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 冲击军营事件
    “这话是没错,不过对这些别有心思的人,我们不能只看着,因为这样的话,他们会更猖狂。”不同的圈子,让邵建生他们距离所谓的“其他势力”太远,尽管认同小伊万的话,邵诗韵还是忍不住说到。

    口气中有些不服气,小伊万马上如哈巴狗一般点头,“当然,如果没有像诗韵小姐这样的人,有些事情肯定会更糟糕,这一点,就算是中央政府,也是不能否认的。”

    不得不说,这家伙没什么气概,但说话的艺术还是十足的,没有单独夸奖邵诗韵一个人,而是夸赞她们这个集体,无从让她反驳和推脱嘛。

    随着两个女孩也参与进来,气氛越来越热闹,不一会儿,小伊万就用明天一起参加某某活动,成功的打入了“敌人的内部”,看着他和几个女孩聊得起劲,肖扬和阿迪斯很识趣的陪着邵建生喝酒。

    小伊万的心思并没掩藏,邵建生自然是早看出来了,在他看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个男人喜欢自己妹妹并不是多大的事,更何况言语间肖扬几人透露出他们的产业是在国外,国内很少呆,说不定从今之后,就不再有再见的可能,加上小伊万坦坦荡荡的一副做派,他也没有要严防死守的样子。

    转头看了几人一眼,他对阿迪斯举起了酒杯,询问起非洲的一些风情。

    “非洲啊,除了娱乐活动少了点,消费环境差了点,其余都是好的,喜欢刺激的,时不时还能看到枪林弹雨,比起电影的视觉效果要差,但胜在更有真实性……”看着酒不能喝,肖扬只能拿着桌上的点心来出气,把碟子里最后一块糕点塞进嘴里,他心满意足的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邵建生认识的人当中,何从见过他这样做派的人?心中生起新鲜的感觉,又马上被他的话所吸引,“说实话,非洲我还没去过,什么时候过去,找你做向导。”

    “这没问题。”肖扬满口答应,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名片给他,“我在索马里兰,不过业务的关系,非洲几十个国家,少有不熟悉的,你想去哪里,到时候联系就行,不说什么宾至如归,总之让你玩好……”

    “那就谢谢了。”邵建生也没太当真,萍水相逢,哪怕彼此聊得还算投机,信任这东西却不是一下就能建立起来的,接过名片,礼貌性的看了一下,倒是有些意外。

    肖扬的名片有数种,给真正朋友的、普通交际的、业务需要的,给邵建生的名片上面有正式的头衔,不过地位比较低,矿业公司小小一业务员而已,阿拉伯文、英文双语,阿拉伯文邵建生不认识,但英文是半点问题都没有。

    “库托斯……矿业公司?你们公司的名字我好熟悉……只是忘记从哪里看到的了。”

    “是吗?”肖扬嘿嘿一笑,刚刚阿迪斯给他看了米麒麟反馈回来的消息,邵建生是香港邵氏船务的二公子,而邵氏船务正是安保公司比较早合作的客户,也正因为如此,矿业公司旗下出口到国内的铜、铁矿石有一部分是由他们的船担任运送,只不过他这个才大学毕业进这家公司没多久的人一时想不起来而已。

    “我们公司在香港有些合作伙伴,你可能在哪个朋友那里听说过吧。”

    “有可能。”邵建生想了想,没有想出来,最终只能作罢,换了个比较有兴趣话题,“对了,索马里兰那里现在还有海盗吗?”

    在肖扬他们的打击下,索马里兰现在的海盗更加的规模化和集成化了,只不过一般不会出来劫船而已,只是这些东西不是能与外人道的,倒也没有要刻意美化的意思,肖扬点了点头,“有啊,只是现在少了,三五个月说不定都听不到有劫到一艘船,比起马六甲海峡,索马里兰海域更安全,不过我们常说的索马里海盗并不是只有索马里人,也门人、吉布提人,也是有海盗的,只是这些人大多选择索马里兰或者索马里当作大本营……”

    海盗灭绝,数十个国家的海军就没有了进入亚丁湾的借口,同样海盗的存在,能够让索马里兰在国际上受到一定的非议,但同时也会得到相当的好处,比起那些非议,迪卡就算所有的海盗上岸了,他也会让军队来时不时的扮演一两次海盗的,所以,无论如何,不管索马里那边,索马里兰的海盗在短时间内是肯定不会消失的。

    外人当然不清楚这里面的利益链,对于邵建生来说,海盗只是一种穷则思变之下的一种职业,听到肖扬这么说,他有些不理解,“不是听说自从索马里兰正式独立之后国内得到了很好的开发,这几年里经济成倍的增长,怎么还有人做海盗?几十个国家的海军在,海盗这一行应该也不好作了吧?”

