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破解密码
    “你是说内蒙与蒙古北方边境?”听肖扬说起边境之事,冯国峰大惊失色,“难道是因为当年那件事?”

    “什么事?”肖扬马上问道。

    事情实在太过巧合,冯国峰不得不怀疑当年那件事情和肖扬父亲的死有关,沉思着理清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告诉了肖扬:“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记得那年你正好出生,你爸休假回家照顾你们母子两,但任务紧急,队里把他给召了回去……”

    “参加那次任务就有我,还有另外几个战友,你知道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吗?军队高层一名将军叛逃进入蒙古境内,我和你爸几个战友负责追逃……”

    “原本上级给我们的任务是抓活的,不过任务过程中出了一点意外,目标被队里另外一个人给击毙了,那人当时的解释是目标对他开枪,他为了自己的安全不得不开枪。”

    “当时我根本没有任何的怀疑,不过后来你爸和我说过一句,这事可能有问题,但是后来那名队员因为此事被调走,加上我也没当作一回事,事情就不了了之。”

    “既然你说你父亲在那边留下了东西,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我记得当时撤离到汇合地点的时候,你爸是最先到的,他完全有时间把东西藏在那里,再想想他应该是当时就有所怀疑,行动中可能找到了什么东西,却不敢带回队里……”

    “不对啊,我们的队长是一个绝对能够信任的人,他拿到了什么东西不敢带回来?而且当时开枪的那个队员也没什么特殊的身份……”

    分析下来,冯国峰觉得有说不通的地方。

    而见过那本记事本的肖扬,也觉得他说的是错误的,记事本里面的内容明显是自己父亲的笔迹,肯定不是从那次行动中得到的。

    如果是那次放在那里的话,那他已经准备很久了。

    而且这中间还有个问题,那次任务是二十多年前,而他父亲出事是在十几年前,难道背后的人用了四五年的时间才确定他父亲手里有不该他掌握的东西?

    这说法有些太牵强了。

    拿出记事本其中一页的照片,他递给了冯国峰。

    “冯叔,这是我从那里得来的东西,我看应该是我爸的笔迹,你看看。”

    冯国峰马上接过去,只看了一眼,就点头说到:“没错,这是你爸写的,你看这个5,他写的时候有个习惯,就是下面那个弯的弯度很大……可是这东西是他亲手写的的话,事情又说不通了啊,难道不是那次放在那里的?和当初那件是没什么关系?”

    他都想不明白,肖扬就更不清楚了,一下子根本无法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把这些放到了一边,指了指照片,“冯叔,你和我爸熟悉,你能破解这些密码吗?”

    冯国峰这时候才仔细看了起来,足足看了好几分钟,才抬头对肖扬说到:“当年的科技不发达,保密手法很原始,你爸在这方面很有天分,捣鼓了不少玩意,现在你叔他们单位还有在用你爸当年弄出来的密码记录方法,我和他熟悉是不错,但他有些东西我也不知道,我需要时间。”

    一个善于密码记录的人写下来的东西,如果没有丝毫的头绪,想要破解的话,可能性实在太小了,哪怕就是如最早的加密电报,如果没有密码本,说不定都能让你想一辈子,更何况一个密码专家写下来的东西。

    拿到这本记事本之后,肖扬稍微看了看,就确定自己根本无法破解自己父亲留下来的这些东西,所以他只能求助冯国峰这位父亲的挚友,看他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见他没说不行,而是说需要时间,就知道他应该有所把握,心中大喜,马上把照片发给了他,“那就拜托冯叔了。”

    冯国峰摇了摇手,“这事我查了十几年,我也希望早点水落石出,还有事没?没事的话我回去了,早一点好好想想,早一点破解出来。”

    肖扬觉得他这阵子“不务正业”也够忙的,和冯国峰见面完刚回到库托斯,阿曼就找到他,说是埃及又出现了一种很厉害的病毒,问他是不是要查一下。

    肖扬是亲身经历过多次病毒事件了,这玩意比战争更令人恐惧,乌干达发现病毒、现在埃及又有了,这非洲大陆还能不能呆下去了?

    实在无心处理这些破事,但关系到他们的生存,他又不得不好好考虑。

    “你觉得呢?”他反问阿曼是什么想法。

    “我认为一定得查查。”阿曼沉声说道,“埃及离我们也不远啊,现在库托斯就有埃及来的商人,我们的医疗环境实在不怎么样,而且突然中断往来也不太可能,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唇亡齿寒?”

