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地主家也没余粮
    金矿为岩金和砂金相合的情况,岩金的开采相对比砂金要复杂一点,正式开采到现在时间不过半年,矿区可以说还只是刚弄出一个轮廓出来,要知道宽四五公里、长达十几公里的矿区,矿料要清理出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大型运输车来来往往,肖扬没准备带他们去矿区,而是直接来到了洗炼区。

    大型金矿的淘金方法总的来说也就是那几个,各自都有优缺点,不存在百分百的完美方法,这边金矿结合当地情况,采用的事氰化法,不过这种方法带有剧毒,肖扬也没他们太过靠近矿料过滤的环节。

    “电视上不是经常有那种洗啊洗的方法,我看旁边就有河,为什么不用那种方法?好像那样的话更简单。”小宇好奇的问肖扬。

    肖扬笑了起来,在自己没弄金矿之前,他也认为那种方法是最简单的,毕竟这种方法在非洲最为常见,也最为广泛,为了这个问题,他还一度在赵楠面前闹出过笑话。

    看着李志伟等几个大人也被这个话题吸引了过来,就知道他们对这个问题也是不知道,“那种方法确实最为简单,但那只适合砂金的开采,还有就是那种方法之所以在非洲采用得最多,无非是考虑成本,这些洗炼设备,可还是从美国进口的,价格不菲,中型矿场都不一定舍得买这样的设备,另外非洲的人力成本低,水洗法的成本也是最低的,所以这种方法才应用得最多……”

    他这么一解释,大家就都知道原来运用得最广的方法并不合适他们这种大型矿场,但是在他们看来,那种洗啊洗的方法对他们才有兴趣,看着这一排排的机器轰隆隆的动着,实在没什么意思。

    “肖叔,你不是说你们这里也有砂金?应该也会用这种水洗法吧,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小宇眼珠子一转,问道。

    肖扬抬头看了看其他人,看着他们似乎对那种原始的方法更有兴趣,于是问了一下随行的陪同人员,点了点头,“在另外一边,你们等下想玩一下的话,那我们先回去换一下衣服。”

    阿勒德等人都是衬衣西裤的打扮,也许都不会在意身上的衣服值多少钱,但他却不得不为他们考虑到时候是否方便,洗啊洗可是个“好玩”的活。

    “行,那回去换衣服。”几人看了看,很快统一了决定。

    公司有统一的员工服饰,一行人坐车回到生活区,很快就换好了衣服,砂金矿区离这边有一段距离,沿着河流往上游去,车行大约十分钟的样子才到达。

    大型企业要有大型企业的风范,和那些小金矿比,肖扬他们这边无疑要正规很多,别的不说,最起码工作用水不是直接流入河流,而是有专门的蓄水池来净化。

    众人下车,同样看到的是一堆的机器,顿时有些失望。

    肖扬看着他们的表情,笑了起来,“放心吧,总有机会让他们试一试的。”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心情顿时又好了起来。

    这片矿场的含金量说不上特别好,但也绝对不差,可如果说像众人玩票性质想要淘到金子,那难度还是有些大的,一吨沙土中含金量不过十来克,凭着洗啊洗的方法一下子看到黄金,怎么可能啊。

    所以肖扬直接吩咐工作人员从已经筛选过了的原料中拿来一些让众人玩。

    经过两次筛选的矿料含金量已经是非常的高了,给他们一人分一个原始淘金法用的筛子,最初几人还小心翼翼的端着工具在水中一下一下的洗着,等到洗完一次之后就发现底部居然出现了金色的东西,就再也顾不上会不会弄脏衣服、会不会有事仪态什么的了,学着旁边给他们示范的工作人员一样,直接站入水中,兴奋的玩了起来。

    他们这样一群人,平时出入哪里都是高档场所,很少有机会如平民老百姓一般接触底层生活,突然这样玩一次,反而是对了他们的胃口,这一玩,就是一天,到了晚上,所有人都很劳累,但手里拿着亲自淘洗并制成的金条,一个个是笑容满面。

    “等什么时候去也门玩一玩。”阿勒德手中拿着小小的金条一直没有放下,仿佛是什么宝贝一般。

    也门?肖扬笑了,“那里连水都没有,可没有这种东西给你们玩。”

    这里面所有人,阿普杜拉可能是最忙的,因为他掌握的阿布扎比财团实在太过庞大,哪怕他只要负责掌控,每天需要他处理的事情也很大,所以他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如此轻松的玩过了,阿勒德这么说,他其实也是有这个想法的,听到肖扬的话,马上无言了。

    两人虽然都是也门金矿的股东,可哪里知道那边的金矿会采用什么淘金法?

