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不能拒绝的大人物
    两天之后,几内亚矿业部发表声明,声称几政府将收回芒杜铁矿,原因就是铁矿新股东采用贿赂的手段拉拢政府官员,导致国家利益流失。

    此消息一出,矿业圈子哗然。

    几年前,几内亚政府对这个铁矿就来了那么一次,没想到时隔几年之后,又来一次。

    国家诚信还要不要了?

    之前没有拿到这个矿区采矿权的众多矿业公司不闹了,转而是幸灾乐祸的笑着。

    而国内,无论是胡志云和那两个家族,还是另外一个股东北方矿业,全部都傻了眼。

    肖扬知道胡家在国内的能耐,也考虑到北方矿业在这次的收购事件中态度并不是很坚决,所以也有心给他们一个教训,所以并没有把内情告诉他们。

    事情一发生,北方矿业的老总这才想到了赵楠曾经无意中的一句话,心中一凛,马上把事情报告给上级主管部门国土资源部,然后联系了赵楠。

    赵楠也有些懊恼当初他们的态度,同样只是含含糊糊的敷衍了他们。

    国内并不是没有人知道这个事情,比如胡志云就知道、赵庆峰也知道一些内情,不过他们不会随意去把消息透露出去。

    其实国内有一部分人当初并不怎么愿意几个家族的人参与进来,比如国土资源部的刘副部长,他是促成赵楠他们和北方矿业合作的人,事情发生之初,他就有打电话给赵楠,但当时赵楠的态度并不是那么坚决,他只当赵楠他们抵挡不住几个家族的压力,所以才没有多管,任由事情发展了下去。

    当几内亚政府发表了声明之后,他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加上北方矿业老总的报告,他马上意识到当初赵楠的不对劲。

    难道事情的最初就是他们挖好的一个坑?

    想到这里,他打了一个冷颤。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们也太可怕了。

    想想赵楠他们在得到那么大一笔资金之后,并没有马上把国内的贷款还上,他心中更确定了。

    几个家族那边他可以不管,因此此事就是他们引起的,现在几内亚政府那边针对的就是他们,此事闹大了,哪怕他只是一个副部长,也不比担心来自他们的压力,因为在这之前,他们这些人要面对国家的问责。

    可是北方矿业他不能不管,几十亿美金的投资打了水漂,这是多么大的一个责任?

    他马上拿起电话打给了赵楠。

    刘副部长是赵庆峰的老熟人,当初要在国内寻找合作伙伴,赵庆峰才找了他,赵楠在他面前,自然不好再隐瞒了,想了想,说道:“刘叔叔,说实话,这次的事情不是我做主,你应该知道我们公司还有个大股东,这次就是由他处理的,不过您放心,肯定不会牵涉到北方矿业上面的,具体的情况,改天我回国再和您好好说说,怎么样?”

    刘副部长只需要为他做的事负责,才不会管其他的,有心想问问他们公司那个大股东的事,最终还是放弃了,心满意足的说道:“楠楠你既然这么说了,我这做叔叔的还能说不行?好吧,什么时候回国了,记得来我这里坐坐。”

    确定这是针对几个家族的一个“阴谋”,刘副部长对赵楠所说的这个大股东有了很大的兴趣,一个能和一国政府联合起来的人,到底是个什么人?坐在办公室里想了想,拿起电话来打给赵庆峰。

    “老同学,我问你一个事。”

    赵庆峰不管矿业,这时候根本不知道几内亚矿业部的事,见完全不同领域的同学问自己事情,他有些意外,“什么事得问我?”

    “楠楠他们公司那个大股东是怎么回事?”

    这下赵庆峰更意外了,肖扬他们矿业公司和国内矿业公司合作的事,他是知道的,之前他们并没有在意这个并不管事的大股东,可现在怎么问起来了?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他没有先回答,而是反问道。

    “你还不知道?就在不久前,几内亚矿业部发表声明将收回芒杜铁矿。”

    “怎么可能?”对这个消息,赵庆峰太意外了,有肖扬在,几内亚那边怎么可能会撕毁合同?“给我说说具体个什么情况?”

