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伤心处
    柯尔特在王占岗的管理下,根本不需要肖扬操什么心思,再近几个月里,一直在完成沙特那一单,此时已近尾声。

    “预计九月底,这单就会全部完成,你让业务部停止运营,所以根本没接什么订单,到那时候就得停产了。”

    “三军轻武器项目”结果揭晓的日期在十二月,肖扬知道一旦中标,那时候工厂将要满负荷运行,根本没什么能力再接其他任务,所以一直以来没让业务部再到外面去找单。

    相比他的信心满满,王占岗就有些不足了,他担心一旦不能中标,那么工厂只能歇业,有些事情,肖扬不能和他说,想了想说到:“这单完成,就开始生产m16。对了,我们可不可以不标记枪号?”

    王占岗马上摇头,“想都别想,你肯定是想用索马里那边公司的名义销售吧?到时候根本出不了关不说,税务局也绝对会找上门来,你应该知道,美国的税务局可不好惹。”

    “哦,那就按正规的来。”美国的税务局,有人称这是比cia还牛逼的一个部门,可见他们的厉害,为了小小的方便,肖扬可不想让他们找上门来。“到时候大不了多转手几次。”

    “好的,那边项目有没有什么消息?”

    ……

    在柯尔特的第三天,美国政府正式提出会在两天之后把那人移交给中国方面的人,肖扬到此无心再在哈特福德多呆,连忙赶回了国内。

    回到国内,他并没有回胡志云那里,而是住进了李志伟的那个会所。

    倒不是因为不想见某人,而是有些事情需要做。

    李志伟是消息灵通之辈,这阵子上面的局势变化,一切尽在他眼,胡老爷子隐忍之事,他也猜出了个七七八八。

    “以前我还觉得奇怪,你家那位老爷子未免有些令人失望,没想到事情的根子居然在你父亲身上,十几年啊,他老人家还真能低调的。”

    肖扬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有必要这样?”

    李志伟见他看穿了自己的试探,哈哈大笑起来,坦言道:“我这不是好奇吗,你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这话确实是大实话,其中奥妙,他家老大是很清楚的,不过事情牵涉太广,所以并没有告诉他,知道一些消息的他,心里一直痒痒的,这下碰到肖扬这个知情人,他自然要问个清楚。

    看着他丝毫没有外界人眼中的稳重,肖扬摇了摇头,心里正纠结,却不好拒绝,只好不爽的把一些事情告诉了他。

    以老爷子的级别,还隐忍十几年,其中的内情足够任何一个人都惊叹,听完之后,李志伟同样如此。

    “没想到最终内情居然是这样,你家老爷子也不简单啊,这些年可没有露出一点风声,外人只当他心灰意冷”说到这里,他有些惋惜,“没想到那人也会是凶手,他应该是最高级别的了吧?”

    肖扬想了想,这件事情,终究有一天他还是会知道的,摇了摇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当年他只是一个上校,做了那么大的事的。”

    啊……李志伟大惊,“你的意思是说还有更高级别的人?”

    肖扬点点头,“没错。”

    李志伟得到确定,沉默了一阵,才说到:“难怪你之前让我留意……”转身从放在旁边的包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肖扬,“这些是这段时间的记录,你回去看一看,说不定能从中找到点线索……嗯,你现在知道是谁?”

    “有嫌疑人,但不确定。”肖扬用手指蘸着茶水,在桌子上写出了一个名字。

    “你没弄错吧?”李志伟大惊,瞪大了眼睛问道。

    对他这个表情,肖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个名字实在太“响亮”了,当初他听说,不也是如此?

    “而且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接着,他又把美国人可能和此事有关的消息告诉了李志伟。

    李志伟马上就想到这其中的种种厉害关系,同时也意识到这次明明是肖扬去美国交涉,但最后却是政府出面,只怕是有打算的,“你是想通过这件事看能不能让这人露出马脚?”

    肖扬点点头,“没错。”

    李志伟沉凝了一下,“和美国人有关这件事有多少人知道?你这次去美国,应该有什么动作吧?”

