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美军中的生死之交
    第五十四章

    肖扬当即表示了满意,对于运输的事情他没想到这么快就会有结果,完全没有考虑,所以表示暂时不急,约定两天之后再面谈。

    他们自己的飞机还需要一个月才能到货,而且他们的只是中型运输机,装坦克和装甲车肯定不行,想了想,他觉得还是海运最可靠,反正汉密斯负责送到科威特。

    于是打电话和吴思安几人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用海运,直接从科威特送到库托斯港口的仓库。

    估算了一下货物的价格,确定运送货物的船,两天的时间一下就过去了。

    再次和汉密斯见面没有去其他地方,而是汉密斯直接来了酒店。

    “这是货物的总价格清单。”没聊几句,汉密斯就拿出一份文件。

    肖扬接过看了看,和自己这两天计算的没有差别,很爽快的点了点头,然后拿出电脑,问汉密斯要了账号,直接进行银行转账。

    账号是瑞银的私人账号,有可能是汉密斯上面还有人,想从中截取一部分,也有可能是汉密斯虚构了一个买家,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只要东西到手,肖扬才不会管那么多。

    看着九个零的金额显示交易成功,他没有一点舍不得,反而有种畅快的感觉。

    难怪女人老是喜欢逛街购物呢,花钱的感觉确实很爽。

    “我的船三天后到达阿卜杜拉港,货物能到港吗?”等汉密斯查询了银行之后,肖扬问道。

    汉密斯点点头,“没问题。”

    “那防务公司……”

    “明天,明天我让人联系你。”

    “ok。”

    …………

    第二天一上午,在等待防务公司的人来联系的肖扬意外的接到了鲍勃的电话。

    “狼,真的是你?”听得出来,鲍勃对能再次得到肖扬的消息很是高兴。

    “没错,是我。”几年过去,有些东西却依旧没变,肖扬同样的高兴。

    “你现在在酒店吧,我马上过来。”

    “嗯,我在酒店。”条件反射的回答了鲍勃,肖扬突然意识到了不对,“你……你不会就是汉密斯说的防务公司负责人吧?”

    鲍勃哈哈一笑,显然很满意肖扬的反应,“对,就是我。见面再聊。”

    “好,见面再聊。”对于鲍勃的迫不及待,肖扬再次笑了笑。

    半个小时之后,鲍勃过来了,看着他脸上那道已经有些淡的疤痕,肖扬和他来了一个拥抱。

    “当年那件事之后就没有你的消息了,我还通过烟水的朋友打听你呢,这些年你到底跑哪里去了?”给他介绍了小伊万,几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鲍勃打开小伊万拿过来的啤酒和两人碰了碰,然后问起了肖扬。

    听他这么说,肖扬微微有些感动,要说和阿曼之间的关系是惺惺相惜的朋友,那他和鲍勃就是共同过生死的朋友,雇佣兵那么些年,认识和打过交道的人不计其数,但在他失踪之后会想办法打听他消息的可能没有几个。

    鲍勃明知道当年和烟水起冲突的事情,还通过烟水的人打听他的消息,显然是担心烟水是不是耍了什么阴谋,这样的友情,在地下世界里真是难得。

    “也没有什么,最后是哈勃和威斯丁出面把事情解决了,当时觉得有些累,所以干脆休息了一阵,最后就干脆改行了。”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肖扬并不想多说,于是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下。

    “哈哈……看到你还好好的在这里,我就知道烟水那群狗、娘养的没好过。”鲍勃大笑着说道,显然很乐意看到烟水的人吃瘪。

    “不说这个,倒是你,现在应该还没退役?怎么……”

    说到这个,鲍勃脸上黯然了下来,“半年前,小哈比检查出心脏有问题,要动手术,可医院需要排队,所以只能找私人医院,你也知道我那点薪水不可能支付得了如此昂贵的费用,汉密斯将军就给了我一份工作。”

    小哈比是鲍勃的儿子,原来是他生病了,难怪会这样。

    美国那该死的医疗制度,肖扬是有所耳闻的。

    一般情况下,生病什么的确实有保障,基本上不需要花什么钱,但这个前提是你必须能够经得住等,因为只有公立医院才会承认医疗保障,而这些医院看病的人实在很多,有时候动个手术,排队到了半年、一年之后也是有的。

    如果你的病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掏钱去私人或不接受医疗保障的医院治疗,相对的就是必须付出昂贵的医疗费用。

    伊拉克美军普通士兵薪水不过三千美金左右,而鲍勃这样的校官也就才六千左右,向来习惯提前消费的美国人,突然要拿出十几万美金出来,那简直是要他的命。

    鲍勃这样选择也就不奇怪了。

    拍了一下鲍勃的肩膀,“小哈比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好医生?”

    “谢了,兄弟。”鲍勃很快恢复了之前的神采,“汉密斯将军给我找了一个医生,还有半个月的样子就能做手术了,手术的成功率很高。”

    “嗯,那就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叙旧完毕,两人这才说起了防务公司的事,当得知肖扬是要他们前往索马里时,鲍勃很是吃惊。

    “哥们,你太能玩了,居然玩到索马里去了,要知道自从烟鹰坠落之后,我们美国人都不愿意去那里。”

    自从烟鹰坠落这部电影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喜欢用这个词来称呼当年美军在索马里发生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那是他们永远的耻辱,但他们偏偏可以打伊拉克、也可以打阿富汗,却为了某些谋略,不能大军挥境索马里一雪前耻,实在是难受。

    当然,难受之余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敬而远之。

    “不愿去的只是你们这群傻大兵,那些政治家可是喜欢得很,现在索马里那破政府不就是你们美国人在支持。”肖扬嗤之以鼻。

    “那些政客一个个都很聪明,而我们这些大兵一个个都傻,当然不愿意去。”鲍勃讽刺的说道。

    “嘿嘿……”肖扬从不认为美国大兵能有多爱国,对于他们来说,绝大多数人的眼里,薪水的发放日期远比独立日更重要,比起国内的军队,他们更加的职业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