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再返香港
    飞机很快起飞,飞行五个小时快要飞过孟加拉湾进入缅甸上空的时候,米麒麟发来消息。

    “能查到资料是境外提供的,他们的下一步就是在网络上引导网民曝光你的存在,然后报纸进行详细报道,网络发动时间是香港当地时间晚上九点,也就是说,你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来阻止他们了,具体来源我这边还在查,另外我担心的是香港并不是只有他们一个棋子,所以重心先放在这方面,境外我准备先放一放,等你解决香港的事再查不迟……”

    在香港呆了几天,肖扬就知道那里的三流小报有多少,很多报纸只要有曝光力,他们不在乎说的是什么东西,似乎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同意米麒麟的判断很有道理,这种棋子,香港随便一找就是一大把,那些人不可能不做二手准备。

    “这个可能性很大,你继续查,境外的事可以放一放,我们先最紧要的就是解决香港这边的事,事情没弄好,就算查到什么人在捣鬼,也没什么含义。”

    “嗯,我这边已经全部开动了,随时和你联系。”

    八个多小时的飞机,飞机终于在香港石岗机场降落,机场方面有谢司令打过招呼,三人不仅连安检都没遇到,还享受到了他们提供的车辆。

    “现在这牌照是部队的,后备箱里面有块民用的,都没问题,相关手续在储物箱……这个警报器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打开……”负责交给他们车的男子还细心的告诉他们。

    飞机上,和邵建生的联系一直没停,也许是他们的运气好,今日港独份子再次在中环聚集于政府示威,整个香港的目光都被吸引至此,小报那边,虽然有一部分流出,却也没能引起太大的影响。

    “从这点可以看出,这次算计我们的人并不是和港独份子是一起的,双方也不会有什么联系,否则的话,今天就不会有示威活动。”得到这个消息,肖扬几人很快就得出了这样一个判断。

    “这样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一路上,小伊万一改往日的活跃,变得深沉起来,很少主动说话。

    肖扬和阿迪斯自然明白他的想法,两人没有怪他,但也没有要开导他的意思,这家伙在女人方面性子实在有些不稳,这次的事,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他引起的,尽管有人早已盯上了他们,就算那天他没有和邵诗韵他们一起出来,但总会冒出其他事情来,但是借着这次的事情让他吸取一次教训也是好的。

    “嗯,确实算是好事。”阿迪斯点了点头。

    石岗机场位于元朗,距离香港岛还有数是公里,走高速到半山别墅,也用去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邵老,没想到又来叨扰了。”邵松依旧在门口迎接他们三个。

    和邵建生不同,邵松人老成精的人物,在这件事情上想得更多,上次的事情上,他就看出了小伊万对邵诗韵的意思,他这个人虽然在香港这个花花世界生活了多年,但思想上是有些传统的,对于女儿嫁给一个“洋人”,他是不怎么乐意的,哪怕对方有亿万家产。

    不过碍于肖扬他们等人的身份,他并不好拿出强硬态度,当日的会面,也是有着这方面的小心思的,而事实上他也是很成功的,因为双方的交际放到台面上来,小伊万在这之后也不好在私下里再和邵诗韵见面,这才和肖扬、阿迪斯一起回了库托斯,否则的话,他绝对会找个借口留在香港多待一阵的。

    他们离开,邵建生内心是高兴的,可谁知道今日会发生这种事情?

    虽然此事和他们邵家看似没什么关系,可谁让肖扬他们当日会出现在中环军营,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女儿?从其他渠道知道肖扬他们一些战绩的他,马上就想到了种种可能,于是才有了马上派人在市面上收购那些报纸的举动。

    没办法啊,他实在担心肖扬他们因此而迁怒邵家啊。

    邵家是有点钱,在香港也是有点面子,但能够和这种敢在美国开战的、刀口舔血的人相比?被人称为香港一叔的老李,钱和面子比自家更多,可那又如何?当初他家二子不也是被绑匪绑架,差点没能回来?

