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 绝对隐秘(2)
    对于国内的配合,肖扬没有多想,任由自己去折腾和国内的帮助,自然是后者更容易完成这个任务,确定达成交易,他再次问起了之前的问题。

    这次黄副部长很爽快,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告诉了他答案,却没有要胡志云回避的意思,“最初发现国内的问题,就是从ga开始的,早在五年前,我们就已经确定了ga的所有问题,这些年里,我们并不是没做什么,机密肯定是要泄密一些的,不过都是些不太重要的,之所以没动,因为我们确定国内的问题并不仅仅在ga,在ga的上面还有更严重的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为了问题能得到根治,有些阵痛是必须忍的……”

    五年前就确定了ga的问题,这就是说早已知道了谭部长的事?肖扬再次意外,却没有要出言打断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听着。

    “那年冯国峰在吉布提遇袭,实际上我们已经有了准备,却没想到你会插手,让我们更加措手不及的是你之后又从内蒙边境得到你父亲的笔记,实际上,这些事情我们都掌握得差不多了,你的出现,反而打乱了我们的步骤,最后老爷子不得不亲自出来救场,也趁机解决了一些问题……”

    “停……”这下肖扬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了黄副部长,他一脸疑惑的说到:“什么意思?什么叫老爷子亲自出来救场?”

    这个问题,一旁的胡志云也听出来了,不过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和肖扬一样,把眼光紧紧的放在了黄副部长的身上。

    黄副部长看了看两人,对肖扬说到:“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不过我觉得这不是重点,你认为呢?”

    肖扬看了一眼胡志云,看到他脸上震惊之色,就知道他对这个事情根本没有任何的发觉,心中很是复杂,黄副部长的意思很明白,老爷子的问题和他们现在说的事并没有太多的关系,预料到黄副部长离开大院之后,老爷子肯定会找自己两人,于是对胡志云点了点头。

    “没错,这不是重点,你继续。”

    黄副部长见两人这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情,不由得心中感叹了一声,果然是老首长的后代!

    “近两年里,我们发现这些年刻意的放纵,导致引起在民众间的一些不好的影响,所以准备限制一下,不过要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而又所结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扩大影响是必需的,只有这样,我们才有足够的借口动手,所以才有了传闻中的打虎行动……”

    …………

    三个小时的长聊,让肖扬觉得回国多次,但从没有像今天这般让人难以忘怀,身边的人摇身一变成为一个神秘莫测的存在,就仿佛自己一个弟弟,一直在眼里很普通的一个人,突然又一天跟你说他实际上是个亿万富翁,实在让人震惊。

    “基本的情况就是这些。”黄副部长看了看表,开始起身,“今天主要是沟通一下,所以暂时就到这里,相信你们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再说别的了,那么我们改天再详细的交流?”

    听着他这若有所指的话,肖扬和胡志云都没有反驳,轻轻点了点头,出门送他离开。

    “老爷子那里去?”院门口看着黄副部长的车离去,肖扬看向胡志云。

    “去。”胡志云一整个上午都没怎么开口,也没有太多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他心中所想,转身朝里面走去,他轻声问:“你没想到过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吧?”

    肖扬苦笑,“你每天陪在老爷子身边都没想到,我怎么可能会想到?”

    胡志云怪异的笑了笑,“你这也是灯下烟,如果好好注意一下,估计也瞒不了你……”

    越是科技应用广泛的地方,越能体现出信息中心的能力,京城这个地方,如果真要监控一个人,或者调查一件事,就算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结果,长久之下绝对会有蛛丝马迹的,肖扬从没想过要利用信息中心监控国家什么,调查的也就是那几件特定的,哪里会想到其实最重要的一个人就在自己身边?

    没事去监控自己爷爷,这种事情只有脑袋发昏的人才会去做。

    无声的咧了咧嘴,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叔,当初你从大院搬出去,现在看来爷爷是另有主意的。”

    当年胡志云受到另外两房的挤兑,从而搬出大院,后来因为肖扬父亲的事解决,又搬了回来,当初他们都只当是老爷子要锻炼他,这才对他的搬出去采取了默认的态度,现在想来,可不是另有深意?

