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六章 趾高气扬之辈
    枪声响过,罪犯应声而倒,老刘的反应最快,几个大步就跑到墙角,把发出尖叫的几个女店员往外一推,同时回头对几个警察喊道:“赶紧带走人质,给人质处理伤口啊,还愣着干什么。”

    几个警察里,有的人都甚至没发觉肖扬的到来,自然更不知道他会开枪,枪声在耳边响起,瞬间就懵了,等听到老刘的喊声,这才惊醒,连忙跑了过去扶住几个受伤的女店员马上往外走去,至于其他的事,他们已经来不及去关心了。

    而此时外面的局长几人听到枪声,也马上跑了进来,当看到三个人质被扶住走了出来时,顿时就轻松了下来。

    “保护一下现场,让你的人除了必要的先不要进来,这个人不简单。”看到分局长,不等他说话,刚刚捡起弹壳来的肖扬顺手揣进裤子口袋,然后很严肃的对他说到。

    “罪犯怎么样了?”分局长还没说话,旁边一名男子就急忙问到。

    肖扬扫了一眼,发现之前进来的时候并没发现对方,就知道应该是后来的,按道理说来得晚的应该位置更高,不过对方一副质问的口气,他就不爽了,把手中枪的保险给关了,然后退出膛内的子弹,没好气的说到:“不一枪毙命,我还给他留点力道好把几个人质给割喉了?”

    “你……”那藐视的语气,顿时把男子给气歪了,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是哪个部队的?”

    你还摆谱起来了!肖扬笑了,瞪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扬了扬手中的枪,“老子米籍华人,拿的是外交护照,怎么着?想投诉?要不要我告诉你巴雷姆的私人电话?或者白宫对外发言人的电话也可以。屁大的官,倒是会耍威风,人家欠你的啊。”

    他这话一出,分局长和其它几人脸色古怪,男子是市里某位市长的秘书,只是正好在附近公干--当然,公干是他自己说的,到底是不是外人不得而知。听到这边发生了事情,本着捞一份功劳的想法就跑了过来。

    分局长对此人是有些了解的,一见他过来就知道跑来捞功劳的,这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他也没办法啊,两人虽然级别差不多,但他是市长的人,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他哪怕非常看不惯这家伙,可还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得罪他。

    这时候听到肖扬毫不客气的话,心里自然是解气的不行,至于话中那些巴雷姆的私人电话之类的,他完全只当是肖扬气人而胡乱说的,之前谢司令已经说过了,这是他的人,既然和军方有关系,怎么可能是米籍华人?

    他们是解气了,不过那位秘书先生可是吐血了,自从他步入体制以来,哪里有人以这样的口气和他说话过?哪怕就是领导,也不曾这样不客气啊。

    “你……你……”

    “你什么你?”肖扬眼睛一瞪,手中枪口一转,“你再废话一句看看?你又不是公安系统的,别在这里碍事,滚蛋。”

    刚从分局长脸上的表情,加上也没阻止自己说那些话,他哪能不知道这家伙是所谓的领导,却根本不是公安系统的人?

    “好了好了……”话越说越难听,分局长终于出来打圆场了,倒不是他怕被牵累,而是担心这家伙被气晕,到时候麻烦的还是他,“肖先生,我们现在去看看?”

    肖扬却并没有要放过那家伙的意思,扫了他一眼,轻飘飘的说到:“事情可能超出你的想象,说不定你们厅里面都没办法做主,我说不相干的人现在不能进去,可不是开玩笑的。”

    “啊?!”

    分局长这下难受了,肖扬说话的态度虽然随意,但他知道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省厅还没法做主,那岂不是说得惊动部里?那绝对是特大案件了,虽然这位秘书不太可能泄密,但不能说绝对不是?真要因此而有什么影响,自己还真担不了这个责任,这已经不是丢帽子的事,而是一个不好,自己的下半生生活都会出现问题了。

    可是要让这位秘书离开,他还真不好开口,于是,气氛一时间沉静了起来。

    肖扬倒不想让这个能够第一时间就赶到现场来的分局长为难,正想叫老刘过来把那家伙赶走,电话却是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胡芸芸。

    “玛德,超过时间了。”他暗骂一声,朝里面走了走,接通了电话。

    “姐啊,路上堵车,估计还得要大半个小时,你在附近咖啡厅或者茶馆坐坐行不?”

    “你是不是走的中兴路?听说那里发生了杀人的事,你小心一点啊,慢一点没关系,我就在公司楼下这里等你。”明知道肖扬的战斗力,但胡芸芸还是忍不住关心起来。

    “有这种事?”肖扬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那真可够乱的,前面好像就是中兴路,我在车里肯定没什么事,你放心吧,我尽快赶过去。”

    放下电话,发现分局长几人已经走向老刘,那位趾高气昂的家伙却是不见了,他摇了摇头,也没再纠结,走了过去就看到老刘已经把罪犯的上衣给掀了起来,当看到围绕在其腰间的东西,他心道:果然不出所料。

    “老刘你不熟悉的话别乱动。”他马上喊了一声。

    老刘却比他想象的更有能力,随意看了一眼,就回头说到:“遥控的,不是很精细,但没有一定的功底是弄不出来的,不像是国内的风格啊。”

    说到最后,他看向了分局长。

    分局长几个人一听这话,马上就明白了肖扬之前说厅里估计也不能做主的意思,如果说仅仅是*,事情还达不到惊动部里,但老刘最后那句,那就足够惊动公安最高层了,甚至还不止公安系统,就连国内系统也会因此而震动。

    “你们几个,从现在开始不准离开我的视线。”他当机立断对留在现场的几个警察说到,然后又看向身边的一个中年警察,“老方,联系厅里,另外出去说一声,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要进来了,包括取证,另外人质那边也马上安排人沟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