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王子的友谊
    阿普杜拉所掌控的财团,旗下有投行以及数个公司在亚齐地区有投资,而且数额不小,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里,如果一旦做出了错误的改变,这对他们公司业务肯定是一种打击。

    不过阿普杜拉另有原因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他非常看好肖扬他们这些人,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加深双方的友谊。

    别奇怪,这个社会,欠别人人情,或者让别人欠你人情,都是一个不简单的技术活,阿布扎比财团在亚齐的投资不小是不错,但相对他们在世界各国的布局,这里只是不起眼的一处而已,别说有所损失,哪怕就是全军覆没了,只怕也不会对整个财团有太大的影响,也不会对阿普杜拉的位置带来麻烦。

    现在他之所以如此郑重的请求肖扬和阿曼的帮忙,无非就是想欠两人的人情罢了,至于财团问题,那只是顺带而已。

    肖扬两人可没想到他会打算如此之深,只当他们在亚齐的投资真的特别重要,当阿普杜拉说出想要知道的一些事情之后,肖扬很快就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他,那些不知道的,也答应会打听一下。

    在阿普杜拉的再次感谢声中,肖扬和阿曼让人抬着打了麻醉剂的马里上了飞机,飞行途中,肖扬突然想起既然阿普杜拉他们在亚齐有投资,阿勒德那家伙也可能如此,于是试着打了个电话过去。

    “亚齐?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事情来了?我在那里没投资。”结果让肖扬有些意外,阿勒德在那里是一点投资也没,这家伙自从和肖扬他们打交道起,原本并不是很关注的时事现在变得很关注起来,听到肖扬突然问起这个事情,他就联想到了一个事情,“亚齐的事和你们有关?嘿嘿……你小子现在越来越大手笔了?都玩到中南亚去了。”

    两人认识这么久,关系和阿普杜拉之间自然不一样,面对他的揶揄,肖扬干笑了两声,稍微解释了一下双方合作的前因后果,末了,又说到:“亚齐经过此番波动,经济布局肯定会有变动,如果你有意思的话,我可以帮你问一下。”

    亚齐有大量的石油、天然气、金银矿、橡胶、木材等自然资源,而又因为坐拥马六甲海峡的原因,航海业也是非常的繁荣,如果趁着此次的经济变动插手进来,相比是有不错的回报的,阿勒德听了肖扬的话,稍微考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算了,你也知道,那些都不是我的主产业,而且我对东南亚一直都没多少兴趣。”

    肖扬倒是有些佩服这家伙的“专情”,不过想想,也正是他这种专注,大概才有今天的成就,于是不再多说:“行了,当我没说就行。”

    阿勒德笑了笑,虽然他拒绝了,但并不是不知道肖扬的好意,“得,不管怎么说,还得多谢你能想起我,尽管咱们的关系已经不需要说这种话了。”

    对他的自恋,肖扬是毫不客气,“你以为我会没事想到你,要不是阿普杜拉那家伙说起亚齐的事,我才不会想到你呢,我分分钟钟业务那么忙,怎么可能会想起你这种小人物……”

    阿勒德只当他是被自己拒绝而恼羞成怒,倒是好奇阿普杜拉说了什么,顺口就问了起来。

    肖扬也有心从阿勒德这里证实一下阿普杜拉的目的,于是就把之前谈话的事说了出来。

    阿勒德不同于肖扬,他听完之后,就意识到了阿普杜拉这样做的主要原因,不过他并没有认为只要做有什么不对,要不是他和肖扬的关系不一般,他也会如此。

    因为肖扬和他的团队陆续表现出的能耐,完全值得他们这样做。

    微微考虑了一下,他还是点出了阿普杜拉的本意,他和双方的关系都很铁,虽然尽量不会插手肖扬和阿普杜拉之间的关系,但他总是希望他们三方能够成为一个严密的铁三角,他很清楚表明上看似肖扬和阿普杜拉之间的关系,和他是一样的,但实际上并不是如此,那种亲密中,带着一丝戒备,或者应该说隔阂的东西,和自己完全不一样。

    要不是他点出,肖扬绝对在短时间内是根本想不到这个的,听了之后,他有些哭笑不得,什么时候这老外也把欠人情这玩意玩出学问来了?

    这是阿勒德第一次正面说起这个事情来,他也就不忌讳把他们的想法说了出来:“你应该知道,我们对友谊的定义与一般人不同,我们和你的交情,那是经过了血与火的考验,可阿普杜拉不一样,我们和他之间,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证明这份友谊……”

    阿勒德很高兴肖扬的坦诚,在他看来,肖扬他们只要没有歧视,阿普杜拉终究有一日能赢得他们的友谊,“能听到这样的话,我很开心,这一点,我对阿普杜拉很有信心,希望这次的事不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不会。”肖扬对阿普杜拉的此举并不反感,再怎么说,一个王子能够“低声下气”的来迎合他们,这种感觉完全能让他们忽略稍被算计的不快,更何况,这根本算不上算计。

    接下来两人又说到埃及,阿勒德在埃及有很大的投资,在埃及军方发生政变这件事情上,一定程度上有他的努力,这段时间来,肖扬很忙,一直没怎么和他聊过这个话题,说起此事来,他倒是想问一些事情。

    有些话题太过敏感,不适合在电话里面说,想了想,他问阿勒德:“最近有时间没有?”

    “怎么?近段时间就是埃及那边的事忙一点,现在也差不多处理完了。”阿勒德比肖扬更懂得享受生活,工作方面,他懂得、也喜欢放权,现在的这个时候,他就在他其中一栋别墅的游泳池里面手拿着电话和肖扬通话。

    “聚一下?不过我这阵子不能离开库托斯,只能你过来。”肖扬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如果阿普杜拉有时间的话,可以叫他一起过来。先声明,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聊聊……”

    阿勒德能够肯定,肖扬的聊聊绝对不是单纯的说说话,想想自己也没什么特别需要亲手处理的事,马上就答应了下来,去哪里玩也是玩,虽然库托斯的硬件条件差一点,但有肖扬在啊。

    “好,没问题。阿普杜拉那边我要问一下他,不确定他有没有时间。”

    “行,晚点给我消息就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