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找帮手
    周围好几公里都被划分为停火区,但一直以来这里的枪声都没停过,什么时候成为一个交火地带一点也不稀奇,对于贝达来说,只要离开这里,无论是去哪里都行。

    情况最差,也不会比这里更差吧?最起码不用每天提心吊胆会被子弹打中、会被从天而降的炸弹炸成碎片吧,更何况还有一份工作。

    所以,他马上很现实的点头接受了下来。

    “谢谢你,真的很感谢你,只要我的孩子和妻子安全,我可以不要薪水帮你们做事……感谢真主派遣你的使者来拯救我们……”

    真主什么的,肖扬向来不信,哪怕知道自己和真主没一毛钱的关系,他也不会排斥别人的信仰,随口应付了几句,就问起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等到贝达说出整个经过的时候,他和小伊万哑然无语,没想到他现在的处境,归根到底居然还是他们当初引起的。

    尴尬的同时,肖扬发现自己似乎领略到了佛教的所谓因果了。

    岔开话题,又问起他原来是干什么的,好给你安排一份工作,没想到贝达两夫妻的情况,让他们着实意外了一把狠的。

    “……在帝国理工大学的时候,我认识了我的妻子,后来我们一起回国……我供职于叙利亚摩托罗拉通讯公司、我妻子在一家计算机公司……到阿勒颇工作不到一年,大规模战事开始爆发,当时工作很重要,公司没能及时安排我们离开,我们只好和同事北上,准备通过边境去土耳其,之后就一直陷在那里了……”

    肖扬虽然没读大学,但帝国理工还是知道的,这可是英国能够排前几名的学校,曾出过很多专业类的名人,他没想到贝达和他妻子居然是帝国理工大学毕业的。

    “国外应该有更合适你们的工作,当初为什么选择回国内?”

    “这里是我们的国家,没有为什么。”

    国家大义什么的,肖扬没有体会,很识趣的岔开话题,详细问起两人的专业,得知一个是电子工程,另外一个是工商管理,马上就有了一种捡到宝的感觉。

    能够从这种学校毕业的,绝对是有一定才能的,之所以没做出什么成绩,无非就是条件不够,如果给他们一个合适的平台,说不定就能给你一个莫大的惊喜。

    不管是公司本身,还是信息中心和他们的训练中心,自动化的运用都比较高,软件方面有米麒麟和****安,没什么好担心的,但在硬件方面,他们一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听说贝达熟悉的正是硬件方面,肖扬第一个就想到把他放到这个位置。

    比起从外面找人,这家伙起码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只要再经过一番考验,就能用上了,比起在外面找人,这可是要省了不少功夫啊。

    心里是这么想,不过他并没有马上说出来。

    到达最近的俄罗斯军营,几人又换上了之前的步兵战车,然后回到阿勒颇。

    小伊万那边还有事,几人就在阿勒颇分开,不过这次猴子没有再跟着过去了,剩下阿迪斯和小伊万一起,而他则是和肖扬一起,返回库托斯。

    再次从伊拉克转道进入沙特,到达利雅得,得到消息的阿勒德直接派车过来说是找他有事。

    肖扬根本无从拒绝,只好让猴子带着贝达在机场旁的酒店先安顿下来,他坐上车子去见阿勒德。

    还是在郊区的那栋别墅,“找我有什么事,还让派车来堵我。”

    阿勒德上次从肖扬手上拿到那几件东西,回来之后就把其中两件捐献给了国家博物馆,然后又把其中一件送给了自己那个早已是“储君”的哥哥,沙特现在开始重视历史文化,而他那个储君哥哥最是喜欢这些古老的玩意,可想而知,他这一举动,不仅让老酋长狠狠的夸了一回之外,他的储君哥哥也表示出了比以往更亲切的态度,暗示他只要等自己坐上了那个宝座,他亲王的位置绝对是跑不了的。

    有了这样的结果,阿勒德自然是喜笑颜开,知道肖扬来到了沙特,自然想着找他好好的分享一下,毕竟这里面肖扬的功劳是最大的。

    听了前因后果,肖扬一脸的无语,“就是因为这个你就把我给拉过来了?”

    阿勒德笑声戛然而止,“功劳全部是你的,当然要和你分享啊。”

    “嗯……恭喜恭喜……”

    敷衍的态度,让阿勒德心中很是不爽,不过知道肖扬这家伙对不感兴趣的事就是这个鸟样,也懒得和他计较了,“对了,你这次又去干什么坏事了?”

