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 决定
    藏南地区的问题,绝对属于国家高层心中的一颗钉子,但实际情况到底如何,国内又在此地是否有另外的布局,哪怕以许建国接触事务之广,也无法清楚其中的详细情况,但是这一切并不妨碍他从自己已知的资料来判断国内对肖扬提出来的事情是否感兴趣或者有益。

    沉凝好几分钟,确定这个事情国内会感兴趣,而且成功的可能性也会很大,他这才想起肖扬最后的一句话来。

    他四十岁不到,就做到了省会城市常委,三十多岁的正厅级官员,而且还是政府部门主要官员,这是相当的打眼的,在国内,万事都适合“木秀于林”这个词,所以他才有了进入京城“韬光养晦”。

    在京城工作这么些年,级别上提一级就成了正常的事,而这些年京城的工作,让他认为自己更适应于这样的工作方式和环境,对于此次再调任到地方,在级别上他是非常满意,但对工作性质却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国内高层,有地方执政经验占据很大的优势,但自己已经有了数年的经历,而在他看来,执政一省和执政一市并不存在太多区别,对自己的政治生涯并没有太多的好处,如果可以,留在京城更适合他的想法。

    想到肖扬这话,他马上就意识到了之前自己的疑惑,肖扬为什么没有直接把资料送到办公室,而是在下班时间约自己了。

    此举可行?

    他再次陷入了自己的思维当中。

    很多事情,并不是他能够决定的,而自己去向问题,就正是如此,一个省长的位置,并不是说决定就决定的,自己能够拿下这个位置,还是上面多方博弈的结果,现在放弃,这影响实在太广了。

    “资料我可以明天给你呈上去,至于你说的后面那个事情,太难。”李志伟能够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了很多事情,所以许建国也没忌讳什么,也没想要对两人遮遮掩掩,直接说起了自己这边的一些情况“……所以,我个人对能够帮助你和国家增加联系是很有兴趣的,不过这种事情并不能随我们的意愿……”

    肖扬皱了皱眉,有些情况,确实是他所不知道的,不过他也并没有多少失望,因为从许建国的话里听出,此事也并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最终还是李志伟之前说过的那句话:还是要看国内对阿萨姆邦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我觉得这事没你说的那么邪乎。”李志伟摇了摇头,之前不清楚许建国的态度,他不好说话,现在既然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有些事情就可以说说了,“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国内对这事的重视程度,如果很重视,协调一个部级位置来,就不是那么难操作的事了,一个萝卜一个坑,现在院里可能没位置,但半年之后肯定是有的,老许我想你也不介意先把此事负责起来……至于怎么协调,肯定是有办法的,真有难度,让这小子去我大哥家里一趟……反正我嫂子上次不是要让你去串串门?”

    他最后一句,是对肖扬说到。

    肖扬看了看许建国,然后点了点头,“这个没问题,我很早就想上门拜访一下,只是一直怕唐突,没敢冒昧提出来……”

    话说到这个份上,许建国自无二话了,肖扬都拿出去拜访一号的意思来了,他再说什么事情有难度那也就太无趣了。

    他亲自动手给两人倒了一杯茶,然后举杯说到:“那就这样安排,我明天先把资料交给老领导,让他看看再说。”

    “好。”

    三人碰了碰杯,把杯中的茶水一口喝了下去,也没说许建国敬茶的举动有什么不妥。

    …………

    事情确定,不过中间的谋算却不是那么简单,特别是许建国本人,需要考虑和做的事情不少,三人于是没有多聊,很快结束了今晚的局。

    “你开车来了没有?”后院门口,送走许建国,肖扬对李志伟说到。

    “你打电话的时候,司机正好给我送点东西,我让他送过来的,反正顺路干脆你就送我回去吧,就不叫他了。”李志伟摇摇头。

    “行。”肖扬二话不说,马上走去车库。

    从会所四合院距离李志伟家并不远,不过京城的夜生活显然才开始,路上车流不息,半个小时的路程估摸最少需要一个小时,不过两人并不急,一路慢慢开着车,一路聊着,倒也不觉得时间过得多慢。

    说起索马里兰炼油厂的事,又说起利比亚那边的油田,事情正好说完,也就到了李志伟家门口,知道肖扬今晚应该还有事情要处理,李志伟也没留他,只是在下车的时候,问了他要了一份资料,“看你包里还有一份,给我吧,我明天先给我哥看一下。”

