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七章 惊天项目
    吃过中饭,几人在一起喝茶聊了一会儿,肖扬就向小伊万使了个眼色,领会到他意思的小伊万很快就找了个借口领着邵诗韵出去玩了。

    邵建生自然明白这是肖扬有话和他说,自然对投来询问目光的妹妹点了点头,说实话,来库托斯这么些天了,可肖扬一直没说找他来的目的,他心里还真有些急了。

    “港岛的家族不再少数,基本上每一家的资料我这里都有,但能够让我佩服的很少,老爷子却是实打实的一位,倒不是说他老人家的白手起家,而是他的为人和处事态度,而在建生兄身上,我也看到了这一点,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的合作才会越来越深。”看着小伊万和邵诗韵的身影离开,肖扬倒没有多绕弯子。

    “这些天的见闻,相信你对我们这里也有了些了解,正是因为我们所从事的行业特殊性,我们不能和普通商人一样跟别人合作、跟某个人成为朋友,说得直白一点,我们选择合作伙伴,都是以为人处世为准则,按照正常的标准来说,我们根本就不算合格的商人。”他自嘲的笑了笑,挥手打断了欲说话的邵建生,继续说到:

    “自从上次港岛事件,我对港岛的情况特意关注了一些,所以也了解邵老爷子的心思,不瞒你说,这次回国,高层见了我一次,谈的正是老爷子那天所说的那件事,不过事情重大,我当时确实无法给老爷子一个确切的答复,这些天我联系了国内,把邵家的情况说了一下,也就是之前,国内终于给了我答复。”

    说到这里,肖扬随手拿起早就放在了旁边的一个档案袋递给邵建生,“这是关于那件事的一部分资料,东西不能带走,不能记录,只能在这里看,看完之后除了老爷子,不能外传,港岛这么多家族,你是第一个看到这份东西的,倒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上面要求的。”

    邵建生不是官员,没见过所谓的绝密文件是什么样,但却知道这东西的存在,一听肖扬这么说,就知道眼前这份原本随意放在旁边的档案袋里面居然是一份绝密文件,心里禁不住砰砰的跳了起来。

    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静,看向肖扬,郑重的说道:“肖兄,多的话不说,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开口,只要我们邵家能够做到的,定不会推辞。”

    自己做这些,不就是为了这句话?肖扬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档案袋,示意他先看文件。

    邵建生见识过不少商业机密文件,但当他手指接触到档案袋的时候心中却依旧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激动,来库托斯之前的晚上,父亲的交代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这件事,关系到他们邵家十年或者数十年的气运、兴衰,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他哪能平静得了?

    深呼吸一口,他打开了档案袋。

    ……

    足足半个小时之后,邵建生才合拢了文件夹,一脸惊容的长叹,“肖兄,如果这份资料不是由你给我的,我一定不会相信,如果我没看错,这只是整个项目中的一小部分?可就算只是一小部分,那也足足可以带动数万亿的产业啊,岂不是整个项目最少十万亿以上?这样的项目,呵呵……就算强大如米国,好像也没弄出几个来?”

    如果是举国之力为某个产业弄出这么一个项目,他可能还不会如此感叹,因为一个产业比较单调,计划和操作也简单,但涉及到数十个国家、无数个行业,那难度就大大增加了,不说它的影响力,光弄出这样一个计划,就得有多大难度?

    外交、政治、各国经济等等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估计理清楚这些东西,没个三两年的时间是不可能的,更别说和起来整理成成熟的项目方案了,只怕是除了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组织或者跨国企业都是无能为力的。

    面对邵建生的感慨,肖扬笑了笑,当初的自己何尝不是和他一样,整个项目可不是邵建生说的十万亿记,而是数百万亿,而且单位还是美金啊,这个数字是个什么概念?米国一年的gdp也不到这个数据。

    这样一对比,就可以知道这个项目的庞大和恐怖了。

    “这是一个国家十年之内的重心,当然不会小,说实话,当初我听说的时候,同样是不敢相信。”轻笑说了一句,他马上又变得认真起来,话锋一转:“随着国内和非洲的关系日益深厚,贸易等交流自然也就越来越多,但是,各种原因限制正在的发展速度,东非不说,和西非诸国的贸易,光交通这一点就让很多生意没能谈成,我相信全球范围内,在海运方面比你们邵家更有发言权的并不多,你应该知道原因?”

