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最终黑手
    来到客厅坐下,胡志云就指着老人说到:“这是你龙叔的父亲,龙爷爷,这十几年一直负责调查你父亲的事。”

    无论心里有多压抑,老人十几年为此事奔波,这一条就足够肖扬敬重的,他站了起来,对老人鞠了一躬,“龙爷爷好,多谢您这些人为我父亲的事而奔波。”

    一直神情严肃的老人直到这时候才露出一点笑容,“当年你父亲待我如亲叔叔,我自该为他的事出一点力,只可恨当年没能再小心一点,让他糟了毒手。”

    肖扬心中一凛,当年?什么意思?难道父亲当年之事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没错,你父亲当年调查的事,老首长和我都是知道的。”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老人很快又说到,“只是因为当年的通讯没现在这么方便,你父亲查到了重要的线索而无法和我联系,导致他被派到伊拉克执行任务才糟了毒手……”

    “直到你父亲的噩耗传来,我和老首长才意识到事情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重,为了保证所有人的安全,老首长在悲伤之余,只能表现出对你的不闻不问,希望你能够置身事外……”

    “我知道你心中是怎么想的,无论如何,你都不该怨恨老首长。当年你母亲生病,老首长第一时间派我安排了军中最有名的医生过去,你知道你母亲是什么病吗?”

    肖扬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多年的怨恨到头来全是错的,心里滋味万千,不过对于老人的问题,他也想得到答案,当年他还小,每次问母亲,母亲总是笑笑不语,所以一直到死,他都根本不知道母亲到底得了什么病。

    “你在学校的最后一期,为什么会换到寄宿制学校?因为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住在离你们不远的一条街道,在你不放假的时候,安排医生给你母亲治病,可惜老天爷没眼,你母亲患的是肺癌,当时我们想尽了办法都不能挽救你母亲的生命……”

    “病情到了最后已经瞒不住你母亲了,所以你母亲要求亲自带着你去京城看一看,这才有了你们两母子的京城之行,只是没想到二子他们会做出那些事情来,当时老首长本来想出面的,但为了你的安全,正好就借那次的事情,和你们撇清关系……”

    “你母亲过世之后,我托你们的邻居办理好丧事,本来想找人安排你继续读书的,却没想到你离开了家,我跟在你身后整整两个月,发现你看到警察和军人就眼睛发亮,所以安排了一次对你的考验……”

    “还记得那次你在星城碰到的那位老人?他问你是读书好,还是当兵好。”

    “得到你的答案,我本来考虑安排你到军队去的,但老首长觉得这并不稳妥,这次引导你偷渡非洲,不然的话,凭你那时候的年纪,怎么可能那么顺利的到达非洲?”

    龙老说到这里就停下了,看向了自己的儿子,龙叔知道这个时候是他该说话的时候了,于是对肖扬说到:“你父亲最初进入部队的时候,和我是一个班,不过后来他进了情报部门,而我进了特殊部队,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关系跟你和你的那些兄弟是一样的,你父亲出意外的消息传来,我就退役和我父亲一起跟在你的身边保护你。”

    “当时我跟着你去了非洲,我父亲留下来继续追查你父亲的事,一直到近三年之后,该学的东西你都学到了,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我这才回国帮助我父亲。你别怪我们当年心狠,让你吃了不少的苦,这些对你来说只有好处……”

    知道当年的所有事情,肖扬突然冒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就仿佛整个人新生了一般。

    “过去的就是过去了,不用多想。”

    听着旁边胡志云的安慰,他只能在心里苦笑。

    这些事情,不是不想去想,就不会想的啊。

    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点了点头。

    不管结局是好是坏,这事情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是马上就能够接手得了的,看到他的样子,胡志云就知道不是说其他东西的时候,于是干脆和龙家父子告辞。

    肖扬恍恍惚惚,回到家里,连对胡芸芸的问话都罔若未闻就回了房间。

    “老弟怎么了?”胡芸芸从没见过肖扬这个样子,焦急的问自己的父亲。

    胡志云看了看旁边同样疑惑的杨柳,拉着两人来到客厅,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我大伯是被人害死的?我弟当年是因为爷爷要保护他?这……这怎么像是在听小说?”听完之后,胡芸芸张大了嘴巴说道,这对她来说,实在太难以接受了。

    杨柳的见识不一样,同样意外,但却没到无法接受的地步,很快问出了重点:“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是不是有个结果了?”