    “每个地方都有想不劳而获的人,在那边,海盗就和香港的抢劫犯一样,估计永远都不可能消失的……你要知道,亚丁湾每年来往的船有数万艘,几十个国家的海军有多少军舰?就好比香港的警察够多,但不可能杜绝犯罪事件一样。”

    这比喻相当的形象,邵建生愣了一下,马上就接受了,“说起来还真是这个意思。”

    众人也没玩得太晚,正好零点的时候,就离开了酒吧,邵建生提出他们开了两辆车过来,要不要顺路送他们一路,肖扬笑着婉拒,“很少有时间能够这么闲,我们就住这里不远,正好慢慢走回去。”

    邵建生也不勉强,只是提醒他们这段时间中环并不安全,然后带着几女,率先离开。

    “阿韵,你和那个小伊万聊得怎么样?”两兄妹一辆车,另外两女一辆车,出了停车场分开,车行一段路,邵建生突然问坐在旁边的邵诗韵。

    小伊万今晚的讨好之意并没有怎么隐藏,邵诗韵怎么会看不出来?听到哥哥这么一问,脸上马上爬起红晕,“哥……”

    听着妹妹那不满中带着羞怒的声音,邵建生愣了愣,随即笑了。

    “你还笑。”

    “好,我不笑。”知道自己妹妹在感情方面脸皮薄,邵建生收敛了笑容,“我和那个肖扬还是阿迪斯聊了聊,发现他们不像一般人,你和小伊万聊天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

    邵诗韵意识到刚刚是自己太过敏感了,俏脸再次一红,看了一眼邵建生,发现他正专注着开车,轻轻吁了一口气,“没发现什么啊,不过一口气能够消费几十万美金的人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的。”

    “……”

    刚回到酒店,肖扬就接到赵楠的电话,说什么香港今年的珠宝展会快要开始了,公司会参加,不过有一个什么手续需要办一下,让他明天顺路去处理一下,正好省了从公司派人过来。

    “我还想明天就回去呢,看来又得多呆一天了。”宽大的房间里面只有一个人,显得有些清冷,一时还没有睡意,有个人聊天,肖扬正巴不得,于是逮着赵楠一顿瞎扯,然后又让琳娜说了一会,中途还不忘和不知道能不能听懂他说什么的女儿又说了一阵,等到电话打完,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

    第二天,吃完早餐,询问阿迪斯一声,得知他要和小伊万一起去看热闹,于是在酒店里面叫了一辆车,去把赵楠交给他的事办好。

    事情实在不大,偏偏要公司里面的人亲自过来,而且所谓的珠宝协会的工作效率实在不怎么的,吐糟着把事情处理好,就快中午了。

    “回酒店。”从大楼里面出来,他发誓以后再不接这种事情了,不过今天他的运气似乎并不那么好,车子开动,没十分钟,就看到前面街道上挤满了人群,交通完全堵塞了。

    “这是什么地方?”看着车龙一下子不可能畅通,无聊的和司机聊了起来。

    司机是香港人,说普通话带着一股子浓重的腔调,听在肖扬耳中,如听国内某些方言一般,得知他英语还不错,最终两人干脆用英语对话。

    “pla中环军营,应该又是那些人在示威。”

    那些人?肖扬一时没想到是什么人,愣了一下才想起应该是指那些港独份子,在军营门口示威?这在国内可是不敢想象的,顿时来了兴趣,于是交代司机一声,让他不用管自己,打开车门,向前面走了过去。

    走过拐角,正好看到一栋像倒着的酒瓶的大楼,看清楚大楼上面的字,他顿时乐了,解放军驻港部队大厦!这部队的选的房子不错啊,风格多独特!

    军营门口的马路已经被人群给挤满了,慢慢走近,听到人群中央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在喊着“滚出去”之类的口号,他就知道估计看热闹的人占了大多数,走到人群旁边,一听果然如此。

    几个港独份子意图冲击军营示威,却被及时赶来的反港独联盟成员阻止,于是两帮人在军营门口形成了对峙,这里本来就属于香港最为繁华的位置,于是还不到十分钟,周边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咦,这几个家伙也在。”挤进人群当中,还没仔细看看,肖扬一眼就看到了小伊万和阿迪斯两个人,再看看旁边,邵诗韵和昨夜的另外两个女孩也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