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一章 输油管道
    第二天一早,琳娜就急匆匆的去了实验室,肖扬从小区转悠一番回来正好看到她那飞驰而去的车影,回头看着秦欢抱着的小安儿一脸委屈的样子,哭笑不得。

    “小安儿,爸爸抱。”他连忙从秦欢手中接过孩子哄了起来。

    小家伙半岁多了,已经能听懂一些话了,最后肖扬指手画脚的比划着等下带她出去玩,这才让她笑了起来,忘记了妈妈不要她的事。

    上午陪着一家人在外面闲逛了一上午,中午刚吃完饭,冯国峰那边打来电话,说从乌克兰弄回来的补给舰修复工作已经完成了一个大阶段,问他要不要去看看。

    补给舰从乌克兰弄回来的时候完全就是一个空架子,尽管一大部分的零部件随船一起弄回来了,但毕竟时间这么长了,有些零部件因为保存不当而无法使用,加上技术跟不上时代,要重新替换,要完成修复工作,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

    距离现在已经差不多有一年了,才完成一个大阶段,实在算不上慢了。

    “我记得好像提前了一个多月?”直接去港口北面的海湾,冯国峰和汤健等人已经在岸边了,和几人打过招呼,看着几百米外海上的船坞,肖扬突然想起来。

    汤健和其他人只是笑笑,可冯国峰不一样,他看了肖扬一眼,“你还记得这事?难得啊……”

    听着他揶揄的语气,肖扬尴尬的笑了笑,自从这玩意交割到军方手上之后,他就没怎么关心过了,这次还是他第二次来,也难怪冯国峰口气不佳啊。

    也不好说出自己忙的话,只能小声的说到:“得,这是我的错误,以后我一定多关心关心……”

    “哈哈……”汤健看着他小心赔笑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来库托斯的时间越久,他对肖扬的能耐也就有了更多的了解,别看他平时在肖扬面前笑笑嘻嘻的,实际上心里一直存在一种敬畏,不过对于他从来不摆什么姿态,对待他们这些朋友都能够平等以待,心里还是颇为感慨的。

    说闹几句,几人坐在小艇往船坞开去。

    “发动机、水电、航电系统、操控系统等等这些船舶主要系统已经全部舾装完毕,现在剩下的就是装卸货等辅助系统了,按照这个进度,不超过四个月就可以下水了。”很快登上船坞,来自国内的众多工作人员正在忙碌,冯国峰一马当先,一路给肖扬介绍起工作进度。

    听着他这么一说,肖扬有些疑惑:“之前不是预定一年半到两年?”

    “下水不代表就可以服役了啊,下水到服役,半年的时间算是短的。”汤健这回给他主动解释。

    其实肖扬并不是不知道这个事,只是一下子没想到而已,意识到自己又问了一个常识问题,不由得有些尴尬,马上岔开话题,问起舾装到现在的成本来。

    “暂时还没有具体的数字。”后勤这块是冯国峰负责的,补给舰的事也是由他负责,所以他是最清楚的,“成本计算可不是按照某个工作阶段来算的,要知道现在我们完成的是这些工作,但准备工作却要多,这部分的成本也是不小,不过到现在为止,成本已经过亿美金了……”

    肖扬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不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数额,很识趣的没有追问,只是感叹着说到:“都说海军是有钱的国家才能养得起的,这话还真没错,一艘船的维修费用就是几亿美金,要是养一支舰队,呵呵……”

    “这是当然。”汤健呵呵一笑,“米国去年的军费是差不多八千亿美金,其中海军占三成多,你想想这是多少钱?”

    肖扬以前可没关注过这个问题,乍一听这个数字,真是被吓了一跳,一年俩千多亿美金的支出啊,自己一群人累死累活,还得时刻冒着生命的危险,这么些年赚到的钱,还经不起人家半年花费的,这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么一说,我觉得我们赚得那点小钱还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冯国峰几人一脸鄙视的看向他。他们几个虽然不知道肖扬他们到底赚了多少钱,但是从库托斯现有的家当就能看出来一些,运输机好几架、私人飞机现在有两架,另外听说还定好了一架,只是还没到货,再加上几千万造价一栋的房子,他说小钱,谁信?

    “你这是炫耀?或者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就是装那啥?”