    “什么坏事?”肖扬没好气的说道,自顾自的从柜子里面拿出阿勒德藏起来的酒给自己倒上一杯,“我看你这才是干坏事,身为王子,不禁酒、也不禁烟,什么时候你得罪我了,我就把你的这些给捅出去。”

    沙特是穆罕默德的出生地,所以整个国家是******教义执行得最为严厉的国家,禁烟、禁酒、禁娱乐,像阿勒德这种喝酒又抽烟的,绝对是坐牢的对象,在那些绝对的******眼里,这种人就是叛教者。

    肖扬说起这个,阿勒德就尴尬了,事实上喝酒抽烟什么的,在皇室和高阶层人员里面并不少见,但这玩意绝对是不能被人知道的,哪怕这里是自己的别墅,他都是把烟酒藏起来的,可想而知一旦被外人知道了,后果会有多严重。

    “到时候我打到库托斯去。”被他这么一岔开,阿勒德倒是忘记之前的问题了。

    他忘记了,不过肖扬却是没有忘记。

    ******国家里,沙特是提倡********的国家,而土耳其眼下则是世俗化统治阶级,两国在这点上,可谓是生死对头,现在土耳其日渐在中东国家里扩大他们的影响,自然不是沙特愿意看到的,更别说土耳其还和他们的世仇以色列是盟友。

    是不是可以利用沙特的力量来促进土耳其的政变呢?

    一旦土耳其军方政变成功,那代表他们的会和埃及处于同一层次,沙特能够和埃及交好,是否就代表也能够接受土耳其?

    “你觉得如果有一天土耳其也和埃及一样,由军方来当政,你觉得怎么样?”

    阿勒德一愣,随即若有所思的说到:“你不是因为人家拒绝你的船通过,你就想推翻他们的政府吧?”

    两人虽然关系好,但这时候他可不会承认自己在谋划此事,面对阿勒德的问题,他只是笑笑不语。

    见到他这个样子,阿勒德也没有想他会回答自己的问题,稍稍沉默了一下,说到:“如果真和埃及一样,我们肯定是愿意看到的。你应该清楚,我们这些国家,一旦公民收到他们那种思想的影响,对皇室来说是很大的冲击,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是绝对的威胁。”

    肖扬有些明了为什么外界会流传沙特和is有关系了,两者之间的想法是绝对的相近,这实在太容易联想到了。

    不过他可不想和阿勒德聊起这个敏感的话题,中东地区的宗教问题,完全就是一个剪不开的问题,也不是能分辨出谁对谁错,不置可否,转开话题,聊了一会儿也门那边的事,他就提出要离开了。

    阿勒德的心思,其实早被肖扬那个话题给吸引住了,因为他很清楚,肖扬绝对不是那种无缘无故提出话题的人,他这么说了,那就很有可能代表他在谋划这个事情,他虽然不怎么关心政治,只想赚他的钱,但是在大是大非上面,还是很清醒的。

    正如他说的,土耳其的世俗化统治阶级这个观念,对他们********来说是最大的威胁,两国因此明争暗斗不知道多久了,如果能够推翻土耳其现在的政府,成为和埃及一样由军方来掌权,这是他们非常乐意看到的,不过肖扬不再说这个话题,让他的心里实在是痒得不行。

    见到肖扬离开,他干脆提出送他去机场,想的就是能不能再从他口中得到一点消息。

    可惜的是,一起上车,一路上都和他说着也门的事,让他完全没有机会开口,直到机场肖扬要下车了,他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肖,你之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从他说送自己开始,肖扬就知道了他的意思,所以一路上才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没想到到最后,还是让他说了出来。

    这个时候该怎么回答?

    他确实是有和两国牵线的想法,所以才问起阿勒德在这方面的看法,但是这个时候,他根本不知道土耳其那边的想法,让他怎么说?要是土耳其那边根本不愿意和沙特合作呢?

    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在阿勒德面前承认此事,“没什么意思,就是怎么一个念头而已,如果有行动的那一天,我一定找你。”

    阿勒德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反而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不过他也没再多说什么了,只是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如果有必要,肖扬肯定会找自己的。

    没有找自己的话,那就是肯定沙特不适合参合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