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章 老谋深算
    “对!而且钱还是小事,这样一来的话更能稳定这条线,比我们直接送钱这种手段要可靠多了,你觉得呢?”肖扬点点头。

    送钱是受贿,但投资公司赚钱那是正当收益,提前安排报关手续,这只是他们的合法权力,虽然有些稍显违规,但只要掌握好分寸,根本不会引来麻烦,这种情况下,谁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嗯,这样确实可以。”货物不可能都是用空运,这样的话费用太高,如此一来,这条航线的重要就可想而知,能够安全而有稳定这条航线,对公司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当初埃国那边的关系还是他亲自跑出来的,阿曼对维持这条线所作出的工作如何劳心劳力更是深有体会,“不过在这之前还得和他们商量一下,另外这些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些章程必须先定好,放弃到手的财物,有时候可不那么容易选择,所以我们还不能急。”

    “这是当然。我们现在不只是说它的可行性吗?等回去之后,咱们再好好商量一下。”

    重新回到人群,肖扬对邵建生说到:“事情确实有可行性,不过这中间涉及到的国家不少,想要糅合在一起,也有着不少的不确定因素,等回去之后我们在好好考虑一下,现在我们最重要的就是喝酒。”

    “好,喝酒。”邵建生之所以这么说,当然是有他的思量的,不过他也是懂得分寸的人,点了点头,不再说这个事,而是端起酒杯向众人示意。

    说是一定要喝个痛快,但所有人都很克制,并没有喝醉,等到夜游的一群女人回来,他们也就散场。

    接下来几天内,邵建生和邵诗韵两兄妹领着一众人好好的领略了一番香港的风景,最后还带着他们去了一海之隔的澳门见识了一番那边的博、彩业。

    全球有赌场的国家并不少,欧洲、美洲、亚洲、非洲各自都有些国家,肖扬他们对此见怪不怪,进了几个赌场也只是小赌怡情的玩了几把就放手了,倒是赵楠等几个女人饶有兴趣的和老虎机作着搏斗,要不是喊走,她们还不想离开。

    “咦……”刚出门口,肖扬突然看到不远处路口一道熟悉的身影,本想出声招呼,但看到对方的一个动作,马上就停了下来,当作没看到。

    他的反应很快,不过阿曼却是注意到了,“怎么?”

    肖扬呵呵一笑,“看到谢了,不过这家伙应该在做事,走,我们不管他。”

    谢,就是谢俊华,阿曼早就知道他的身份并不单纯,也知道肖扬对他有所保留,别看平时候关系不错,但不该让他知道的从不让他有知道的机会,“在做事?这家伙的身份真是复杂,好像没什么事他不做的。”

    肖扬对公私看得很分明,这也是他能够和谢俊华亲近的原因,不用查,他也知道这家伙应该是军方情报机构的人,不过他从没想过要去详细调查一番,因为这家伙很懂分寸,不该知道的绝对不问,也不会去私下里探寻。

    “嗯,应该是在做事,看他好像在跟着某个人。这家伙应该是国内某个情报机构的人,其实他的存在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特工、间谍什么的,我们是永远不可能禁止的,要知道间谍活动并不是非得测探军事或者敏感消息,收集城市基本资料也是他们的目的,对这类型的人,我们不可能禁止他们入境,你说库托斯的那些米国、y国商人,里面就没有这样的人?能够识趣不乱来的人,总比来一个和我们不熟悉的人好……”

    阿曼意识到这是肖扬在解释谢俊华的事,轻轻点了点头,“这个我当然明白,否则的话,他肯定不能安稳到现在,我想你也明白这一点,不是吗?”

    “嗯。”肖扬笑了笑,“走吧,回香港。”

    邵氏不缺船,大船不缺,小船同样不缺,他们从香港过来,坐的就是邵建生的游艇,比起肖扬的克莱儿号,没那么大,但是豪华程度并不差太多,在夕阳的余晖中跨海而过,回到香港,已经是傍晚了。

    明天就要返回库托斯,晚上邵老在邵宅准备了践行晚宴,回到半山,稍作休息之后就开始晚宴。

    席间邵老举杯和众人同饮,肖扬众人却不敢让他喝太多,连带着各自也是浅尝即止,数次端杯,也就一两不到。

    “前些天听说中央在下很大一盘棋?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啊。”酒过三巡,邵老似是不经意的说到。

    看着他眼神在肖扬和自己的身上不着痕迹的扫动,李志伟哪会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了肖扬装模作样的和碗里的菜作斗争,他只能说到:“您说的这事我倒是听过一点风声,不过并不太清楚,倒是肖老弟应该知道得比我清楚。”

    “哦?是吗?”邵老严重精光一闪,看向肖扬。

    肖扬本不想掺和这事的,不过被李志伟这么一说,他又不好置身事外了,想了想,转头对邵建生说到:“老邵,上次你不是说准备去非洲玩玩?今天我就正式邀请你去我们那里玩玩,有没有时间?”

