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民主那个毛线
    对肖扬来说,这只是小事而已,重要的是考虑小舅子是否能够接受事实: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能够看得出自己这小舅子有些一根筋,他可是安东尼家族未来的掌门人,肖扬可不敢让他因此大受打击而受到什么影响,要知道,这西方人一根筋起来,比东方人的执着更可怕。

    和切尔西商量着此事完了,把丹尼尔带到非洲去玩玩,他没有马上行动,而是等待着一个好的机会。

    波尔多地区唯一的风景大概就是酒庄和葡萄园了,一连两天小雨,众人只能缩在城堡里面,好在几百年的城堡本身足够让人安神静心,加上有切尔西的得意之作敞开了供应,肖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第三天,天气终于放晴,切尔西带着几人参观了他的葡萄园和建于河岸边的酿酒厂,肖扬去年来的时候就参观过了,没多少新鲜感,但黄丽琴却是第一次来,一路过来对一切都有莫大的兴趣。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高档红酒卖得这么贵了,不说酿造技术,就这这环节也足够卖出高价了啊。”

    “这还不算繁琐的。”丹尔尼这时表现出了他的绅士风度,和黄丽琴解释着,“全手工酿造的酒才算繁琐,葡萄必须一粒粒亲手选……一切工序都手工来完成,不用任何的机器,那才叫体现价值。”

    受北大西洋季风的影响,这个季节的波尔多并不太冷,温度有十几度,不过对于风景什么的就真没什么好看的了,葡萄园到处一片枯黄,酿酒也进入闲事,在城堡呆了四天,一行人终于出了门,开车去了波尔多市区。

    一般人提到波尔多,只知道这里是红酒的城市,但他们并不知道其实波尔多的通讯业和工业都是相当的发达,切尔西夫妇陪着黄丽琴到处逛着,肖扬却偷偷怂恿着小舅子丹尼尔去看看他那在波尔多工作的女朋友。

    “我们就这样过去,不用通知她,给她一个惊喜。”

    找了个切尔西心知肚明的借口,肖扬和丹尼尔离开队伍,驾着车直奔那个叫安娜工作的地方,路上丹尔尼要打电话通知,却被肖扬阻止了。

    然后……没有然后了。

    一个小时之后,一脸兴奋而去的丹尼尔一脸悲伤的回来了,那倒霉的样子,让不知内情的几人还以为他遭到了打劫。

    事情发生,肖扬倒是发现了这家伙并没有想想中的那么脆弱,所以很没节操的把他女朋友正和别人玩在一起的丑事说了出来,之后很成功的把仇恨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对于东方人来说,法国并不是多么包容的国家,种族歧视……傲慢……随处可见,黄丽琴在波尔多逛了一圈,就对这个国家的城市失去了兴趣。

    于是,肖扬二话没说,准备离开,当然也没忘记带着小舅子丹尼尔去见见这个世界。

    丹尼尔在切尔西的压迫下,也有了向技术宅发展的趋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已经有一年多没离开过波尔多了,见到切尔西同意他跟肖扬去玩一个月,因为女朋友的那点悲伤瞬间不见了。

    一个多星期后,回到库托斯,谈判已经接近了尾声,一方是兄弟,一方是岳父,肖扬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没有过问一下,不是陪着黄丽琴到处逛逛,就是叫上几个人陪着小舅子出海钓鱼。

    不过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上几天,汉密斯就来了电话,说希望他去一趟美国:共和党此次大选的人选已经确定了,让他去见见。

    美国大选的事,对他们来说很重要,肖扬马上和阿曼说了一声,带着小伊万和相处几天下来、已经有臭味相投趋势的丹尼尔去了华府。

    丹尼尔这两天和小伊万的关系升温奇快,仿佛如多年不见的朋友一般,虽然小伊万这家伙在女人这方面有些不着调,但其它事情上面还是有分寸的,到达华府,让他领着丹尼尔去玩他们的,肖扬一个人去见了汉密斯。

    在关系没有破裂之前,他们是美国政府的秘密合作人,不但不会对他们不利,相反他们出现在美国时还需保护好他们,所以在安全方面倒是不需要太担心。

    在波托马克河上的一艘游艇上,肖扬见到了共和党总统获选人。

    由于候选人名单尚未对外公布,他这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候选人,不出意外,白色人种,看样子年纪并不是很大,绝对不到六十,不过不知道是商人还是什么身份,他印象中从未见过。