    听他这么说,刘副部长就知道自己这老同学一直没关注过这个事情,于是给他简单的解释了一遍。

    肖扬没有和赵庆峰说过要坑胡海云的事,不过当他听说胡海云有参与进来,他马上就猜到了肖扬的意图,笑着说道:“那大股东我确实认识,怎么说呢,他是上面挂号的人,矿业只是他的副业,反正我只能说,在非洲或者欧洲,他不能办成的事很少,所以几内亚那边你就放心好了,如果我没猜错,就是那小子和几内亚政府联手弄的鬼。”

    “啊……”自己的猜测被证实,刘副部长心里更是震惊。

    他从赵庆峰的话里听出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心里还真想见见这个能人,不过他还没开口,赵庆峰就堵住了他的嘴。

    “他的事你就不要多想了,随他怎么去弄。”赵庆峰可不愿意自己的老同学打什么主意,一旦没弄个好,谁也阻止不了那个小魔头,不过两人关系素来不错,他又觉得肖扬神通广大,说不定什么时候能帮他的忙,于是又说道:“什么时候他到了国内我给你介绍一下,说不定能帮你们在非洲中东那边弄个油田什么的,对了,上次那些原油就是他弄来的。”

    计划外的原油,如果私自卖给企业,那属于走私,但如果是低价卖给国家,那就属于正常贸易,上次的原油,刘副部长也是知晓的,比国际价格低了几成的原油,如果一直有供应,国内根本就没必要到处进行资源投资了。

    “那感情好,改天我请你喝酒。”对于有能耐弄到如此低价油的人,他相信赵庆峰的话没错,还真有可能能帮他们弄到大油田。

    肖扬自然不知道赵庆峰在拿他做人情,这时候的他正在科纳克里冷眼旁观。

    几内亚矿业部发表声明的同时,军队开始进驻矿区,强制停工的同时,并限令人员在三日内离境。

    矿场的安保,虽说是矿业公司一起的,但当初是分别注册的,外人根本不知道安保公司和矿业公司的关系,所以易手之后,安保公司并没有更改,军队进入,肖扬直接命令他们离开,这样一来,对于胡家和那两个家族的人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一个个感觉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第一时间考虑离境,而不是想办法拖延。

    铁矿石的事,本来是关系到国家战略问题的,胡家以及另外两个家族导致芒杜铁矿被几内亚政府收回,这就导致国家战略的失败,他们三个家族哪怕在国内手眼通天,也不敢在此事上来大张旗鼓的让国家帮忙。

    在几内亚的代言人要求见阿尔亚总统,想通过自行努力来解决此事,可有了肖扬的前言,阿尔亚又怎么会和他们接触?干脆直言拒绝了。

    那些人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再一次通过领事馆向几国政府提出要见总统的要求,阿尔亚被他们弄的烦了,让人查到几人的名字,然后通过总统府向领事馆发出照会,限令几人在五个小时之内离境,如果不遵循的话,他们将依法扣留。

    在很多人眼里,几内亚是一个独裁国家,他们还真担心被抓起来,与命相比,工作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回去之后换工作就是,如是,榜上有名的几个人马上收拾家伙,不顾国内高层的意思,匆匆忙忙离境了。

    刘副部长很快把事情报告给了部长,驻几个领事馆看到世态越来越严重之后,马上联系了国土资源部,已经知道此事的部长当然不会帮胡家说什么,再说他也很是恼怒这几个家族把此事闹成这样,只是暗示领事馆尽量保证人员安全就行,其他的事情不要管。

    三天的时间离境,就算国内这边有什么反应也是来不及了,本来理亏的几家又不能动用国家资源,一时间里都有了欲哭无泪的感觉。

    肖扬可不管那么多,三天的时间一过,他马上让撤出来的人员进驻矿场,开始复工。

    “有什么事情直接找阿尔亚总统或者矿业部长,那边有人来找麻烦的话你就让安保出面……”本来想再过两天,就去土耳其的,没想到赵庆峰打来电话,说是国内有人要见他,还告诉他是他不能拒绝的大人物,他只好改变行程,回国一趟再去土耳其,在临走之前,叮嘱奥利维拉。

    奥利维拉再一次见识到肖扬的能耐,完全佩服得五体投地,对肖扬的叮嘱,他只有点头的份,“明白了,没问题,我会处理好的。”

    “嗯。”

    坐上飞机,肖扬一直在想着到底是谁要见他。

    听赵庆峰的话中带着丝丝激动,他不认为这是骗他的,也不是赵庆峰故弄玄虚,国内高层?又会是谁呢?是为了这次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