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三章 培训陆军
    这话听起来有些不舒服,但肖扬的好心却是实实在在的,感情什么的,如果不能长久,就算在最美又如何?在他看来,只有那种无病*的脑残才会觉得不在乎天长地久,男女之间的感情不为在一起,那也只能说是*,哪是什么感情?

    杨柳想了想,觉得他这话还是有些道理的,不过胡芸芸眼下和欧景天很是不错,而她对欧景天的观感也不错,就有些迟疑了:“小欧应该不会是那种人吧?”

    肖扬明白她心中的矛盾,笑着说道:“据我的了解,不是!不过我不这是为了保险?就像加一道手续一样,象征性的意义更多。”

    他这样一说,杨柳顿时舒服多了,点了点头:“行,那这事就交给你了啊。”

    说完事情,杨柳才记起没泡茶--这个时候下人早已经让他们赶着去休息了,得亲自动手,胡志云看她往厨房去,很干脆的让她别泡茶了,“晚上的剩菜放冰箱里了?拿出来热热,咱两叔侄喝一口。”

    “扬子今晚喝酒了,还能喝?”杨柳倒不介意老公喝酒,只是担心肖扬喝多。

    今晚和赵庆峰又不是特意喝酒,两个都只小酌了几杯,肖扬自然还能喝,再说了,他也好久没和胡志云一起喝酒了,哪怕是喝得差不多了,那也得再喝两杯啊。

    “今晚开了车,我们两个就喝了二两不到,没问题。”

    听他这么一说,杨柳就没意见了,抬脚往厨房走去,边走边说,“我先给你们热一下剩菜,你们先喝着,我等下再给你们弄两菜来。”

    肖扬不想让她麻烦,不过没等他开口,胡志云抢先说到:“行,小欧上次来的时候不是带了那熏野兔?爆炒,放点辣椒,扬子能吃辣。”

    得,他这么一说,肖扬倒不好开口了,再说这熏野兔可算是稀罕物,库托斯也有不少野兔,但他们不会南方山区那种熏法啊,说起来,他还真有些嘴馋了。

    好酒好菜,两人有段时间没打电话了,话题自然不少,不过胡志云并没有说公事,只是问了一些库托斯的近况,然后就说起肖扬的婚事来,这事也是杨柳所关心的,弄好两个菜出来,正好听到他们的话题,干脆也取了个杯子坐了下来--她是北方人,不说酒量大,半斤绝对是没问题的。

    于是,三人一边聊着,一边慢慢的喝着,等到反应过来时间不早了,已经过了零点。

    反导系统的事需要等待消息,而他没想要找更上面的人游说,第二天,肖扬了解了一番欧景天近段时间来的情况,和老爷子沟通了一下之后,给了杨柳一个准确的答复。

    “现在就只有时间问题了,不过咱们也不能剃头担子一头热,我准备去南方一趟,问问我姐什么意思,咱们民主家庭,得讲究民主啊。”

    杨柳笑了起来,她虽有这个想法,但并不是一定要压着女儿把这事办了,“如果可以还是别再拖了,她可是你姐,不是你妹。”

    肖扬这才想起,胡芸芸年纪比自己大,虽然大不了多少,但总归还是大啊,快三十了,这个年纪男人倒无所谓,女人的话,也该成家了。

    小安儿都一岁了呢。

    这样一想,他就觉得这事还真不好再拖,“行,我好好和她说说。”

    在京城也没什么事情了,于是,他干脆也没多呆了,和老爷子说了一声,然后直接去了机场,前往南方。

    到达南方省,马上是中午了,他想了想,先打了个电话给谢司令。

    “你在南方?正好,我昨天回省城开会,准备吃完中饭就回去了的,在机场?我让人去接你。”巧得很,谢司令正好在省城。

    库托斯海军基地属于南海舰队管辖,再加上原来的联系,军方里面,肖扬就和谢司令的交际最多,原本他还想着胡芸芸的事情完了,再去一趟南海舰队的,现在看来省得再跑一趟了,“一来一去的浪费时间,我打个车过去就行了,你在省军区?”

    谢司令也知道肖扬不拘小节的性格,就没坚持派车去接了,“没错,直接来就是。”

    除了机场口,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好在南方不比京城那么堵车,也就四十多分钟的样子,车子就到了省军区门口。

    “怎么还出来了?”下了车,肖扬就看到谢司令从门口岗亭里面走了出来,连忙走了过去。

    “你可是贵客啊。”谢司令哈哈一笑,伸出手来紧紧握住肖扬的手,“难得来一趟,不热情一点怎么行?”