    肖扬知道他这是在帮自己,不过也没想要客气,从包里拿出资料递给他,没说多话,摇了摇手,然后启动车子离开。

    回到大院,又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

    不出所料,胡志云就在前厅等自己,而他旁边正坐着有些坐立不安的胡凯。

    微微笑了笑,在胡志云旁边坐下,给他开了一根烟,却是没有一点意思要开给胡凯,胡凯脸上不自然的抽了抽,却是露了个有些难看的笑容对他笑了笑。

    胡志云知道自己这个侄子,很多时候比自己更有性格,接过烟点上,没有说话的意思,因为他明白肖扬懂自己的意思。

    肖扬当然懂他的意思,之前在会所想明白胡凯为什么没有马上联系自己的时候,就预见到了眼前的一幕,有些事情,他可以很好的处理,但他骨子里永远都是个中国人,在对家族这个问题上,却是有些缩手缩脚的感觉。

    这几年里,老爷子在家族问题上没和他多说过任何一句话,胡志云在以前和自己说过几次,但现在却好些时候也没说过了,可他很清楚他们的意思,而正是如此,他在自己当初最愤怒的时候,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动作来。

    一年一年过去,和老爷子接触得多了,自然更清晰的理解他心中的想法,自己真要对胡凯他们两家下狠手,让胡家变成昨日黄花,老爷子嘴里不会说什么,但心里会如何去想?

    更何况,老爷子曾经和他的一次谈话,让他意识到当年的一些事情,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比如那次自己从海参崴到京城的路上所遭遇的事情,直到两年多前,包括胡志云在内的人,都以为是胡海云他们找的人,但实际上似乎根本不是他们动的手脚。

    更不用说,自从信息中心的建立,他让米麒麟一直监控着胡凯等人,并没有发现他们做出过分的事情来。

    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虽说对胡海云这两房并没有产生好感,但也没有当年那么深的恶感,偶尔也能够用平等的眼光来看待他们了。

    前年过年回来,两房大年夜那天根本没敢来,原因就是老爷子考虑到自己和他们的关系,没让他们过来,去年是来了,那天虽然还冒出了点小插曲,但他很明显看到老爷子的笑容比前一年多,老爷子还能活多少年?凭着当年对自己的安排和当初他老人家一怒在军委拍桌子的事,也不能让他带着遗憾去了啊。

    早些时候想着有个机会和胡志云说说这事,但终究心里还是有那么一根刺在,所以一直拖着,今天碰上胡凯这事,他倒是觉得可以说说了。

    胡凯并不清楚肖扬在外面到底干些什么,但是从那次被坑,以及这两年里胡志云找他几次谈话,就知道他在肖扬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心里更是一种畏惧,见肖扬只管抽烟,胡志云也没要说话的意思,心里更是不安,几次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把话说出来。

    他副表现,肖扬用余光看在眼中,抽完一根烟,也没再装了,先是对胡志云笑了笑,这才一脸严肃的他开口了:“今天你坐在这里,相信你也有心里准备了,所以不管我话是不是难听,那你也给我好好听着,至于听没听进去,那就不是我关心的了……”

    见他要说话,直接挥手打断了,“你就听!不用急着说什么。今天的事,你不用多管了,我会处理。我想要说的是,爷爷干革命一辈子,铁骨铮铮一辈子,你这做孙子的都干了些什么事?和人家欺负女孩子,真出息……你知不知道人家的父亲叫李海伟?知不知道人家未来公公几个月之后就是外交部部长?钱,你们加起来也不知道有人家三分之一没有,权,人家也不比你们家里差……找死啊……”

    “更何况,就算人家没钱没权的,就是你们该欺负的?这就是你们的本事?真有本事,那就去祸害外国人,凭着家里的那点底,祸害平民老百姓,说出去都丢人……你比我大,这些话本该不是我说的,如果不是爷爷和三叔在,这些话我也懒得说,你将来的死活,关我屁事?有一天这个家垮了,我照样活得精彩……”

    “享受精致而又体面的生活,不是靠坑蒙的手段得来的,那样就算得到了,那也只会让人在背后骂你们。我为什么能出入中南海?没事能跑去美国和他们的总统喝个小酒?跑去意大利,就算飞机上装了炸弹,他们也没人检查……这些,都是靠自己挣来的,而不是仗势欺人得来的,你一个大男人,胡家的第三代,就想在国内欺负人家女人?真想吊儿郎当的过完这一辈子?还是想像我一样,活的精彩一点?自己回去想想,我这个星期不会离开国内,想好了再来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