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四章 另有所图
    肖扬不确定这是他在试探还是随口之语,不过想想应该还是后者居多,毕竟自己已经说过了,晚餐后说事,想来他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再试探,于是笑着说到:“那就要看你多重视了,你急不急着回去,不在于我啊。”

    黄海涛摇头失笑,指着他说到:“你这人太狡猾了,说话是一点痕迹都不留啊。”

    “我可说的是实话。”肖扬眯着眼睛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现在不说这个,试一下这边的海鲜,和你们那边有没有什么区别。”

    黄海涛现在有些明白事情只怕是不小,不过眼下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马上伸出了筷子,“试试……这些年亚齐周围的海域环境问题越来越严重,只怕比不上这边啊,这里可以说完全没有工业污染。”

    一顿晚饭,众人吃了一个多小时,饭后,他们也没有在餐厅多呆,很快就离开了。

    小伊万和轩辕战没有要跟着去的意思,一出门就和黄海涛告辞,剩下肖扬、阿曼两人载着黄海涛回到了别墅。

    烧水煮茶,几杯清茶下肚,口中酒气消去,肖扬这才不疾不徐的聊起了正事。

    “海涛兄,我问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如实回答。”

    看似漫不经心的样子,眼眸中却有的只是郑重,黄海涛不敢懈怠,正色点头:“你说,只要我知道的,定当知无不言。”

    不管结果如何,这这种态度是好的,肖扬轻轻一笑,“不知道海涛兄怎么看待亚齐的三家鼎立之局?”

    黄海涛万万没想到肖扬会问这种问题,人的权利**是无穷无尽的,亚齐独立之初,三家守寡相望,彼此扶持,但是独立之后,等到局面稳定下来,有些人难免就有其他想法了,三家掌控一个国家,如何有一家掌控一个国家来得让人舒心?

    他本人不是那种热衷于内斗的人,也比很多人看得清楚,一个国家,如果只有一个声音,说不定比多个声音败亡得更快,亚齐华人已由几百年的历史,在亚齐占有的基数也不小,但终究不是本地土著,他们现在得到了政权,但谁又会知道,是不是又有其他人盯上了他们?

    不说本岛,最起码一墙之隔的印尼就巴不得他们能够更早败亡。

    可是,说到底他只是黄家二代中的一个,他代表不了黄家,更代表不了另外两家,而且就算他能够代表林家,如果另外两家这个想法的话,他们又岂能置身事外?

    很多时候,身陷局中,就不是你想离开就能离开得了的。

    一瞬间,他心绪变化万千。

    不确定肖扬这么问的用意,但他知道只怕有些事情瞒不过人家,最终,他还是决定实实在在的说出来。

    “可能要让你见笑了,有利益就有争斗,亚齐也不例外,我本人不太喜欢斤斤计较,不过涉及到政治上的事,却也不是我所能够决定的,谁多一份权利,谁就多一份资源。局势平稳下来,自然就有人有了别样的心思,这种局面眼下虽然不太明显,但我相信将来肯定是少不了的,两家联合,或者两家对立,一家中立,无非就是这几种局面……总的来说,对我们三家,现在起点都是一样的,十年或者几十年后,只怕可能是我们黄家又或者其它两家中的一家从亚齐销声匿迹,最坏的结果也就无非如此了。”

    黄海涛在说得过程里,肖扬和阿曼都只是认真的听着,没有插话。看着他能够如此理智和平静的说着,心里不由得有些佩服。

    不过有些事情并不是因为佩服就能够免了的,肖扬的手指敲了敲桌子,严肃的说到:“如果有两家早已联合起来了呢?你觉得你说得那些结果,又会在多久之后发生?”

    黄海涛这下坐不住了,“唆”的一下站了起来,没办法,实在是肖扬话中透露出来的消息太令他震惊了。

    眼下可以说是乱象才显,就有两家已经联合起来了?

    他可是知道,他们黄家没有和任何一家达成所谓的联盟,那么已经联合的两家除了那两家之外,还会是谁?这种局面,对他们来说可以说是最坏的了。

    “你是说林家他们联合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自然没什么好遮掩的了,肖扬示意他别激动,然后点了点头,“没错,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是这个样的,有必要,我可以提供证据。”

    黄海涛重新坐了下来,沉默着没有说话,肖扬和阿曼对视了一眼,也不催促他,只是静静的喝着茶。

    老半天之后,他终于抬头看向肖扬,脸色稍稍有些凝重,“证据什么的就不需要了,我相信你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和我开玩笑,此事说不得还需要你们的帮忙,我想知道的是,如果需要你们的帮忙,我们需要付出什么?”