    邵建生正陪着小伊万和阿曼在说话,没听清邵老和肖扬他们说的话,突然听到肖扬邀请自己去非洲,一时没反应过来。

    人老成精的邵老爷子却是明白了肖扬此举的意思,见儿子如此反应,也没生气,主动替他答应了下来,“建生和诗韵早就嚷着说要去非洲那边见识一下了,不过一直因为种种事情没能成行,最近他们都没什么事,正好可以出去散散心,我老头子就替他们答应了。”

    肖扬看着他一副为女儿打算的想法有些好笑,不过对于他老人家能够顺带着让邵诗韵也过去,心里还是有些意外,这些天里,小伊万追求邵诗韵的举动可没太多掩饰,既然他能够让邵诗韵一同去非洲,那岂不是代表他表态了?

    想必小伊万这家伙肯定开心得很。

    瞟了一眼还没弄清楚事情的小伊万,他笑道:“那感情好,在香港叨扰了这么多天,总算给我一个回报的机会,赶早不如赶巧,干脆就明天一起?”

    “行啊。”反应过来的邵建生马上应了下来。

    晚宴散场,因为明早一早出发,肖扬他们没再准备出去玩了,聚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就回房间准备休息了,邵建生送父亲回房,问起了席间的事。

    邵老爷子对自己这个儿子最为看好,所以一直以来都不放过任何教导他的机会,“坐下来说,我问你,这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港独事件,我们家从不表示自己的态度,但我从不阻止诗韵的行为?”

    不用儿子回答,邵老继续自问自答式的说到:“其实诗韵的行为就表示了我们的态度,相比起当初的y国,你觉得和中央相比,有什么差别?很多人被权利蒙蔽了眼睛,中央一旦封锁香港,不说别的,就是吃穿这些,就足够我们整个港岛头疼了,但是中央缺少了一个港岛,会有什么损失?就算损失很大,一个泱泱大国都能够损失得起,但我们这些身处港岛的人却损失不起。

    公司业务你也接触了这么久,国内的业务,占据了多少份额?任何一个举措,我们都是损失惨重,而这些根本不是闹独立的那些人所考虑过的,这也是李家、郑家等等都一直以来不发表任何意见,但实际上却加紧国内投资的原因,我们邵家和他们这些做实业的相比,有着天然的短处,能在国内多建立几个公司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和他们动不动就是几个项目甚至十几个项目一起上马,我们差得太多……

    最近我得到消息,中央政府准备了一个很大的项目,这个项目涉及到非洲、亚洲、欧洲等地,亚洲、欧洲先不去说它,库托斯是非洲重要的一个支点,这一点我之前并不清楚,不过刚刚在席间已经从肖扬的态度中得到了证实,我们家的优势就在海上,而国内和非洲之间的联系,绝对离不开海的,深入库托斯,就等于加强了和国内的联系,我这么说你明白了?

    肖扬刚刚虽然没有正面回应我,但他邀请你过去,就已经说明了问题,此行不管结果如何,这都是我们家的收获,所以这次你过去,不管肖扬提出什么,只要不是太离谱,你都可以直接答应。不管是肖扬还是李志伟,都是在中央挂了号的人,说句不好听的,他们的名头可是比我要好用得多,和他们交好,邵家不会吃亏……

    不过,他们都是些性情中人,和他们交往,利益可以先放到一边,这一点你一直以来都做得挺好,按照你的性子,应该是能够和他们相处得好的,这也是我没让家里其他人接待他们的原因,想要回报,那么就要先付出,不想付出就想要回报,那都是蠢人才做的事。

    另外诗韵的事,只要她自己愿意,我不会多管,你这个做哥哥却不一样,钱这东西不重要,什么肤色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品,小伊万这个人我们了解不多,你这次过去,多带双眼睛,如果可行,你就不要多管了,相反,那么你就得做个恶人,相信以肖扬他们的为人,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影响到其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