    肖扬可没想到这老头子会这样乱想,只当他是卖面子才如此积极,言语间自然是客气。

    而邵松一见到他这副样子,自是有了衡量,心中大喜,连忙笑道:“说什么叨扰,今天的事情,说起来还是我家四儿惹起来的,给几位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已经是不应该了……”

    肖扬稍稍一愣,看着邵松姿态比上次还低,再听他口中所言,突然明白了。

    不过貌似自己一伙人以前没干过什么“欺男霸女”的事?心中苦笑一声,却也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邵老严重了,这件事情怎么能怪诗韵?而且不说您老的关系,就算我们几个和诗韵这一层,哪怕事情是因为诗韵,我们还担不下这个事情?”

    邵松闻言心情有些复杂,不过之前提起的心却是放了下来,于是没再啰嗦,请几人进去,又让邵建生介绍这几个小时里面发生的一些事情。

    香港是一个法制社会,可不同于中东和非洲的混乱,无论什么豪门,势力虽足,却也因为名气大而备受瞩目,想要弄些什么小手段,也得小心再小心,今日之事,邵家出人出力收购那些小报,已经是引人注目,再想做什么事情也是不可能的,自然无法给肖扬他们帮更多忙。

    肖扬他们对这个并不在意,不过也是承情,邵建生详细解说了最近几个小时派人了解到的情况,和米麒麟那边一对照,基本没什么差别,更是确定邵家此次是真费了功夫。

    “今晚有些事情要忙,还得望邵老给我安排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双方沟通的差不多,肖扬准备离开。

    邵松自然肖扬所说的有些事情是什么,稍微考虑了一下,对邵建生问道:“码头货场现在搬迁完了?”得到确认,马上对肖扬说到:“西区有个货场准备重建,正好搬迁完,晚上没什么人,交通又方便。”

    肖扬马上拿出手机从里面调出卫星地图,让邵建生指认了一下位置,然后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地方不错,那就今晚借给小子一用。”末了,他还似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保证之前什么样子,之后就会什么样子,连一颗石子也不会少。”

    邵松明白肖扬当然不是说会少什么东西,而是告诉自己不会给邵家惹上什么麻烦,笑了笑,没有多说,只是让邵建生亲自领他们去找个货场。

    邵建生今日才从老子口中知道肖扬他们的一些事情,对于和平环境下生长的他,战争这种事情离他实在太远,看着肖扬几人,他有些不敢置信这几个和自己年纪相差不多的人居然有能力在非洲、中东发动一场战争,颠覆一个国家。

    和三人同坐一辆车,心里尽管知道现在的场合不适合说那些闲事,但他还是忍不住问肖扬:“你们真和那些什么*很熟?”

    肖扬先是一愣,随即大笑了起来,相比起邵松这种老狐狸,邵建生实在显得“可爱”多了,生在豪门,却有“稚嫩”的一面,不得不说这是他的不幸还是幸运。

    “邵老和你说过我们的一些事了?不瞒你说,我们是卖军火的,但实际上和普通的贸易公司没什么区别,就比如你们做海运,根本不会考虑客户品德的问题一样,只要不是违禁物品,那就会给他运,更何况有的时候,就送船上有违禁物品你们也不知道,我们同样如此,一批货的去向,我们只会考虑我们的直接客户,至于他接手之后是否会卖给*,这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要说和一些组织或者势力熟悉,这点还真不算错,不和他们做生意,并不代表就不能和他们认识啊……”

    听了他的话,邵建生连忙摆手,“我可不是那种人权主义者,只是单纯的好奇。”

    对他的解释,肖扬不以为意,依旧笑着说到:“我知道,所以才和你说得这么直白,我们所处的环境不一样,所以有些认知也不一样,所谓的*或者什么组织,其实也是要看人来的,确实有无恶不作的人和组织,但更多的是被人强加上*的名头,或者被环境逼着做出了某些事情,其实设身处地想想,要是你的话,可能做出比他们更狠的事……”

    这种言论实在大异于主流,邵建生听着有些发傻,那些全球闻名的恐怖组织,真是如此?不过想想,貌似还真有可能,中东很多组织在美国人没到来之前根本没有的,那是不是这些人只是单纯的反抗侵略者组织?就如当年二战时香港被侵略者占据时的爱国组织?

    一时不确定,却也不妨碍他的感慨:“平时还真没听过这种言论,听你这么一说,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