    “我就和我叔说过。美国那边根本无从查起,不过据我判断,应该不是美国政府的主意,可能和某个组织有关。”关于九头蛇的事,肖扬没有说出来,因为李志伟知道这事并不一定是好事。

    “这件事我必须跟我家那位说一下。”

    “这个没问题,我估摸着我叔他们应该会上报的。”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那人正式被带回国内,这种事情对于国家来说,实在有损颜面,所以普通民众对此事并不知道,却在高层范围内,引起了足够的反响。

    肖扬一连几天都没有出门,只是安静的等着失态的发展,直到五天之后,胡志云打来电话,他这才离开会所,回了家里。

    “情况怎么样?”一见到胡志云,他就迫不及待的问到。

    “人在总政,暂时没什么异常。”

    肖扬有些失望,虽然当初准备这样做的时候,就没抱太多的希望,但事实放在眼前,他难免还是有些不爽。

    聊了一阵,胡志云问肖扬什么时候去大院。

    肖扬知道这件事是推脱不了的,只好点点头,“随时都有时间,你安排吧。”

    胡志云大喜,“行,宜早不宜迟,我看就明天吧。”

    ……

    第二天一早,胡志云就拉着肖扬出了家门。

    肖扬当年去过一次大院,车子开动不久,他就发现方向不对,“我们不去大院?”

    “去龙叔那里,你爷爷这些天都住那里了。”

    想想也是,龙老爷子为了追查父亲的事,和老爷子有十几年没见了,现在在一起叙叙旧正常不过了。

    一个来小时之后,到达小区门口,肖扬就发现周围出现了不少人,虽然一个个都掩饰得很好,但还是逃不过他的眼光,心里感叹,这大人物还真没什么自由,一个普通的串门,也弄得劳师动众的。

    在小区门口检查一遍之后,一直到进别墅院子,再也没有人来检查,在院子里停好车,龙德军就出来了,看到肖扬,笑着说到:“你小子不错啊,我还以为最少得一两个月才有消息呢。”

    肖扬知道他指的是美国那件事,同样笑着回答:“我可是就差没签卖身契了。”

    “哈哈……”龙德军和胡志云都知道他是瞎说,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两位老爷子呢?”笑过之后,胡志云问龙德军。

    龙德军指了指屋内,“在里面等着呢。”说着,领着两人往里面走去。

    离门近一分,肖扬只觉得心跳就加速一分,脑袋里面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进里面的。

    “……怎么?你还有怨气?”客厅内,龙老爷子看着没有动静的肖扬,不怎么高兴了,在他眼里,老首长为了儿子和孙子,可是付出了太多。

    听到老人严厉的语气,肖扬才惊醒过来,甩了甩头,苦笑着对龙老爷子说到:“龙爷爷,说实话,我脑袋里面现在还有些懵。”

    龙老爷子愣了一下,脸上的不快消失,叹息了一声,看了看旁边的胡老爷子,说到:“当年老首长原本还可更进一步的,为了你们爷俩的事,老首长放弃了那个机会,就此退了下来,之后的这十几年里,一直为你们的事操心着,还不能对别人说,哪怕是自己的儿子……”

    在龙老爷子低沉的语气当中,肖扬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老人,好些年在电视上都未曾见到,老人确实老了,一头白发,脸颊消瘦,眼神中带着些许期盼在看着自己,完全没有了当年那种威风凛凛,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想到他只能把事情放在心里,不能和任何一个亲人来诉说,肖扬眼睛渐渐湿润了起来。

    他心中一直的隔阂就是母亲的去世,可这是命运,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想必那时候对老人来说,子、媳双双过去,白发人送烟发人,心里同样的悲伤和心痛吧。

    “爷爷……”近十年后,肖扬第一次放声大哭了起来,跪倒在了老人的面前。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放在心中十几年的心结,一朝逝去,他没有放松,相反只是感受到了彷徨和委屈。

    “嗯……嗯……”一声爷爷,无异于天籁,胡老爷子老泪纵横,连忙起身扶他起身,“好孩子,爷爷对不起你们娘俩,没照顾好你们啊……”

    ……

    “好了,这是高兴的事,有什么好哭的。”老爷子年纪大了,胡志云不敢让他情绪波动太久,悄悄的抹了一下眼睛,拉了拉肖扬。

    看了一下几人,肖扬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睛,对龙家父子鞠了一个躬,“多谢龙爷爷和龙叔这些年的帮助。”

    龙家两父子连忙摇了摇手,龙德军说到:“都是自己人,就不用客气了,更何况你之前就已经谢过了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