    也门大部分地区是沙漠,很多地方连吃水都是问题,怎么可能有水来让他们淘金?

    “那下次还来这里好了。”

    “行。”肖扬笑着点头,他倒是明白阿普杜拉的心思,同时也冒出一种可怜他们这些高高在上人群的想法,他们的生活确实是高品质,但真正开心的日子又有多少?“只要你们有时间,我随时可以组织这种类似的活动,这个世界好玩的地方多,亚马逊原始丛林、中国大西北高原……每年去一个地方,也够我们玩几十年的。”

    这么一说,所有人来劲了,他们都不缺钱,但要说享受生活,以前可能还不觉得缺什么,但有这一次之后,他们就意识到以往的享受真算不了什么,无论是高尔夫或者滑雪,哪里有这次爽快和轻松?

    于是,点头的点头,说的说他们几个干脆成立一个俱乐部,你一言我一语的,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玩是玩的舒心,不过他们都不是有太多空闲时间的人,第二天一早,一行人收拾东西离开矿区,然后上了飞机回了库托斯。

    一个多星期的行程,对于道尔和阿普杜拉两人来说,实在是难得,超过一天对他们来说也是打乱了之后的工作安排,到达库托斯之后,也没有多呆,连机场都没离开,就直接坐上他们自己的飞机回去了。

    倒是阿勒德没多少事情,没有急着离开,说是新别墅要多住几天,拉着李志伟去了他的别墅。

    这次和阿曼两人都去了,公司这边自然也是积压了一些事情,阿曼第一时间去了公司,肖扬也是去了训练基地和信息中心看了看。

    “对了,海油的人已经来两天了,看他们样子,不等到你们回来是不会罢休的。”训练基地里面看了看,情况不错,肖扬又来到吴思安那里。

    吴思安负责组建新部门时间不长,具体什么情况还不知道,不过看他样子,应该是不错的。

    “你不说我还忘记这回事了。”肖扬拍了一下自己脑袋,这些天他自己也玩得有些乐不思蜀的,哪里还会记得海油的人?

    想想李志伟估计也忘记这回事了,有些纳闷海油的人怎么没有联系他,却也没有多想,“他们的人呢?”

    “张子健安排他们住在酒店里面,这些人很有耐心啊,你们不会来,他们也就当作旅游,每天早出晚归的。”吴思安面无表情的说道。

    新的小区里面,有多余的别墅和豪华公寓,这些是公司用来招待重要客户的,按道理来说,海油的人完全有这个资格,可他们现在住在酒店里面,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问题?

    肖扬皱了皱眉,并没有多询问吴思安,因为他知道以吴思安的性子,知道这么多已经是不错了,“那我去矿业公司那边看看。”

    出了训练基地,他没有马上去矿业公司,而是先去了信息中心,和米麒麟了解了翻各方面的动静之后,这才去了矿业公司。

    “回来了?”刚进入矿业公司大楼,正好碰上张子健和人边走边说,见到他,张子健和那人说了几句什么,马上走了过来。“这次有没有给我们带什么礼物?”

    每次出远门给他们带点小东西已经成了惯例,这次自然也没忘记,“有啊,刚果当地一些土著的手工艺品,还在机场没清理出来呢,晚上去我那里吃饭,顺便把东西拿回来,对了,你和渺渺现在只有一份了哦。”

    张子健和云渺渺两人父亲都是京城部委的官员,虽然不是一把手,但手中颇有实权,他们从小认识,然后又同学好些年,最后又一起创业,加上门当户对,自然是众多人眼中的一对,现在两人年纪不小了,手中又有这么大一份事业,他们的感情就成了很多人考虑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方家庭都有让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意思,在一次次的旁敲侧击之下,两人在去年半真半假的交往了起来,却没想到最后还真走到了一起,现在都开始商量什么时候办婚礼了,肖扬这么说,自然多是打趣的意思。

    “你这么一个大老板也好斤斤计较这个?”对众人的打趣早已习以为常了,张子健根本不接他的话,反击了一句。

    “没听说过地主家也没余粮?”肖扬嘿嘿一笑,示意自己有事情找他,一起走进他的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