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临时谋划
    有句俗话叫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大。但对小伊万他们来说,则是遇事不嫌事大,最终还是边吃边说,当听到肖扬和阿曼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把话说完,几人脸上都浮现了怪异的神色,却是没有一点觉得事儿大的意思。

    “我怎么感觉我们就和这独立的事成了伙计?”小伊万一脸古怪的笑容。

    这比喻实在有些怪异,不过大伙没多在意,而是觉得他说的还真没错,包括肖扬和阿曼也是,之前倒是没这么想过,现在被他这么一说,觉得这确实有点意思。

    索马里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独立,然后就是亚齐,现在又是阿萨姆邦,三年时间,三个独立事件,他们这是和独立给扛上了?

    “上次你不是跟我说那一个什么词?”阿曼转头对****安说到,“造反……”

    “造反专业户。”****安难得的露出一个微笑,对其他几人解释到:“前些天我看一本历史小说,关于国内明代白莲教的,和老烟说了一说。”

    “哈哈……”小伊万和阿迪斯几人不懂白莲教,但肖扬和轩辕战却是懂的。

    白莲教诞生于南宋时期,最初只是一个佛教分支,怎么变成后来朝廷眼中的邪教组织,他们倒不清楚,这个教派在明、清两朝时最为著名,多次组织起义,意图推翻当时的政权,说造反专业户还真是没冤枉他们。

    不过两人笑的并不是白莲教本身,而是笑阿曼居然会把他们自己当成白莲教。

    不说白莲教是好是坏,光影响力这一点,他们根本无法和白莲教相比,真做到白莲教那般,那他们此生也足够留名历史了,尽管不知是遗臭万年,还是流芳千古。

    原本严肃的一个话题,有了这个小插曲之后,莫名变得轻松了很多。

    肖扬给阿曼解释了他们和白莲教的区别,以及这个造反的意思,几人又瞎扯了几句,这才把话题说到正事上。

    他们所有人,都秉承了作为雇佣兵时特有的行为,那就是只要回报足够,付出和危险对他们来说,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此事失败最坏的打算,也就是得罪印度人,可偏偏印度在他们眼里,并不是那么的值得他们来担心。

    这个国家,国土面积足够的大,人口足够的多,军事力量在亚洲也可排前列,但在他们看来,这个国家在北约、欧盟的影响却是微乎其微,在东南亚诸国,也就那个样子,而他们在亚洲有中国这个完全没必要看印度脸色的后台,在北美有美国,在欧洲有意大利、法国、英国,就算事情失败,他们的存在暴露出来,最多也就是被印度拉入不受欢迎的名单里面。

    他们需要和印度打好关系?从有心进入东南亚市场那一刻开始,他们就不曾考虑过印度这个国家。

    不进入这个国家的市场,而这个国家似乎在全球也没有太可靠的关系,所以有必要和他们打好关系?

    本来就不存在要交好的想法,自然没有必要考虑和他们交坏的结果。

    所以,一番商谈之后,众人最终决定先试一下,如果孟加拉国那件事有成功的可能,那他们就全力以赴。

    …………

    时隔不到一个星期,肖扬再次回到中国。

    此次的事情,往小里说是关系到大国与小国之间的外交,往大里说,就是一件影响东南亚地区的大事,比当日亚齐独立之事更要来得严重,自然也不可能像往常几次事件一样来处理对待。

    回到国内,他第一次如拉家常一般把这事和老爷子说了。

    老爷子居高位数十年,哪怕退离庙堂之时也是在军队的位置上退下来的,但到了高层,军和政又会有多少界限?一听之后,马上就想通了其中的弯弯道道。

    这些年里,肖扬不像让他多操心,有什么事情都是和叔叔胡志云商量,可他哪里又真正放心得下?自然是从胡志云的嘴里得到了足够的消息,在确定肖扬是有那个能力做一些事情,这才一直当作什么事情都不管。

    对他来说,自己孙子是什么人,他是一清二楚的,有些事情并不是他想看到的,但也知道当年的事情造就今日的结果,想要去改变已经是不太可能,放手让肖扬去做他的事情,就成了眼下最好的选择。

    不过尽管这样,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也有着包括儿子都没说过的小心思,所以,哪怕是肖扬第一次在他面前说起公事,他也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也没有要给肖扬出主意的样子。