    要知道他搬出去的时间,正好是十二年之前,那时候应该正是老爷子最为忙碌的时候,老爷子四个儿子,除了早逝的老大,就属老三胡志云最为精明,如果他一直住在大院,想必这个秘密保守不到现在的。

    他当初是不是有这样的想法?

    胡志云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有可能,这个事情绝对是秘密中的秘密,你爷爷的性格你也知道,他这么做一点也不奇怪。”

    老爷子的性格说得好听一点就是大公无私,可在家人看来,就未免有些太过于固执了,肖扬明白胡志云所指,点了点头,说实话,他也不太喜欢爷爷的那种大公无私,不过这两年里,也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爷爷在这方面有所变化,他也就没什么太多的感触。

    两人一路小声的聊着,很快就到了后院。

    站在门口的保健医生看到两人,朝他们笑了笑,“首长在里面等你们,你们爷俩直接进去就是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果然如此!

    …………

    “你们对所谓的帮派或者社团是怎么看的?”走进里面,老爷子躺在躺椅上轻轻的摇动,两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正在犹豫间,老爷子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他们坐,却是先开口了。

    这个问题实在有些突然,弄不清楚和今天所要说的有什么关系,两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没想过这个问题?”老爷子眼中浮现从没有在家里显现过的眼神,如刀子一般锐利,不过却只是一瞬间又消失无踪,仿佛只是两人的错觉,指了指胡志云,“三儿,你先说。”

    尽管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用意,但老爷子开口了,那就是无论如何也得说的,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到帮派,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当年的青帮……不说当年复杂的局势,就拿到现在来说,帮派和社团的存在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怎么说呢,有好有坏……”

    从事了多年的情报工作,对于国内这方面的东西接触得比较多,胡志云一番话,把帮派的作用、是好是坏的全部都说了一遍。

    老爷子听了不置可否,看向肖扬,意思很明显。

    对国内这些帮派什么的,肖扬是真的一点也不清楚,在他的概念里,所谓的帮派就是大大小小的烟社会,不过听了胡志云的一番话之后,他倒是有了一些改变,然来所谓的帮派并不是全部都是坏的。

    面对老爷子那探寻的眼光,他只能实话实说:“国内的帮派我是一点也不知道,要不是叔刚刚说的,我还以为国内的帮派就是烟社会,不过在国外看得倒是多,烟手党、麦德林、墨西哥烟帮、中东、非洲地区一些大大小小的势力,这些可都是典型的帮派成员,这些帮派绝大多数都是烟社会,不做违法、犯罪的帮派几乎没有……”

    等到他说话,老爷子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沉默了一下,这才说到:“你们两个说得都没错,只是你们所面对的环境不一样,帮派和党政是有区别的,哪怕国外某些已经披上合法外衣成为党政的烟帮,他们也是永远成不了什么气候……”

    越来越疑惑老爷子为什么说起帮派的事,两人却清楚这不可能没有用意的,所以都是很有耐心的听着。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可我为什么说起帮派呢,实际上国内多个民主党派的前身都是帮派,而我虽然是个军人,是我党党员,可还是另外一个党派的元老,这个事情,知道的也就剩下几个老家伙和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了。

    三十多年前,是我们和美国外交关系最好的时候,最初的时候,我们这些老家伙对这一切都很高兴,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的有些事情让我们意识到这并不完全是一件好事,于是,大伙一商量,ga就诞生了,不过鉴于国内的那段特殊时期,在ga之外,还另外组建了一个情报部门,这个事情,当时只有四人知道,而对外名义,就是如今的某个民主党派。

    ga的作用,不需我多说,而另外那个情报部,完全是针对国内所有重要部门的,一眨眼十多年过去了,这期间并没有发生我们想象的事情,本以为段时间内不会发生了,却没想到因为老大的事从而发现了一些了不得的事情,于是从那时候开始,这个部门就一直运作到如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