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七章 不要这么急
    分局长的工作经验还是挺丰富的,意识到事情的重要,马上就做出了最详细的安排,肖扬却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却没有多说,走上前弯腰看了一番,就心中有数了,站起来在沾着红白之物的墙上找了找,从身上掏出军刀来把弹头挖了下来,随手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钱来包着揣回口袋。

    “我还有急事去,不能多呆了。”看了一下时间,又探头看了一下外面,交通还未恢复,他对老刘说到,“老刘,你先呆在这里协助他们处理一下这个事,我自己坐车过去,有什么是让谢司令联系我。”

    当然不可能让肖扬留下来,老刘马上就答应了:“是。要不您拿车钥匙过去?”

    肖扬摇了摇头,“估计外面这一下子还动不了,拿了钥匙也没用。”说完,不待他有什么反应,转头对分局长说到:“我有重要事情去办,我的同伴留下来配合你们,有什么事你和他说就行。”

    分局长皱了皱眉,肖扬刚刚拿走弹头的行为他是看在眼中的,而且开枪的也是他,注意到意外情况的也是他,这时候离开的话,等下有很多事都不好说啊。

    可是人家都说了有重要事情去办,而且这次要不是有他,那事情最后的结果简直无法想象,看了看老刘,他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没问题,不过你的同伴能够联系到你是吧?估计稍晚点会有不少事情得麻烦你。”

    插手了,就不可能置身事外,肖扬点了点头,“一切问题,你先和我的同伴说,我不太适合某些场合,具体情况,到时候再交流吧。”

    “……”

    挡也挡不住人家,人家连市长秘书都不鸟,自己这个分局长在人家眼里肯定也只那么点分量,分局长很是无语,但也知道根本没能力留下肖扬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衣服脱下来还给自己,然后直接从店里拿了一件t恤,留下几张钱,潇洒的离开。

    “老刘同志,这位是……”他看向老刘,希望能够从他这里得到点关于肖扬的消息。

    老刘见过肖扬几次,见识到谢司令对他如何客气,怎么可能回答分局长的问题?摇了摇头:“我只能告诉你他是我的首长,至于其他问题,全部由我们南海舰队来负责,这句话,哪怕你们厅里还是部里的人过来,我都是这样说,所以你还是别问了,还是说说案情吧。”

    部里来人都是这样说?分局长咂了咂嘴,顿时放弃了自己试探的心思,“好。咱们还是说案情好了,你能不能给我说说你们为什么觉得这事很严重?”顿了一下,他又解释到:“你也知道,我们警察的接触面不是太广,相关培训和学习虽然有,但都轮不到我,所以……”

    老刘不等他解释完,就挥了挥手,“我知道你的意思,这种事情确实对你们来说有些难了,如果不是我比较熟悉这方面,也不知道眼前这东西的来历……”

    …………

    来到外面,肖扬看到路口两名受害者依旧躺在那里,那名伤者却是不见了,心中不禁唏嘘起来,人生有的时候真是天差地别,同样是三个走在路上的行人,那两个却和亲人天人永隔,但另外一名却是因为遇到自己保住了性命。

    “唉!”他叹了一口气,遥看了一下四周那些在指指点点的看热闹的人群,心中一阵复杂,顺着街边人行道往外走去。

    走到另外一个路口,随身招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报出目的地,他就闭目沉思了起来。

    他刚刚简单的了一番那个罪犯,从他身上的一些特征来看,他就是一普通人,而且还是华国最大的民族华族人,可他身上绑着的*却不普通,自学自制?

    根本不可能!

    这种*有着浓重的中东地区特色,对于肖扬他们这种圈内人来说,要找到其制作方法和图纸很简单,但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难于登天,那他怎么弄来这玩意的?

    心中有些猜测,但他却不敢肯定,不过有一点他知道,那就是这件事肯定还没完。

    沉思中,车子很快到达电视台,胡芸芸就坐在大楼外面的喷水池边等他,见到他从出租车里面出来,很是有些不相信,在他看来,肖扬在南方这边又不是没熟人,怎么会没车?

    掏钱付账,看到胡芸芸惊讶的眼神,他笑着说道:“我说姐,你这是什么眼神?”

    胡芸芸走过来一把抱住了他,嬉笑着回答:“太惊讶了,我老弟原来也会坐出租车的。”

    “我为什么就不能坐出租车了?”肖扬苦笑,不过还是解释到:“堵车,只好又走了一段路,找了辆出租车过来,那车现在估计还堵在那里了。”

    “我就说嘛。”原来是这样!胡芸芸咯咯的笑了起来。

    估摸着等下谢司令就会来电话,肖扬就建议在近处找个地方聊聊,知道他大忙人,胡芸芸马上点头答应了,领着他就来到旁边的一个咖啡馆。

    咖啡馆里面这个时候人很少,显得格外的安静,选择靠窗的一个座位坐下来,各自选了一杯咖啡,胡芸芸就问道:“什么事非得让你跑一趟,不能在电话里面说?”

    看着使者很快把咖啡端了过来,肖扬没急着回答,而是等对方把咖啡送了过来,这才说到:“这次回去,婶子和我说了一件事。这事我听了叔的意见,也听了老爷子的意见……”

    说到这里,胡芸芸脸颊微红,杨柳虽然没正式和她说过这事,但那些若有若无的试探,她怎么会听不出来?肖扬这么一说,她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肖扬看到她脸上的变化,心中笑了起来,“看来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是什么事了,姐,你什么意见?你也知道咱们家是开明的,合适的话,那就早点把这事办了,对欧景天也有好处,如果不合适呢,那你也说出个章法来……老爷子都点头了的事,可不能开玩笑。”

    短暂的忐忑,胡芸芸很快镇定了下来,落落大方的说到:“他对我还是挺好的,我不愿意的事他从不勉强,人也挺稳重,除了工作上之前又没多少别的心思,算是能够过日子的人吧,说实话,以咱们这种家庭,能够找个真心实意的真不简单……不过上半年你要举行婚礼吧?”

    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肖扬明白了她的意思,笑道:“没必要这么急好不好?下半年还有半年的时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