    肖扬一脸的烟线,“冯叔,你什么时候这么会损人了?”

    见他这么说,冯国峰也觉得自己说这话好像有些不合适,讪讪的笑了笑,“上次听小婷说的……”

    得,你这是在坑女儿了。

    这种事情也推到女儿身上,还有一点节操没有?

    肖扬深深的鄙视他。

    在船坞上面转悠了一圈,相比起当初才弄回来的模样,外观没什么变化,但是内部却是天差地别,觉得这上亿美金花得并不冤枉,几人这才离开。

    “对了,还有一个事。”上了岸,肖扬准备开车去公司看看,冯国峰却叫住了他,“要不去办公室坐坐?”

    肖扬一想好像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急着处理,于是点了点头,跟着几人的车去了军事基地。

    “是这样的。”冯国峰打发了要来帮忙的秘书,亲自给肖扬倒了一杯茶,“你们的炼油厂不是快要投产了?”

    不知道怎么说起炼油厂的事来了,不过肖扬还是爽快的回答了他,“哪能这么快,两年能进入试投产就不错了,起码还得一年,这还是一期工程,想要完全弄起来,没个三五年是不可能的……”

    “一年啊……”冯国峰顿了一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年也算不慢,那我说的这事正合适。”

    “什么事?”

    “炼油厂,当然是和油有关。”这事是冯国峰早些时间想到的,当然也是因为他和肖扬的关系,才有这种想法,换个人的话,他提都不会提,“你也知道我管的是些什么事,前些天后勤部这边出了一点小事,油料供应出了点小问题,所以我在考虑着最大程度弄好这事,你那里有个炼油厂,反正离这里不远,要不要干脆弄条管道过来?”

    炼油厂自然缺少不了输油管道,肖扬对这方面也是知晓一点的,像远程的输油管道,一公里的成本就是近千万人民币,港口基地一年的油料是消耗不少,但还用不上这个级别的,加上仅仅供一个港口,就从几十里外特意铺一条管道来,怎么看都是大材小用了。

    不过在库托斯建立一个油站,除了供给军事基地之外还供给民用,用来满足整个库托斯,这好像就算不上浪费了。

    他这么一沉思,冯国峰就多想了,只当他不同意,叔侄归叔侄,他也懂得分寸,于是就说到:“如果为难,那就算了,这是公事,可不能让你为难。”

    肖扬被他的话惊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让他误会了,连忙摇了摇头,“不是,我是在考虑如果你们这边要输油管的话,那就要把库托斯这边也算进来,说实话,如果单独只算你们这边的话,油管的成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赚回来。”

    冯国峰在中东多年,不过大多数的时间是呆在吉布提,而吉布提这国家,别说石油了,就是铁铜啥的都没有,所以并不很清楚这输油管道的成本,听肖扬这么一说,还吓了一跳。

    基地现在服役的船只不算多,可一年算下来,燃料的成本也在亿以上,如此大的数目,居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成本?

    “这输油管道的成本很贵?”在他的印象里,这玩意就是一根根管子连接在一起,能有多贵?

    一听这话,就知道他根本没注意过这方面的事,肖扬点点头,“贵,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贵,国内的话,一千万出头一公里,这边在占用土地方面少一点,但只怕也超过九百万了。”

    “这么贵?”冯国峰张大了嘴,一副惊讶得不能再惊讶的表情,他总是是明白肖扬刚刚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赚回成本”了,几十公里就是好几个亿,按照一年一亿的量来算,除去成本,真是要好些年才能回本啊。

    “管子本身贵,还有安装工程。”肖扬点点头,“长距离输送,想想要多大的压力?材料理所当然的贵,另外安装的话,可不会什么地方都有路的,大多数地方还要临时开路,这些都是钱啊,另外还有一个运输的问题,这方面的费用也不会小……”

    “市区所有供油都算一起的话,那不能只铺设一条管道吧?这样的话,成本不是增加了?”

    “这样说是没错。”肖扬考虑的就是这一点,从炼油厂出来的货肯定是成品油,而成品油不可能汽油、柴油用一根管道输送,这样一来的话就势必增加成本了,是否划算?“不过从长久的角度来看,肯定是划算的,至于公司是否觉得这个计划值得投资,还需要那些专业人员讨论,这样吧,我和炼油厂那边说说,看他们什么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