    胡志云苦笑,如果没有肖扬被追杀的事,有些事情估计还不会曝光,但现在既然如此了,有一个结果那是肯定的,不过到底会怎么样,他心里也没个底。

    “结果肯定会有的。”有些事情,哪怕是妻子面前,也是不好说的,所以他只能含糊其辞的回答。

    面对事实,胡芸芸无论有多惊讶,最终也只能接受,意识到肖扬应该只是心情复杂,打消了要出门的念头,然后和胡志云两夫妻说了一声,就“咚咚咚”的上楼安慰肖扬去了。

    本来胡志云想要阻止他的,但杨柳拉住了他,“让他去吧,扬子也不是小孩子,估计也就是心情复杂而已,让他们年轻人说说话也好。”

    有胡芸芸的开解,肖扬在晚饭的时候就恢复了之前的精神奕奕,不用胡志云说,他就主动提起再拜访龙家父子,有些事,他可是还没问清楚啊。

    胡志云看着他这么快就能恢复过来,自无不许,“反正你也认识,明天自己去就是了。”说着,还担心他记不起今天的地址,又告诉了他一遍。

    龙家父子所说的,肖扬并无怀疑,之所以还有想问的,完全是想知道他们在父亲的事情上面,到底查到了多少。

    第二天一早,婉拒了要陪他一起的胡芸芸,肖扬一个人来到了龙家。

    再次上门,他买了几盒好茶叶给龙老,然后买了几箱子酒给龙叔。

    龙老从十几岁开始就跟在胡老爷子身边,见识过的事实在太多太多,见到肖扬这么快就能调整过来,赞赏的对他点了点头,“行了,没事就好,有事和你龙叔去说,我自己喝茶去。”

    说完,也不管两人,转身离开。

    龙德军是个好酒之人,看到肖扬搬来的酒,也不管这才是上午,转身从厨房拿出几个凉菜,拉着肖扬来到院子里的石桌,就那么喝了起来。

    当年的他,只要没有任务,也是如此,肖扬会心一笑,也不推辞,坐了下来,两人就慢慢的喝上了。

    “你小子是不是来打听你父亲的事?”无声的对饮一杯之后,龙德军主动挑明了话题。

    京城的这个时候,已经有些许凉意,酒从喉咙滚下,感觉全身暖暖的,肖扬仿佛好久不曾有这样放松了,听到龙德军的话,愣了一下,才点点头。

    “嗯,我想知道龙叔你们查到的结果。”

    说起正事,龙德军严肃了起来,放下手中的酒杯,“这个人比我们想象中的更聪明,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丝毫的证据指向他,不过他之下的所有人,都已经有了证据。”

    “谁?”肖扬没想到他们已经查到这一步了,马上问到。

    龙德军没有说话,手指在酒杯中点了一下,然后在桌子上写出了一个名字,“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他,但是我们却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所有这次你要有心理准备。”

    肖扬心中大震,心中马上浮现这个人的履历,二十年前,其位置确实能做到这些事情,可以他的身份,为什么要做出这些事情来?

    “觉得奇怪?”看到他脸上的不解,龙德军说道,“我们也奇怪,以他的身份,根本没必要做出这种事情来,可是所有的线索又指向他,这也是我们不解的地方。”

    人肯定是要死的,肖扬在心里给这个人下了判决,不过他也知道想要这个人死,如果没有证据,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明白了龙德军说的要有心里准备是什么意思,但他绝对不会放弃。

    “我爸那条线索有用吗?”他心中一动,马上问道。

    龙德军点点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无论于公还是于私,这件事情无论遇到什么苦难,都会追查下去的,你爸留下的那条线索,现在已经在查了,根据这些天的调查情况来看,这给我们提供了一条新的调查渠道,很有希望查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的。”

    “那就好。”肖扬马上放下心来,“那这次准备查到什么地步?”

    “除他以外,全部给端了,这是你爷爷的意见。”龙德军杀气腾腾的说道。

    这件事他接手也快近十年了,没查到一个人或者一件事,心中的愤怒就多一分,为了等这一天,他已经等得太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