    干脆!

    肖扬就喜欢和这种人说话,不用费劲。

    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小事情他并不介意通过交情来帮忙,但大事……他看了阿曼一眼,回答了黄海涛:“我需要马六甲海峡的特别航行权,当然我会承诺一旦出了任何意外,绝对不会牵涉到你们。”

    黄海涛很清楚肖扬为了这个特别航行权是为什么,不过他却不能马上答应下来。

    沉吟了一下,他说到:“站在我个人的角度,这个要求是没问题的,可这事并不是我能够决定的,我需要和家里商量。”

    “这个不是问题。”肖扬马上笑着回答,“生意是生意,却没有马上要成交的道理,生意不成,咱们也是朋友不是?根据我们的消息,他们两家现在的一些计划还在初期,等到真正有所结果,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你们可以慢慢考虑。”

    一步慢,步步慢,他可以不急,但黄海涛却不能不急,他很清楚,另外两家的实力是大于他们一家的,现在三方还在愉快合作的阶段,那些心思都还只是在彼此的心中,原本他家里还在考虑着拉拢林家共同对付另外一家呢,没想到还不等他们行动,另外两家就成了盟友。

    眼下他们黄家已经迟了他们一步,再这样下去没有改变的话,谁知道会不会拉开更大的距离?

    眼下双方还没达成协议,他也不好多问那些具体的情况,问了一些基本的问题,他心中更加担忧起来。

    “我明天一早回去,还得麻烦你给我安排一下。”

    这个时候,肖扬自然不会再虚伪的说什么挽留的话,“没问题,早上我给你安排,不过为了保密,会先去利雅得,然后从那里换飞机到迪拜。”

    “没问题。”

    …………

    第二天一早,黄海涛离开库托斯,小伊万所说的喝酒自然是泡了汤,不过他也并没有失去镇定,离开之前还和小伊万说抱歉,说是只能下次再一起喝酒了。

    虽然表面上他挺镇定,实际上心里还是有些焦急的,从库托斯到利雅得,再到迪拜,因为都是肖扬安排的飞机,他没好打电话,等到在迪拜上了自己的飞机,他第一时间就拿起电话打给了自己的父亲。

    黄家老人对此事也颇为惊讶,因为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不过他人老成精这话是绝对没错,一瞬间之后,他就镇定了下来。

    “我知道了,详细情况等你回家再说,现在你的电话也不一定安全。”

    回到家中,甚至来不及和正好在门口碰上的妻子多说话,黄海涛马上来到了父亲的房间。

    “此事肯定是没假的,这种事情肯定是做不了假的,我们稍稍一查就能知道。”最初的时候,他并没有觉得肖扬他们有什么问题,但在路上仔细想想,就发觉了一丝不对,掌控一个国家的利益相比,仅仅只需要马六甲海峡的特别航行权,似乎有些不对称,“但是我怀疑他们是另有目的。”

    这个问题,黄家老人早想到了,听了儿子之言,他轻轻点了点头,“不用怀疑,这是肯定的,接到你的电话,我就让人查了查最近的一些事,但并没有发现什么,说起来还是我们知道的太少了……不过我想应该和他们两家有些牵连。”

    “为什么不是冲着亚齐来的?”黄海涛有些不解。

    老人摇了摇头,“不会的,这一点,看他们这些年在库托斯的行为就能看出来,他们对政权没什么兴趣,否则的话,现在也不会仅仅居于库托斯这么一隅,另外我可以肯定咱们林家并没有做出对他们不利的事,否则的话,也不会有你和他的见面了……算来算去,也就剩下老林他们两家的原因了,血狼,可不是那种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会插手这种大事的人,如果和他们没重要关系,他最多的就是坐在那里看着我们斗起来……”

    肖扬可不知道黄家老人会有这样一番言论,要是知道的了的话,肯定会竖起了大拇指来。

    仅凭他自己知道的一点点资料,就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来,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