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怨恨难消
    肖扬所见的是,无论是对自己两父子,还是胡志云,老家伙都一直采取“没反应”的态度,今天来这么一出,还真是让他费解,他清楚自己无论多厉害,玩手段方面,在老家伙面前,不过是新丁而已,想不明白,也就懒得多去猜测。

    “这个事也帮我注意一下。”

    “行。”李志伟明白肖扬确实对此事不知情,压下心中的疑惑,应了下来。

    回到库托斯,肖扬领着冯国峰第一时间来到米麒麟的工作室,从网络上把之前传上去的东西下载了下来。

    虽然还有两页没有翻译完成,但前面的结果足够能够看出点什么来。

    肖扬没有避开米麒麟,直接把文件在大屏幕上面打开。

    ……

    “这,这是开玩笑的吧?”翻译用了近十小时,但看完只用了十分钟不到,当看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米麒麟大惊失色。

    不仅是他,肖扬和冯国峰同样如此,一脸的不可置信。

    资料虽然不齐,但光凭这些,就足够他们震惊了。

    “破解剩下的两张。”肖扬和冯国峰对视了一眼,齐齐说到。

    秘密总是保留在最后,看着前面已经破解的记录,一件事情出现在几人眼前,但最重要的部分却没有,要想知道结果,只能是看最后的记录了。

    冯国峰在电脑面前坐了下来,熟悉的下载了几个文件,不再理会肖扬,专心专意的开始破解。

    肖扬心里有些不安,米麒麟同样如此,他把肖扬拉到一边,悄声问到:“这真是你父亲的亲笔记录?”

    肖扬看了他一眼,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我能肯定,这绝对是。”

    “嘶……”米麒麟脚下一软,“这……这太******疯狂了,现在你打死我都不敢回国内了。”

    肖扬刚刚也狠狠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意识到事情并没有他们所想的那么可怕,因为事情并没有发生,这就证明这中间肯定出了什么问题,要不然的话,中国就不是现在的中国了。

    白了他一眼,“你没脑袋了,要是你想的那样,事情早就发生了,现在既然没发生,那就说明中间出了问题。”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米麒麟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马上有了精神,“你说是不是你爸拿走了什么东西,所以才导致……”

    肖扬把所有的线索拼凑起来,在脑海中演绎了一遍,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不过却没有说出口,指了指冯国峰那里,“看看后面有没有记录吧。”

    这时候的等待,绝对是一种煎熬,想到那玩意现在依旧可能还存在,他心里有些发慌,拿出手机来又放进口袋,如此反复几次,他终于拨通了胡志云的电话。

    可意外的是,以往总是只要响两声就被接起的电话一接通就被挂掉。

    心中意识到什么,却不认为比自己要说的事情更重要,他再一次拨了过去,在第三次之后,胡志云终于接了。

    “我在大院。”果然,电话一接通,胡志云就压着声音说到。

    有所感应,所以根本没有意外,无心去管老家伙这是什么意思,肖扬直接说到:“别管大院不大院的了,我问你,南海底下是不是有工事?”

    胡志云有些发愣,抬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面前的父亲,然后起身走到一边,严肃的问到:“南海?大内那边的南海?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先回答我。”肖扬心里焦躁,完全没心思回答胡志云的问题。

    见他这个模样,胡志云意识到只怕是有了不得的大事,要不然的话肖扬在他面前绝对不会如此,于是马上说到:“我的权限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些。”

    “你不知道?”肖扬顿了一下,“问老头,他肯定知道。”

    胡志云转头看了父亲一眼,却看到他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仿佛根本没注意自己,心里却莫名有些心跳加急,压低声音说到:“你应该知道,不给我一个理由,我怎么去问?”