    肖扬稍稍有些奇怪,不过想到两年前的那件事情之后,就算自己的叔叔一旦有什么大事,在老爷子面前说起,老爷子也不会发表什么意见,同样只会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也就没有再多想,最后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把电话打给了许建国。

    大内的老人,可不是几内亚的总统,是他想见就能见的,哪怕是重要的公事,和许建国先见一面是肯定的。

    “许叔,要恭喜你了啊。”电话接通,肖扬笑着说道。

    国内,总理和主席的任期是一样的,每一届五年,最多可连任两届,许建国服务的老人和一号是同一届上任的国家领导,也就是说同会在今年年末离任,而作为领导身边的爱将,领导在离任之前给爱将选好一条更好的道路,这基本上成了一个规矩。

    而许建国此次就被调往南部某个省份任省长,虽然任命还没下来,但事情绝对不会有假,从******众多副秘书长的位置到一省省长,意义不仅仅是级别调高了一级,肖扬自然是得说一声恭喜。

    许建国以五十五岁的年纪到达正部级,不说绝无仅有,但也是并不多见的,作为省长,如果政绩闪耀,一届之后成为一省书记,那时候以六十之龄成为副国级,然后不再受正部级官员退休限制,完全就有了成为国家那一小撮最高领导人的机会,所以哪怕许建国是多么稳重的一个人,心里还是难免有些激动的。

    和肖扬见面不是很多,但每年过年的时候都是有聚会的,清楚肖扬的为人和身份,他倒是没有在同事面前那般掩饰,轻笑着说道:“消息才传出来几天,你到是马上知道了啊。”

    肖扬最厌烦那种心里明明想得不得了,可嘴里却死硬的人,许建国这么说,反而更对他胃口,想起这两年和他的接触,心里一动,“许叔,你从地方上上来,这次又要回地方,有什么想法没有?”

    这话实在有些敏感,许建国却知道他不会问无聊的问题,笑着说了一句:“你小子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些来了?真要说地方和京里,肯定是有些区别的,我来京城近十年了,心里对地方上的工作还真是有些担心的……”

    肖扬不懂国内政治,但听着这话,心里也有些打鼓,自己虽然这么问了,但没想到许建国会回答得如此的“坦白”,想想大概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和国内似乎没有太多的牵涉,于是他改变了马上要见面的想法,“晚上我们见个面,我手上有些东西需要给老人家看看。”

    许建国可不认为这个事情一定要到下班时间见面,因为他非常清楚,肖扬手中的东西绝对足够任何时候交给自己,想到前面的问题,他自然没有多说,“好的,下班了我给你电话。”

    “嗯,那就这样。”约定在李志伟的那个会所见面,肖扬马上挂了电话。

    ……

    许建国外任之事,肖扬是两天前从李志伟那里知道的,原本在这事上他是没什么想法的,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真正算是灵机一动,对于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可取,不熟悉政治的他真是不太清楚,所以他马上打了个电话给李志伟,得知他在家里带宝贝女儿,马上就开着车去了他家。

    儿子和同学去旅游了,家里就剩下一家三口和一个保姆,知道肖扬有事要和自己丈夫说,谢晓和肖扬说了一会儿话,就抱着女儿和保姆一起出门说出门逛逛超市。

    以两人的关系,肖扬自然不会绕圈子,直接说出了自己此次回过的事情和之前冒出来的想法。

    两件事足够重要,李志伟听了心里微微一惊,叹了一口气苦笑说到:“真不知道你丫是害我还是怎么的?这种事情我宁愿不知道啊。”

    肖扬比了个中指,催促道:“别啰嗦,你知道我不太懂这里面的弯弯道道,你就说有没有可能。”

    李志伟再次苦笑,露了个拿你没办法的神情,然后低头陷入沉思。

    这事由不得他好好想想,因为这事实在有些敏感,一个不好,可能就会引来麻烦,要知道只有几个月就要换届了啊。

    肖扬自然知道这事影响很大,不过这样做的话,对他将来有很大的好处,否则的话,也不会有这个想法,见李志伟思考起来,也就安心的等待。

    足足二十分钟之后,他的茶都喝了一肚子,李志伟这才抬头轻声说到:“确实有可能!不过难度也不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