    邵建生点点头,“当然,无非就是距离太远,耗费的时间太长,运输成本太高。”

    “没错,就是这个原因。不管是从红海走地中海通道,还是南绕好望角,路程长、耗费的时间久,而且风险相应增大。”肖扬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为了这些,也为了更长远的布局,所以国内才有弄一条贯通非洲东西的铁路的计划,西部的起点在哪里,暂时还不清楚,但东部这边,很有可能就在库托斯,非洲东西最长不到八千公里,比起海上的一万多公里来说,短了两千公里不说,货车的速度要比船要快,载货量要少一点,但灵活性和安全性完全弥补了这一点,可以预见,一旦这点铁路通了,这里会需要多大一个港口来承载货物的输送……

    你们邵氏能够有今天的规模,长远之见这玩意肯定不需要我来说,我的意思是你们这老是跑船的,为什么就不改一改,参与到港口当中来玩玩?凭着这条铁路,我想不用我多说,你也能想到这个港口建成之后的繁忙,哪怕准备十年、十五年又何妨呢,你觉得呢?”

    邵建生有些懵,之前肖扬把这份资料给他看,他以为肖扬只是提醒自己可以提前布局,把未来的重心往非洲这边放一放,根本没想到他会让他们邵氏参与到港口当中来。

    一条贯通东西的铁路,经过的国家十几个,一旦建成,那么库托斯这个起点就成了整个中非、西非的对东窗口,东南亚、大洋洲等等诸多国家,与中非、西非的交通,还会走海运,走地中海或者好望角?

    意识到这个,他的心再一次砰砰的跳了起来。

    别说十年、十五年了,就是二十五年,他都愿意等啊,一朝成功,那完全是费及子孙后辈的大事,哪怕有一天他们的海运走入陌路了,就凭这个港口,他们的地位也不会比现在差。

    心中一片火热,说起话来都带着颤音:“肖兄,你没和我开玩笑?”

    肖扬能理解邵建生现在的感受,微微笑道:“我当然不会拿这种事来看玩笑,不过暂时也只是一个说法,据我所知,下个月国内高层才会和非洲诸国接触,项目最终是否能成,现在还不得而知。”

    “这不是问题,这点时间是可以等的,再说了,什么项目没有风险?想要有回报,那就得承担风险,想躺在床上等天上掉下钱来,那是不可能的。”

    “你这样想就好了。”肖扬笑道,“说实话,我个人认为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再说了,不管成不成功,有些准备工作还是可以先做的,反正不费多少事,你说呢?”

    “那是当然。”邵建生点头,“宜早不宜迟,我明天就返回港岛。”

    “没问题。”肖扬没有挽留,因为他知道这时候是无论如何的留不下他的,这么重要的事,就是自己也一样啊。“我等下给你安排,早一点起飞的话,回到港口还不会太迟,可以吗?”

    “没问题,那就麻烦肖兄了。”

    第二天一大早,邵氏兄妹返港,同去送行的还有小伊万,反正飞机要返航,也就顺路,肖扬也没说什么,随他去了。

    在机场送完人,他和阿曼马上去了吴思安那里。

    “证据已经由议会上交法院,法院接受了议会的弹劾,并于今早发出限制令,禁止莫沙出境。”两人一进门,吴思安主动说起事情的进展来,“消息通知到,莫沙联系了那个女人,不过那女人似乎没有要帮他的意思,已经在收拾东西,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

    女人的反应在他们的预料当中,倒是莫沙这个时候居然向这个女人求助就有些意思了,两人这还是第一次有交际,他凭什么向这个女人求助?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两人的密谋的事比我们想象的要更重要。”阿曼一脸严肃的看向肖扬。

    肖扬同样颇为意外,原本以为两人这第一次接触,就算合作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也不会太重要呢,“看来我们不能就这样轻易放走这个女的。”他似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然后看向吴思安,“让警察出面,找个借口先把人留下来,另外马上派人去见莫沙,问清楚他们之间的交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