚心把他们当作自家人看待,但两人以往的生活经历还是让他们不太习惯大院的生活,门口有正儿八经的军人站岗,出进都要检查,这与他们原来的生活实在太格格不入了,这种生活,他们担心自己是否能够适应得了。

    肖扬以前就提过这个事情,不过最终还是不了了之,看到他们这副反应,他就知道不下重药是不行了,于是小声的说到:“爷爷年纪大了,我又不能经常在家,三叔和三婶又都有各自的工作……”

    他的话没太多的掩饰,两夫妻不会听不明白,老爷子年岁不多了,需要家人在身边尽孝!

    孝之一事,从古到今可是这个民族最为注重的,两口子自然没办法再说什么,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血脉这玩意看不见摸不着,有些人在意,有些人不在意,肖扬就是在意的那群人中的一个,之所以让小姑一家在京城留下来,心思当然不会完全是为了给老爷子尽孝,见到小姑答应了,心中顿时欣喜了起来。

    “婶子,收拾屋子的事就交给你了啊。”

    杨柳笑着点头,“我早说过好几次了,可你小姑就是不愿意,还是你的面子大。没什么好收拾的,就住现在那屋就行了。”

    对于小姑子住进大院,她是没有一丝抵触的,她这个人本来就不怎么喜欢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反正自己没儿子,就一个女儿,要争那么多干嘛? 而且她看得很清楚,这个胡家,只要有肖扬在,其他都是浮云,凭自己女儿和侄子的关系,以后还能吃亏不成?

    她根本就不在意胡家的那点东西,所以对小姑子来大院也是相当的欢迎,毕竟这样一来的话,她就不需要时常在工作的时候还要注意家里的情况。

    小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中却是感到一阵温暖。

    虽然是同一血脉,但毕竟分开几十年了,能够把自己当成家人来看,真是不简单啊。

    “早这样决定就好了,你们两个也累了这么些年了,是该歇歇了,真要闲的无聊,后院那角落开块地出来,种点小菜、养几只鸡什么的,咱们家以后也不用去买了。”胡志云也说到。

    他知道自己这妹妹和妹夫心里是有些隔阂的,所以一直不曾在这个事情上多说,而是交给肖扬他们这些后辈去操作,实际上,作为同辈,他比肖扬他们更希望自己这个分开几十年的妹妹回来,血脉相连,想到自己妹妹苦了几十年,他这个做哥哥的于心何忍?

    “是啊,一家人在一起多好。”旁边的胡海云也说到。

    肖扬瞟了他一眼,没有多说,笑着对小姑夫说到:“我叔说得不错,弄个角落养几只鸡什么的,我们这些小辈一回来也好打打牙祭。”

    “鸡、鸭都没问题的,那角落大,养几十只都没问题。”一家子都这么说,小姑夫也就念头通达了,笑着点头应着。

    宾客相继离开,日子重归平淡,锡金和阿萨姆邦那边的谈判也落下了帷幕,拿到谈判结果,肖扬还是颇为满意的,不过如同他们之前所料,锡金那边也提出了军事保护的事。

    “这个事情肯定是没戏的,不过牵一下线还是没问题的,让他们派人过来吧,这个事情没戏,边贸这些问题还是可以谈的嘛。”肖扬在电话里面和凯特说到。

    因为肖扬正好在国内,阿曼就让他直接联系了肖扬,之前肖扬和阿曼的判断他也是知道一点的,不过知道归知道,锡金方面既然提出让他们牵线一下,考虑双方的合作,自然和拒绝的道理。

    “没问题,我让他们直接联系你?”

    肖扬哪里会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不,我明天就会和华国政府准备沟通,到时候他们自己去谈,我就不去了,等安排好了,我会告诉你的。”

    “好的,还有一个事,他们估计也知道军事保护不太可能,所以暗示过有没有可能让我们来负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该怎么答复他们?”

    “让我们来负责?不是让我们负责培训军人什么的?”肖扬有些耐闷,这人怎么就那么喜欢把国防大事交给别人来?一个国家,拥有自己的军队才是王道啊,怎么到他们这里,完全就不适应了?

    “没错,我确定他们的意思是交给我们负责,而不是培训。”锡金方面的意思,凯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还以为自己理解错了,再次确认之后才知道自己并没理解错。

    肖扬摸了摸下巴,“这就有意思了……反正不急,我和阿曼商量一下再说,先把眼下的事情搞定。”

    下午,送前来京城开会顺道参加订婚宴的谢司令上了飞机,肖扬再次去了大内,把锡金的事告诉了王副主席。

    和他们之前判断的一样,王副主席直接告诉他军事保护是不可能的,“别看锡金和阿萨姆邦只是那么一个巴掌大的地方,意义却是非凡的,有核弹在,俄国和阿山心里不甘但也只能忍着,可你觉得他们是那种轻易放弃的?跟你说,国内和俄国在战机方面的谈判上,最近俄国的态度比两个月前可强硬了几倍,而且有消息他们将出售一批su-35战机给阿山,这个时候传出这样的消息来,你应该明白他们的态度了?”

    “所以啊,我们根本不可能给他们提供什么军事保护,就连核保护现在都不可能……”

    “我也没指望过。”肖扬呵呵一笑,“不过人家只是让我们牵个线,总不好拒绝吧,反正这些不谈,其他还有可以谈的,我已经让他们派人过来了,你们自己安排人去接触吧,我就不管了。”

    “军事方面别想,最多也就经济方面。”王副主席也不是多在意这些,因为这些事也不是他主管的范围,他最多就是把话传上去,“领土问题换取一些利益,就是这样,而且还得看他们是不是识趣,不识趣的话,有得谈。”

    “这点倒不需要担心。”肖扬摇了摇头,一脸的笃定,“锡金现在是什么都缺,又和阿山正式决裂,就剩下国内这一条通道了,他们不会那么蠢的,最多就是想多要一点利益而已,不会把这事搞得太遭。”

    “但愿。”人心的贪婪,王副主席显然没他这样的信心,“我晚点把这事转过去,到时候让他们和你联系好了。”

    “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