    “肖,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巴雷姆·格林,耶鲁大学法学导师,康涅狄格州州议员……”

    “巴雷姆,这是肖,我们的好朋友。”

    康尼狄格州议员?肖扬心中微动,和他握了握手,“格林议员,很高兴认识你。”

    “肖先生,同样很高兴认识你,朋友们都叫我巴雷姆,你也可以这样称呼我。”

    游艇开动,几人一直坐在船舱当中,并没有出现在甲板上,这位格林先生虽然是法学导师,但在经济、政治方面的见解都相当的不错,也许是想让肖扬知道他的付出不会白费,主动说起了柯尔特的一些事情来。

    肖扬当然不会让自己钱用在狗身上,明知道共和党不会浪费他们自己的财力和物力,他也不得不为自己的那些富兰克林负责,在倾听的同时偶尔提出几个自己的问题,来验证一下这家伙的能力。

    经济方面不说,但在法学方面,他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有料的:就柯尔特法律方面的一些问题没谈多久,这家伙看似无意的一句话,就搞定了柯尔特在面临特殊情况之下的一个问题。

    想起这个问题和这家伙的解决办法,肖扬不禁在想,这学法律的人,是不是为了更好的犯罪或者钻法律的漏洞?

    船舱内三个人,大多数都是他们两个在说,作为陪客的汉密斯很少插话,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游艇在另外一个地方靠岸。

    “肖,希望我们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长远。”分开之时,格林和肖扬握了握手,笑着说道。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足够肖扬初步认识一个人了,这次的谈话虽然说不上对这个巴雷姆有特别好的印象,但也不差,面对他这不是承诺的承诺,笑了笑说到:“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巴雷姆离开,肖扬坐上汉密斯的车,直接去了他家里。

    “民主党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对于共和党的候选人,肖扬不好作什么评价,因为共和党既然把他推出来了,那肯定是经过了考虑的,就算中间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也不太可能因为他的两千万而告诉他,相比这个他更关心民主党的候选人,因为共和党这边他没有太多说话的权利,可民主党那边就不一样了。

    总统候选人,只有两个,只要他保证一个当选不了,那不就可以了?

    这个世界上,是人就会有错误,更别说要当政客的人,共和党这边的人他无法左右,但只要把民主党的候选人给“干掉”,那就达到了他的目的。

    “已经知道那边候选人的消息了。”汉密斯轻笑了一声,“这就是我叫你去家里的原因,详细的资料都放在家里了。”

    “那这次我可没带礼物过来。”

    “中国有句话叫君子之交淡如水,我想我们之间就是这样。”

    “……”

    这次汉密斯任职华府,家人是跟着他一起来了的,不过肖扬到达,妻女都不在,直接上楼进入书房,汉密斯从保险柜里面拿出一个档案袋给他。

    坐在椅子上,肖扬马上把档案袋打开,党派之争,是资本主义国家永久不息的一件事,特别是到了大选的时候,双方各种手段丛出不穷,为的就是打击对方,让自己一方成就大位,还没翻开里面的文件,他就能够想象到汉密斯他们是用了不少的手段才把这样一份资料这么快弄到手。

    “咦,这家伙好像在哪里见过!”打开第一页,肖扬看着那张照片就觉得有些面熟,但一看名字,却不认识。

    “见过?”汉密斯停下手上切雪茄的动作,想了想,“记得你那次在国会授予勋章的那次?应该是那时候见过的,这家伙是国会议员,当时在现场的。”

    美国国会有众议院和参议院,议员一共有五百多个名额,在美国国内,这些人都是名人,但对于肖扬这种伪美国人来说,基本上都是看着脸熟,真正认识的很少,没认出这家伙一点也不奇怪。

    想想貌似确实是在那时候见过,就没再多说,继续看了下去。

    五分钟后,他合拢文件,“这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汉密斯点头,神色颇为郑重,“没错,这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准备“烟人”的想法,肖扬不会说出来,用手机把文件拍了下来,然后还给汉密斯,问出了一个早就想问的问题:“按照程序,总统候选人这个时候应该还没选出来?”

    汉密斯看了肖扬一阵,神秘的对他笑了笑,没有言语。

    得……看到这个样子,肖扬就知道答案了。

    民主,民主个毛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