    “太热情了,下次都不敢来了。”肖扬笑道。

    “哈哈……那可不行。”谢司令再次大笑,然后拉着他往门内停在路边的一辆车走去,“走,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先吃饭。”

    “行。”肖扬也不客气,扬了扬手中的纸袋子,“顺手拿了两瓶酒,不过下午有事,只能下次陪你喝了。”

    谢司令对杯中之物很是爱好,听他这么一说,连忙问他重不重要,得知真不能喝,倒也没有坚持,“下次就下次吧,本来想着你难得来一趟,咱们两好好喝一喝呢。”

    “下次、下次,总是有机会的。”肖扬笑着回应。

    索马里兰和港口的军事合作越来越紧密,海军培训最后一期已经进入尾声,前阵子和迪卡谈铁矿的时候,顺口说起想让国内帮忙培训一下陆军,原本肖扬是让他自己和国内方面联系的,但这家伙说什么“你反正和国家经常有联系,先帮我问一下呗,如果可以那我这边再正式出具文件”,于是他也就没推脱了。

    本来这事都快忘了的,到下了飞机突然又想了起来,于是才想起找谢司令,否则的话,在京城的时候就和王副主席说了。

    餐桌上说起此事,谢司令很是意外,“你从国外直接来这里的?”

    肖扬耸了耸肩,“从京城来的,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根本就忘了这事,下了飞机才想起来,反正找你也是一样啊。”

    谢司令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这种事情都能忘记,还有什么不能忘记的?不过他不能这么说,只能说到:“找我是没问题,不过我也得向上面报告,陆军,不是我的专业,再说就算我这里有人,这种事情我也做不了主。”

    “反正不急。”肖扬摇了摇手,表示不在意这些,“那边也不是很急,我当然也不急,你慢慢来就行。”

    “……”

    谢司令下午要回舰队,肖扬也要去找胡芸芸,两人尽管好久不见,但一顿饭还是没吃太久,约定下次见面好好喝一次,肖扬就离开了省军区。

    “首长,去哪里?”谢司令知道他要去办事,把自己在军区的配车和司机都留给了肖扬。

    “去省电视台。”

    国内军人的作风,肖扬是最熟悉不过了, 也懒得去纠正自己不是什么首长,直接说出了要去的地方。

    车子行了一半,他才想起自己还没和胡芸芸联系,急忙打了个电话,好在胡芸芸没有出差什么的,得知他过来了,很是高兴,“怎么就突然来了呢,早知道我就今天请假了。”

    “有点事和你说,我晚上要离开,下午你请半天假吧。”

    “这么急啊,怎么不多呆一两天。”胡芸芸抱怨归抱怨,但放下电话马上就去上司那里请假了。

    报导的时候坐着省委一号车,加上组织部里经常的关照,她本人也懂得分寸又不争权,上司自然不会在这种小事上来为难她,听说她老弟从国外回来看她,不仅马上就答应了,还主动问她半天的时间够不够,不够的话,明天也可以不来。

    上司也是北方人,胡芸芸和他私交还算不错,说话也没那么多需要注意的,“半天够了,他晚上就离开,你给我明天放假,我也不知道去哪里。”

    “这么快就走啊,明天,明天你可以去欧市长那里啊。”上司年近五十,借着年长的优势,时常调侃几句。

    “前两天才见过,没什么好去的,得了,我先过去了,我老弟那里有不好好酒,等下我帮你弄一瓶来。”

    “行。”上司也是个爱酒的人,开玩笑道:“不过一瓶似乎有些少了吧?”

    “得了吧你。”胡芸芸没好气的说到,“他那里基本都是洋酒,白兰地、威士忌、葡萄酒这些,贵的一瓶听说要几百万美金,最便宜的都是几千美金,多送你几瓶没关系,可你敢收?”

    上司一愣,机关里面,小道消息总是最灵通的,胡芸芸有个很有钱的老弟,有不少人知道,他以前也听说过,也听办公室的人议论胡芸芸那辆车就是她老弟帮忙买的,在他看来,她这个老弟有钱也就是千万富翁之类的,可听到一瓶酒就是几百万美金,他才知道以前的猜测太不靠谱了,一瓶酒就是千万,这是千万富翁能够享受得起的。

    “你这么一说,一瓶我都不敢收。”不愧是编制内的人,他很快把心态调整了过来,“上次听你们办公室里面几个女孩子说你家老弟多有钱,我还有点不信,事实看来比她们说的更有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