    虽然没和自己这名义上的爷爷见过面,但肖扬深知胡志云说的是真的,想了想,说到:“他在?你打开免提。”

    “好。”不管是现在的事,还是心中一直所想,胡志云根本没有考虑,快步走回桌前,把电话开启免提,然后放在桌上,“你说吧。”

    哪怕从没想过要叫一个小时候能在课本上出现的人物当爷爷,但真正到了面对的这一刻,肖扬心里还是有些发慌,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刚刚看了翻译过来的那一部分,我爸记录着南海下面应该有一个工事,里面有一颗大吨位的核弹,当年有人想要引爆……”

    “什么?”胡志云这时候丝毫没有再顾忌面前的父亲,一把抓起了手机,一声大叫,却没注意到对面的父亲眼中的精光一闪,“你确定翻译得没错?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肖扬没有说话,用沉默代表了他的回答。

    胡志云知道了他的意思,马上看向了对面的父亲。

    胡老爷子脸色依旧平淡,丝毫没有为这个消息而震动,面对儿子的目光,他直接对着手机说到:“老大查到幕后的人没?”

    ……

    听到这个声音,肖扬脑袋里一时空白了起来,儿时心中的伟人,到后来的怨恨,再到现在的无所谓,几十年的心路历程在这一刻表露无遗。

    而在京城的大院,胡志云听到父亲的问题,一脸的复杂。

    这些年虽然搬出了大院,但每个月他都会回来几次,以尽孝道,对于自己的仕途,父亲从不为自己说上一句话、甚至还出手压制,他心里也曾有过怨言,但自从搬出大院,看着另外两个兄弟同样没得到特殊的照顾时,他又有些不解。

    不说对自己父亲有多了解,他认为绝对不是那种不为自己后代没有一点考虑的人,可为什么会如此?

    直到这一刻,他心里才有了一个答案。

    原来老大的死,父亲早已知晓,听眼下的这个问题,只怕早已查得七七八八了,而这些年之所以放任自己、放任当年肖扬两母女的事情发生,想来都是为了保护这个家族的每一个人。

    只是肖扬母亲的死,这只怕会是一个无论如何的过不去的坎啊。

    肖扬可不知道胡志云会因为一句话想到这么多,努力的平复,就像面对一个陌生人似的回答:“还有两页没有翻译过来,不知道最终是否有记录。”

    胡老爷子的眼中露出淡淡的失望,语气却没有任何的变化,“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最后的结果出来告诉我就行。”

    听着如此平淡的口气,肖扬心中有些冒火,却想起当年母亲临终前所说的,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就挂断了电话。

    胡老爷子听着“嘟嘟”的忙音,脸上露出深深的愧疚,叹息一声,看向了自己的儿子,“三,你是不是觉得我这做父亲的对你们太冷漠了?”

    看着父亲脸上的表情,胡志云更加确定了之前的猜想,没有回答,而是问道:“爸,老大的死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胡老爷子点点头,“老大出意外的消息传来,我就知道了,当年我隐约知道他在查一个大案子,所以我让你龙叔暗中帮了他一把,没想到最终还是出现了意外……”说到这里,老爷子一脸的悲伤和惋惜,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

    “从那开始,我就让你龙叔开始查,本以为事情很容易查出来,却没想到你龙叔花费了几年的时间,却没能查到……那时候我就知道,幕后之人不简单,因为当年不确定事情到底牵涉有多大,所以我放任二子他们……”

    胡志云不好评价父亲当年此举给肖扬两母子带来的伤害,于是问起了龙叔的事,龙叔,当年父亲的警卫员,从十几岁就跟着他,一直到肖扬当年进京之事发生,就不再见到其身影,因为肖扬的事,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毕竟以父亲当年的身份,换警卫员实在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却没想到这是父亲的安排。

    现在想来,这件事还真是疑点,当年老爷子对龙叔如亲子侄,怎么可能随意打发他离开?

    “龙叔?他现在在哪里?”

    “北方,他也老了,所有的事,都是他儿子在接手,明天一早,你就去接他们一家回来……”

    肖扬根本不知道当年之事,居然还有这样的内情,挂掉电话,只觉得心里有些堵,静静的坐在那里,也不言语。

    他一直以为自己早能坦然面对,但现在才知道在自己的内心里,怨恨难消。

    当年要是他说一句话,母亲根本不会这么年轻就去世!

    为什么?为什么?

    站出来说一句话就真的那么难?就因为父亲早已离开了那个大院,私下里娶了自己的母亲?

    就因为自己母亲是个无父无母、没有任何身份地位的女人?

    恨啊,我恨……

    肖扬只觉得内心仿佛在滴血,仿佛被人狠狠的刺上了一刀。

    怨恨难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