    肖扬不知道阿曼什么时候懂得“唇亡齿寒”这个成语了,但不得不承认他的想法确实有一定的道理,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行,你安排人吧,这阵子我实在没心思管这些。”

    “行,你同意我就去办,不用你多操心。”阿曼当然知道他这阵子的心思在哪里,问起他吉布提之行,“有什么收获没有?”

    “算有点收获吧。”肖扬把冯国峰对密码破解的态度告诉了他,“蒙古那边没得手之前,我们只能指望破解记事本了。”

    “蒙古啊。”提到这个地方,阿曼也有些犯难,这个国家不显山不露水的,别说雇佣兵之类的了,就是很多国家的情报机构都不怎么注意他们,现在有事了,还真是个麻烦,“这个事还真不能急,我问问看,谁有没有渠道。”

    圈子里什么人都有,也不保准谁在这个国家有关系的,肖扬虽然不抱太多希望,但这也是一条路,所以没有拒绝。

    “行,你问问你那些朋友,反正我的熟人是没有的。”

    第二天,冯国峰那里没什么消息,倒是猴子有了消息传来,说已经查明乌干达那边的病毒确实是红十字医疗机构里那名被他们盯上的人弄出来的,而且已经拿到了证据,问肖扬他们要不要采取行动。

    这事主要是给猴子他们部落带来了生命威胁,和公司没什么利益纠葛,而猴子作为公司中的一员,自然得照顾他的想法。

    从阿曼那里知道这个消息,肖扬没有决定,而是让阿曼问猴子,他有什么想法。

    虽然算是私仇,但猴子知道这个事情并不能当做小事,操作得好,说不定就能给他们带来非凡的好处,所以他最终把决定权给了肖扬和阿曼,“杀了他也没什么用,最好能把幕后的指使人也弄出来,狠狠的整他们一下,我心里的气就出了。”

    阿曼早就知道了肖扬的想法,对猴子的决定喜闻乐见,“这是小问题,放心吧,这事肯定不可能无声无息就解决的。”

    无论是哪个国家最终和日本谈成了条件,但只要他们不答应,怎么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从阿曼口中知道猴子的态度,肖扬想了想是不是应该和汉密斯通个气,这事看似很小,但性质是极度的恶劣,一旦公开,肯定是千夫所指的,动手的人光一个美国籍,就够美国人喝一壶的了,如果把这事告诉他,让他有个提防,是不是对乔纳森的进一步有帮助呢?

    不过想到之前和胡志云说过的,他没有马上打电话给汉密斯,而是联系了胡志云,和他说了这个情况。

    听完肖扬所说的,胡志云沉默了一下,“暂时还没听说国内有和美国人联系的想法,我再确定一下,如果没有的话,就随你自己去处理。”

    在这件事情上,国内对美国人并不是很信任,所以根本没有想要和他们通气的想法,但是对于肖扬和美国人联系,是抱着欢迎的态度的,国家与个人性质不一样,他们不好做的事情,但并不代表肖扬不能做。

    更何况,此事还是肖扬发现的,而名义上肖扬是一个美国人。

    有关方面在接到胡志云的报告之后,马上就点头同意了。

    有了国内的首肯,肖扬自然就不用顾忌是否损害了国内的利益,马上就联系了汉密斯。

    这阵子汉密斯可不轻松,为了乔纳森能够在国会中能拿到更多的票数,他不但要对付九头蛇、还要进行各种公关,每一天都忙个不停,甚至和肖扬之间也有一阵没联系了。

    接到肖扬的电话,他正在捣鼓一个“联欢”活动,“肖,我现在正忙,如果没有紧要的事,晚点我回你电话。”

    “汉密斯,这个电话你还真的必须听完。”肖扬苦笑着说到,“不是我给你找事,而是这个事情真的很重要,干得好的话,估计你就不要为国会议员的票数操心了。”

    “什么事?你说。”汉密斯一听,马上来了兴趣,急忙找了一个空房间,关起了门来。

    “非洲出现了病毒,这个事情你知道吧,我想告诉你的是,乌干达那边的病毒是人为的,而弄出这个事情来的人,就是红十字会医疗组织的人,这个人居然是你们美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